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第5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有点错愕,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曲折离奇的故事,看来那句话是对的,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刘伟名知道秦思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需要人呵护的美女,但是内心却是一个无比强大坚强的女人,这或许与她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系。也就是由于这种性格,让秦思思变成一个有恩必报的人。由于林宝源偶尔在媒体前的一次作秀而让她上了大学,所以她便毕业之后直接来到了宝源集团,准备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宝源集团,而接下来自己前夫对于宝源集团的一次背叛让秦思思更加觉得对于林宝源有愧。所以才一直留在宝源集团为宝源集团鞍前马后而毫无怨言。
又是一个强大的女人。
“曾经听过一个朋友说过一句调侃的话,他说每个成功男人身后都有着一群伟大的女人,而每个成功女人身后都有一位猥琐的男人。”刘伟名想起赵俊当年给自己说的笑话便不由自主地说道。
“看来你身后是有那么以一群女人咯?”秦思思反过脸来问刘伟名。
“是的,我承认。所以多你一个不多。”刘伟名地望着秦思思。
“因此也少我一个不少。”秦思思立马接着说道,然后说道:“我的前夫也算不上心有多坏,也不能说是猥琐。作为一个普通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崇高的品质的。他不像我,一心想着要报答林宝源。他只不过是宝源集团众多员工之一,与宝源集团并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而且咱们国家关于企业竞争法则法规并没有普及,所以对于他转卖集团商业机密的事情我并不是太愤怒。我愤怒的是这样一个男人,明明知道对方是自己老婆的恩人却还下的手去背叛,而且最后不是林宝源把对手公司的人叫过来当面对质他还不承认。作为一个男人,起码要懂得知恩图报,要敢作敢当、拿得起放得下,他一个都没有。所以,我选择与他离婚。”秦思思似乎被刘伟名说起了伤心事,脸上有点不自然。
“我是不是该安慰你了,现在?”刘伟名知道秦思思不是一个一般的女人,所以他笑着说道。
“别忘了,你也是离婚人士。咱们两最多算是天涯沦落人,所以,谁来安慰谁还不一定。”秦思思微微笑道,然后把车停在一个大酒店的外面。
林宝源显然是早就算好了时间在门口等着,刘伟名下车之后只是与他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不吭地往酒店里面走。直到走进了电梯间刘伟名才对林宝源说道:“林总,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请你先给我知会一声。如果我真的不答应帮忙你再让思思过去找我行吗?”。
“对不起刘书记,还是我考虑不周。”林宝源显然是早就猜到了刘伟名会开始责怪,所以连忙点头道歉。
“银行行长来了?”刘伟名皱眉头问道。
“还没来,刘书记。我是以你的名义请的周勤周行长。你也知道,现在银行的这些财神爷们最不待见的就是我们这些商人们,不说出你的名字他们根本里都不会理会我。”林宝源知道刘伟名现在已经是不能回头了便开始实话实说。
“林宝源,你这次坑了我,你自己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补偿我吧。你要记住,你欠我一次人情。”刘伟名非常愤怒地说着,然后走出电梯。
现在银行的这些行长最喜欢两种人,第一个手上有权的政fu官员,第二,手上有着巨额资金的商业大亨。很显然,这两样林宝源都不沾,所以他只能借着刘伟名的名义来办事。本身在这些银行行长们的眼里刘伟名这个区委副书记的职位还是太低了,但是在这个行业里面混的人不会只看表面现象,大家都知道刘伟名是现任省长的唯一一个门生,这个名号对于他们的吸引力远远大过于一个副市长。
平时刘伟名与这些银行的行长们就有过一些接触,所以当林宝源一报刘伟名的名字的时候这个行长便立马答应过来了。
“这个是应该的,以后刘书记你有什么安排尽避吩咐。”林宝源一听刘伟名这么一说心里大为开心。他不怕刘伟名问他要东西,最怕的就是自己送的东西刘伟名不收。
走进了一个总统套房,刘伟名坐在那巨大豪华的沙发上接过林宝源递过来的烟,点上之后问道:“把你们给银行的申请贷款的所有资料都给我看一下。”
刘伟名还是非常的谨慎,现在的商人都鬼精鬼精,说是狡猾一点不为过,你一个不小心就被人家给骗了,说不定给骗了之后你还在为人家数钱。林宝源有点尴尬,然后对秦思思说道:“思思,你把这些材料给刘书记看一下。”
秦思思点点头,从自己的女士公文包里面拿出一叠文件递给刘伟名。刘伟名结果材料开始慢慢地看,做了这么多年的主管领导,现在他几乎变成了一个万金油,什么材料什么部门的事情他都懂一些了。认真看过这份报表之后刘伟名当即火大,直接把文件扔在地上,朝着林宝源吼道:“林宝源,你是要把握彻底整死还是怎么?建个福利房你需要贷款八千万?你建的是福利房还是豪华公寓?”
“这个…这个…这个不是申请材料上多报点这样就可以有充足的空间与他们谈判了嘛。”林宝源非常尴尬地说着。
“你当我是菜鸟还是怎么?林宝源,我告诉你,我的老岳父告诉我一句话,假如你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那么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子。你三番四次的利用我我都忍了,那是因为第一,你林宝源还不是一个坏的彻底的人。第二,你确实曾经帮过我。第三,我是看在思思的面子上。但是人的忍耐总是有个限度的。你敢摸着自己的胸口告诉我,你这笔钱真的只是用来建福利房的吗?”
