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第5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和你聊聊,开车吧。 ”吴克亮笑着道。然后说道:“你这次工作做的非常好,这些领导非常满意。点名国庆要再来咱们浅圳玩一次,这个事情你记一下,到时候你代表咱们市委市政fu给各位领导发个邀请函。”
“好的,吴书记。”刘伟名点了点头。
“下个月国w院有个金融峰会要在咱们浅圳举行,到时候个大媒体还有全国各个银行财团的老总都要来参会,主持会议的领导是副总理。这个事情很重要,一定要办好,不能出半点问题。本来这个事情我已经让市政fu那边去办的,但是看到你对这次工作完成的这么好我对你很有信心,所以我前面和李市长说了一下,这个会议的准备工作就由你来全权负责。详细情况回去之后市政fu那边会向你做一个汇报的,你要跟进好。这个事情是体现咱们浅圳领导班子战斗力的问题了,不能让咱们浅圳在全国人民和中央领导面前丢脸。”吴克亮很严肃地说着。
“好的,吴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办好这个事情的。”刘伟名虽然心里苦的不行,但是还是非常坚决地接下来这个任务。
“不过,吴书记。在这之前我想请两天假。”刘伟名接着弱弱地说道。
“什么事情?”吴克亮当即皱起了眉头。
“的去见见未来老丈人,就两天时间,绝对不会耽误这次会议的准备工作的。”刘伟名赶紧说道。
“我都忘了,你小子离婚之后还没再婚。好,这是好事,耽误不得。我先让市政fu那边准备着,前期准备工作也就那些,主要是后期。给你一个星期,回来之后好好办这个事情。办好了你结婚那天我给你当证婚人。”吴克亮开心地说道。
“多谢吴书记。”刘伟名装着感激涕零的样子。
“终于可以休息两天了。”一走进办公室,唐伟龙就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休息个屁。”刘伟名当即说了句脏话,然后道:“更麻烦的事情在后面,这两个月是没办法休息了,刚刚吴书记把下个月国家金融峰会的筹备工作从市政fu那边给咱们要过来了。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明天就走,我走这段时间你先去市政fu那边与他们接洽,弄清楚是个怎么样的行程,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再开始。”刘伟名长叹了一声,随后感叹道:“这个大管家还真不好当啊。”
张云佳早几个月就跟自己说了让自己去见见他的父母和爷爷了,但是虽然之后几个月刘伟名一直没办法离开浅圳张云佳也没有催问,但是刘伟名心里却一直记着这个事情,最主要的是他也想去看一看怀孕了的张云佳。刘伟名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从此以后收敛心神,好好地对待张云佳,过去荒唐的生活绝对不能再继续了,那样既伤害了别人也折磨了自己。
机票这种事情对于他们办公室的人来说太简单了,一个电话过去机票就直接到了自己手里。第二天,刘伟名直接让司机开着车把自己送到机场,提着简单的几件衣服便上了飞机。
当飞机降落在上海的机场上面时,刘伟名心里有那么点小小的激动。
提着行李走出了机场,依旧在机场外面看到了戴着墨镜身后跟着好几个大黑个保镖的张云佳。
“我说老婆,你这架势也摆的太足了吧。”刘伟名走到张云佳身边笑着说道。
“别乱说话,那边有偷拍的记者,上车再说。”张云佳走在刘伟名身边小心地说道。
刘伟名看了看,确实看到好几个记者在拍着,但是都被张云佳的保镖给拦住了。
“我的乖乖,这名人就是名人啊。这明天的报纸要是登出来了我不一下子成了名人了?亚洲第一富婆亲自到机场迎接一陌生男子,随后两人亲密地共乘一车。”刘伟名笑着道。
“你就嘴贫吧你,你放心,不会上报的。”张云佳对刘伟名翻了个白眼。
“等下我们会有人找他们报社的老板,给他们一点钱,把这些照片买下来,不会让他上报。”张云佳挽着刘伟名的手说道。
“真是财大气粗啊。怎么样?肚子里面有什么反应没有?”刘伟名看着毫无变化的张云佳怪异地问道。
“哪有这么快,才三个月呢。”张云佳娇羞地说着。
“等下开车到市中心去吧,我去买点东西送给你爸妈还有你爷爷。”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道。
“我就知道你没有提前预备,我都已经帮你买好了,都是他们喜欢的东西,每人一份。”张云佳温柔地说道。
“你这么做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说说你家里人的情况吧,让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你跟他们说了我离过婚没有?”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说过了,放心,没问题的。我家里人就是我爸我爷爷,还有,我妈。我妈是我的后妈。我的亲生母亲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然后我爸就再婚娶了个女人回家,再然后又离婚,又结婚。这个女人在我家呆了最久,已经五年了,而且人还不错。”张云佳笑着说道。
刘伟名瞪大了眼睛,又离婚,又结婚?
