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第49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小子。 ”张允后哈哈大笑,刘伟名最后那句话里的组织明显地就是在说张允后,他的意思就是我知道你张允后是不会亏待我的,所以我一切都听你的。
“我这次可能要往上动一动了。”张允后突然收起来笑容说道。
刘伟名大惊,张允后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一直没升上去怎么自己一来他就上去了呢?他上去了我怎么办?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啊,刘伟名心里非常的郁闷,但是嘴上还是高兴地说道:。”那就恭喜您了张书记“。
“是该恭喜,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多年了。不过你放心,就算我走到上面去了,宝南区的事情我也会安排处理好。特别是你的问题。”张允后淡淡地说道,然后对刘伟名说道:“你先告诉我你的想法。这次正好是大选,所以你可以选择的方向挺多的。”
“我都听您的。”刘伟名还是这种态度。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怎么能听我的。我虽然也了解你,但是肯定没你自己了解你。你自己想干什么适合干什么你是最清楚的。这个也就像选堡作一样,只有你喜欢这一行你才能干的有劲头才能干好一样。你说说你的想法,我才好帮你操作操作。”张允后这句话说的很直白。他要走了,往上走了,所以在走之前要把刘伟名的事情安排好。这是每个官员升迁之前都要做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做一把手。”刘伟名说道,这是他一向做事的方式,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一把手可以放心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这个想法可以理解,无论是谁都希望能做一把手。我可以明白地给你透露一点,不管是王泽栋还是周文,都不会继续留在宝南区了,因为他们已经不适合继续留在宝南区任职。不仅仅只是如此,不知道你对你们宝南区区委秘书长侯尤文这个人怎么看?”张允后话说了一半,突然变了个方向说道。
“侯尤文?”刘伟名有点疑惑张允后怎么突然之间提到侯尤文了。“我感觉这个人非常的不错,能力也挺强的。”刘伟名实话实说道。
“嗯,可能你还不知道。这位侯秘书长现在是省长的女婿了。”张允后点了点头说道。
“什么啊?省长的女婿?”刘伟名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他没想到那个不时不声不响看起来心机挺沉的侯尤文竟然会是省长的女婿,这也隐藏的太深了吧?刘伟名子啊宝南区干了这么长时间了,竟然从来没听人说起过。
“还不止,过段时间可能就是省w书记的女婿了。我也是刚刚得到了消息,据说这位侯秘书长是通过同学的同学认识到现任省长的女儿的,后来便向省长的女儿展开了激烈的攻势,然后回家与自己老婆离了婚,便去和这位省长的女儿结婚了,这件事才发生不久,所以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我也是听到有消息说上面有人打招呼要提拔侯尤文才开始调查的。伟名,你要注意这个人,这个人可能会是你的对手。”张允后提醒着刘伟名。
刘伟名心里那是酸甜苦辣什么味道都有,本来是挺好挺光明的前途,突然被一个人完全挡住,这种滋味的确不太好受。
“就是因为有这个侯尤文的存在,所以我才说王泽栋和周文是一定要离开宝南区的。道理你都懂。”张允后没有点破。
刘伟名仔细想想,是这个道理。从明面上来说,王泽栋和周文两个人是绝对不适合在一起工作的,两个人矛盾这么激烈,再在一起干下去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如果组织上考虑的严格的话那么王泽栋和周文这两个人都不太适合做一把手了,因为不注重大局只注重个人恩怨,这是作为一把手的大忌。当然,最重要的是,无论王泽栋还是周文,都在宝南区有着比较雄厚的实力,这种实力比起侯尤文来说打太多了。作为现任省长下任省w书记的女婿,上面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存在的。所以唯一存在的情况就是把实力强劲的人都调走,这样就能让侯尤文站稳脚跟,毫无后顾之忧地建立自己的实力从而掌控大局。
“上面压力很大,不过我想应该问题不大。王泽栋和周文的位置我会尽力地帮你争取一个,不过我想是接替周文的可能性比较大。即使我上去接了这位侯尤文老丈人现在的位置,在一段时间之内我也不是他老丈人的对手,所以,你还是尽力做好在侯尤文领导下工作的思想准备吧。”张允后说道,不过刘伟名还是从张允后嘴里听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张允后会去接替省长这个职位。
“您要当省长了?”刘伟名还是不敢置信地问了一句。
“上面是有这个消息,但是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不过这个可能性比较的大。”张允后点着头说道。然后又道:“和侯尤文这样的人共事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往往心机太重而且做事又不择手段的人都不怎么好相与,另外他现在的实力比你要雄厚,所以你和他搭档可能不会太开心。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建议你调到市里来,虽然不是一把手,但是过的也并不一定比下面的差。”
“我还是想在下面。”刘伟名肯定地说着,他这人天生就喜欢权力,而且是没有太多干涉的权力。最想要的是主政一方可以把自己心里的一些理想都变为现实。所以虽然张允后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他自己也明白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但是他依然选择呆在宝南区。
“也行,你自己的选择总不会错。你刘伟名也是个狠角色,他侯尤文不一定能在你身上讨得了什么好处。”张允后点着头说道。
“你要把这次的事情办好,办的漂亮,我帮你说话的事情就更有发言权了,知道吗?毕竟这次是大选,而在操作的时候我也已经上去了,收不一定能够伸到下面来。所以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好,办的漂亮那么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张允后最后不忘了问一句。
