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第5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仔细地考虑张海生的话,越想越觉得精辟。 办公室主任说好听点是个大管家,说不好听的是个打杂的,什么事情你都得管,既然什么事请都的管那么你就什么方面的能力都的有了。不过这也让刘伟名觉得奇怪,张海生明明是个商人但是为什么对于体制里的事情比自己都清楚,了解的也更加的透彻?
“不要感到奇怪,我这一生都是在与你们这些当官的在打交道,了解的自然比你深刻一点。我也还有那么一点点老关系,如果你哪天真的遇到问题了可以让云佳来找我。没事的话最好是不要用那层关系,经常用就不值钱了。”张海生呵呵地说着。刘伟名觉得这个老头每句话里面都好像有着大道理。
“老婆,咱们好久都没温存温存了,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刘伟名一脸奸笑地抱着张云佳那让人发狂的身子说道。
“不行,怀孕了是不能做那个事情的。”张云佳脸羞红地说道。
“才三个月嘛,真的没关系的,我会轻一点,温柔一点,真的不会碰到咱们儿子的。相信咱们儿子也能够理解他老爸我现在的心情。”刘伟名恬着脸说着,手上的动作并未有任何的迟缓,伴随着一声尖叫,故事便翻过了这一页了。
在上海呆了三天,刘伟名和张云佳便坐上了飞往林阳的飞机,下飞机之后没有停留,在林阳机场早就有人开着车在那等着刘伟名和张云佳了。不要觉得奇怪,这人是张云佳家集团在林阳办事处的,这么大一个集团在国内哪个省份没有他们的办事处?
刘伟名开着车往市里面而去,车子的后备箱里面已经装了不少张云佳给两老买的东西了,但是张云佳还是要在林阳再买几件。刘伟名没有说什么,让张云佳闹腾,其实自己心里也在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父母能够看在这么多礼物的面子上给自己和张云佳两人一点点好脸色,不过随即刘伟名苦笑,看着这些礼物叹息道:“你们的命运估计是被扔掉了。”
离明阳越近两人心里就越沉重,在明阳见到刘伟名父母之后会是一番怎样的场景两人心里都没有底。
“不要想太多,没事的。他们再倔强也不会不认我这个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他们心里只是有个结罢了。而且他们心里最恨的是我对金倩的背叛。倩儿一家对我恩重如山,我最后却背叛了她,对于我那老父亲来说,这是要遭天打雷劈的事。”刘伟名苦笑着。
“没事,我相信你父母会喜欢上我这个新媳妇的。”张云佳握在刘伟名放在档位上的手温柔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他相信张云佳会有足够的智慧得到自己父母的认同,而自己显然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父母原谅自己了。
车子直接停在自家那新建的小别墅外面。两人有点忐忑地下了车,刘伟名从车的后备箱里面把所有的礼物都提了出来。
“爸、妈。”两人走进大门,并未发现自己的父母,刘伟名猜想,自己父母肯定是在午休了,便喊道。
“是伟名回来啦啊。”刘伟名母亲的声音立即传出,接着便见到刘伟名的母亲和父亲都走了出来。
两位老人满脸兴奋地走了出来,但是一看到和刘伟名站在一起的张云佳,两人脸色立即变了。
“叔叔阿姨好,不知道叔叔阿姨还记不记得我,我就是曾经跟伟名来过的同事,张云佳。”张云佳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是偏偏在面对刘伟名父母的时候,有那么点局促不安。
“伟名,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刘伟名父亲当即黑着脸,指着张云佳问刘伟名。傻子都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了,很明显刘伟名现在是与张云佳在一起的,所以刘伟名的父亲才会这么愤怒。
“爸、妈,对不起,我骗了你们。”刘伟名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低着头说道,然后道:“其实我和倩儿一直没有复婚,过年的时候那是我们俩为了让你们俩开心所以才假装复婚了的。”
