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第50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伟名,我从来没要求你为我做过什么,但是这次你一定得和我结婚,不管你有多么大的顾虑有多少难言之隐都要和我结婚 ”张云佳异常坚定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伸出手握住张云佳的手。
张云佳,多么坚强的一个女人,爱自己爱的人深入骨髓,却也还是坚持着自己那点自尊不肯与自己结婚,但是一碰到孩子什么自尊都变成了无所谓。有了孩子就必须要有个家庭,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李梦晴,都可以想出那么稀奇古怪的办法来。而且张云佳的家庭也不允许张云佳做出未婚先孕或者说是不婚生子的事情出来。
但是刘伟名却丝毫提不起对这件事情的兴趣来,对于刘伟名来说,结婚现在是个尴尬的字眼。他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他觉得自己最佳的选择就是单身,一直单身。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感冒这种病是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住了两天院便就康复了。张云佳等刘伟名出院之后便坐着那架私人飞机又飞去上海了。刘伟名依旧开始过着每天平凡的日子,与以前一样。
二月底三月初,省领导班子换届选举的结果出来了。原广北省省长石东来当选便北省省w书记,原浅圳市市委书记张允后出任广北省代理省长一职,而浅圳市委工作由浅圳市市长徐浩暂时代为主持。对于上面一层的人来说这样的结果早就是众人皆知了,但是对于宝南区那些小吧部来说这样的结果却是非常新奇的,一个个都在津津乐道。而相对省领导班子的换届这个消息来说另外一个消息来的毫无根据却有着风起云涌的趋势,那就是传闻宝南区区委秘书长侯尤文竟然是原广北省省长现任广北省省w书记石东来的女婿,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有心人来说,这个消息代表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刘书记,我听到外面的人说候秘书长竟然是省w书记石东来的女婿。”一大早唐伟龙便走到刘伟名身边降低声音说道。
“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要乱说,别人可以说,但是你不能,你说出来的话别人会以为这是我的意思,明白吗?”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这个我知道,刘书记,我没有在外面说这个事情。”唐伟龙点着头接受刘伟名的教训。
“不管组织上怎么安排下届区委、政fu的任职工作,咱们都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至于其它的事情我们没必要关心也轮不到我们来关心。”刘伟名说完之后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埋头看着文件。
他其实早就知道侯尤文这次上台是必然的事情了,在得知侯尤文有这个的岳父之后刘伟名就开始仔细地观察侯尤文的一举一动,但是他发现侯尤文几乎还是与以前一样,安心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并没有做出太多出格的事情来,但是刘伟名明白一个道理,侯尤文变现的越是没有动作那就说明以后的动作会越大。刘伟名心里有着深深的忧虑。
中午休息的时候刘伟名特意叫上司机出去了一趟,买了一对木雕,雕的是奔驰的骏马。下午下班之后刘伟名让唐伟龙先回家,自己开着车带着张语嫣往张允后家里而去。过两天张允后就要去广北省的省会广北市上任了,所以张允后叫上刘伟名今天晚上去他家吃饭,而本来刘伟名也就准备去张允后家道贺的。
“你爸爸当上省长了你知道吗?”刘伟名一边开着车一边随意地问着张语嫣。
“知道,那又怎么样?”张语嫣还是那种语气,在她心目中,她对她那个老爸总是有着太多的不满。
张语嫣一句话噎的刘伟名说不出话来,对于一般人来说,要是得知自己爸爸当上了省长不知道该有多么的雀跃,但是在张语嫣这里却只不过是一句那又怎么样,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这个孩子是九零后里的一个异类,刘伟名只能这样地去概括张语嫣。
把车开到张允后家的楼下,带着张语嫣轻车熟路地上了张允后所在的楼层,摁着门铃。
张允后打开门,张语嫣便直接走了进去,两父女没有说太多的话,倒是张允后却不停地在刘伟名身上审视着。
“张书记,您放心,绝对没带什么违禁物品。”刘伟名笑着说着。
“你小子,进来吧。”张允后听过之后哈哈大笑。刘伟名觉得,张允后好像是突然之间年轻了好几岁一样,看来还是那句话,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张允后的夫人正在厨房里弄整着晚餐,张语嫣明显与母亲关系非常好,一进家门便冲进了厨房与母亲在那里说个不停。刘伟名走进客厅准备坐下。
“跟我去书房,我们俩好好聊聊。”张允后叫着刘伟名。刘伟名点了点头,跟着张允后走进了厨房。
一进书房,刘伟名便从自己手中提着的加大手提包里面拿出那一对木雕骏马摆在张允后的书桌上面,然后说道:“这一对骏马是由纯机械生产,木材极其普遍。我是花了一百二十八块钱买的,所以您可不要说我这又是在给你送礼了。张书记,祝你快马加鞭,步步高升。”
“你小子总是有道理。不管你这对木雕多么贵重我都是收下了。因为是你小子送的。”张允后错愕了一下之后哈哈大笑说道。张允后当然不会去相信刘伟名说的这一对木雕只要一百二十八块钱的说法,但是他依旧还是收下了,这是刘伟名可以预见的事情。
“伟名,我后天就要去广北上任了,语嫣她妈妈也会跟我一起过去,明天便会让人开始过来搬点东西。语嫣还是放在你那,你帮我好好照顾。”张允后坐在座位上,拿出一包没开封的烟给刘伟名,嘴里淡淡地说着。
“放心吧,张书记。语嫣就和我的亲妹妹一样,我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的。另外语嫣这丫头非常的聪明,学习成绩是稳步上升,虽然我不敢向你保证她一定能够考上名校,但是考上她自己心目中的北舞应该不成问题。”刘伟名信心满满地说着,他的信心来之于张语嫣对于学习的悟性和努力。