“放心,张书记,这件事情一定会处理好的。上面来人检查的时候你先提醒一下。”刘伟名点头道。
“这个肯定会的。对,语嫣那丫头最近怎么样了?上次在宝南区开会,这丫头坐在你办公室里面看到我都不出来打个招呼。”张允后郁闷地说着。
“她那不是怕别人知道她是市委书记女儿的身份嘛。语嫣很努力,学习成绩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我想等到高考的时候考上她自己心目之中的那所理想大学北京舞蹈学院应该不成问题。”刘伟名信心满满地说着。
“这样最好了,伟名,这就麻烦你了。”张允后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刘伟名从张允后的办公室里面出来心里的想法那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当然,也不全是郁闷的心情。也有值得高兴的事情,比如张允后要升任省长,而自己也要接替周文成为区长。不过想起侯尤文刘伟名就老大的不舒服。这样一个为了找个靠山一点不顾及自己的夫妻之情,马上离婚取了省长的女儿。都说糟糠之妻不可弃,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有多卑鄙不用想都知道。而与卑鄙的人做搭档那就像是在与一条蛇跳舞,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突然给你来一口狠的。这种感觉甚至有那么点恐怖的味道,刘伟名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以前,他觉得侯尤文这个人还不错,毕竟他才来的时候就是侯尤文来接机的。他作为区委副书记与作为区委秘书长的侯尤文接触还是挺多的,但是侯尤文给他的感觉一直不错。虽然侯尤文是属于王泽栋一系的,但是他见到刘伟名总是很恭敬很友好,有时候有什么事情他一般都不会背离刘伟名的意见,除了王泽栋出来干预以外。侯尤文给刘伟名的感觉就是一个有能力有抱负有思想的人,而且他还年轻,刘伟名唯一觉的不太好的地方就是侯尤文心机太深,有时候会给人一种阴险的错觉。但是现在看来,那不是错觉,只不过是侯尤文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
刘伟名没有去区委了,而是直接回家。在车上对每天跟在自己身后形影不离的唐伟龙说道:“先送我回家,你等下去办公室通知组织的人召集这次所有企业党支部的领导明天到大会议室开会,让组织部做好准备工作。”
刘伟名这么早回家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张云佳的假期完了,家里面催的很紧,她又要回上海当她的亚洲第一富婆去了。刘伟名想想,挺不是滋味的。虽然对于他来说张云佳是亚洲第一富婆也好还是当初那个坐在秘书处办公桌前的小鲍务员也好,他一点都无所谓,一点也不在乎。如果要选择他宁愿张云佳只是当初的那个小鲍务员,起码凭着自己的能力能够把她永远带在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对于她的事情完全失去了可以说话的权力,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当然,即使刘伟名有这样的实力他也不会这么做,他虽然是大男子主义,但是他也不是暴君。他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去强迫自己的女人做什么事情的。
张云佳还是坐的第二天早上的飞机去的上海。在走之前的晚上,刘伟名作为一个辅导老师非常坚决地旷工了。一点不介意张语嫣鄙视的眼神,吃晚饭就把张云佳拖进了房间里面抵死c绵。现在的他有个很郁闷的问题,那就是作为一个尽力旺盛生理需求异常强烈的男人他却没有一个稳定的性伴侣。所以,在不知道下次吃肉是什么时候的情况下他抓住机会便不要命地吃着。但是饱一顿饿一顿的感觉依然不好受。
只不过他不知道得是他那边的j烈,那种听着让人y火焚身的声音却一阵阵地传到了隔壁张语嫣的房间里。这让一直在专心做作业的张语嫣再也无法专心地学习了。十八岁的姑娘发育本身就早,哪会不知道这种声音代表什么?这可苦了张语嫣这丫头了,虽然听的面红耳赤,身体骚痒却得一直忍受着这种声音。她心里对刘伟名那是恨之入骨,却也让自己羞的慌。
“今天召集大家来开这个会我想大家也应该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早几天到各个支部都去看过一次,也就有关问题与在坐的各位都交换了意见。但是,很遗憾地是,我所看到的情况与我心目中所想像的情况有着天壤之别。具体情况大家心里比我肯定更明白一些,所以详细的我就不说了,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今天想要说的就是,这次活动虽然只是由我们宝南区党委组织部研究发起的,但是却是得到了市委市政fu以及省委的肯定。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省里面对于这次活动非常的重视,极有可能会在近期内下来调查,可能是以明察的形式,也可能是以暗访的形式。当然,如果省委领导下来调研的时候你们还是这个样子那么我刘伟名肯定是要摘帽子走人的,不过受影响的也不只是我一个。各位可以回去把我刘伟名的这一句话告诉你们企业的老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个天下,是咱们老百姓的天下,中国是代表广大老百姓来监督管理咱们国家。所以,在咱们中国,任何存在的事物都必须接受党的监管,不愿意接受党的监管的就是与人民为敌与中国为敌,而历史也已经证明,与人民为敌与党为敌的终将被消灭。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你们把原话告诉你们老板,我想他们能够听得下去。”刘伟名坐在主席台上,拍着桌子对着下面几十号人说着。他今天叫这些党支部的人来开会第一就是要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给这些企业一个下马威。不然这些人还真当党委政fu是只病猫了。他这话就是cll的威胁,意思很简单,你如果不好好执行被省委的调研组给察出问题了我刘伟名丢官那是肯定的,不过在丢官之前,我刘伟名一定会把你们给消灭。刘伟名有这个实力说这句话,如果他真的不顾一切要对付一个企业的话,他绝对有这个实力处处给你企业设关卡,让你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