“混账东西,你嗖主意是你出的吧?都已经离婚了你还不放过人家?硬要这么糟蹋人家倩儿,我跟你说,你根本就配不上金倩那孩子。”刘伟名父亲一掌打在桌子上冲着刘伟名吼道。
“是,我知道爸,我知道我对不起倩儿,但是事情已经出来了我也没有办法。只是云佳她与这件事情无关,云佳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们准备结婚。这次回来就是想来征求一下您二老的意见。您二老怎么对待我都没有关系,我是您的儿子,我做错了事情应当受到你们的惩罚,但是云佳是无辜的。她真心待我,真心想跟我在一起,我只求你们别让她太难做,人家一个女孩子为我付出的已经够多了。”刘伟名有点哽咽地说着。
而张云佳则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这个时候她说话不合适。
“你……”刘伟名父亲指着刘伟名说不出话来,因为刘伟名话说的在理。本来这件事情就与张云佳无关,人家与你儿子自由恋爱,现在怀孕了过来见父母,男未婚女未嫁,要结婚是正常的事情,你凭什么给人家甩脸子?刘伟名父亲心里越是这么想着就越难受,一肚子火气发布出来。
“孩子啊,快点坐着,这怀孕了千万不能站的太久了。而且你还坐了这么久的车,这要是动了胎气可就不好了。”刘伟名母亲虽然也不舒服,但是一听张云佳怀上了刘伟名的孩子脸上当即便紧张了起来,立即拉着张云佳坐下。
“没事的,阿姨,才三个月。”张云佳心里暖暖的。
“三个月也必须好好地伺候着,女人怀孕的时候是最为精贵的时候,如果出了一点意外这后半辈子都是在遭罪。”刘伟名母亲在嘘寒问暖着。
“爸妈,这是云佳给你们买的东西。”刘伟名把手中的礼物放下。
“我不需要,给你妈吧。”刘伟名父亲态度坚决。说完之后进了里屋了。
“姑娘,不要理会他爸,他就是这个脾气,脾气来了天王老子他都不认的。等气消了也就好了。”刘伟名母亲怕张云佳难堪立即说道。
“没事,阿姨,我知道的。”张云佳温顺地说着。
事情便是这样,发展的比刘伟名想象的要乐观,第一没有把自己和张云佳赶出家门。第二,也没有把东西给扔出来。第三,刘伟名父亲也没有再大发雷霆,只不过每天早出晚归,回家吃饭便进了自己房子里吃饭,不多说一句话。刘伟名知道自己父亲的想法,眼不见心不烦。
“伟名,你明天一个人先走吧,我想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睡在上,张云佳对刘伟名说道。
“你要呆在这里?”刘伟名怪异地望着张云佳。
“对,其实你父母人都非常的好,只不过是还念着金倩的好罢了。我想与他们多呆段时间他们也就会慢慢接受我了。”张云佳点着头道。
刘伟名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好吧,我知道你聪明,一定能够解决好与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对不起,云佳,让你受苦了。”
“能得到这些我已经非常非常的满足了。”张云佳抱着刘伟名的身子说道。
刘伟名离开了明阳,赶往深圳。婚期定在两个月后,也就是在金融峰会召开之后的不久。对于这次结婚,刘伟名和张云佳的意见便是不办酒宴,两人蜜月旅行,因为四五个月的孕妇还是可以出去旅行的,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就行了。这样的安排是经过张云佳家人同意的,也是刘伟名最满意的方式。再婚的人对于举办结婚庆典总是不是特别的兴奋,更何况刘伟名不想庆祝,因为在心底里他觉得这样金倩会伤心。两人回老家的第二天就已经去把结婚证给领了,现在的她们已经是正式夫妻,是得到法律承诺和保护的夫妇了。
话说这边的张云佳,因为人聪明而且心底本来就善良,越刘伟名母亲的关系越来越好。家里的家务活虽然不多,但是张云佳都抢着干,煮饭煮菜也都让刘伟名母亲在那边歇息,每顿都是他亲自煮的。从来不乱说话,说话做事非常得体,人心都是肉长,特别是像刘伟名父亲这种善良本分的农村人,慢慢地慢慢地刘伟名的父亲也已经适应了张云佳的存在,对待张云佳也不再是黑着张脸,偶尔还能和张云佳就一个问题讨论一阵子。张云佳是在确定自己与刘伟名父母关系已经完全好了之后才离开的明阳,他不在这段时间集团还是老头子亲自去管理的,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她必须去集团安排一些事情。
