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第5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记得乡下家门前有一条河,河不宽,水很清,每年暑假回乡下都在那河里游泳。 。晚上,河边不知名的虫“吱吱。”叫,四周静得没人的时候,他经常赤条条地在河里戏水,一会儿挥臂畅游,一会儿躺在水面浮萍样让河水飘荡,那份舒畅,那份惬意,那种人与水的交融,这么多年以后,还令他难于忘怀。
刘伟名看了看秦思思的位置便开始奋力地往前游着,论起优雅程度刘伟名这个野鸭子肯定没有秦思思好看,但是要是论速度秦思思肯定不是刘伟名的对手。刘伟名在水里面加足马力往前游,他游泳动作幅度很大,弄得水花溅得很高。
秦思思依然用着标准姿势往前游着,不快不慢。但是她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人,回头一看,刘伟名就游到身边了。
“该兑现诺言了吧?”刘伟名一边放慢游泳的速度一边问着秦思思。
“什么诺言?”秦思思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的不记得了。
“你前面说的,我追上了你你就把衣服脱了让我看。”刘伟名带着诡异地笑容。
“我几时说过了?我说的是如果你能追上我我可能会答应,我说这话的前提条件是如果,我给的答案是可能。所以,这并不是诺言。履不履行这完全要看我的心情,而现在我的心情非常不好。所以,你就当做我前面什么都没说。”秦思思脸开始羞红了起来,不过依旧用伶俐的嘴唇辩驳着刘伟名。
刘伟名嘴里说着:“你这是耍赖,看样子要给你点颜色瞧瞧了。”刘伟名说着竟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拍了拍秦思思翘翘的臀部,秦思思身子立即往下沉了沉。秦思思尖叫着,忙说:“你……你……在水里别闹好吗?”脸上的羞意已经藏无可藏。
刘伟名知道她的水性可能不怎么样,就不闹了,手脚一用劲,超过了她,转过身来,护着她,倒退着向前游。但是刘伟名心里窃喜着,当y望积蓄的太久等待着就是爆发,而这个时候的理智是起不来太大的作用的。加之,秦思思一点反抗他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有着配合的意思。
秦思思问刘伟名:“你能游多远?”
刘伟名想了下说道:“不知道。以前,这么一直游,可以游大半天。”
秦思思有点恼怒地道:“怪不得,你可以游的这么快。你现在的肌肉还这么结实。”
刘伟名叹了口气说道:“好多年没游了。”
秦思思想起了什么,说道:“在市区里怎么不见有游泳池?”
刘伟名说:“以前有。有好几个,不知什么时候,都拆了,建商品楼了。这两年,想建一个水上乐园,新城区规划的时候,地已经留好了,也和投资商谈过了,如果顺利,明年这个时候,第一期工程应该可以完成了。”
秦思思见刘伟名没说话,知他又想工作上的事了,不想让他想,就划了一把水泼他,他也泼她。她喝了一口水,忙转过身说:“你别搞我,头发都湿了。”
他们一边说,一边游。
夜很静,月光洒在水面,他们便“哗哗。”揉碎了月光。
刘伟名看着秦思思那美妙的身子,心里顿时一热,便钻进了水里。
秦思思便感觉到刘伟名在水里m她,那手很轻很柔,不会影响她游泳,却搅乱了她的情绪,手脚也有点不听使唤了。不过秦思思却没有阻止刘伟名,只是轻微地用手肘抵制了一下刘伟名,但是却软弱无力。
“别……别……别弄了,我……我快游不过来了。”秦思思最后忍无可忍地说道。脸上那一片片的红霞说明了她此时的心境。
刘伟名便只有收手,俩人又平静地继续往前游。刘伟名不知道是耐不住自己膨胀还是忍不住秦思思的缓慢,便自顾自游起来,他游的很快,一会儿游得远了,在月光下只见一个黑点,一会儿又游回来,击打水花四溅。秦思思看他那游姿,看他挥臂那力度,看他劈波斩浪那奔速,觉得这个男人充满了力量。
不知不觉,秦思思发现他们游得远了,已经看不见刚才下水的地方。秦思思望着刘伟名说道:“我们回去吧。”
刘伟名便游了过来。他还想像刚才那样自顾自游。
秦思思有点害怕地说:“你别离我太远。”
刘伟名笑了笑,这才慢下来。
秦思思突然问道:“可以背我游回去吗?我手脚没有一点力气了,游不动了。”
刘伟名有点错愕,但是也有那么点惊艳,很兴奋地说:“没问题。”便游到秦思思身上,架起秦思思的两只手臂就把秦思思背在了自己的背上,开始缓慢地往回游。秦思思开始的时候非常的局促,身子僵硬,但是渐渐地也就放松了下来。
她并没让刘伟名真正背。她双手搂着刘伟名脖子,却不停地配合他的节奏划动,刘伟名背得也轻松。他心儿扑扑跳,脸都憋红了,有种要爆发的感觉,混色燥热难当。他翻过身来,和秦思思面对面,这样,倒着向前游。
秦思思有点紧张地问:“你要干什么?”
