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第49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和刘书记的事情也应该选择一个你不在场的时候说不是?你在这里我说出来多不合适啊。 ”秦思思继续往前走着脸上的笑容不变,脸上也没有恼怒也没有害羞。只是一句不煞风景又取悦了人的话就把这个有点难堪的问题给带过去了。刘伟名暗自点头,心道,这就是秦思思与董静的不同之处了。董静是那种你只能看看活在你梦里的女人,而秦思思则是可以上前摸一番的存在。
“你看看,我这公关小姐选的,连老板都忘了。”林宝源听后哈哈大笑,一边领着刘伟名往前走一边假装着委屈。
“你这公关小姐找的好啊,林总,以后给我安排公关小姐的时候别忘了,我只要思思小姐。”刘伟名也非常轻松地说着。这种说话方式刘伟名太为习惯了,坐在酒桌上,说的话就必须得是带颜色的。不带颜色就活跃不了气氛,有时候领导还会觉得这个人太过于木讷了。
“刘书记,我可跟你说了,我这个公关小姐只是个兼职。你要想我做专职的话小心我敲林总的竹竿。”秦思思也接了一句。
“只要刘书记满意,不管你这竹竿敲得多重多响我都笑呵呵的接着。来,刘书记,就是那个包间。里面还有几个领导。”林宝源引着刘伟名说道。
“还有其它人?”刘伟名停下了脚步,皱起了眉头。心里有点不开心了,这种事情林宝源竟然不事先通知。
“刘书记,您别生气,我主要是怕我先告诉你他们在这你就不来了。其实这些领导都是和我们宝源集团有着良好关系一直对我们宝源集团提供支持的几位领导。”林宝源早就意料到刘伟名会生气立即解释着,同时给秦思思打着眼色。
秦思思笑了笑,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这不能怪林总,是我没有先通知你。”
“思思,你这个公关小姐可党的真够专业啊。林总,不是我刘伟名这人喜欢摆谱,而实际上我这人最不喜欢摆谱了,只不过我这人做人做事都有着自己的一些原则,我不喜欢别人擅自改动。好了,进去吧。”刘伟名黑着脸说着,虽然刘伟名没有说什么愤怒的话和做什么出格的动作,但是林宝源和秦思思都感觉到了刘伟名的愤怒。
刘伟名一马当先推开门走了进去,在林宝源说出这里还有一些领导而且是与宝源集团有很好关系的领导的时候,刘伟名便知道林宝源是好意了。林宝源是在给自己送礼,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这些人都是跟着我宝源集团一起的,现在我都带过来投靠你。但是刘伟名还是愤怒,他不喜欢别人骗自己瞒着自己干什么事情,这让他心里总会产生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当然,他也知道,这种能够被宝源集团绑在自己身上的领导一般来说官不大,而且林宝源今天主要是请自己来吃饭,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请一个比自己职位大或者和自己不对路的人来,这是潜规则中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因为这些,所以刘伟名才毫无顾虑地一马当先推开么门走了进去。
看到门打开刘伟名走了进去,里面的人一个个顿时都站了起来,向刘伟名问号。
刘伟名看了看这些人,笑了笑,一一和这些人打过招呼。这里面他只对几个人有印象。第一便是宝南区工商局的副局长,第二个是清弯街道处主任。大家可不要小看这个街道处主任,虽然说在别的地方街道办事处是和乡镇政fu同一级的机构,而且由于乡镇所辖土地大部分或者全部是国有的,而街道处所辖土地大多是集体所有的,所以前者下面多为社区,后者下面多为村.因此权利上街道还不如乡镇,特别是对土地使用出让等权力多在区政fu手里,所以一般的街道办主任相当于镇长的级别,但实际权利少得多。但是这在浅圳不一样,浅圳是副省级城市,宝南区属于副市级,街道办便是副县级,而且浅圳的办事处手里多少都是会有一些土地和很大的行政权力所以这里的办事处主任手中还是有权力,当然,作为一个副处级干部没点权力也说不过去。这个街道办事处主任实际上却是个副处级干部,当然,刘伟名现在也只是个正处级干部罢了。原来的他在林阳还是副厅,只不过本来调来这里是准备干周文位置的也是副厅,后来却成了副书记硬生生地降了半级。但是无论是在那个工商局副局长面前,还是在这个街道处主任面前,刘伟名的地位都高出了一大截,这个稍微一比较就知道了。
