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第5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心里七上八下,叫过秘书唐伟龙然后提着包就下了楼,坐上车便往广北市而去。 坐在车上的刘伟名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平静,那张脸也依然可以用古波不惊来形容,但是心里面却并不是如此的平静。从张允后的语气中刘伟名已经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也绝对不会是好事。
刘伟名只是不停地在车上抽着烟,用此来稍微镇定一下自己的心神。
从浅圳到广北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到广北市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了,但是刘伟名依旧让司机把车往省政fu面前开着,他现在也管不了是否会打扰到张允后吃饭或者是午休了,只想弄清楚到底是件什么事情能让张允后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车子在省政fu前面被拦了下来,因为没有通行证。刘伟名拨了张允后的电话,没多久,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走到车子前面问了问刘伟名:“是浅圳来的刘书记吗?”
“是的,你好。”刘伟名客气地说着。
“你好,刘书记,我是张省长的秘书,是张省长让我来接你的。”张允后的秘书说着,然后便转身拿着证件给门卫看了看,随后做了个登记,门卫便让刘伟名把车开了进去。把车停好之后刘伟名便跟着张允后的秘书上楼去了。
“张省长,我来了。”走进张允后的办公室,刘伟名没有心情向以往经领导办公室那样总是会留心一下领导办公室的摆设,而是自己走到张允后面前问道。
“伟名啊,你累不累?要是累了咱们就先吃个饭,吃了饭咱们再说这件事情。”张允后看着刘伟名有点憔悴的脸说道。
“不累,张省长,才两个小时的车程,不算久,我睡了一觉就过来了。”刘伟名笑呵呵地回答着。
“既然不累那咱们就说说这件事情把。”张允后示意刘伟名坐下之后说道,然后从自己屉子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刘伟名。“我今天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个东西,你自己看看吧。”
刘伟名觉得这一幕与以前某一次的经历太相似的,但是还是不敢肯定。打开文件袋一看,心里顿时凉了下来,看来这次自己的直觉是对了。
只见文件袋里面有着一叠照片,还有几张信纸。刘伟名把照片倒出来一张张地看着。第一张照片是刘伟名站在医院门口与文红说话的照片,第二张照片是刘伟名抱着文红的孩子而文红幸福地站在身旁的照片。第三张也依旧是和文红的照片,与文红的照片有十几张,越到后面照片就拍的越亲密。虽然没有明显的动作,但是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一个照片的一男一女靠的近一些都会让人觉得这两个人是非常的亲密。最后一张照片是刘伟名与秦思思从一个酒店大门出来的照片。刘伟名完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然后打开信封,信封上面写着:“宝南区区委副书记刘伟名,在担任宝南区区委副书记期间生活作风极为不检点,与多名女性有着不清不楚的a昧关系。与一酒店老板娘叫做文红的离异女子有着长期的a昧关系,走动非常的频繁,态度很亲密。经常出入该女子的酒楼,在包间里与该女子约会。而且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该女子的饭店招揽生意。又与宝源集团的总经济师秦思思关系亲密,经常乘坐该女子的车子进入各大酒店和饭店,生活作风极度,影响非常的恶劣。”看到这一页刘伟名便开始火冒三丈,这都是什么事?上次被人举报那是自己有着货真价实的事情,而这次呢?这次自己什么事都没做,完全是被诬陷的。
刘伟名抬头看了看张允后,只见张允后只是淡淡地看着刘伟名,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刘伟名翻到信纸第二页“除此之外,刘伟名这位同志还有贪污受贿的嫌疑,与宝源集团的老总林宝源交往甚密,官ou结,从林宝源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他在老家建了一座别墅,非常的豪华。另外,他在来浅圳任职之前,在林阳有一辆豪车和一栋大别墅……”,看到这里刘伟名把信纸直接给撕掉了,大家不要觉得奇怪,因为这些信纸和照片都是复制过来的。
“这全都是诬陷,所有问题我都可以想组织上交代清楚。”刘伟名望着张允后说道。
“我当然知道这都是诬陷。不过你向组织交代怎么交代?钱财的问题可以交代清楚但是生活作风呢?这些照片还不完全,还有许多你和语嫣照片我没有复制过来。听过一句话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张允后一边把这个文件袋放到碎纸机里面一边淡淡地说道。
“你是说是有人故意要整我?”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时间、地点、人物,样样都这么巧合。”张允后点了点头说道:“第一,时间。这些事情要揭发早就可以揭发了,但是为什么选在现在?偏要选在你们去里面要换届选举的前夕?第二,地点,这分检举信不去市里,而是直接寄到了省里,而且不仅仅纪委有,省委里面也有,但是省政fu这边却没有。第三,这份检举信昨天才到的,今天省w书记就亲自下命令说要严查,我估计现在纪委的人就已经下去了,你停止接受检查的消息也应该快到了。这种检举信每天接到的多的数不清,没有真凭实据的咱们基本上都是不理会,你知道,要是每封检举信都去查的话不但纪委的人会忙死而且天下官员的心都会寒掉。因为但凡检举信百分之八十都是假的,都是政治斗争的手段。但是你的这封检举信却偏偏就被人看中了要彻查,还是省w书记亲自定的调子。这些难道都是巧合吗?”张允后分析着,随后说道:“这是很简单得事情,就是有人知道你这次会在换届选举中爬起来,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将你一军也将我一军。让我们再有办法也没办法施展,只能乖乖地向他们妥协。”
“你是说这封检举信是侯尤文弄的?”刘伟名开始火冒三丈。
