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第50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没见人送礼送到你这么明目张胆的 你收起来吧,我不需要这东西,你还是留着送个那两个吧,他们两个估计胃口挺大。至于我的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就是了。”刘伟名没有接林宝源的信封,淡淡地看了一眼后说着。说完之后起身说道:“这件事情我就帮你帮到这,接下来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了。而这个女人……你该给多少钱给多少钱吧,与我无关。”
刘伟名说完之后便转身出了门,秦思思跟着。
“你怎样子说话会不会太伤人家一个女孩子的心了?”秦思思在刘伟名身后说道。
“和我没点关系,逢场作戏可以,但是我不喜欢女人不尊重自己。她并不缺钱,既然不缺钱还要出来卖笑这不是自己作践自己是什么?我曾经认识的她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可能她有什么苦衷呢?我可以看出她非常的不情愿。”秦思思小小地提醒了一下。
听过秦思思的话之后刘伟名顿时停住了脚步,他也看出了许岚的不情愿,但是被愤怒麻痹了的他根本就没有细想罢了。现在被秦思思这么一提醒,刘伟名顿时觉得事情或许真的不是这个样子的。
刘伟名想到这立即转身,又走进了包间。正看到林宝源给许岚在写支票。
“别写了,支票先存在你这里。”刘伟名直接对林宝源说道,然后望着许岚,最后说了一句:“跟我到外面谈谈。”
许岚点了点头,跟在刘伟名后面。
“为什么要来这里?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刘伟名和许岚慢慢地走在过道上,轻声地问着。
“你心里其实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许岚回答的声音也很淡。
“如果我相信我心中的那个答案我就不会回来找你了,我相信你不是这样子的女孩子,起码不是为了虚荣。”刘伟名回答着。
“为了什么有区别吗?还是一样走进了这个圈子里面。”
“对于我来说有区别,区别就是能不能救,值不值得救。”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为了钱,这位林总看的起我。给我的出席费不少,而且不用陪着,我急需钱,所以我便接下了。”许岚面无表情地说着,刘伟名感觉这丫头老了一些,起码神态比以前要沧桑一些。
“缺钱?你会缺钱?”刘伟名惊讶地问道。确实,曾经红的发紫的玉女掌门人似乎怎么都不可能与缺钱两个字挂上钩。
“对,缺钱,非常缺钱。”许岚淡淡地说着。
“找个咖啡厅吧,我知道你有苦衷,告诉我吧。”刘伟名面色沉重。
“算了,林总的那张支票我先放他那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伟名,我不想告诉你我的事情,我宁愿你认为我天生就是个下贱的女人,因为我告诉你以你的性格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所以我宁愿不告诉你,我这一生已经欠你够多了,欠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还你了,我不想再欠你更多了。给我一点尊严。”许岚突然停住脚步站住,望着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有点错愕,也有点无奈,他知道许岚的性格,他不打算说就绝对不会说。
刘伟名点了根烟静静地站在那抽着,随后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说了几句。然后便见到秦思思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支票。
刘伟名从秦思思手里接过支票递给许岚,许岚看了看支票上的金额,淡淡地说道:“我只拿我该拿的那份。这多了许多。”
