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第50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了病之上,身边坐着张语嫣和唐伟龙。 。 刘伟名头还是有点晕,看着身边挂着几大瓶点滴,尴尬地笑了笑,问道:“怎么这么大的阵仗?都送到医院来了。”
“再不送来我就不知道你会不会被烧成傻子。你早告诉我你烧的厉害不就完了?问你总是说没事没事。”张语嫣心里憋着一赌气,看见刘伟名醒来便没个好脾气。
刘伟名非常郁闷,敢情一醒来就的吃瘪。心里暗道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自己病的重不重?但是他知道,张语嫣这丫头也是一番好心,如今对自己这么大的脾气只不过是因为太担心自己罢了,对着张语嫣露出一个笑脸。转脸对唐伟龙问道:“小唐,我睡了多久了?”。
“你没多久,医生给你打了几针,又吊了点滴你就醒过来。你不用担心,医生说你只是因为感冒比较严重,加上劳累过度才变成这样子的,说是住两天院在家里休息一阵子就没事了。”唐伟龙恭恭敬敬地说道。
“还没什么事,医生说你要是再来晚点你就要被烧成傻子了。”张语嫣愤怒地道,翻着白眼。
刘伟名呵呵地笑着,他确实是没想到这次会病的这么严重。在他的印象中,这感冒就是一种不能称之为病的病,人谁没感冒过?大多都只是吃两粒药就没事了,所以在得知自己感冒之后刘伟名确实是一点都没觉得有多大的问题,没想到还差点被烧成傻子了,这次是真的尴尬地笑了笑。确实,本来早两天就有点咳嗽了,不过他完全没有理会,也没时间理会,一心扑在准备应对调研的事情上面去了。估计就是因为没有休息所以这感冒终于是越来越严重了。
“谢谢你们两个了,医生既然说没多大事情了那就肯定没事了。你们两个也忙了大晚上了都回去吧。小唐,你先送语嫣回去,一个女孩子这大半夜的回去不安全。”刘伟名对唐伟龙说道。
“嗯,行,语嫣小姐,我先送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在你不用担心。”唐伟龙说着。
“我在这就行了。我和你说过,我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我害怕。”张语嫣淡淡地说着,不知道她是在真的怕还是担心刘伟名。
“我怎么把你这茬给忘了呢?那小唐你就回去吧。你明天还是继续去上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文件你就带到我这里来,另外去帮我请个假。看这样子我明天是上不了班了。”刘伟名是知道张语嫣一个人在房子里就怕的毛病的,即使是白天她也是这样,反正只要是一个人呆在一个空旷的房子里她就怕,所以刘伟名也就不勉强了。
“没事,我晚上睡的早,语嫣姑娘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都已经睡了大半夜了。我等到上班的时间再去上班。”唐伟龙一点也没有走的意思,倒了杯水给刘伟名。还是那句话,对于领导来说,你做锦上添花的事情领导不一定会记住你,但是你要是做到雪中送炭那就是难能可贵了,很多做下属都是翘首以盼地等着领导得病用来让领导记住自己,唐伟龙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一个机会他怎么会走呢。
“那就随便你们两个吧。”刘伟名便闭上了嘴,他知道这两个人都不会走的,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暖。
就在这时,病房门推开,张云佳风尘仆仆地走了出来,可以看见,她是素面朝天,而且发丝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凌乱,看到刘伟名便问:“怎么样了伟名?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吧?”。张云佳接到张语嫣的电话还以为刘伟名得了这么急性的大病,吓的魂不守舍的。
“云佳?你怎么来了?我的天呐?你不是在知道我住院了之后赶过来的吧?要是这样我就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赶过来的了。”刘伟名瞪大了双眼望着张云佳。要知道,他从病了到现在最多不过三个多小时罢了。
“我是坐飞机过来的,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张云佳还是焦急地问着。
“他是高烧,重度感冒加上劳累过度才这个样子的。医生说,要是再来晚一点就要把脑子给烧坏了。”张语嫣看到张云佳便气呼呼地说道,显然对于刘伟名还是有着一肚子的脾气,只是刘伟名挺郁闷的,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让这丫头对自己这么大的火气?难道是自己病错了?
