493.第49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有病啊?不是一百吗?”张语嫣又愤怒了 每次刘伟名一说到要罚她钱她就有着愤怒,而且是一种无奈的愤怒。
“骂我?三百一个题目。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看我笑话。”刘伟名完全不理会张语嫣的愤怒。
“你你就是个强盗。要是我做对了你记得要给我三百。”张语嫣知道奈何不了刘伟名只能狠狠地说着。
“门都没有,答对了依旧一百。赶紧吃饭,吃完了做作业去。”刘伟名呵呵地说着。
第二天,刘伟名来上班,但是却依旧心情不是很好,现在的他是扯上了这个烂摊子里了,摆不平又抽不开身,所以郁闷透顶。原本以为会是挺好的一件事,却变成了现在这样,你说能不让人闹心吗。
有困难得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得上。这句话一直是官场上调侃的笑话,但是刘伟名现在是真的觉得自己是在给自己制造困难了,没有办法,制造的困难也的去解决啊。刘伟名抓着自己的头发想着。
“刘书记,宝源集团的秦思思的小姐在外面等着,说要向你汇报工作。”这个时候唐伟龙走进来对刘伟名说道。
“秦思思来了?”刘伟名一听,立即有种欣喜的感觉,对唐伟龙说道:“请她进来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刘伟名就已经恢复了自己一个领导该有的表情和声调。
“刘书记,没打扰到你办公吧?”秦思思带着那习惯性的笑容走进来对刘伟名说道。
“我一直在等你过来呢,自己坐吧,要不要喝茶?”刘伟名望着秦思思心里有着一种遇见初恋q人般的感觉。
“不用,谢谢,我一般不喝茶的。刘书记,我这次过来是主要向你汇报一下我们宝源集团工委党支部的工作情况的。”秦思思直奔主题。
“嗯,在你汇报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地告诉我,我不想听假话。在别人那里我听了太多了,但是在你这,我想听真话。”刘伟名表情变的严肃,盯着秦思思的眼睛问道。
“真话不一定好听,假话也不一定难听。其实你自己心里非常清楚的,所以真话假话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的。”秦思思看了了刘伟名一眼,说道。
“但是我就是想你对我说真话,我不想给自己造成一种感觉,那就是面前这个自己非常欣赏的女人在骗我。”刘伟名用犀利的眼神望着秦思思。
“刘书记这玩笑可就开大了,这可是在办公室啊刘书记,我想别人一定想不到咱们刘书记会在办公室里面欺负我一个小女人,偏偏别人都可以说假话我却不能。看来得到你的饿欣赏并不是一件好事啊。”秦思思不着痕迹地调动着气氛,把气氛从前面的ai昧之中带出来,然后才说道:“其实你自己心里知道,这些私营企业根本就把你的这个计划当回事,整个党支部也就是一个名义的机构而已。只是你昨天来考察了才临时挂上牌子找了几张办公桌拼一下给你看罢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些他早就知道了。
“你能给我说说为什么吗?首先,你站在老板的角度上面来给我分析一下原因。”刘伟名思考了一下说道。换位思考永远都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多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想一想,站在敌人的角度上想一想,一般来说便会很容易地找到答案。
“从企业老板的角度上来说,这个党支部的建设计划就是一个书名文件。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不能得罪政fu不能得罪你刘大书记,所以一个个都作出一副很积极的摸样,其实不然。作为一个企业老板,第一个要考虑的就是这件事情能否给自己带来利益,能否给企业带来利益。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的兴趣。这个计划对于老板来说没有任何利益可言,相反还能让一部分的员工不能全心全意地上班为企业创造利益,这是商人们不能接受的。所以这便是这些企业老板完全没把这个当回事的原因。”秦思思很冷静地分析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些原因他在思考这个计划的时候就考虑过了,只不过那时候他天真地以为这些企业老板不敢不给政fu面子,所以他认为这些企业老板起码也会多多少少地做个样子实施一下。然后却没有想到这些企业老板连样子都懒得做了,一个个党支部基本上等于没成立。那是他忽略了一点,自己根本没给这些企业老板们任何好处,对于商人来说,利益才是根本,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承认的。
“另外还有就是你没有考虑过像我们这些企业内部党员的想法。”秦思思接着又说道。
“你说。”刘伟名表情挺严肃的。
“作为像我们这样企业内部的党员,参加或者说是任职党支部,我们同样没有任何利益而言。我们拿的依旧是企业的那点工资,而做的事情还多一些,甚至于有时候还要看老板的脸色。而且,我们这些党员又不是公务员,又不能从政,这个身份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既然没有好处便就没有人拿它当回事,也就没人会认真地对待。”秦思思也没太给刘伟名面子,说的大实话,甚至于还带着点职责刘伟名的语气,因为她心里知道,刘伟名不会因为这个时候而怪罪于她的。
“是我考虑不周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竟然把最为重要的一个利字给忘了,可以想象,失败是必然的了。”刘伟名算是终于明白了自己到底是错在什么地方了。
“你看看这个吧,这个是我们宝源集团党支部最近干实施的举措,当然,这是得到了我林总大力支持的情况下才实行的。”秦思思笑着拿出几张文件纸递给刘伟名,刘伟名仔细地看着手中的文件纸,最后把纸放下,抬起头来望着秦思思。
“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刘书记,这样对于一个女人可是不礼貌的哦。”秦思思微笑着说道,没有一丝的慌乱。