刘伟名知道秦思思是不会反抗的,现在只是做做样子。这从秦思思前面的表现就知道了,便说:“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秦思思顿时乱了方寸,因为她从刘伟名的眼里看到了霸道。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一点不抵抗刘伟名,她心里也想着要与刘伟名亲近。对于她来说,没有家庭的约束,也没有任何情感上的牵绊,她是完全自由的。最后秦思思有点娇羞地说:“这是在水里。”
秦思思的回答说明了很多问题。刘伟名高兴地说道:“我知道。”
秦思思不敢再看刘伟名,转过脸说道:“你不能乱来。”
刘伟名觉得此刻的秦思思非常的可爱动人,哈哈大笑地说道:“我没想乱来,我只想就这么游。”
刘伟名就这么抱着秦思思往回游,好不容易游到了岸边,刘伟名却是直接抱着秦思思往岸边走,根本就不让秦思思下地。
“你要干什么?”秦思思有点惊慌,起码脸上是有着惊慌的表情。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刘伟名呼吸有点急促,不知道是因为运动太过于剧烈还是因为其它什么。然后说道:“我要你,现在、立刻。”
秦思思没有说话,直接闭上了眼,这个动作已经完全代表了默许。刘伟名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一步一步把秦思思抱上了车。刘伟名让秦思思坐在腿上,拨开那小得不能再小的泳裤。那一刻,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静心静气地感受她给予的温暖。
……
当一切都完成之后,两人躺在车里喘着粗气。
秦思思第一次对刘伟名埋怨地说道:“没见你这么狠的,想弄死人啊?”
刘伟名笑嘻嘻说道:“请原谅,下次一定温柔,一定温柔。主要是老婆怀孕,生孩子,我已经将近一年时间没做过这个了,难免激动了一点。”
秦思思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退去,笑了笑开始穿衣服,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要是让你老婆知道你和我做这个事情肯定饶不了你,你要珍惜好她。没想到平时做事谨慎的你突然之间变得这么胆大包天,你就不怕有人跟踪t拍?”