“我爸就是这个性子,和天下的男人一样,好s。我以前非常恨他,加上他的压迫才有了我后来的离家出走。我爷爷也恨铁不成钢,所以不愿意把集团交给我爸,而是直接交给我。”张云佳看着刘伟名的表情一点不奇怪,估计已经习以为常了。
刘伟名这下才明白为什么那位传奇人物会硬是把这么大一份家产交给自己孙女,敢情是怕自己的儿子把自己一生的心血都给败光啊。
“我跟他们说好了今天你过来,我爸和我爷爷都在家里等着你。咱们现在就直接过去吧。”张云佳问道。
“这开车的是你的司机,你问我干嘛?”刘伟名在张云佳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表面上非常的高兴平静,其实想到要结婚的事情刘伟名则总是会想到金倩,甚至于想到李梦晴。做男人,这一生最不应该对不起的两个女人就是生你的女人和为你生孩子的女人。而刘伟名却迷茫了,因为为他生孩子的女人太多,他只能对一个人好。但是归根结底的话他还是对不住金倩。因为如果他当时就坚持住自己的底线那么就不会出现后面这么多的女人了。金倩,是刘伟名心里永远的痛,永远的后悔。
“云佳,等这边见了你的家人之后你跟我去明阳吧,不管我爸妈心里愿不愿意开不开心,咱们作为晚辈结婚的时候都必须得去征求他们的意见。”刘伟名有点感伤地说着。
张云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伟名。我知道该怎么做,不会让你为难的。我早几天去了医院拍了片,医生初步诊断,是个男孩。”
“男孩女孩都一样,最主要是母子平安。”刘伟名也有点幸福地说着。不管怎么样,孩子没有错,错的只是大人。
车子往前开,终于在一栋犹如宫殿般的房子前面停下,仔细看一下你会发现这里的保卫非常的严密。刘伟名暗自感叹,到底是亚洲首富啊。
车子开进去之后转了好几个弯,才停下。下车之后的张云佳毫不避讳地挽着刘伟名的手臂踩着高跟鞋拉着刘伟名往“宫殿。”里面而去,而身后跟着几个提着礼品的保镖。
走进大厅,只见一个贵妇挽着一个抽着大雪茄的男人的手在那看着电视,而另外一边,一个老人正在戴着眼镜看着报纸,很显然,前面那一男一女就是张云佳的父亲和后母,而这个老人刘伟名是见过的,便是大名鼎鼎的张海生。
“爷爷,爸,伟名来了。”张云佳走进屋子里便喊道。
张云佳的一句话,便让屋子里的几人都抬起了头,都盯着刘伟名看。
“爷爷、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刘伟名,是云佳的男朋友。”刘伟名笑着说道,见惯了大场面的他显然不会有什么局促的感觉。
“小伙子,你终于肯来见我啦?”老年人看到刘伟名,满脸带着笑容亲切地说道。
“对不起了,爷爷,其实我心里是早就想来了,可是最近事情比较多,确实脱不开身,我这不一有时间就立即过来了。”刘伟名走到老年人身边说道,随即从保镖手里接过礼物,每人手里塞了一份说道:“初次见面,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希望长辈们能够喜欢。”
“伟名是吧,来坐,抽烟吗?”这时张云佳的父亲终于说话了。
“还是抽我的吧。”刘伟名客气地在张云佳父亲身边坐下,给张云佳父亲点了根烟。
“你坐,我给你倒杯茶吧。”那位看起来也挺年轻的贵妇对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起身倒茶去了。
“爸,爷爷。人我给你们带来了,你们有什么问题就赶紧问。”张云佳靠近刘伟名坐下,还是习惯地挽住刘伟名的手。
