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第49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怎么出来了?你该玩玩你的,放心,我不是纪委也不是你老婆的娘家人,不会对你怎么着 ”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
“没有,我不喜欢这东西,只是应酬应酬。刘书记,方不方便?”陈航左右看了看之后说道。
刘伟名知道陈航是有话要说,便指了指车上说道:“上去说吧,然后对坐在车前面的司机道:“你先下去一下。”便自己也上了车,与陈航一起坐在车的后座上。
“有什么话你说吧。”刘伟名接过陈航递过来的一根烟淡淡地问道。
“刘书记,上次你让我帮着查的那个女人我已经查出点眉目了。这是他的个人档案,我从警局内部系统弄出来的,不过这上面都是一个基本资料,没什么特殊的。”陈航说着把一张打印纸递给刘伟名。刘伟名看了看,确实只是基本资料。上面显示着:文红、女、1982年生,出生地址xx省xx市xx县,本科毕业生……等。
刘伟名反复看着这张纸,除了知道这个女人的年龄和出生地址之外其余社么都没发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问着陈航:“有没有发现其它的?比如他的家人?对了,她有一个孩子,那她以前结过婚没有?老公是谁?现在在哪?”
“这就是我要向你汇报的,她在五年前结婚,他丈夫的姓名是袁胜,您可能不清楚这个名字,但是对于一些宝南区的老领导来说,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这个袁胜就是市委书记张允后同志的上一任秘书。”陈航小声说道。
“秘书?”刘伟名又皱起了眉头,暗道张书记这一手玩的可够大的呀。
“对,就是张允后书记的秘书,据说这个袁胜是一个高材生,毕业之后分配在市委办公室工作,这个人能力非常强,而且为人处世非常聪明,所以深得张允后书记的赏识,最后把他提为自己的秘书。”陈航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望着刘伟名。
“然后呢?继续往下说,我在听着。”刘伟名一边说一边继续在分析着陈航所说的信息。
“然后就是,三年前,陈航突然死亡,死亡原因档案上面写着的是车祸。我悄悄地找警队里面的熟人旁敲侧击地问起好像那天他们接到消息紧忙赶去出警,但是随后便被市局打电话过来通知说这件事情由市局接收,让我们不用管,随后调查报告出来说是车祸。不过我觉得里面有蹊跷。”陈航非常认真严肃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对陈航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记住,这件事情没人知道,我没叫你调查过,你也从来没去调查过。切记。”
“这个我知道,刘书记,你大可放心。”陈航点了点头,然后推开门下车。对于陈航的承诺刘伟名非常相信,因为一个军人是不会轻易许下承诺,许下承诺就会兑现。虽然不是所有人当过兵的人都这样,但是起码陈航是,刘伟名非常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识人的本事。
司机慢慢地往前开着车,不过刘伟名却一直没有说话。他脑海中一直在浮现着一个景象,就像是电影一样。首先便是张允后突然发现了秘书处一个小伙子能力很不错,这就像是金清平当年发现了自己一个样。随后张允后对这小伙子进行考验,发现这小伙子是越来越好。最后把这个小伙子提升为自己的秘书,而这小伙子非常卖命地替张允后干活,对张允后非常的恭敬。一个偶然的机会,张允后碰到了这个小伙子的老婆,顿时惊为天人,晚上回家夜不能寐。终于,张允后受不了心里的r惑,找了个机会把小伙子调到外地公干,然后在一个晚上悄悄地敲开了小伙子的家门。对着小伙子的妻子开始挑逗并且威胁,而小伙子的妻子也早就喜欢上了张允后,或者说是喜欢上了张允后的权势,最后两人走到了上。之后张允后每次总是想着办法把小伙子调到外地去公干然后与小伙子的老婆幽会偷。终于,一次和小伙子的老婆偷的时候被中途回家的小伙子给逮个正着,张允后害怕自己和人偷的事情传出去便一不做二不休地与小伙子的老婆一起把小伙子给杀了。随后伪装成车祸然后报警,报警之后又立即打电话给市公安局局长交代着什么,然后整个事情便就成了车祸死亡。当然,随后刘伟名脑海中又想起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小伙子并没有发现张允后与自己的来破,只不过小伙子的老婆怀上了张允后的孩子,张允后思来想去然后在一天晚上叫上小伙子开上车来到一座山上,趁着小伙子不注意一脚把小伙子踢下山,随后伪装成车祸现场,报警,这就是与前面一个故事一样的了。当然,在刘伟名的想象当中,这个小伙子就是张允后的前任秘书袁胜,而小伙子的妻子就是文红了。
