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第5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李梦晴呆呆地看着金倩,最后走过去把金倩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说道:“倩儿,你这小丫头这与长大了,也被刘伟名那个混蛋给伤透了,当然,伤你的人不知伟名一个,还有我。 。 ”
“梦晴姐,别说了,以前的事情咱们说好不再提的。我们都忘了那个男人吧,他注定不会属于我也不会属于你。我们驾驭不了他,希望张云佳能够驾驭的住他吧,看着他们幸福我虽然会心酸,但是起码也有那么点安慰,这样可以证明我和他离婚是件正确的事情,因为这证明了他真的不属于我们,不是吗?”金倩突然掉下了眼泪。
“不是我们驾驭不了他,而是,我们的性格注定了我们不能去驾驭他。因为我们不是张云佳。但是我觉得,张云佳也不一定会幸福,因为,她也不一定能够让伟名收心。”李梦晴也感叹着说道,她也很想哭,但是金倩已经哭了,两个女人总要有一个坚强一点,自己是姐姐,所以李梦晴告诉自己,自己不能哭。
“你恨他吗?”李梦晴问道。
“不恨,有什么恨的?是恨他花心还是恨他无情?鞋子蹩脚是怪脚太长了还是怪鞋子短了?所以说,变成现在这样,我和他都有错。只能说是我们之间注定不适合吧。”金倩有点感伤地说着。
“倩儿,你就是一直都对他太过于宽容了才会变成今天这样,让我有机可乘也让别的女人有机可乘。他这样对你了你却说一点都不恨他,你可以做到,我做不到,自从他和张云佳结婚之后,我一直都在恨他,替你恨他。”李梦晴狠狠地说着。
三月份,在市委书记吴克亮的提议下,刘伟名担任市委办公室主任兼市委副秘书长,这个消息一出,顿时让无数人开始按摩了起来。虽然说办公室主任与副秘书长在级别上一样,而且市委秘书长在实权上还不如办公室主任,但是象征意义却不一样了。因为,这无不在说明一个问题,刘伟名离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那个位置已经无限接近了,缺的只是一个机会罢了。
刘伟名已经得到过张允后的暗示了,市委秘书长这个位置自己必须要争取拿下。省里面那边张允后会操作,但是市里面这边刘伟名自己要争取。因为现在的浅圳,老大是吴克亮,虽然张允后在浅圳的影响力依然巨大,但是县官不如现管,再加上吴克亮这是从上面空降来的,上面的关系非常的扎实,所以,即使省里也不敢压迫吴克亮什么。张允后的意思很明确了,只要吴克亮同意这个事情,那么刘伟名当市委秘书长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那刘伟名心里有没有想法呢?有,那是当然有的,而且是非常的强烈。刘伟名对于市委秘书长这个职位是早就惦记上了的。他当初来当这个办公室主任就是冲着市委秘书长这个位置来的。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不是在江南,而且自己的岳父金清平也已经去世了,所以,自己根本就没有其它的优势,即使有张允后在,但是张允后在广北这个地方也不是说什么就可以是什么的。所以,他知道一步登天平步青云的事情不会再出现,起码不会像在江南的时候那样,换一届便升一步。他现在只能蛰伏,一步一个脚印,要争取到吴克亮的赏识和信任。自己终究还是张允后的人,不是吴克亮的嫡系。虽然说张允后与吴克亮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但是要让吴克亮对待自己像张允后对待自己那样那是不可能的。
五一小长假,刘伟名向市委书记吴克亮汇报了一番之后便叫过来唐伟龙商量一下旅游的事情。最后便把旅游的地点定为海南岛,人员是所有正科级以上的干部,除了要值班地全部都可以去。定下这个调子之后刘伟名开始从市委书记吴克亮开始询问,一个个询问领导去不去这次旅游,虽然刘伟名知道像这些领导是一定不会去的,但是去不去是领导自己的事情,而问不问那是自己的事情了,这是一个态度问题。在政fu部门做事有时候态度决定一切。
当然,最后领导们都没去。领导们自身起码都要端端架子的,肯定不会与这些底下的人一起行动。最后刘伟名自己也没有去,他得留下来值班。五一领导都出去了整个市委不可能连个看家的人都没有吧?
