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冲突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刘伟名的手机,韩主任脸上不停地抽搐着,确实,他来之前确实是有人给他打过招呼,对于刘伟名的事情给他定了个调子,所以他来这一趟的任务就是把这个调子给坐实,这也是就是明显是该由市纪委负责的事情却偏偏由省纪委来负责的原因了。 。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刘伟名这么难缠,一半的干部一坐在纪委面前就都手脚发冷了,试问有几个干部身上是干干净净的,做贼心虚就是道理。但是面前的刘伟名明显不是。
看到这位韩主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刘伟名心里冷笑,他这个手机根本就没录音,但是他不得不使出这一招,这位韩主任是省里来的,是这里的老大。今天自己说了什么他们可以记录,但是态度问题却是他们说了算的,如果真的给自己定一个态度不配合的调子自己就真的麻烦了,所以刘伟名才想出拿出手机来说是录了音的这一招。由于并不是双规审查,所以并不会没收身上的通讯工具,当然,他的问题根本就上不了双规的高度,而且问题也没有落实。
“刘伟名,我们只是来向你调查问题的,所以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你刚刚说的问题很明了,我们会派人去核实的。接下来说说你与文红之间的关系吧。”这是市纪委副书记出来打圆场,他是张允后的门生,所以对于刘伟名还是非常照顾,一句话什么都没说,但是却替刘伟名把所有问题都接了过去。
“文红我与她并不熟悉,先前也不认识她,只是去年,一次她的饭店被几个给砸了,那几个与派出所一位同志有点关系所以反而被扣押了。文红与我的一位长辈是朋友,所以这位长辈让我去看一看情况。之后就认识了,然后我就接收这位长辈的吩咐开始照顾她们孤儿寡母的。情况就是这样。”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你的这位朋友是谁?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位?”韩主任冷冷地问刘伟名,眼神里明显着有着恨意。
“我的朋友叫做张允后,前任浅圳市市委书记,现任广北省省长。你们可以去找他调查情况。”刘伟名望着听到张允后名字之后明显变色的韩主任带着玩味地笑着说道。
“我们当然会去调查清楚的。还有,就是关于你的经济问题,你在老家的别墅是哪里来的钱建的?”韩主任当然知道刘伟名眼睛里的笑容是个什么意思,当即狠狠地说道。
“你们去查查这笔钱的来路不就行了吗?我是真的不知道这笔钱是怎么来的,我过年回去问我爸妈他们都不说,而我来这里上班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所以,我并不清楚。你们问清楚了之后麻烦告诉我,我也想知道。”刘伟名态度很恭敬地说着,这笔钱他们查不出任何的问题。
调查就这么结束了,但是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刘伟名知道,接下来的调查多的很,这个调查会拖的很久很久,直到大选结束。
从纪委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冤家路窄,在路上竟然碰见了侯尤文,刘伟名心里有种想拿到刀子把这丫的一刀给解决掉的想法,但是脸上却还是微笑着。
“刘书记,是纪委的人吗?”侯尤文脸上看不出什么,不像是在故意奚落刘伟名。
“是,有人检举我生活作风有问题。”刘伟名淡淡地说道,这些人脸皮厚的跟什么似的,你休想从他们的脸上发现任何的问题。
“现在这样的人太多了,你不要放在心里。组织上绝对不会冤枉像你这样的好同志的。”侯尤文微笑着说道。
“希望吧。”刘伟名没有雨侯尤文说话的耐心,点了点头就准备走。
“刘书记,有时间的话咱们出去喝一杯吧。”侯尤文却像是要粘住刘伟名一样,在刘伟名准备走的时候说道。
“还是下次吧,今天心情不是太好。”刘伟名拒绝着。
“就是因为心情不好才更要出去好好喝一顿,我已经订了桌子了。刘书记,走走走。”侯尤文不给刘伟名拒绝的时间直接把刘伟名拉上了车。
开车的是侯尤文的司机,刘伟名和侯尤文坐在后排。上车之后侯尤文给刘伟名递了一支烟,刘伟名点上,看着外面。
“刘书记,不用为检举的事情担心,纪委也只是做做样子,看看你的态度的。态度好便会什么事情都没有。”侯尤文淡淡地说着,但是刘伟名却从侯尤文的话里面听到了其它的意思。
“我的态度一直挺好,包括对那些在背后捅刀子的人。”刘伟名冷冷地说道。随后对侯尤文说道:“侯秘书长,我今天是真的没有心情去喝酒,我这人不喜欢别人勉强我,你是知道的。你让司机在前面停一下吧。”
侯尤文笑了笑,让司机到前面路边停下,随后让司机出去买两包烟上来,司机很聪明地下车去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刘伟名等司机下车了之后直接问道。他确实不明白侯尤文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与他往日无仇近日无冤,而且他当他的区委书记自己当自己的区长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他就是不明白侯尤文为什么硬是要对自己用处这么卑鄙的手段,一定要把自己整死。
“因为我敬佩你,因为我怕你。”侯尤文笑的有点阴森。
刘伟名皱起了眉头,这句话张允后对自己说过,但是自己觉得莫名其妙。觉得这根本不是理由,没有人会为了自己的搭档太多与强大去使用这样的手段的。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具体的原因很多。你前面说我们近日无仇往日无怨,其实错了。我们之间确实是有过那么一点点的小怨恨的。不知道刘书记还记不记得清泉的王卫国?”王卫国脸色突然变的有点阴冷。
刘伟名脑袋一翁,王卫国?那个失踪的王卫国?被定性为畏罪潜逃的王卫国?
