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第50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推开门,便看到包间里面气氛挺融洽。网 而融洽的主要原因则是因为有男有女。看到一眼包间里面的几个人,刘伟名顿时呆在当场,半天说不出话来。这几个人里面基本上都是他的熟人。林宝源就不说了,一个光头就是行长周勤,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是主管贷款的副行长,另外还有三个女人,很显然就是所谓的明星。不过刘伟名对其中一个女人太熟悉,熟悉她想自己抽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打死都想不到这个女人会出现在这个场合,因为毫无疑问,她今天的身份就是林宝源请来的陪酒女郎。
刘伟名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紧紧地盯着女人,而女人看到刘伟名也是满脸的惊讶。在座的人都有点奇怪地望着两人。一旁的秦思思发现了刘伟名的异常,轻轻地推了一下刘伟名,刘伟名立即反应过来,再次看了看对面的女人,笑着走了进去。
“周行长,为了请你我这位兄弟可是伤透了脑筋了。硬是要让我过来。还好,这次我没丢脸。我可是知道在你周行长门前等着请你吃饭的人都是排着队的,你要是今天不来那我可丢尽了脸了。”刘伟名走过去握住周勤的手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我敢不给别人面子还敢不给你刘书记的面子吗?一听是你刘书记召唤我是吓的立即赶过来了。”周勤挺着大肚子握着刘伟名的手笑呵呵地说着。
“刘书记,周行长,于行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于梅梅小姐,电影明星,这位是韩火儿小姐,歌星,而且还是作家。这位是许岚小姐,亚洲天后,玉女掌门人,,她可是无数男人心目中得偶像啊。”林宝源笑着给几人介绍。
“林总夸奖了,我只是个过了气的明星。”许岚依旧抬头看了看刘伟名,随后淡淡地说道。看到现在的许岚刘伟名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许岚的摸样,那时候她也是来陪酒,甚至于是卖自己,那姿态和现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是那时候刘伟名欣赏她,现在,刘伟名对她既愤怒又失望,甚至于还感到一点点的惋惜。怒其不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刘伟名不知道许岚到底是为什么,作为一个明星难道她的钱少吗?为什么还要来陪酒?为什么如此下作?刘伟名觉得有点悲哀,原本许岚是娱乐圈的一朵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而现在看来,也都一样了。
“许岚小姐可别这么说,我女儿可是你忠实的粉丝。你的歌我听了,听了之后那真的是绕梁三日啊。”周勤笑迷迷地盯着许岚说着。周勤的眼神让刘伟名一阵愤怒,他觉得周勤现在的摸样是格外的猥琐,他有点想上去给他一巴掌的冲动。
“领导过奖了。”许岚淡淡地说着,然后望了刘伟名一眼。
“来来来,大家坐都坐吧。”林宝源笑呵呵地说着。
由于前面几人都坐好了,只剩最后进来的刘伟名和秦思思没有入座。说到这里,刘伟名一边说笑着一边直接走到许岚身边坐下,而秦思思在刘伟名的另外一边坐着。许岚另外一边是一直笑迷迷望着许岚的周勤,而秦思思的另外一边则是林宝源。
刘伟名坐下来之后看都没看一眼许岚,只是依旧与周勤说着话,应和着。
“许岚小姐,来,喝一杯,这一杯我敬你,其实不但我女儿是你的粉丝,我也是,我一直都非常非常的仰慕你。今天能见到你那是真的三生有幸啊。”周勤笑迷迷地举着酒杯就往许岚身边靠。大家都心知肚明,叫几个女明星来陪酒不单单只是喝酒这么简单,在喝酒之余占点便宜那是业务范围之内的事情。当然,要想再进一步做些什么那得再商量价钱了。
“谢谢领导的赏识。”许岚浅浅一笑端着酒杯与周勤喝了一杯,语气说不上多热情,笑容也说不上真诚和开心。