除这两个人之外刘伟名还发现了一个熟人,那就是治安大队的队长陈航。刘伟名没想到这个陈航坐上治安大队队长位子没几天就成了林宝源的坐上宾了。陈航也看到刘伟名盯着他看,有点尴尬地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不是我不想先告诉你,而是林总不让,说要是说了我们在你就肯定不会来了。另外,林总也是知道您来所以才叫我来的。”
陈航这句话向刘伟名解释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说他陈航并不是和林宝源绑在一起的人,他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林宝源知道我是你的人才让我过来的。不过刘伟名对于陈航的话不全信,他要是没拿林宝源的好处打死刘伟名都不相信,不过这些都是大家心里清清楚楚的东西,没必要点破。
另外还有几个人刘伟名不认识,林宝源赶紧走过来一一介绍。大多都是一些各个局的副局长、办事处的副主任之类的人物。在宝南区这片地方职位不算太高,但是也不算太低,反正对于刘伟名来说这些人还是大有用处的。刘伟名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是那句话,他现在手里缺的就是权力,缺的就是实力。无论是现阶段与王泽栋周文的斗争还是真如张允后所说以后与侯尤文的争夺这批中间骨干力量都是刘伟名所不能或缺的,只是让刘伟名没有想到林宝源手里实力竟然这么雄厚。竟然可以在自己金倩的车子上绑上这么多的中层领导。
刘伟名笑着和众人点点头,然后走到主位坐下。林宝源和秦思思作为客人理所当然地坐在了刘伟名的左右。
“刘书记,本来这第一杯酒该是我敬你的,但是今天我想这第一杯酒就由这些您手上的兵敬你,以后你还得好好提携他们不是。”林宝源说话也挺有艺术性的,一句话便非常隐晦地指出以后这些人就都跟你刘伟名了,大家都是在同一辆战车上的人了。
“都一起喝了吧,别说什么敬酒不敬酒的,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只是有些话在喝酒之前我要先说清楚。我想这个陈航和林总都稍微清楚一点,我刘伟名这人做人非常有原则,而且也不喜欢别人动我的原则,就这么一句话,来,干了吧。”刘伟名淡淡地举着酒杯说道。他这是在提醒所有人,太出格的事情不要做,做了出格的事情我刘伟名依旧会把你一脚踢出去。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根本就不稳靠,刘伟名随时可以踢人。当然,今天只不过是这些人表示意愿的时候,远没到给刘伟名交投名状的那一天。
众人都说着不会不会,然后跟着刘伟名把酒喝掉。
刘伟名这人喜欢丑话说前头,说完了丑话他便丢弃了那一副严肃的面容。毕竟这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不可能总是黑着张脸。其实今天最令刘伟名感到惊讶的是林宝源这个人,他感到惊讶的不是林宝源有这么大的实力,而是感叹林宝源竟然能够在体制里面还没有半点消息和迹象的情况下就看准了王泽栋会下台而自己会上台这一点。
刘伟名在心里说道,这个林宝源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大家吃着饭,依旧是吃着喝着,说着黄段子。
“刘书记,要不你给大家讲个段子怎么样?我们的思思小姐是最喜欢听这样的段子了。”林宝源活跃气氛那是一把手。几轮酒敬下来,该说的场面话都说完了,酒桌上的气氛便开始有点压抑。毕竟刘伟名是领导,他们那些人是属下,而且嘛,又大都以前没打过招呼,所以不好说话。林宝源便是看到了这一点就开始出来活跃气氛,而且在酒桌上荤段子和t戏女人永远是调节气氛的必杀技。
“林总,我什么时候喜欢听那东西了?你明说是你喜欢听就行了,我才不喜欢听。下流死了。”秦思思娇滴滴地说着,自有她的一番韵味,一句话便把气氛调节的相当的火r,一个个开怀大笑,当然,刘伟名也笑的非常开心。
“既然思思姑娘喜欢听,那我就不得不说一个了。”刘伟名笑眯眯地说着。
刘伟名说完之后众人大笑。