“这是你该拿的,拿着这个之后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不要再出来做这个事情了,有再大的苦衷都不要。如果确实为难可以找我,我们是朋友,所以不要说欠不欠我的这样子的话。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我也就不理你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和支票一起拿着。”刘伟名拿过笔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许岚,然后和支票一起放在许岚的手里。
“谢谢,这世还不了那就来世再还。”许岚眼睛有点湿润,随后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电梯。
“非常坚强的一个女人,肯定是遇到了什么苦难的事情。”秦思思看着许岚转身淡淡地说道。
“但是她不说,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她不想说的事情你怎么逼都没用。”刘伟名也感叹了一句,然后对秦思思说道:“这笔钱算是我欠你们林总的,找到机会我再还吧。还不了钱就还人情。”
“对于林总来说你的人情比钱贵太多了。”秦思思微笑着说道。
“不怕羊入虎口的话就送我回家。”刘伟名突然转成笑脸对秦思思说着。
“你都不怕被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我怕什么?”秦思思微笑着说道,然后摁开电梯和刘伟名一起坐了进去。
“你就没想过再婚?你还年轻,就这么一直单着总不好。”在车上刘伟名靠在椅子上问着秦思思。
“不是不想,是没找到合适的。我的性格就是找不到满意的宁愿一个人,省的再离。”秦思思非常雷人地说着。
“这句话很精辟,可以上雷人语录了。”刘伟名哈哈大笑,秦思思的话使他想起了一个“再接再厉。”的笑话了。
“那你干嘛也不结婚?你可比我还年轻,倒追你的小泵娘肯定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秦思思嬉笑着问着。
“估计快了,具体什么时候不清楚。但是结婚是可以肯定的事了。”刘伟名笑着接了一句,说句话的他又惆怅又幸福。
这次秦思思有点惊讶地望着刘伟名,随后笑着说道:“那可就真的恭喜你了。”
车子直接停在了刘伟名的楼下,刘伟名打开车门笑着问秦思思:“要不要上去坐一坐?”
“还是不了,现在的你不像以前了,你现在是准新郎官,与我这个离异女人关系太近了不好。我主要是怕惹新太太生气。”秦思思开着玩笑道。
“你以为我傻啊?他要是在上面我敢叫你上去吗?玩t情这一套我可是老手了。叫什么来着?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刘伟名也只是这么一说,他是没打算真的请秦思思上去坐的。
“算了,当我没说,我这半批彩旗先走了,免得遇见红旗很镇压了。”秦思思一边笑着一边打着方向盘把车开出去。
“这个女人是谁?”刘伟名还没从秦思思的倩影中回味过来,却被人低声喝了一句。
刘伟名抬头一看,正是唐伟龙和张语嫣从外面走进来,张语嫣显然是看到了刘伟名从秦思思的车里出来,所以对着刘伟名怒目而视。
“一个朋友。”刘伟名被张语嫣这么问着当着唐伟龙的面有点尴尬地回答。
唐伟龙显然也看到了这点,立即说道:“刘书记,我把语嫣小姐安全送回来了,我先回去了。”说完溜也似的就走了。
“仅仅只是朋友吗?”张语嫣一脸不信地望着刘伟名。
“喂,我的大小姐,不是朋友你还以为是什么?你别弄的像审问罪犯一样好不好?谁没几个朋友啊,你这么紧张干嘛?”刘伟名纠结异常,这丫头怎么像个管家婆一样,什么事情都要管。
“我看你们俩刚才的摸样就可以肯定你们俩之间肯定有猫腻,要不是刚刚唐伟龙拉住我不让我进来我刚刚就要给那个女的好看。你这么做对得起云佳姐吗?你们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如果说你上次婚姻你w遇只是个意外那么这次呢?”张语嫣狠狠地说道。
“行了,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就真的开染坊了。我刘伟名该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就算要说这话也是你云佳姐来说还轮不到你。”刘伟名突然火气一下子串了出来,瞪着张语嫣吼道:“你以为我刘伟名跟你一样没脑子吗?我要是真的准备跟她发生点什么我会傻得和她呆在一起满街跑吗?我会傻得带着她来让你看见吗?丫头,以后做事说话先用用脑子。回去。”