“你和王县长是什么关系?”刘伟名问道。
“没什么关系,他是我舅舅。我们明人之间就不说暗话了,我舅舅是怎么样一步步地走向死亡的刘书记心里应该很清楚,虽然你不是他死亡的直接凶手,但是你却是个幕后的推手,虽然这件事情你做的很隐秘但是却不难猜到。这就是我敬佩你也怕你的地方,我认真地研究过你,你这人不按常理出牌,心机隐藏的很深,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地,而且身上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正义感。综合起这些,我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也害怕与你搭档。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咱们确实是有那么点仇恨,当然,那个只是顺带的,我其实并没有想过要为谁报仇。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我怕和你搭档,因为你肯定是看不惯我这样的人,所以我们两注定是关在一个笼子里的两只老虎,一死一伤是肯定的事情,但是我害怕我会是那个死的,所以我要把你从区长这个位置上拉下来,不能让你上去。”侯尤文笑的很诡异。
刘伟名突然觉得面前这人就是一条毒蛇,笑的人心里发冷。这样的人心里有多阴冷?
“这是理由吗?”刘伟名反问道。
“当然,这不能解释全部,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本来是不能告诉你的,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那就是宝南区以后会有一些人的利益,但是这些人的利益不能受到威胁,而你就是一个可以威胁到这些利益的人,所以你不能坐上这个位置,而且不能呆在宝南区。这是上面的要求,我只是一个棋子。当然,你很清楚,我本身什么都不是,只是因为我娶了个好老婆才得到了这一切。为了权力不顾一切我想你肯定是看不惯我这种人的。哈哈……”侯尤文大笑着。
“是不是我选择离开宝南区到其它地方任职就没事了?”刘伟名对于侯尤文的态度直接无视,抓住了侯尤文话里透露的语气说道。
“对的,上面的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想和气生财,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是最好的。”侯尤文点点头。
刘伟名点了点头,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刘伟名已经清楚了,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随后转过头来望着侯尤文说道:“曾经我的以为长辈对我说过,在官场上玩阴谋是大忌,阳谋才是政途。侯秘书长,你这么做是犯规的。”
“说不定裁判是个吹黑哨的呢?”侯尤文也微笑地说着。
“希望吧,你好自为之。”刘伟名无奈地笑着,随后转身走了。
叫了个计程车直接回家,家里空无一人,刘伟名坐在那抽烟,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张允后,把自己与侯尤文见面的详细情况都说了一遍,当然,把关于王卫国的情况给忽略了。听过之后张允后无声了良久,最后张允后说了声:“我知道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币完电话之后刘伟名心情有点起伏,想起了侯尤文的话,想起了王卫国。听到王卫国已经死亡的消息刘伟名有点震惊,看来自己当初想的没错,王卫国确实已经被“人道消灭。”了,至于消灭他的人是谁则不言而喻了。
之后的第三天,刘伟名被暂时停职接受调查,这件事情闹的比较严重,应该说是整的比较严重。刘伟名知道,这次大选自己是注定上不了候选人的名单了。
“刘书记,你……你是不是工作上遇到问题了。”秦思思一个电话打到刘伟名的手机上面问道。
“遇到了一点小问题,怎么啊?是不是有人找你问话了?”刘伟名笑着问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对,没什么影响吧对你的前途。”秦思思有点小心翼翼地问着。
“没有,你放心吧。”刘伟名安慰着秦思思,同时也是在给自己打气。他自己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次能否过的了这关,这些都要看张允后的能力了。
不能离开浅圳,每天在家休息,随时准备接受调查,刘伟名觉得这种日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痛快,最主要的是心寒。如果是当年的刘伟名,这个时候肯定是在想尽一切办法准备报复侯尤文了,但是现在的刘伟名却没了这种想法,报复又能怎么样?自己当年做过的事情刘伟名现在都还觉得荒唐,他早就过了为了一口气而什么都不顾的年纪了,当然,是心理年纪。
“丫头,这次考的怎么样?”刘伟名站在张语嫣的教室外面问着张语嫣。
张语嫣现在是寄宿生,住在学校,知道张语嫣这次进行着高考前全市统一举行的第一次模拟考试,所以,在考完之后刘伟名便来到张语嫣的学校来看看这丫头。在刘伟名的心里,他已经潜意识地把张语嫣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
“还行吧,知道做的都做了,不知道做的空白着。”
张语嫣的回答让刘伟名有点吐血,不过刘伟名还是鼓励道:“尽力就行了,在学校生活怎么样?中午我请你去吃大餐吧。”
“行,那你在这等我吧,等我放学再说。”张语嫣没有拒绝,直接说道。
“你还一点都不客气,行吧,你先去上课,我在学校逛逛,等你下课了我带你去吃饭。”刘伟名笑着说道,他早就习惯了这丫头的说话方式。
“你谁啊?”张语嫣一走,一个染着一头黄头发的男人走过来非常冲地对刘伟名问道。黄毛男孩身后还跟着五六个男孩,一个个其实都非常嚣张,望着刘伟名的眼神里面带着不屑。
“你又是谁?”刘伟名笑着望着黄毛男孩,以他的脾气他当然不会和这个黄毛男孩生气,在他的心里这个黄毛男孩只不过是个小孩子,一个大人谁会无聊地去与一个小孩子生气。
“我们大哥问你话呢?你听清楚了没有?快点回答,你和张语嫣那妮子是什么关系?”黄毛身后的那个小孩气势汹汹地指着刘伟名骂道。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刘伟名脸立即黑了下来。
“你快点……”那个小男孩依旧嚣张地说着,话还没说完脸上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印。
“小孩子,你爸妈没教你做人要有礼貌吗?既然你爸妈没教我那我就来教教你。”刘伟名出手极快,一个巴掌匡了上去,然后冷冷地说道。
“你敢打我?兄弟们,帮我打死他。”那个黄毛身后的小男孩懵了半天,才捂着脸大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