“刘书记到底是领导,这说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但是为了让大家爽一爽,我也说一个。”林宝源笑着说着。
“我也来一个,我这个就比较经典了。”陈航笑嘻嘻地说着。
“思思姑娘,你也来一个嘛。”那个办事处主任显然与秦思思关系不错,以前肯定有过接洽,等着众人都说了一边之后,这个猥琐男直接开始指着秦思思这个桌子上唯一的女人道。
“主任,你这也太不厚道了。你们当着人家一个女人的面说这个就算啦,竟然还要我来说,你这不是埋汰我吗。我以后打死都不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秦思思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着。
“那不行,这男女都一样嘛,得说得说。”一个个都乐意看到秦思思扭捏,所以兴致高昂。
“算啦,别为难思思姑娘了。四四姑娘能坐在桌子上和我一起吃饭就已经给了我面子了,你们不能太为难她。我来说一个吧。”刘伟名看到秦思思这次是真的有点为难了,于是帮忙解围。秦思思只是为了适应这个社会而把自己掩盖起来了。但是让她去说黄段子她是决计不会说的。
刘伟名的笑话说过之后却一个个尴尬地不做声,没人敢笑。为什么?这个笑话是骂的厅级干部,刘伟名敢骂他们却不敢应和。他们怎么知道刘伟名这个笑话是不是在刻意骂着王泽栋?
“只是一个笑话而已,没必要紧张。继续吃饭吧。”刘伟名微笑地说着。
刘伟名的话和刘伟名的态度明显有保护秦思思的意思,所以接下来一个个也像是明白了,再也不往秦思思身上扯了,说着其它的。酒足饭饱之后林宝源当然有其它的安排,这些安排大概是些什么内容大家不用猜都能知道,刘伟名皱了皱眉头拒绝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几年前的小伙子了,对于心里天生有种向往。现在的刘伟名非常厌倦的就是这个,他不想把自己弄的太脏太贱。
“刘书记,我送你下去吧。”林宝源见刘伟名态度坚决只好送着刘伟名下楼。
“不用了,你的心意我知道,这就足够了,至于这些你没必要太讲究,我这人和别人不一样,我不喜欢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我喜欢实实在在的。”刘伟名说着,话已经很明显了。这些虚假的东西我刘伟名不喜欢,我喜欢的是实实在在的,就是你给我实实在在做事比作什么都强。
“是我太肤浅了。那思思,你就送刘书记下去吧。”林宝源一点都没有尴尬,依旧笑着道。
“怎么啊?都不进去休息一下?”秦思思笑着走到刘伟名身后说道。
“进去就不是休息了,你又不是不懂。”刘伟名摇着头道。“我不喜欢这些东西,太假、太脏。”
秦思思看了看刘伟名一眼,然后拿出一个塑料袋递给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这里面是我们林总给你打包的菜,他说你喜欢吃这个。”
刘伟名看了看那个塑料袋,里面明显地装着的不是菜,便摇着头道:“你还给你们林总吧,我不喜欢吃这个菜。我喜欢清淡一点的蔬菜,吃起来心里舒服口味又不重,最主要的是对身体好,这里面的大鱼大肉吃多了会得病的。”
“刘书记,这不好吧,我可是公关小姐。把菜送给你这可是我的任务之一。”秦思思像是早就料到刘伟名不会拿这个塑料袋一样,这个塑料袋是林宝源早就装好的,里面有二十万现金。
“那你回去跟你们林总说,这里面的菜我转送给你了。另外你告诉他,这些东西都不合我的胃口,要送你就让他把你送给我,这样说不定我倒真的原意冒险一回。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f流嘛。”刘伟名突然哈哈大笑道。然后又说道:“思思,你回去与林宝源说吧,就说你的公关小姐到期了。让他有什么事直接找我。我不喜欢我们两之间的关系是附加在林宝源身上的,也不希望我们俩之间的关系里面有任何的利益色彩。好了,你回去吧。以后林宝源再让你做这种事不要做,包括陪酒。告诉他,就说我不喜欢。”
刘伟名非常霸道地对秦思思说着,随后转身叫上司机离开。
秦思思目瞪口呆地望着刘伟名,半天说不出话来。
刘伟名走出酒店准备上车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陈航跟着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