下班之后刘伟名这次没让司机送自己,而是自己夹了个公文包慢慢地往家方向走去。望着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他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个幻影,在这灯红酒绿之下掩盖的却是无尽的黑暗。
刘伟名点这根烟慢慢地走着,路过一家孤儿院,刘伟名却意外地发现孤儿院外面停着一辆熟悉的车子。刘伟名煞有兴趣地走进孤儿院,在门口看到一群小孩子在院里不算太明亮的灯光下在那剔着毽子,脸上都流淌着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而那个跳的最欢的却不是个小孩,而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妇,这个女人刘伟名再熟悉不过了,她就是秦思思。
刘伟名索性靠在孤儿院大门的门框上,静静地看着被一群孩子围着的秦思思。秦思思脸上笑的很开心、很真诚,也很动人。
“孩子们,这踢毽子就像做人一样,要一下一下的踢,一步一个脚印……”秦思思一边踢着一边教着这些孩子做人的道理。
突然,秦思思听到了掌声,转过来一看,便看见刘伟名靠在门框上面正笑着看着自己。
“我们的刘主任怎么有兴趣到这里来了?”秦思思惊讶了一下之后,便离开了孩子,走到刘伟名身前抚了抚自己有点凌乱的头发笑着道。
“因为看到了美好的东西所以便停下了脚步进来看一看。”刘伟名依旧笑着。
“孩子们很天真很美。”秦思思点了点头道。
“孩子们美,你更美。”刘伟名有点调侃着说道。
“刘主任,你可是结过婚的人了,再来撩拨我这个离异的单身女人你就不怕家里后院起火?”秦思思妩媚地笑着。
“单纯的欣赏而已有什么关系?再说你本来就美,这是不能否认的。外表美,心灵更美。你这样的女人现在很少了,我觉得我开始后悔起结婚了。”刘伟名起身往外走着。
“男人啊,你的花花肠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多。”秦思思假装着感叹了一句,然后也跟上刘伟名。
“开车,我请你吃饭去。”刘伟名走到秦思思的车旁停下,转身对秦思思说道。
“等一下,我把东西分给孩子们先。”秦思思笑着,然后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从里面提出一大袋一大袋的东西,刘伟名看了看,有零食有书本有笔记本,还有羽毛球等等等等。刘伟名看着也扛起一袋子跟着秦思思走进孤儿院开始分发给这些孩子们。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却能让这些孩子们欣喜若狂,刘伟名觉得,有什么知足才是最幸福的事情。自己什么时候能知足?刘伟名摇头开始沉思。
“你五一不回去看看老婆孩子?”秦思思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刘伟名。
“值班,回不去。领导们都走了,我们这些小喽啰们就只有看家的份了。”刘伟名笑着说着。
“副厅级的小喽啰还真不常见。”秦思思也开着玩笑。
“你每天都来这里吗?”刘伟名转过脸来问道。
“没有,不是每天都有时间。闲下来的时候就来看看这些孩子。这些孩子们都很可怜,连自己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政fu能给他们吃的穿的,但是却给不了他们温暖和爱心,所以我便常来看看他们。随便引导他们让他们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我年少的时候虽然家里穷,但是却比他们温暖。所以,我想帮帮他们。”秦思思真诚地说着。
“你干嘛?”秦思思突然发现刘伟名没有回话,转过脸一看,之间刘伟名正盯着自己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真美,比刚才更美了。”刘伟名微笑着开口说道。
“刘主任,你的马屁拍的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秦思思娇羞地说着,刘伟名第一次从秦思思的脸上见到的羞红,这让刘伟名想起了一个不知道是褒义还是贬义的词语,面带桃花。
“北国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刘伟名笑着念起来诗句。
秦思思一听脸上羞意更甚,突然念道:“黄花无主为谁容,冷落疏篱曲径中;仅把金钱买脂粉,一生颜色付西风。”
刘伟名把车开到一家饭店外面,两人一边先聊着一边吃着饭。吃完饭之后秦思思依旧开车送刘伟名回家。
“刘主任,会游泳吗?”秦思思突然转脸问刘伟名。
“游泳?会一点,怎么了?”刘伟名奇怪地问道,试问山里人怎么可能不会游泳呢?
