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第51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始终相信邪不压正。网 张省长,你不用太过于自责,我相信组织上是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调查结果的。”刘伟名掷地有声地说着,他说这话只不过是为了安慰安慰张允后,其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组织上是绝对不会亏待像你这样有贡献的同志的。不过,我们有些同志这次也欺人太甚了,玩手段也得讲个规则,不能不按照规矩出牌,那是犯规。”张允后说到后面脸色铁青,明显是动了真怒了。
刘伟名知道张允后说的是什么,但是他没有说话,以他的身份不说话是最好的选择。
张允后说完这句话之后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走吧,吃饭去,我请你。带你尝尝广北的菜。”
刘伟名笑了笑,跟上张允后的脚步。
“张书记,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刘伟名向张允后碰了一杯酒之后说道。
“说吧。”张允后喝掉杯中酒,随意地回答道。
“当官到底是为了什么?前些年我心中一直都有着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只是这几年走下来,我是越来越迷茫。在这个圈子里面混的越久我就越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为了什么当官。就个人而言,我不缺钱,就算不要这份工作我也可以过上很富裕的生活。对,我心里是渴望权力,熟话说没钱的怕有钱的,有钱的怕有权的。但是混在这个圈子里面我感觉自己太累,心累。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享受这权力带来的y望的话我不想继续干下去了,我觉得划不来。”刘伟名最近受的刺激太大,特别是今天,被人这样赤ll的陷害之后他根本就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继续留在这个圈子里面。他什么都不缺,对于权力的追求也不像别人那样执着。他彻底的迷茫了,很想退出这个圈子。
“确实,我一直都很想站在这个舞台上来着证明自己的价值,体现自己的作用。这么多年以来,我工作从来的认认真真勤勤恳恳,自己认为自己还是做过一些事情的。但是,这背后捅刀子的人太多了,多的让人心寒。”刘伟名摇着头接着说着。
张允后听完之后望着刘伟名,淡淡地笑着,并未说话。随后端起酒杯向刘伟名碰了一下之后问道:“那你告诉我,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活着是为了什么?刘伟名呆住了,他没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他确实不知道他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你今天能这么问我我很高兴,这说明我的眼光是对的。你是一个干大事的人,而且是一个可以担负重任的人。人活着,不管你的理想是什么,价值观是什么,首先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做任何事情都要问心无愧,要做到立于天地之间而无惧于天地。网只有做到了这一点,那么你这一生就是一个成功的人。”张允后淡淡地说着,随即道:“你还年轻,感受不是很深刻,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明白很多很多事情了。金钱、权力都是过眼云烟,他可以给你带来物质上的享受,充实你的物质生活,但是于精神上却是毫无作用。钱再多又怎样?权力再大又能怎么样?干了一辈子勾心斗角,贪污违纪的事情就算你运气好手段高明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你逃得过自己良心的谴责吗?守着贪污的来的钱财你能安心地睡一个安稳觉吗?到了晚年的时候你敢向你的后背炫耀你这一生所干过的事情吗?你敢坦荡荡地面对那些芸芸众生吗?亦或者当你老的走不动了,权力交接了的时候,望着银行存折上那一长串的零你能有成就感吗?如果你要问我我这一生的追求是什么,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那就是问心无愧。人活的只要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就行了,至于你选择干哪一行其实并不重要,只要站在这个舞台上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就行了。”
“伟名,你还年轻,人生的路还长,有些事情你现在还看不破,但是你总会有看破的那一天的。没钱的人的理想是变成有钱人,没权力的人理想是变成有权力的人,这些都无可厚非,但是当你手中有了钱有了权力你如果再只是一味地追求更多的钱更多的权力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人生就是失败的。送你一句话,做人,做无愧于心的人,做事,做自己想做的事。”张允后严肃地说着。
刘伟名认真地听着,随后郑重地点着头。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对你打击比较大,但是你放心,我张允后不是泥捏的。你回去之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你要相信,组织 上是不会亏负任何一位同志的。”张允后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听到了张允后的话之后,心里好受多了。告辞了张允后之后便坐着车又回到了浅圳,上班的第二天便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拿着毛笔,用已经生疏的手法写了“无愧于心。”几个大字,然后挂在正对着自己办公桌的一面墙上,让自己时时刻刻都可以看得见。