“今天能请来周行长和于行长,那是我林某三生的荣幸,我敬两位行长一杯。”林宝源端着酒杯冲着周勤和那位于副行长说着。
“哪里哪里,你是刘书记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的吃饭联络感情我怎么能不来?林总这话说的就太见外了。”周勤也没站起坐在桌子上端着酒杯示意了一下小小地喝了一口,眼光继续流连在许岚身上。
“那可高攀不起,刘书记和周行长你们在我林宝源心里一直都是领导。”林宝源放低姿态说着。
“哈哈,我说林总啊,以后你应该多与周行长亲近亲近。周行长现在是市行的领导,以后肯定是会往上面走的。到时候周行长手一挥签个字就得让你一生受益啊。”刘伟名不着痕迹地说着。
“哎,刘书记这话可说过了。你才是我们的领导,这张书记变成了张省长,刘书记你这位置肯定也是会变一变的。刘书记,以后可还得提携提携兄弟我啊。”周勤见到刘伟名说话了,才把目光从许岚身上移开,说道。
“这都是组织上安排的事情,咱们只负责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不过周行长,上次张省长还向我提起过你,说下次有机会让我带你去见见他。”刘伟名微微笑着说着,这就是给了周勤一个大蛋糕,意思大家都懂。听到刘伟名说完这句话,林宝源感激地看了看刘伟名。
“张省长能够记得我那可是我这辈子的荣幸啊,伟名兄弟,以后还麻烦在张省长面前多多提携几句啊。”听到刘伟名这么说周勤对于刘伟名的态度越发的恭敬起来了。刘伟名在他眼里或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张允后那可是他无法触摸的高度了。
接着便开始黄色笑话不断了,这是酒桌常事,而几人的话题再也没有继续刚才所说的,大家心里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就行,说明了反而不好。
另外两个女明星一看就知道是酒桌常客,说话娇滴滴的,嗲声嗲气。唯独许岚,别人不招惹她他绝对不会主动去敬酒啊说话啊什么的。当然,这个主动招惹她的人就是周勤。
“许小姐,我和你一见如故咱们俩再来喝一杯。”周勤被酒精一刺激,脸上的猥琐神态就更加明显了,侧过身子对许岚说道。
“周行长,请见谅,我酒量有限真的不能再喝了。而且我和行长你也已经喝了很多杯了。”许岚淡淡地说着,语气里面有着一丝厌恶,很明显,在应酬这一块,她还只是个新手。
“哎,这喝酒嘛喝的就是个感情。再说了,这次咱们换个花样喝,咱们喝个交杯酒怎么样?”周勤的本性终于开始流露了。
这话一说出来刘伟名握酒杯的手忽然变的非常大力,但是刘伟名还是低着头不说话。他其实完全可以说句话的,但是他不想。他觉得,自甘的人他救不了,救得了一时也救不了一世,说不定人家还不乐意他救呢。刘伟名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酒杯,而一旁的秦思思却好像是发现了 什么似的紧紧地盯着刘伟名。
“交杯酒不好吧?”许岚支支吾吾地说着。
“有什么不好的?我请你喝杯酒难道我这个面子都没有吗?”周勤看出来许岚的不乐意便有点脾气了,这些人都是这样,不肯就范就威胁。
林宝源脸色开始有点难看了起来,这周勤可是他现在的财神爷啊,哪能得罪。虽然他与许岚谈的条件仅仅只限于喝酒吃饭当个花瓶,而其余的事情都是由那两个姑娘做的。就如林宝源前面说的那样,他知道刘伟名的性格,所以这个许岚就是为刘伟名准备的。而现在这种情况他还是非常的着急,周勤不能得罪。便立即说道:“许小姐,周行长是因为仰慕你才决定和你喝这个交杯酒的,你不能忤逆了周行长的好意啊。”
“要不我来喝吧,就是不知道我入不入得了周行长的法眼。”秦思思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突然说道。
“思思姑娘好意我就心领了,思思姑娘国色天香哪是我能够高攀的。”周勤笑呵呵地对秦思思说着,他早就知道刘伟名与秦思思关系。这在宝南区早就算不得什么秘密了。刘伟名最近与秦思思走的太近,这谣言早就传开了,不过好在刘伟名已经离婚,而且身边也没有常出现的亲密女伴,所以这些谣言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攻击性。