“我是在想,你们林总到底是个怎样的想法,正如你前面所说的,没有利益便没人会尽心办事,我在想你们林总突然之间这么热心地办这事到底他的利益在哪里呢?”刘伟名皱着眉头问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的利益在你刘书记的身上,林总说锦上添花的事都会做,但是雪中送炭的事情却只有他林宝源一个人敢做。他想和你成为朋友。”秦思思但第三地说着,脸上有着微笑,这种微笑在刘伟名看来,很多时候都是代表着自信和智慧的。
“原来你今天来是帮你们林总当说客的。”刘伟名有那么点小失望,他不想自己与秦思思之间的关系附上任何一丝利益的色彩。
“错了,刘书记。我是来做公关小姐的。”秦思思笑着说着。
“公关小姐?”刘伟名疑惑地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是啊,我答应了林总来做你的公关。这段时间我会与你保持经常性地联系的,陪吃陪喝陪聊。”秦思思好像把刘伟名所有的反应早就计算好了似的一点都没有为刘伟名的反应感到一丝丝的异样。
“我记得好像三陪不是这三项啊?除了陪吃陪喝陪聊之外还能不能陪着做别的?”刘伟名笑着不知不觉地开始挑逗着秦思思。
“我是个敬业的人,但是我却没有革命先烈的献身精神,所以,暂时只限于陪吃陪喝陪聊。”秦思思一句话边解释了所有而又不让人觉得尴尬,刘伟名暗道这个女人说话的高明。
“你这公关小姐可当的不怎么地道啊,一般的公关小姐可不仅仅只是陪吃陪喝陪聊这么简单啊。看样子要找机会和你们林总说一说,投诉投诉你。”刘伟名笑着说着。
“那最好了,那我正好可以摆脱公关小姐这个身份了。看样子你挺忙的,那我先走了。”秦思思说着站起身来。
“我中午请你吃饭。”刘伟名抬起头说懂。
“算了,我估计你这几天要忙的事情挺多的,过几天再说吃饭的事情吧。”秦思思指着刘伟名面前的文件笑着说道。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这公关小姐是一个完全不顾后果没有一点职业操守的人。”刘伟名无奈地笑着说道。
“没办法,我只是业余选手,兼职的。干完你这一票我就收手归山了。好了,刘书记,我先走了。”秦思思笑着提起自己的包踏着高跟鞋就外走随即转过身来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张名片给刘伟名说道:“这上面是我的联系方式,以后可别再说我这个公关小姐当的不地道了。再见。”秦思思笑吟地走了出去。
刘伟名望着这个智慧与美貌完全并存的女人只能笑着。这个女人估计是刘伟名所有认识的女人中最为聪明的一个了,甚至于比张云佳还要聪明。因为她的聪明体现在她对世事地把握上面已经在交际中的婉转得体,这可能与她的个人经历还有身世有关。而张云佳的聪明明显不是在这个方面上的。
刘伟名笑着,然后点了根烟静静地抽着,然后拿起电话拨了组织部长杨受成的电话:“杨部长,把你们组织部几个领导都叫到我办公室来,开个会。”
这个会整整开始三个小时,一直到中午午餐时候了才结束。在食堂吃过饭之后刘伟名自己叫上司机去了市委市政fu。而今天的张语嫣依旧在家里陪着张云佳,这是刘伟名的私心,他知道自己上班没时间陪张云佳便把这个小丫头扔在家里。
刘伟名再次叩响了张允后办公室的门,然后在张允后秘书通报过后走进了张允后的办公室。
“伟名你来了啊,自己坐吧。说吧,这次来是又找我去帮你救什么火?”张允后抬起头看了刘伟名一眼,然后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一边看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不是救火,只是有份计划书要让你看一看。”刘伟名有点尴尬,好像自己每次来都是要找张允后帮自己忙的。
“又有计划?我看看。”张允后听到刘伟名说计划有点惊讶地拿起刘伟名手中的计划书。
“遇到问题了?”张允后看了一点点淡淡地问道。
“有那么一点点。”刘伟名不好意思地说着。
“要不要我帮忙?”张允后还是淡淡地说着,眼睛继续看着刘伟名递过去的计划书。
“不用,我觉得我应该能够处理好这个事情。您每天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这点事情就不麻烦您老人家了。”刘伟名摇着头道。
“这份计划没什么问题,不违背国家的政策,你可以大胆地实施。”张允后看完之后说着,然后刷刷地在计划书后面写上了“同意实施,张允后。”几个字。本来刘伟名也没准备让张允后签字的,只是想来向张允后汇报汇报工作,没想到张允后倒是自己在计划书后面签上了字。这个计划书是由宝南区单独起草其实不需要张允后签字,说白了就是这个事情其实宝南区内部自己的事情,与市里没多大的关系。但是张允后签字就是变相地在支持刘伟名。试问这份计划书后面张允后签了字了谁敢反对?起码宝南区里面没有这号人物,王泽栋也不敢。
“谢谢你,张书记。”刘伟名点着头有点感动地说道。
“这些有的没得的你就不必要说了,把事情干好就行了。这次的事情已经在省里面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我想要不了多久省里便会派人来调研的,我是已经把你夸到天上去了,你可千万别让下不了地也别把自己摔的粉身碎骨。所以,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当然,我相信你的能力。”张允后喝了口茶后说道。
“你放心,这次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做好。”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抽根烟吧,做到沙发上去,我和你谈一谈。”张允后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的烟扔给刘伟名,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下。
“过不久就要换届选举了,别人都忙的上蹿下跳你怎么就一点动静没有?怎么啊?不想往上再进一步了?”张允后靠在沙发上笑着望着刘伟名。
“不是不想啊,只是这个事情急也没用。我才来浅圳不久,在这里没做出任何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所以,我自认为还不具备接受更大的胆子的条件。不过,最主要的是,我相信组织。组织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刘伟名呵呵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