第三天,纪委的人就来了,来的规格比较高,是省纪委市监察室的一位主任,陪同来的有市纪委的副书记,当然,宝南区纪委书记也跟着。
“刘书记,这位是省纪委的韩主任,这次是来找你了解几个问题的。”市纪委副书记虽然脸上也摆着纪委人员该有的冷漠严肃态度,但是语气却也不是太冲。
“欢迎,我会配合组织上的调查的,是在这里问话吗?”刘伟名早就预料到了,所以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淡淡地问道。
“去纪委那边问吧。”宝南区纪委书记有点尴尬地回答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跟着走了出去。出去之后每个人都是惊讶又带着怪异地眼神望着刘伟名,刘伟名却如老僧坐定般的目视前方跟着纪委的人身后往前走。唐伟龙也跟在刘伟名身后,刘伟名笑着对唐伟龙说道:“你跟着我干嘛?你还怕这次纪委的人不调查你吗?该干嘛干嘛去,放心,最多今天下午他们就要来向你调查我的事情的。”
“刘伟名,有人反映你生活作风不检点,与多名女子有亲密关系,并且经济上也有问题。你怎么看这个事情?”那位韩主任一坐在刘伟名对面便黑着脸问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相信组织上是会给我一个公平的结论的。”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当然,组织上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如果你是清白的话那么你就要配合我们的调查,如果举报的事情是真实我劝你老实向组织交代问题,你应该知道,组织上对于态度是非常看重的。”韩主任用惯用的口吻说着。
“你问吧,我当然会配合组织证明我的清白。”刘伟名对于这一套非常的熟悉。
“你与一个叫秦思思的女子是什么关系?”韩主任打开手中的资料问道。
“朋友兼同事,我是在参加宝源集团新大楼典礼遇见她的,随后我负责调查过宝源集团的经营状况,她是宝源集团的总经济师,所以我认识她。之后我负责组织全区党员干部学习关于加强党员先进性、广泛性、带动性的理论,我是讲师,她是学员。再然后就是我们宝南区开展了一个社会党组织的活动,她是宝源集团党支部的书记,我多次下去检查工作,与她在工作上有过多次的合作。于公,我们是同事,或者说是上下级。于私,我和她是朋友。”刘伟名用简单明了的词语说着,当然,交代的也非常的透彻。
“有人看到你多次与她共同进入酒店等地,你怎么解释?”韩主任把一张照片摆在刘伟名面前,这张照片刘伟名当然看过了,就是那张在酒店大门口拍到自己与秦思思在一起的照片。
“我与秦思思一共在一起吃过三次饭,至于吃饭的地点我不记得了。当然我有人证可以证明我和秦思思进去只是吃饭,而且是和很多一起吃饭。第一次是宝源集团新大楼庆典,当时在一起吃饭的有王泽栋书记,宝源集团总经理林宝源等等。第二次是私人性质的饭局,同桌的都是林宝源的几位好友,同桌的有宝南区工阿奴刑警大队队长陈航等人。第三次是我代表宝南区帮助宝源集团向是工行领导争取贷款,这个同桌有是工行的行长周勤以及于副行长。我与秦思思吃饭就只有这三次,第一次是公事,所以我是坐的公车去的。第二次是私事,不方便坐公车,而我自己没车,便是由秦思思小姐来接送的我。第三次虽然说是公事,但是这里面的道理你懂的,所以也只能算是私人性质的会面,所以也是由秦思思小姐开车接送的我。我从来没有与她在任何地方单独的带过,除了车上。以上所说的情况你可以找这些人进行调查来核对我是不是说的假话。”刘伟名对于这套说辞早就想好了,这么说那是绝对的天衣无缝。他与秦思思最多不过是各自心里有点罢了。
“我们当然会去调查核对的,我们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任何话,同时我们也不会轻易怀疑任何一名干部。”韩主任又说了一句,刘伟名在心里笑了笑,这些在纪委大楼外面悬挂的标语就不用时时刻刻挂在嘴巴上面了。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老实地向我们交待问题。你与秦思思真的只是简单的朋友和同事的关系吗?那我问你,为什么你每次与林宝源见面都是秦思思过来见你?而且有传闻,你与秦思思说话非常亲密。刘伟名,我们今天过来问你话是想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让我们从其它渠道调查出来了那你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你懂吗?”韩主任寒着声说着。
“我的态度很好,有什么说什么,我是在向组织坦白。至于你说的问题我无话可说,为什么每次都是秦思思来接送我这个问题我没办法解释,这个你们得去问林宝源。至于我与秦思思说话亲密了我不知道这个传闻是谁说出来的,也不知道这个说传闻的人在他心目中亲密与不亲密的界限到底是什么?我只想说一点,纪委是监督检查所有党员干部的,是惩戒所有不法的干部,同时也是保护所有党员干部不受诬陷的组织。就因为这些,我想作为纪委的工作人员,你们不应该仅仅听着传闻就来怀疑一位党员干部,这是对自己的工作不负责任,也是对所有党员干部的不负责任。”刘伟名一肚子的火气,这位韩主任很明显的就是抱着目的来的,说的话就是故意在给自己定调子,这就是明显的陷害。
韩主任听完之后,脸都扭曲了,一掌拍在桌子上面说道:“该怎么工作不用你来教,我们是有着切切实实证据的,你不要以为靠着你这张嘴就可以把问题都遮掩过去。刘伟名,你的态度非常的不配合,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坟墓。”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从自己袋子里面拿出一个手机摆在桌子上笑着说道:“我是不是态度不好是不是不配合不是你说了算的,刚刚的话我已经录了音了。我想再告诉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是在向我了解问题调查问题,还不是双规。韩主任,麻烦你把这套口气收起来,等到组织上对我实行隔离审查双规之后再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