再说说刘伟名这边,回到浅圳的刘伟名马不停蹄地开始投入到金融峰会的准备工作中去了。这次的金融峰会不是件小事,市委市政fu已经省委省政fu都是相当重视的,刘伟名亲自站岗,不管大事小事,都亲自过问,要确保万无一失。
金融峰会召开了三天,但是为了这三天刘伟名却准备了一个多月。这次金融峰会规模确实是庞大,参加会议的是国w院、人民银行等等关于经济方面的官员。人数不算太多,但是都是大佬级人物。而来旁听或者说看热闹的人就多了,全世界各地的记者,个大财团的人,把整个会议大厅挤的满满的。刘伟名全程在现在守着,一旦发现有任何问题他就得马上处理解决,那根弦始终紧绷着。
“伟名,你再次证明你的能力,也证明了我的眼光很正确。不错,干的好。这次的金融峰会上下都非常的满意,副总理还亲自表扬了咱们浅圳市委市政fu这个筹备工作做的好啊。这都是你的功劳。”吴克亮非常高兴,亲切地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着。
“这都是吴书记您指导有方。”刘伟名放低姿态道,其实心里也是非常的开心。自己精心做的事情得到了认可得到了赞扬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坏事。
“吴书记,其实这次还有很多同志都付出努力。像我们办公室的唐伟龙同志就是一直坚守在第一线,两个月几乎都没怎么合过眼。”刘伟名接着说着。
“不错,咱们组织上的原则是什么?想干事给机会,能干事给舞台,干成事咱们给实惠。像这样的同志找个机会你可以给他加点担子嘛。”吴克亮很高兴地说着。
其实不是刘伟名故意在为唐伟龙说什么,而是唐伟龙这小子确实不错,有能力而且肯吃苦耐劳。像这次的金融峰会,刘伟名最多也就是做个掌控者,在那发号施令。而具体实施者基本上就是唐伟龙了。
刘伟名也很想给唐伟龙现在就升职,但是唐伟龙资历浅、现在的职位也不低了,再往上加是有难度的。所以,还得找机会。
吧完这一切之后,刘伟名再次请假,这次是一个月。然后飞往上海,在上海摆了几桌酒席,请了张云佳的亲戚朋友们一起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随后便带着张云佳两人飞往马尔代夫,在那里两人过了一个甜蜜温馨的蜜月。
按照刘伟名的意思是想张云佳和自己回浅圳一起生活,刘伟名手上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用上自己的权力和积蓄,买套房子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张云佳还是没有答应,挺着个大肚子的她行动已经日渐不方便了,和刘伟名两人在浅圳别说她去照顾刘伟名了,反而还要刘伟名来照顾她。所以张云佳坚持回到上海。
刘伟名基本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安安分分地做着自己的办公室主任。对于这些权力的斗争他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从来不发表任何言论,更不会傻得去牵涉其中。唯一让刘伟名觉得有点高兴的事情便是张允后已经在开始掌握了一些权力了。
“语嫣,过几天就要高考了。有没有什么压力?”坐在小餐厅里面,刘伟名问着对面的张语嫣。
“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张语嫣淡淡地说着。
“嗯,尽力就好。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相信你这次一定能够考的很好的。”刘伟名点着头道。
“刘伟名,谢谢你。不管我能不能考上北舞我都感谢你。”张语嫣突然抬起头来说说道。
“怎么啊?不恨我了?我可是把你的零花钱都给没收光了的。”刘伟名有点错愕,张语嫣一般是很难说出这个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