“那就真的太谢谢你了,如果这孩子能够开始积极向上那就真的了却了我的一块心病了。伟名,有个消息你帮我告诉语嫣吧,最近我反复思考了和这孩子的关系,最后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不应该不考虑孩子自己心里的想法而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她身上,这是我一个做父亲的失败的地方。我知道她喜欢舞蹈,所以我最近了解了一下,咱们浅圳大学艺术系与加拿大温哥华大学每年都有几个交换生的名额,我已经叫人去联系了一下,如果她能够考上浅圳大学就可以去加拿大留学,对于舞蹈来说,那是个不错的学习环境。当然,我知道她的性格,很像我。你告诉她,这个过程中我没有用到任何的权力,一切都是可以公开的,不存在有什么潜规则。如果她愿意的话你告知我一声就行了。”张允后抽着烟有点低沉地说着,看来女儿不在身边让张允后能够静下来心平气和地考虑自己与女儿之间的关系了,在一起的时候两人都是互相不对眼,在怎么看对方都不顺眼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平静地来思考问题呢?刘伟名觉得自己帮张语嫣补习还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作用的。
“好的,张书记,我会告诉她的。我相信语嫣听到这个消息会非常的高兴。另外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浅圳大学虽然是一所好大学,录取分数线也高,但是艺术分也一样不算太高。我相信语嫣能够考取这所大学。”刘伟名心里也是为张语嫣感到高兴,毕竟能够去国外最好的舞蹈学院留学对于张语嫣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个我知道,不然的话我也不会为她去考虑这个事情。上次她回学校参加模拟考试的成绩我已经知道了,进步很大,非常感谢,伟名。这是做父亲的对你的感谢。”张允后很真诚地说着,然后道:“我就要离开浅圳了,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祝您老在上面工作事事顺心,平步青云,更上一层楼。”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不要和我说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了,说实话吧,我要走了你不可能心里没什么想法。”张允后笑着说着。
“上面说的确实是我的心里话,我是真心希望你越走越好,能够青云直上。所好听点的像你这样的能官清官走的越高对于老百姓来说越有利,论私来说,你是我的前辈我的老师,都说朝中有人好做官,你走得越高我这心里就越有底不是。”刘伟名嬉皮笑脸地说着,然后慢慢地说道:“但是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在浅圳,广北虽然离浅圳不远,但是那里对于你来说也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你刚刚去那也不一定能够马上掌握住局面。我只这么说,如果你需要我刘伟名效力的地方我刘伟名绝对听从吩咐。”
“怎么啊?你不想在浅圳干了,要跟着我去广北?”张允后好奇地看着刘伟名。
“没有,这个主要是看张书记你需不需要我鞍前马后。”刘伟名舔着脸说着。
“你小子这话说的倒是滴水不漏。你啊,还是在浅圳呆着吧。广北水深,我个子高点不一定会淹死,但是你去就不一定了,等你学会游泳再去吧。”张允后一语双关地说着,随后正色道:“你是不是对上次省委来的调查组有什么想法?”。
“没有,组织上的安排我能有什么想法。”刘伟名还是笑呵呵地说着,张允后既然已经看出来自己有想法了那么自己就没必要说了。
“调研组工作不认真不扎实,这不是咱们广北一个地方的现象,所以你不要太有想法。只要调研组把这个模式了解清楚反映到上面去了目的也就达到了,这个在社会行业里面设立党支部的模式是个非常可取的模式,有利于加强党对于全局的掌控,就算组织暂时不会接纳这个意见但是以后也必然会接受的,这是个必然的趋势,你不用心里觉得委屈。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做得好做的有成绩总会出彩的。”张允后一段明明暗暗的话弄的刘伟名心里忐忑不安。张允后潜台词就是我暂时占不到上风,你暂时也就是委屈一下,等到以后我掌控了局面了你再出来。
“我心里没什么委屈的,干好本职工作就行。”刘伟名还是笑着脸。
“你只要工作做的好,我就有底气帮你操作,别的地方我不敢说,但是在浅圳这个地方我说话多少还是有点分量的。侯尤文当得了区委书记你就当的了区长,你记住这一点就行了,其它的你不用多想。”张允后给了刘伟名一颗定心丸。
“张书记,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是不是……”刘伟名右手指朝着天花板方向指了指然后说道:“是不是上面组织对我有些看法。”这句话说的相当的隐晦了,意思也就是在说是不是上面有人在刻意打压自己,自调研组的事情之后刘伟名就一直有这个想法了,因为很简单。张允后弄个调研组就是想让自己出彩让自己混个政绩好升官,可是上面不让,敷衍了事。所以刘伟名才有这种想法。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和你明说吧。上面有人不想你坐宝南区区长的位置,我想整个事情可能和你们那位秘书长有关系。他现在手伸的比较长,想法也多,他现在往省委省政fu跑的比较勤快。但是你放心,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虽然他们权大官大,但是在浅圳这个地方我张允后说话还是能算数的,我要提你刘伟名就没人能够打压下去。他要是不让你当区长我就让他当不成区委书记。”张允后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也很有脾气,说着说着竟然拍着桌子说着。
刘伟名心里也明白,在浅圳这个地方张允后经营了这么多年,他的根基就算是那位在省里干了很多年的新上任的省w书记也不一定能够撼动,正如张允后自己说的,别的地方他张允后不敢说这个话,但是在浅圳他张允后敢与任何人叫板。但是刘伟名也知道,张允后不在浅圳了那么他在浅圳的根基就不会有现在这个牢固,另外加上他到了广北之后手中根本没有多少实力所以在浅圳的话语权最多与新上任的省w书记两人是一半对一半罢了,但是对于刘伟名来说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