“周行长,并不是我不想和你喝这个交杯酒。只是今天在这个场合不太适合。”许岚突然说道。
“为什么不适合?哪要在什么场合才适合?你需要什么场合我想林总都会安排好的,是不是?”周勤明显误会了许岚的意思,他直接以为许岚是在向他暗示什么。
“对对对,只要许岚小姐你说,我保证让你满意。”林宝源见到许岚态度好转立即高兴地说着。
“周行长误会我的意思,我说的这个场合不是说地点。只是因为刘书记在我不方便这么做。”许岚突然看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突然抬起头来望着许岚,无语。
“这是……”周勤这回不怎么说话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与许岚以前是朋友,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说起来有点滑稽,许岚的演唱会上我还上台唱过歌,这个事情闹成很大的影响。”刘伟名知道许岚的意思,虽然实在不想说这个话但是还是想着帮许岚解决这个难题。
“还有这样的事情?”这次不单单是周勤这么说,林宝源也瞪大了眼睛。
“这事千真万确,几乎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了。许岚和我是老乡,在林阳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刘伟名笑呵呵地说道,然后接着道:“我们俩关系一直不错,后来许岚去了北京发展,我特邀参加她的演唱会。只不过我来到浅圳之后联系便淡了下来了。只是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见故人。不过周行长和你喝交杯酒那是周行长的抬爱,许岚你就喝吧,我没意见,反而乐见其成。”
“使不得使不得,我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罢了。”周勤立即摇头说着。刘伟名的话他可听的清清楚楚,刘伟名的话在周勤听起来就是这样的意思,那就是说这个许岚以前是我的q人,而且关系非常的要好,只不过我来浅圳之后关系才断了,你们可以玩,与我无关。但是周勤明知道许岚是刘伟名的q人还会这么做吗?这不是等于直接打刘伟名的脸吗?他可是还指望这跟着刘伟名走上张允后这根线的。刘伟名与张允后的关系几乎是世人皆知,经常可以见到刘伟名出入张允后的家门。甚至有传闻刘伟名是张允后的私生子。在某种意义来说得罪刘伟名就等于是得罪了张允后,而张允后明显是周勤得罪不起的人物。
“周行长,你可不能太给我面子哦。这好花可不常开,你要是错失了机会可别怪我刘某。”刘伟名也不能太得罪周勤,也开着玩笑缓和气氛,他知道周勤是绝对不敢再对许岚怎么样了。
“像许小姐这样的玫瑰我可不敢摘,才子配佳人,英雄扮美女。像许小姐和思思姑娘这样的国色天香只有刘书记这样的人物才能配得上。”周勤赶紧说着,而后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身边一位女人身上去了。
吃完饭之后便是唱歌,许岚紧紧地坐在台上唱歌,下边的林宝源又叫了一个女人来陪自己,加上周勤和于副行长还有刘伟名和秦思思这一对一共是四对。除了刘伟名和秦思思坐在一起淡淡地看着许岚唱歌,其余三对都坐在那里搞的乌烟瘴气,偶尔还可以听到不时的声,这场面非常的隐晦,当然,还没到“开诚布公。”的地步。
可能是火都上来了,忍不住了。林宝源便给了周勤和于副行长一人一张房卡,而两人都各自拿着房卡拖着身边的女人走了出去。
等两人一走,林宝源一改刚才的摸样,拍了拍身旁女人的屁股让她出去,然后关上门,把音响什么的都关上,打开灯走到刘伟名面前说道:“刘书记,这次是真的对不住,我是真的不知道几与许小姐是故人。”
“没事,我们也只是认识罢了。”刘伟名淡淡地说着。许岚听到刘伟名这么一说神情明显的有点暗淡。
“刘书记,今天非常地感谢你。”林宝源非常感激地说着,然后从自己身旁的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给刘伟名说道:“这是一点小心意,请你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