张云佳听过之后心里顿时放下心来,心痛地坐在边替刘伟名把手放进被子里面责备道:“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工作努力可以,但是不能拼命啊?”。
“我也不知道有这么严重啊?你知道,我一直没得过病,所以这防范意识就不怎么强。我在这里向组织检讨,这次是我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做彻底,我以我的党性保证,下次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刘伟名心里有点感动,所以用调侃的语气说着,想着缓和气氛。
“你要是把对工作的那股子精神用一点点在自己身上就好了。”张云佳不知是心疼还是责备地对刘伟名说着。然后转脸对唐伟龙说道:“小唐啊,真是难为你了,这么晚还麻烦你跑到医院来。西欧阿蛮早他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你明天还得上班呢。”
“没事,嫂子。刘书记对我恩重如山,再说刘书记这次病了我是有责任的,是我没有照顾好刘书记,这是我工作的失误。这晚上大家都饿了吧?我去买点宵夜过来。”唐伟龙非常眼力劲地说着然后转身出门去买宵夜了。
“你们俩说话吧,我也跟着去买点宵夜来。”张语嫣知道唐伟龙为什么走,所以便也跟着出去了。
“老婆,你是不是一直都潜伏在我周围暗中监督着我?”刘伟名等这两人一走便急不可待地问道。
“你在说什么瞎话?我怎么听不懂?”张云佳疑惑地问道,一边给刘伟名倒着水喝。
“你要是不是一直在我身边暗中监督我你怎么可能几个小时就从上海到这里来?不要告诉我你是孙悟空。”刘伟名笑呵呵地说道,他心里倒是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他认为张云佳是特意就在浅圳呆着,暗中观察者自己对她是不是忠心啊等等,其实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愉快。
“我要是能想到这些办法我至于现在还是这样子吗?我要是肯用这些手段我现在再就是刘太太了。”张云佳一眼看穿了刘伟名的想法没好气地说着,然后说道:“前面语嫣打电话给我,说的你多么多么的严重,我当即吓傻了。打了个电话叫我爷爷把他宝贝的不得了的私人飞机给调了过来,然后连航线都没来得及申请便起飞了,立即赶了过来。”
“私人飞机?”刘伟名傻了,随后才说道:“忘记了,你是亚洲第一富婆来着,坐私人飞机太正常了。”
“你说你干嘛那么拼命?你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工作比自己的身体还要重要吗?明明自己就已经病了却还拼了命的工作,幸好没出什么事情,要是出事了你让我怎么办?让你那些姐姐妹妹们怎么办?”说着说着张云佳眼睛就湿润了。
“傻丫头,我这不是没事吗?再说了,你别听语嫣那丫头说的这么悬乎,就是就是个感冒,能有多大的事情?她是存心地想报复我,把病情说严重,然后借你的剑来打击我。”刘伟名和和地说着,因为他不敢去接张云佳那句“让你那些姐姐妹妹们怎么办?”。“其实不是我多么想工作,只不过是最近工作确实多了点,省里来人了,调研我主导的一个计划,我必须得做好。这是我的一番心血,尽人事听天命,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我只要做好我自己的就行了。你要是为我为了什么,我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早几天我还和语嫣那丫头说过。我以前有梦想,但是浮啊沉沉了这么多年,我的梦想大部分实现了,还有一部分在不知不觉中便消失不见了。我现在心里只剩下一个男人的野心和从小心里便存在的那点正义感了,我想往上爬,站上更高的舞台掌握更大的权力,希望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去帮老百姓解决更多的问题。”
“你要解决天下大事还是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吧。伟名,我来的路上就已经决定了。我要结婚,马上立刻和你结婚,你不能说不,必须和我结婚。”张云佳突然肯定地说道。
“啊?你……你……你不是开玩笑的吧?”刘伟名瞪大了眼睛望着张云佳。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我以前不想和你结婚,是不想自己再受到更多的伤,也不想再受更多的委屈。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宁愿自己受伤宁愿自己受委屈我也必须和你结婚。我发现你根本就不适合一个人生活,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根本不懂得照顾自己。先是家里搞的一团糟,天天在外面大鱼大肉地吃着,每天都下馆子,也不管自己的肠胃受不受得了。衣服袜子连洗衣机都懒得用,天天送干洗店。现在是病了自己都不知道,天知道你以后一个人还会干出什么事情出来?我对你是真的不放心。”张云佳情深意切地说着。
“瞧你说的,我这只是意外罢了。我又不是天天都生病。再说了,我只是有点懒惰罢了,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云佳,我也想和你结婚,我也向你求过婚。但是你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敢保证我们两结婚之后我会不会再干出一些伤害你的事情出来,真的,其实你们怕了,我自己也怕了。”刘伟名抬着头望着天花板。他知道,张云佳知道自己说的他们是指的那些人。
“我知道你心里最担心什么,放心,这些问题我会帮你解决掉的。我也不逼你,如果金倩不反对你和我结婚你就必须和我结婚,好不好?”张云佳不容反对地说着。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刘伟名还能说什么?他确实一直不敢和张云佳说结婚的事情就是因为有金倩在,虽然已经和金倩离婚了。但是在刘伟名心里,金倩依然是自己的妻子,从来没有改变过。如果要与另外一个女人结婚,刘伟名潜意识就会觉得,自己这样子做就是对不住金倩,金倩会非常非常地伤心。
“伟名,其实前面那些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已。真正地原因还有两点。第一,我爸爸逼又逼我结婚了,连人选都选好了。虽然我爷爷知道了之后把我爸骂了一顿,但是却也让你找个时间去一趟上海见他,然后把结婚的事情商量一下。还有一点,也是个你可能不太想听到的消息,我怀孕了,不久之前的事情,而我不想打掉,但是也没办法瞒过所有人,所以,我必须和你结婚。”张云佳降低了声音说道。
又怀孕了?刘伟名惊呆了。他已经忘了自己是第几次从女人嘴里听到这句话了。金倩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李梦晴,第三个是林月,而张云佳是第四个。刘伟名觉得自己都变成种马了。但是仔细想想,一点都不奇怪,自己早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了。
林月那个除外,那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推断的事情。而金倩是最正常不过了的。李梦晴的事情刘伟名一直觉得这个女人是故意的,一个女人要是故意想让自己怀孕办法很多,最简单的就是不吃怀孕药。而张云佳的怀孕刘伟名知道绝对是个意外,自己与张云佳有性关系已经好几年了,虽然每次都做了安全措施,即使没有安全措施也都做了善后的,但是久了之后这种意识也就慢慢地淡了。如果按照概率来说,自己与张云佳做过这么多次就算安全措施做得再严密也有有百密一疏的那一刻,更何况自己与张云佳的安全措施最近以来一直都不怎么严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云佳的怀孕几乎就是一种必然的事情了。
“怀孕了?”虽然这不是一件超出刘伟名所能理解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给予刘伟名的惊讶还是足够的大。刘伟名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荒唐,有些人一辈子都无儿无女,而自己这已经是第四次当爹了。刘伟名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古代的皇帝,嫔妃是一个两个三四个,而孩子也是大阿哥二阿哥三四五六七八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