刘伟名吸着烟,心里很不滋味。他是实在不敢相信张允后是这样的人,但是据刘伟名所了解的信息来看,刘伟名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性。刘伟名心里很难受,张允后是自己非常尊敬的长辈,刘伟名甚至会情不自禁地把张允后当做自己的偶像,就像把自己的岳父金清平定位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一个样。但是突然之间知道自己的偶像竟然是个非常邪恶无耻的人,这种感觉就像梦碎了一般,给人的打击就像是突然发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自己暗恋了多年的女人竟然是个j女是一般。不得不说,刘伟名这次是真受到了打击。他开始反思在林阳的时候何英杰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了,也开始思考起了人性这个问题。
回到办公室,唐伟龙还在认真地守在张语嫣边上教着张语嫣做作业,刘伟名笑了笑,做秘书的永远都是这么悲哀的角色,刘伟名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张允后的前任秘书袁胜。
“小唐啊,怎么样,这丫头有什么起色没有?”刘伟名想到了这,不由自己地走到唐伟龙身边拍着唐伟龙的肩膀说道。
“语嫣非常聪明,基本上教过一遍就都会了。”唐伟龙立即站直了身子恭敬地对刘伟名说着。
“以后在我边上不要这么拘谨,随便点,你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估计比你和你老婆呆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一些。难道你整天对着你老婆也这个样子?放松点。”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开了句玩笑,随后又道:“离高考的时间是越来越近了,我们三个人都得努力,特别是语嫣你自己。当然,所谓劳逸结合嘛。语嫣,看着我们两个老师这么尽心尽力不分昼夜地教你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诚意请我们两吃个饭啊。”
“你就算啦,没钱请你。唐伟龙,晚上我请你去吃饭。”一说起这个语嫣就没好气地对刘伟名说道。
“嘿嘿。”唐伟龙尴尬地笑着,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然后说道:“语嫣,你不能这样子说刘书记,刘书记要罚你钱也是为你好,这是督促你学习的一种手段。”
“就是,我的一番苦心你怎么就一点不明白呢?”刘伟名心里乐开了花。
“不管你是不是苦心,我是真的没钱了,没骗你,要是请你们吃饭了就真的像刘伟名说的,我连买卫生巾的钱都没了。”张语嫣爆发了,最近一说起钱这个问题她就火大。
刘伟名和唐伟龙两人脸上顿时不停冒黑线,这丫头还真敢说。
“晚上休息,我请你们两出去吃饭,你这丫头,这是办公室,以后这么的字眼就不要说出来了,会被和谐掉的。”刘伟名尴尬地说着。
下了班,刘伟名依旧在众人已经见怪不怪地眼神中带着一个小泵娘走出办公室,当然,身后还跟着一个书童般角色的唐伟龙。
“刘书记,才休息啊。”这时,刘伟名碰到了也正准备下班的侯尤文,侯尤文于是微笑着向刘伟名打招呼。
“秘书长别恭维我,你可比我敬业多了,这整个区委里面最忙的就是你了。”刘伟名微笑地说着,微笑完全掩盖住了他内心的想法。在没有听到张允后说侯尤文消息的时候他一直认为这小子是个角色,无声无息,做事规规矩矩,规矩中又带着圆滑。刘伟名挺佩服他的这份心机和计谋。但是,得到消息之后刘伟名便知道了,假如一个人可以为了利益不则手段,而这个人又有非常重的心机,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恐怖分子了,因为他岁时候可能翻脸不认人摆你一道。所以,现在刘伟名对着侯尤文的时候,处处都留了个心眼。