“这些话我们都不说,因为没有真凭实据,但是用脑子想想也知道是个什么事情了。”张允后摇着头说着,然后说道:“他们太熟悉这里面的套路了,关于你的经济问题只是附带的提了一提,但是生活作风问题确实主要的,这生活作风问题没办法查清楚,你也没办法解释清楚。就算你可以解释的清清楚楚与这些女人只是朋友关系,但是他也依旧可以给你一顶生活作风不端正的帽子把你压的死死的。最最关键的是,这个时候来查你那就预示着你与这次大选基本无缘了,组织上的规定你是知道的。被调查的官员是不能作为候选人的,即使已经是候选人了都得换掉,要等到调查清楚之后才能继续。可是他这个调查时间可长可短,一切都是他说了算的。这一切太厉害了,即使我在下么已经帮你安排的天衣无缝了现在也全部泡汤。”张允后感叹着。
刘伟名现在完全懂了是怎么回事了,张允后在省里没什么势力,但是在浅圳有,所以在与省w书记的较量中,在浅圳这一块地方张允后是占优势的。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侯尤文才来了这么一手。张允后在纪委没有影响力,便就只能让他们摆布了。刘伟名心里有着无边的委屈和不甘,但是更多的是无奈。没有人家拳头大那么你就只能是挨揍的份。
“伟名,说到底还是我对不住你啊。文红的事情其实是我的事件,我不方便出面所以让你帮我去做,没想到最后却被人利用了。哎。”张允后惋惜着。
“张省长,你千万别这么说。你不是已经说了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即使没有文红他也会加上其他的名义的,你千万不要自责。”刘伟名赶紧说着,其实心里对张允后还是有怨气的。你的q妇却要我帮你养,现在被检举揭发的是我了,而你却一点动作都没有。
“伟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帮我照顾她们母子俩吗?”张允后似乎从刘伟名脸色中看出了什么,淡淡地问道。
“这个……”刘伟名这下被噎住了,心里暗道这个我能回答吗?这句话问得叫我怎么回答啊?难道就坦白说是因为她是你……”刘伟名犹豫了一下之后回答道:“不明白,但是张省长你这么做肯定有你这么做的道理的。”
“你小子,这表面话说的还真是不错。其实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是不是?是不是在认为我张允后为老不尊生活不检点?”张允后淡淡一笑,然后接着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但是这个故事只能是出的我口入的你耳,我不希望还有其它人知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心里暗道,照张允后的这个语气看到与自己当初想象的故事会有所出入。
“故事的男主角是我,这个故事发生在三年前,那时候我也还是坐在浅圳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面。我这个人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我父亲是半个道德家,所以我从小就接收了他的理论,当官不为民做事不如回家卖红薯就是我接受的最为彻底的一句话,就是由于这个性格,我得罪了太多的人,这样就是我有能力有政绩而且还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却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坐着就是动不了的原因。三年前吧,我得罪了一位公子哥,这位公子哥准备来浅圳捞钱,当然,做的生意肯定是不怎么合法的。我当时发现了这个就坚决的制止了,并且采取一些措施让这位公子哥比较难堪。后来这位公子哥直接来找我,给足了我面子,但是我却依然态度非常的坚决。这个生意对于这位公子哥来说非常大,因为利益太过于庞大,所以这位公子哥没有放弃,让上面的一些人来找我谈话,但是我这个人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坚决不答应。这边彻底的得罪了这位公子哥。其实得罪并不要紧,最主要的是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完全挡住了他的财路。于是,这位公子哥便开始动用关系准备把我调走,奈何我上面也还是有些关系,最终他没有调动。之后他便用了最为彻底的方法,在一次我下班的时候,这位公子哥打电话约我到山头见面,说是找我谈谈,我本不想去,但是最后想想还是去了。去到上头上,一个人都没有,然后便听到枪声大作,子弹疯狂地扫射过来。随后车子便直接冲下了山头。我的秘书和司机全部被打死,我命大,没有中枪,在车子冲出的那一刹那跳了车,然后便躲过了这一劫。后来我打电话报警,随后向我上面的领导报告了这件事情,上面的领导也非常的愤怒,但是还是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公布出来,他与公子哥的家里人谈判。你知道,他们那个阶层的人互相之间都要留情面,最后妥协掉了,谈判的结果便是不再压我,所以,我这次才升了上来。这个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就是把人全部查出来,给我的司机和秘书报仇。但是你也知道,就算我真的这么做了,查到的也只不过是几只替罪羊罢了。罪魁祸首也一样治不了的,人生其实很无奈。那位秘书是为非常不错的小伙子,假以时日一定会有大出息,却为了我英年早逝,这是我一声的心病。而文红就是他的妻子,他去的那一年,他们刚刚生下儿子。”张允后说到这里眼里开始有泪光的闪烁。
刘伟名听过之后太过于震惊了,张允后说的故事与自己所想象的那个故事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刘伟名暗自觉得自己太过于龌龊了,心里对于张允后的敬佩更加的强烈了,位高权重却有情有义,不忘当初跟随自己的补下,能在这位领导下面办事,想必也不会亏待自己了。刘伟名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张允后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张省长。”
刘伟名没有说为什么觉得对不起,因为他知道,张允后能够猜到。
“坐吧,你这么想很正常,人的正常思维都是这样的。也就是顾虑到这一点我才让你替我照顾她们母子俩的,因为你不用有这个顾虑,没人盯着你,而我不能。却没有想到,一样有人拿这件事做你的文章。这件事情是我对不住你啊。”张允后苦笑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