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第5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云佳坐在沙发上看着金倩的房门,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写了两个大大的谢字。网 。 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出了金倩的房子。她已经得到了金倩的态度,虽然金倩极度抵触,但是还是答应了,同时她也知道,这两个女人对自己的成见一如既往,两个女人同时爱上同一个男人,那么这两个女人的关系最后肯定是敌人。当然,金倩与李梦晴那是特殊情况。其实大家可能觉得奇怪,为什么张云佳要与刘伟名结婚却偏偏来请求金倩呢?其实张云佳的想法很简单,第一,她知道金倩在刘伟名心目中的地位,以刘伟名性格,要与自己结婚那么首先会去征求金倩的意见,如果金倩不同意,刘伟名是肯定不会答应的。即使答应了也很勉强。这是张云佳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第二,那是因为自己良心,张云佳还是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和刘伟名结婚,那就是抢了金倩的老公。所以她要过来看看金倩,第一是请求她的同样,第二是表示歉意。就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才有了张云佳的温哥华之行。
张云佳站在门口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随即那辆送她过来的车便开到了门口。一个黑人司机下来给她打开车门,张云佳坐了进去。然后车子便在夜色之中离开,同时张云佳的温哥华之行也结束,虽然称不上完美,但也算是圆满了。不过张云佳心里始终有一丝遗憾和亏欠。
其实她本来还想告诉金倩和李梦晴,那就是她要的只是和刘伟名的一个名义上的夫妻关系,除了这个,大家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但是出于一个女人对于感情的自私,她这句话依旧没有说出口。在这个女人的最心底处,她依然深深地奢望着刘伟名结婚之后能够忘掉其它所有的女人,能够一心一意只爱自己一个,与自己相依相偎到老。
大选进行的如火如荼,各个单位都人心惶惶,从市里到区里都是这样。
“刘书记,刚刚得到消息,文红小姐的孩子得了急病,刚刚拨了救护车。”唐伟龙拿着电话风尘扑扑地走进刘伟名的办公室。
“什么情况?严不严重?”刘伟名当即站起来着急地问道。他知道唐伟龙这小子心思非常细腻,与文红店里的一个员工关系弄的非常好,告诉那个员工,如果文红有任何麻烦事情都立即打电话给他。
“还不清楚,不过看起来非常的严重。”唐伟龙也皱着没有说道。
“你继续在这里教语言功课,让司机在下面等着,我去医院。”刘伟名拿上椅子上的外套就走了出去。坐上司机的车子便往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刘伟名找到小儿科急诊,果然看到文红和两个员工站在门口。
“孩子怎么样?”刘伟名焦急地问道。
“还不知道,还在急诊抢救。”文红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
“不要着急,一定会没事的。”刘伟名点着头说着,然后直接离开去找这个医院的院长去了。
刘伟名在医院呆了一天,直到晚上才回家。回到自己家看到唐伟龙正在自己家里面给张语嫣做饭吃。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会做饭。”刘伟名有点憔悴地说着。
“懂那么一点,不一定好吃。”唐伟龙呵呵地说着,然后等到张语嫣没在意的时候靠近刘伟名低声问道:“孩子没事吧?”,不但刘伟名,连唐伟龙对这事接触的越深了解的越多也开始与刘伟名有着一样的猜想了,所以才可以回避着张语嫣这个张允后的正牌女儿。
“没有性命危险了,但是必须在医院住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刘伟名淡淡地回答着。
晚上教完张语嫣功课之后,刘伟名回到自己的卧室关好门确保张语嫣听不到声音才给张允后打电话。
“张书记,不知道你得到文红小姐孩子病了的消息了没有?”刘伟名轻声问道。
“孩子病了?什么情况?”张允后非常惊讶地问道。
刘伟名有点错愕,暗道这孩子病了张允后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也只能在心里觉得奇怪罢了。面上开始把今天的情况对张允后说了一遍。
“谢谢你了伟名,真是难为你了,为了我的家事让你整天忙个不停的。”张允后感叹地说着。张允后的一句无心之话却让刘伟名心里浮想联翩,家事?那不就是证实了自己心中的人猜想?刘伟名几个月的猜想终于有了点尘埃落地的感觉了。心里有点轻松也有点遗憾。
“张书记,看你说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是我的长辈嘛。”刘伟名表面还是客客气气地说着。
“如果有时间的话帮我去医院多多照顾照顾这个孩子吧。”张允后又说道。
“好的,张书记,你放心,我会的。”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市里领导班子的人选基本上已经订好了,你的职位问题也已经基本定型了,所以,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明白吗,好好干,干出成绩比一切都强。”张允后给了刘伟名一个定心丸。
刘伟名心里顿时开心了许多,张允后这句话就是在告诉刘伟名,你当区长这个事情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让刘伟名很是兴奋,宝南区区长也就是副厅级,刘伟名用了一年时间又从新爬到了区长的位置,而且同样是副厅级。刘伟名心里不禁满是感慨,人生起起伏伏确实是谁也不能避免也是谁也不能预料的事情。
币断了与张允后的电话之后,刘伟名起身去洗澡,看到张语嫣的房间里面还亮着灯,心里突然有点暗淡,暗自说道:“如果这丫头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不知道该伤心成什么样子。”然后摇摇头敲了敲张语嫣的房门说道:“丫头,早点睡,我洗完澡之后你要是还不睡就罚你一百块。”
随后笑了笑,去浴室洗澡。张语嫣最近做题目几乎全都是全对。所以刘伟名每天都不挺往张语嫣口袋里面装钱,以前刘伟名从张语嫣身上得来的钱现在基本上都全部被这丫头给还了回去了。刘伟名在心里感到安慰,起码自己看人的本事还是一如既往的准确。