刘伟名气呼呼地说着,说完之后直接往楼上去了。而张语嫣却被刘伟名给骂的呆住了。刘伟名从来没对她发过脾气,在她面前永远都是一副无良哥哥的摸样,她唯一一次见刘伟名发脾气是在那次中毒事件中。现在被刘伟名这么一吼,张语嫣心里虽然委屈的要命,但是却也对刘伟名生不出半点恨意,看了刘伟名的背影一眼,冷着脸跟了上去。
刘伟名回去之后点了根烟,然后走进张语嫣房间,继续给张语嫣讲课,讲完课之后刘伟名回到自己房子里拿出手机拨了赵俊的电话号码。
“喂。伟名啊,今天打电话给我又有什么好事啊?”赵俊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
“赵俊,今天想问你件事,关于许岚的。”刘伟名淡淡地问着。
对面突然很久没有声音,然后赵俊才说道:“许岚怎么了?”。
“我今天在一个应酬的饭局上见到她了,她在陪酒。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说她没钱,我为她为什么没钱她不肯说。”刘伟名提点了一下。
“伟名,这事你真不能怪兄弟我,不是兄弟我做的不厚道,而是你那姑娘心性太高了,兄弟我这里伺候不起。本来我以为你和她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这事我也就没打算告诉你,省的你心里疙瘩。既然你今天知道了那我就告诉你吧。这是去年的事情了,我们正在努力地捧着许岚,她也确实做的很好,不仅仅是在咱们大陆,就算是在整个亚洲也有很高的人气了。但是就在全公司上下都在为了她上下忙活的时候她却告诉我她要和公司解除合同,我问她为什么她告诉我她不想在这个公司做了。我当时气的快吐血,骂了她一顿,然后没有答应。哪知第二天她就与广北娱乐公司签订了合同,单方面撕毁了与我公司的协议。兄弟,我是从来没想到她会是这样一个玩恩负义的女人,你说要是她在我公司里面不受重视也就算了,她在这里可是绝对的王牌,我就不知道我们公司哪一点对她不好了。对,当然,广北那家娱乐公司后面有人有实力,确实比我的这家娱乐公司要牛,但是人不能完全不讲情义吧?你说当初要不是我不顾一切地捧她她能有今天吗?”赵俊显然对这件事情也是非常的恼火。
刘伟名听过之后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想法,铁着脸一个字都没有说。
“她撕毁了协议我也没办法,但是公司有公司的制度,我没办法在这件事情上的对她徇私。一切都是按照规定办的,走的法律程序,她赔偿给公司一笔巨额的资金,估计这笔资金已经到了她承受的极限了。我必须要给公司其他人一个交代,所以我必须这么做。要知道,许岚离开我们公司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只是经济损失那么简单。但是既然她一心要走,心都不在我们这里了我留着也没什么意思,强扭的瓜不甜。不过她到了广北那家公司之后却一直没有被重用,连在媒体前露面的机会都很少,我听到有关消息好像她被雪藏了,这就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我无法理解许岚的做法,更不明白广北那家公司的做法。”赵俊说到这一段就平静了许多。
“赵俊,对不起。这件事情是做兄弟的对不住你了,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更没想到会给你们公司带来影响。”刘伟名低沉地说着。
“是兄弟说这个事情干什么?我现在也不仅仅只是做娱乐公司那一块了,所以,这点损失我还不看在眼里。你最近怎么样?还一个人漂着?就没有找到新的对象?”赵俊调侃着问道。得知刘伟名与金倩离婚了以赵俊这样的浪子都骂了刘伟名两天。
“我可能快要结婚了。”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不是吧?兄弟,你进展也太快了吧?是哪家姑娘?”赵俊张大了嘴巴说着。
“张云佳,你见过的,在清泉的时候,我们是奉子成婚。”刘伟名不知道是喜是悲地说着。
“好手段啊兄弟,你这可是神枪手啊,百发百中,弹无虚发,精度之高直追狙击步枪啊。”赵俊炳哈大笑,随后问道:“兄弟,虽然从道德和法律上来说你这样做无可厚非,再婚是肯定的事情。但是在情感上你这样做对于金倩来说还是有那么点亏欠,毕竟人家此生不嫁在加拿大那个地方安心地带孩子生活。”
“这个我也知道,但是我没得选择,有些事情做过了就没法回头了。将错就错吧,你呢?”刘伟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