“这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什么好怕的?”刘伟名点着烟说道。
“你以后还是少和我联系,无论是被你的对手看到还是被你老婆看到都不好。咱们玩玩一y情就好啦。千万不要带上感情,那样对你没好处的。”秦思思换上来时的衣服,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道:“其实我和她结婚的时候我就下过决心,以后只对她一个人好,一心一意对她。但是我这人没什么抵抗力,你稍微一引诱我就上了当了。”刘伟名刚才一回想就知道秦思思在车上叫自己来游泳的时候可能就有和自己发生的关系的想法了,不然这一切不可能这么顺理成章。
“什么都瞒不过你,压抑了太久了也需要释放一下,作为一个健康的女人对这个还是有一点渴望的。当然,前提条件是你是一个不错的男人。最最主要的是,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不想孤孤单单地过,太寂寞太难受了。”秦思思把驾驶位的车座放下,躺在上面,用手抱着自己的头道。
“你为什么不找个男人嫁了,以你的条件可以找到很好的男人。就如你所说的是没有合适的,你用心找不可能没有合适的。”刘伟名这下凌然,原来有这么回事。与秦思思发生关系他是最没有心理负担的。因为秦思思和他都知道,两人之间的不可能,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玩玩罢了。甚至于连感情都谈不上。
“确实找到过合适的,也很心动。只可惜晚了一步。人家结婚了。”秦思思呵呵地笑着。
“我说丫头啊,你怎么不早对我说这句话呢?为什么就要让我后悔呢?”刘伟名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摸样m着秦思思的头发说着。
“得了吧你,别消遣我了。我们不是一类人,有点冷了,回去吧。”秦思思笑了笑,坐起来然后挂档打火。
“生日快乐。”刘伟名在自己的楼下下了车,隔着车窗对秦思思说道。
“谢谢,虽然没有生日礼物但是我依然开心。”秦思思带着酒窝笑着说着。然后向刘伟名点了点头把车开走了。
刘伟名点了根烟站在原点望着秦思思的车子,随后脸上露出一丝的奇怪的笑容,转身上楼。
回家之后洗了个澡正准备给张云佳打电话,手机却意外地响了起来,看到号码是赵俊的。
“赵俊,什么事?”刘伟名一边脱着袜子一边问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准备去浅圳找你这个市委的大总管吃吃大户。”赵俊一如既往地不正经。
“你要来浅圳?”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是啊,明天过去,为了一点点生意上的事情。”赵俊解释道。
“你小子不错啊,生意都从北做到南了。又准备来祸害我们浅圳善良的老百姓是不是?”刘伟名也开着玩笑,赵俊生意做得好他也为他高兴。
“你小子怎么不说我是去支持你们浅圳发展的?胳膊肘尽往外拐。哎,现在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穷则思变,我现在就是这样了。必须投资新的行业,不然,只能破产了。”赵俊靶叹着。
“兄弟,你可别吓我。虽然说现在经济环境不好,但是也没到要破产的地步吧?”刘伟名这次是真的惊讶了。虽然他对赵俊的家业不清楚,唯一清楚的就是他有个娱乐公司,但是他也知道,那个只不过是他所有产业里很小的一部分。
“哎,你不在这个圈子里面你是不知道现在生意有多难做。现在物价上涨,估计里通货膨胀不远了,国家新出台了政策,收紧银根,银行不放款了,加之国外经济不景气,出口行业几乎全部崩溃。像小企业还好说,我们这么一个庞大的家业在这里没有出口又没有银行的支持怎么混下去?虽然还没到混不下去的地步,但是也得未雨绸缪,所以,我才想到南方去,去你浅圳看看,驼子新的产业,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啊。”赵俊一说起来也是感慨良多。
刘伟名有点感叹,他也知道现在的经济环境不好,但是没想到有这么严重,想想,赵俊也不容易啊。
“别和我说这些,我不太懂。行吧,来了后打我电话,虽然手中权力不大也没多少钱,但是请你两天的资本还是有的。不要我去接机了吧。”刘伟名嬉笑着。
“让你亲自去接机那不得是副部长级别的待遇了?我可享受不起。我先到那去办公事,弄好了再去找你。提前替我向浅圳人民问好,我赵俊明天就会去看望他们了。”赵俊又恢复了那副模样,嘻嘻哈哈地说着。
“收到了,浅圳人民会记住你的好,打开口袋把自己兜里的钱往你怀里送的。”刘伟名也笑着挂断电话。
刘伟名第二天依旧早起去上班,五一长假放假,他一个人主管着这个市委大院。刘伟名按照工作习惯依旧打电话给负责这次旅游活动的唐伟龙,问了一下行程,得知旅游团在今天上午出发。刘伟名让他注意一下安全事故,特别强调千万要注意在团人员的个人素质,绝对不能出现一些有伤风化的事情,让大家说话做事要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