“刘书记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啊,你知道的,我这个管家可是个最闲的人。”侯尤文非常热情地与刘伟名说着,随后又道:“最忙不过你刘书记了,不但要为咱们宝南的老百姓操心还得为表妹的前途劳累。刘书记,不介意的话晚上我做东,请你和表妹出去吃个饭,表妹来到这这么久了我都没表个态实在是不好意思。”
“秘书长的好意我在这里就先谢过了,不过这孩子功底实在是不行,家里还有一个专门请的补课老师在那等着,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人家空等,下次吧,下次我请秘书长吃饭,咱们俩一定得不醉不归,话说回来,秘书长到机场接我那天我就说过要请秘书长吃饭了,转眼都过了一年这顿放都还没请。找个机会,我一定补上,秘书长到时候可不能推迟。”刘伟名非常亲密地与侯尤文一起走下楼说道。
“哪敢,刘书记你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表妹的学习要紧我就不多说啥了,浅圳大学我有几个朋友,如果到时候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刘书记尽避吩咐,我就先走了。”侯尤文像刘伟名摆了摆手说道,随即上了车。
刘伟名摇了摇头,要是没听张允后说过他的事情刘伟名打死都看不出侯尤文是个这样的人。人性本恶,刘伟名由衷地感叹,这句话不仅仅只是说侯尤文,也包括张允后在内。
“最见不得就是你们当官的这副嘴脸,明明是龌龊之事,却反倒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张语嫣等侯尤文车子一走便骂着。
刘伟名哈哈大笑,要是让侯尤文听到这么句话估计会一口鲜血吐出来然后立即倒地不省人事。
由于是私事,为了方便点刘伟名便让司机回去了,自己开着车带着唐伟龙和张语嫣往市中心而去。刘伟名这个人有个怪癖,他其实最不喜欢坐别人开的车,总会产生一种不安全的想法,只有当方向盘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他才觉得最为稳妥最为安心,这估计是个人性格所决定的,就如同他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是一样的。
“小丫头,想吃什么?”刘伟名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张语嫣对于刘伟名加她小丫头虽然心里会不舒服倒是也不会觉得愤怒,这就是她与一般的小萝莉或者小正妹之间的区别所在。
“随便,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我无所谓。”张语嫣淡淡地说着,眼睛依旧望着自己手中的笔记本。
刘伟名望着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张语嫣,说道:“丫头,没必要这么认真吧?该玩的时候玩该休息的时候休息,科学安排才能事半功倍。收起来,别整天都掉在书本里面。”
“我现在只想学东西,其余的都没兴趣。”张语嫣还是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张语嫣是个非常坚持的女孩,认准了一件事便会不顾一切地去做,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和多少努力都再说不惜,这也就是刘伟名为什么说这丫头很像当年的自己的原因了。
刘伟名最后选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停下,他从来没吃过这个也没想过要吃这个,他是个非常传统的民族主义者,小日本的东西在他的眼里都是肮脏的下流的,对于所有日本得东西他都不是很感兴趣。不过,他曾经偶尔听张语嫣说起过她喜欢吃日本料理,所以他今天才来到这家日本料理店。
这是一家比较著名的日本料理店,也是非常豪华的一家,整个店都营造这一种日本民间风情。
一进去就看到穿着日本和服的女人踩着那种高高的鞋子站在门口弯腰对刘伟名说着:“kongqi wa. yao- kuo suola xiama sai(这是日语,小二用拼音把读音标注出来了,小二不会写日语。这句话的意思是你好,欢迎光临,翻译错误请原谅,这句话还是问了老婆怎么读之后自己用拼音标出来的)。”
刘伟名一听就眉头皱了起来了,问道:“靓女,你是中国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