“刘书记,你不要生气,我真的没有半点利用你的意思啊。这笔钱当然主要是用来建企业员工的福利房,另外现在房地产市场这么火热,而且已经快到末期了,我也想赶着这个东风弄两个楼盘。”林宝源心里咯噔一下,当即解释着。
“弄两个楼盘?你竟然要进军房地产自己去开个置业公司啊,把你们宝源的固定资产到银行作抵押,那样不用我刘伟名这张脸你依旧可以贷几个亿的款。你又何必硬要把我刘伟名的这张脸扔出来,难道我刘伟名这张脸就这么不值钱吗?”刘伟名越说越愤怒,接着说道:“林宝源,我说过,不要把别人当傻子。你的如意算盘我知道,我告诉你,我曾经研究过经济学大半年,光论理论知识我比一般的科班人员一点不差。要论实践经验我曾经是一个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区长,这个高工区现在是整个中南地区的经济中心,要说玩这些,我比你林宝源懂的多。房地产房地产,说白了你林宝源就是看上了银行的那点钱了。用福利房的名义加上我刘伟名的脸面去银行贷款,然后拿贷款去建楼盘,再把一部分楼盘抵押给银行,再用活钱去继续建楼盘是不是?而且这个向银行借款的置业公司与宝源集团一点关系都没有,连法人都不是你林宝源而是这位可怜的思思姑娘。我说的对不对林总?”。
刘伟名这次是真的非常分愤怒,对于房地产的这一套他再熟悉不过了。而且他感到的愤怒的地方还有两点,第一是利用自己,第二是把秦思思拉出来当枪使。
“刘书记,你这次是真的冤枉我了。我是组建了一个置业公司,但是依旧还是在宝源集团名下啊。我没准备赖银行的钱,只是现在金融危机,企业受到了影响,资金周转确实是有问题。所以我才想着要去银行借钱建福利房,也正是由于缺钱影响公司周转我才想着要去房地长市场上捞一笔,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其它的想法。要玩转房地产我这点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啊。”林宝源几乎是哭着说着了,他没想到刘伟名把自己想成了这样的人,但是细一想也不竟然,自己未必没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刘伟名点破了自己才失口否认。而且就算自己没有那自己也是其个别,现在全天下做房地长生意的商人基本上都在玩这一手。
刘伟名见林宝源说的情深意切有点犹豫了,转过脸问一边的秦思思说道:“真的是这样的吗?”。
“你这次是真的冤枉林总了,这件事情是林总和我商量后制定的。公司大部分的钱现在都压在生产线上面,在近来的一段时间上周转都有点问题。但是要是去银行贷款的话第一麻烦第二也对集团有些影响,正好林总年前提出了尽量想办法解决员工住房难的问题,所以我才想出这个一个办法,建议部分员工福利房,用福利房的名义去贷款。然后建几个楼盘,当然,这只是初试的设计,具体操作会很麻烦。刘书记,你要怪就怪我吧。”秦思思淡淡地说着。
“行了行了,你知道我不会怪你。”刘伟名摇着手说道。然后把烟头摁灭说道:“我答应你今天陪你应酬这位周行长,但是你要保证几点,第一,今天只谈私事,不谈任何设计工作上的事情。第二,接下来的事情我不会到场,能不能把这位行长伺候好伺候到给你们做一回散财童子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没有一点关系。我今天只是过来坐在这里和你们几个朋友聊聊天。”
“多谢刘书记,只要你能在这里和周行长说个话吃个饭向周行长介绍一下我就行了。”林宝源高兴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那一套,今天晚上你安排了一些什么节目先说一下吧,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你知道我不喜欢那一套的。”刘伟名知道林宝源今天晚上的活动安排的肯定会是非常的额“丰盛。”所以先问道。
“呃……”林宝源有点尴尬地看了看秦思思,然后说道:“是这样的,先吃饭。今天刚好有几个曾经非常红的女歌星在广北省,我请人请她们过来一起吃个饭,然后一起唱个歌。”林宝源说的还是比较的含蓄,但是不管是刘伟名还是秦思思都明白林宝源的意思。就是贿赂,而且是顶着明星光环的昂贵贿赂。
“我知道你准备了我的那一份,你把我的那一份也都给周行长吧。我…我…你就让思思陪陪我就行了。晚上唱完歌我回家,以后这种事情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很不喜欢。”刘伟名转了下眼睛说道。
“好的好的,其实我知道你的性格,所以给你陪酒的那位明星是个年前红极一时非常红的玉女掌门人,但是她只答应陪酒。我想着这个和你的性格很像,你一定会很欣赏。”林宝源擦着头上的汗说道。
“都给周行长吧,我不喜欢这个茬。另外我也得在思思姑娘面前留个好印象不是。”刘伟名不想气氛继续这个忙尴尬下去,所以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那林总等下可得给我这个明星的陪酒价哦。”秦思思也开了个不荤不素的玩笑,气氛顿时开朗了起来。
这时林宝源的手机响了,林宝源到旁边接着。
“刘书记,谢谢你今天给我这么大一个面子。”秦思思很真诚地刘伟名说道。她可以感觉的出,刘伟名今天能够答应这个事情有一大半是因为她的原因。
“以后这种事不要再做了。钻政fu的空子早晚是要受到惩罚的,而且这种事情我的身份也非常不适合在里面插手。”刘伟名不说太多,挺温柔地说着。
“谢谢,我懂,林总也懂。但是这次集团是真的有点麻烦了。”秦思思点着头道。
“刘书记,周行长来了,还有一个主管贷款的副行长。”林宝源走过来对刘伟名说道。
“嗯,你下去接吧,我和思思等一下去酒桌吧,你先陪他们一下,我等下再去。”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林宝源笑着掏出几包黄鹤楼放在刘伟名面前便下楼去了。
“刘书记,喝茶还是喝咖啡?”秦思思问着刘伟名。
“茶,我喜欢茶的清香。”刘伟名靠在沙发上说道。
刘伟名和秦思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刘伟名看了看手表,十五分钟过去了,便让秦思思带路,往楼下早就订好的包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