洗个澡之后便回房准备睡觉,不过在睡觉之前他还是习惯地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邮件。一看果然有俩封邮件,两封邮件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一个是金倩的,一个是李梦晴的。刘伟名有点期待地点开金倩的邮件,直见金倩写着:“伟名,知道你要与张云佳结婚了,我祝福你们。不要为我的存在感到难过,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现在只是你曾经的妻子现在的朋友。作为朋友,劝你一句,好好对待张云佳这个女孩子,她为你付出了很多,一心一意对人家吧。再次祝福你们幸福。”
刘伟名看过这个之后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已经大致上猜到了情况了。随即点开李梦晴的邮件,李梦晴的邮件更简单:“刘伟名你就是混蛋,你这么做对得起倩儿吗?我真是瞎了眼了。”
刘伟名看过信息之后呆呆地坐在那,然后有点愤怒地拿起电话准备拨张云佳的号码,但是最后还是放了下来。他知道一定是张云佳告知了金倩和李梦晴这个消息,但是这件事情自己能怪张云佳吗?人家要和自己结婚人家有错吗?这个错的人只能是自己。刘伟名叹了口气,分别给金倩和李梦晴回了条信息。给金倩回的是:“对不起,倩儿。我又一次违背了对你的承诺。如果你愿意的话,欠你的我下辈子再还。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给李梦晴回的是:“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现在的我也没办法对任何人负责了。我的下辈子还给了金倩,请再等我一辈子吧,下下辈子我再偿还你。”
点了根烟,走到烟台上,任分吹拂着自己的脸庞。回想起自己这一生,刘伟名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悲剧。从小自己就开始发誓,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但是,长大之后却发现,自己这一辈子的命运自己根本就没有做过主。无论是在感情上还是在工作上,由自己决定的事情都太少了,每次都是被人家逼的。
想了很久很久,刘伟名躺到上,拿起枕边的手机给张云佳发了条信息:“云佳,等环节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会去上海见你的长辈,然后商量结婚的事情。我已经对不起那么多女人了,所以我打算以后对你好。与其这样盲目的心软而对不起所有的女人还不如舍弃其它的只对你一个人好,这样,起码在晚年的时候我不会只留下满身的债。”
接下来的几天,刘伟名有时间的话都会去医院看望文红和她的孩子。刘伟名以一个叔叔的身份自居,爱护有加。
侯尤文突然之间开始高调了起来,作为一个秘书长,是所有常委之中排名最靠后的一个了,但是由于临近换届,加上侯尤文是省w书记女婿的消息传的有神有色,于是侯尤文的威信开始水涨船高。就是由于这些原因,侯尤文开始敢在大会小会上不看王泽栋的脸色发表自己的意见。现在的宝南区说的好听点那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说的不好听得那是乱成了一锅粥。缺乏一个系统的调整,各个领导都各干各的,谁也不服谁,只要一涉及各自的利益,便开始在大会小会上争吵不休,一个决议平时只需要一个会议就能决定了的现在却往往需要开个三四场会才能最后协商得出个对策出来,工作效率的缓慢不言而喻。
刘伟名还是坚持走低姿态,曾经高调了一段时间让所有人知道了他的存在之后他便又蛰伏了起来。不管他的事他坚决不插手,仍由他们几个再那里斗个你死我活,但是,他们几个斗争归斗争,但是却不敢太狠。王泽栋和周文都通过各自的渠道证实了侯尤文是省w书记女婿的事情,所以,对侯尤文都不敢太得罪。该怎么做其实心里都有一本账,表面上斗的这么狠其实都是做给上面和下面的人看的。
省委调研的结果终于下来了,调研文件从省里下发到市里,然后到区里,最后落在刘伟名的手里面。总结起来其实就一个意思,那就是想法很新颖,值得肯定,但是缺乏可行性。勒令宝南区撤销所有社会党组织,恢复原貌,不能影响社会正常秩序。刘伟名看到这个结果之后把桌子都砸了个稀巴烂,你调研就调研吧,敷衍也就敷衍吧,却偏偏还要给个评语下来。难道叫做影响社会正常秩序?难道自己这个社会党组织就影响了企业的生产了?难道这个社会党组织就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丝的益处吗?口长在上面,印章也握在别人的手里,别人愿意怎么打字愿意怎么盖章就怎么搞,刘伟名也没有办法,这就是无奈。
刘伟名心灰意冷地组织组织部的人和相关领导开了个会,把撤销社会党组织的计划安排了一下,然后便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起门来开始专心地辅导张语嫣的功课。
一晃,就是一个月过了。市级的换届成功落下帷幕,几家欢喜几家愁,但是这些与刘伟名没有太多的关系。他只知道,现在张语嫣的功课越来越好,刘伟名把该教的都教了然后便让张语嫣回到学校,学校的复习已经全部结束,接着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模拟考试,刘伟名觉得张语嫣应该要在这种高强度的考试中去磨练自己的应试能力,他已经把学习方法全部都刻进了张语嫣的脑子里面去了。
市里一级的换届选举稳定了之后,接下来便就是县一级了,这便是整个区里最为紧张的时刻,如果要用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是最为贴切的。而刘伟名由于有张允后的承诺,所以非常的淡定,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好像这次大选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而就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刘伟名却接到了张允后的电话。
“张省长,您好。”刘伟名恭敬地接着张允后的电话。
“伟名啊,我这里有一件关于你比较严重的事情,你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尽快到广北来一趟,我们面谈。”张允后的声音比较的冷静。
刘伟名大脑一下子短路,随即回答道:“好的好的,张省长,我立马便过去。”
“我在办公室等你,你到广北省政fu前打我电话,我让秘书去接你。”张允后说完之后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