秦思思听过之后突然给车子来了个大转弯,然后开到了另外一条道上。
“你去哪?”刘伟名不明就里地问着。
“到了你就知道了。”秦思思浅笑着,一声不吭地开着车。
车子越开离市区就越远,刘伟名大概知道秦思思要去哪了。
“我说姑娘,这大晚上的你不会带着我来海边游泳吧?”刘伟名瞪大着眼睛问着。
“怎么啊?你怕了啊?”秦思思挑衅着。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问题是……问题是我没泳裤,而且这个海边晚上荒无人烟的,孤男寡女在这我怕我一时忍不住做出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就不好了。”刘伟名突然转过话锋道。
“那你也得能在水里追上我再说。”秦思思没有理会刘伟名的t戏,继续挑衅着刘伟名,把车开到海边停下。
这片海是浅海,但是却没有开发出来,知道这里的人不多,当然,来这里得人就更少了。由于没有开发出来,所以一些必要的设施都没有,根本就没人来这里游泳,所以,晚上的这里是一个人都没有。
“思思,这里可是连基本的设施都没有,这大晚上的到海里游泳是真的不安全。”刘伟名看了看只有点微微月光的海面,皱着每天对秦思思说道。
“我每周都要来这里游一次,我喜欢在海里肆意的感觉。你现在转过身去,不准往这边看。”依旧坐在车里的秦思思突然对刘伟名道。
“干嘛?”刘伟名好奇地问着。
“穿泳衣啦,难不成我穿着裙子游泳啊?”秦思思笑着。
“我要是不转呢?”刘伟名反而趴在秦思思的车窗上笑着说道。
“你想不想看到我穿泳衣的样子?我可告诉你,是比j尼哦,如果想看的话就装过身去让我换衣服。”秦思思采用曲线救国的方针。
“与比j尼比起来我更喜欢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刘伟名呵呵地说着,但是还是转过身走到海滩边,直接坐在地上点了根烟,听着海涛拍击着海岸的声音。这一幕看起来挺深沉的,其实刘伟名脑子里想的全是坐在车里的秦思思换衣服的情形。这不能怪他,一心要做好男人的他现在是完全清心寡欲,张云佳怀孕和生小孩之后的这段时间是不能有夫妻生活的。前后算了算,刘伟名有一年时间没有进行这个了,就算他现在心智再怎么坚定也无法阻止自己脑子里的想象不是?
“现在可以转身了。”秦思思的声音传来,刘伟名转头看着,便见到一个身材高挑有着魔鬼身材的女子笑吟地看着自己。让刘伟名略微有点失望地是秦思思并不是穿的比j尼,但是也不见得有多保守,修长的大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完美曲线。刘伟名觉得自己有点不由自主地开始兴奋了。
“好不好看?”秦思思站在沙滩上转了一圈对刘伟名道。
“好看,不过要是不穿的话绝对会更漂亮。”刘伟名暗自提醒自己镇定。
“如果你能追上我我可能会答应。”秦思思妩媚一笑,然后跳下海开始畅游起来。秦思思游泳的姿势很专业,一看就是曾经练过的。刘伟名看着美丽不可方物但是却又偏偏与众不同的女人微微一笑,然后也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穿着跳三角短裤也跳下了海,向秦思思追去。
这个时候的海水还有一点点的凉意,特别是停下来的时候脚那头,感觉深不见底的海底会有无尽的恐惧。不过刘伟名是从小在水里面滚着长大的,农村的孩子都是要有几个必备条件的。上树要可以掏鸟窝,下河是可以摸得了鱼。所以,刘伟名的游泳虽然姿势什么的都非常难看,但是却并不影响他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