“你都这样了我们还能有什么好问的。”张云佳的父亲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笑着说道,随后又道:“小刘啊,说句心里话,本来我是不赞同云佳和你结婚的,我有几个理由。第一,你离过婚,还有孩子。第二,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并不是我们瞧不起你什么的,其实古人讲门当户对是有他的道理的,就像我们家事经商的,那么找一个同样是经商家庭的孩子联姻这样对于双方的家族企业都是有好处,而且两人在工作上都能互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叔叔说的对。”刘伟名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面上还是很恭敬。
“爸,你都说些什么呢?”张云佳不高兴了,瞪着他父亲。
“我还没说完嘛,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后来见云佳那么坚持我们也没办法,后来我仔细一想,你也不错。俗话说,结过婚的男人会疼人,我想你会好好对云佳的。而且嘛,找个当官的也不错,咱们家有钱,而且也有点势力,相信应该是能帮助你往上爬的,等你当了大官当然就可以照顾咱们家的生意了。这比生意也还不错。”张云佳的父亲越说越离谱,刘伟名听的满脑子的黑线,即使你心里这么想也不能这么说啊,这才第一次见面。
“住口,你个蠢货。不懂的说话就不要说,我真不明白我张海生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货,你还来教育人家伟名,十个你都能及不上人家一半聪明。哪凉快那呆着去,我看着你心烦。”这时一直都是和蔼可亲摸样的张海生突然发飙,冲着张云佳的父亲便吼着。
“您老别生气,我走我走,伟名啊,好好玩,叔叔先出去了。”张云佳的父亲一见自己家老头子发飙了,吓的脸都绿了,二话不说,拿着烟就出门去了,还不忘对厨房里的老婆说两句。
“真是个蠢货。”张海生忍不住又骂了一句,随后又微笑地对刘伟名道:“伟名啊,不要和你这个蠢货老丈人一般见识,以后他说的话你就当他是在放屁就行了,不用理会。”
“其实叔叔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如果我以后有能力的话,为家族为企业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那是应该的。”刘伟名恭敬地说道。
“不用,你不用为家族这边的事情操心太多了,这边让云佳照看着就行了。这么大一个企业,他就必须有自我生存的能力,如果没有自我生存的能力当靠着玩手段耍心机那不是长久之计。”老人家摇着头说道。
刘伟名暗自佩服,到底是风云人物,这份见解一般人是绝对理解不透的。
“你最近工作怎么样?听云佳说你又换了工作了?”老人家拿起一根雪茄准备点,却被张云佳直接给抢了下来。
“医生说了你不准抽的。”张云佳把雪茄抢下来之后说道。而张海生则一个劲地呵呵笑着,一点怒意都没有。随后才委屈地对张云佳说道:“伟名在抽烟你怎么不管他?”
“他我管不了,他不听我的话。”张云佳也笑着说着。
这个回答让刘伟名不知所措,则让张海生郁闷异常。
“我最近调到浅圳市委办公室任主任,干的是大管家。”刘伟名回答着张海生前面的问话。
“当管家好,可以当好办公室主任就能当好书记,能当好书记却并不一定能够当好办公室主任。现在的孩子上学不是都提倡什么综合素质吗?办公室主任就是个考验综合素质的职位,不能偏科。偏科你就玩不转。好好干,那是个锻炼人的职位。”张海生意味深长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