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第52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晚上下班之前刘伟名又拨了赵俊的电话。网
“喂,赵俊,你来浅圳了没有?”刘伟名问着,他得询问一下赵俊来了没,如果来了就让赵俊饼来一起吃晚饭。
“我现在和几个老板在吃饭,晚上也还有事,估计今天晚上就不去你那了。”赵俊压低声音说着,刘伟名听到那边有着男人女人的笑声。是什么样的环境一猜就知道了。不过在生意场上这是再正常不过了的事情。
“你小子就加紧吧,记得别惹上病。好了,你忙吧,忙完了给我电话。浅圳人民欠你的这顿饭我迟早都会给你补上的。”刘伟名笑着挂断电话,然后回家。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赵俊打电话过来说他现在没事了,刘伟名挂断电话之后让司机把车在下面停好,然后从司机手里拿过钥匙自己把车开了出去。这基本上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只要是私事他都会选择自己开车,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摆谱的人,而且私事也并不适合司机在场,虽然这个司机也是个嘴巴挺紧的人。
刘伟名开车开到赵俊所说的酒店,在酒店门口停下给赵俊打电话,然后赵俊便从酒店出来,打着哈欠上了刘伟名的车。
“哟,我们的刘主任亲自开车来接我,你这让我情何以堪啊。”赵俊笑嘻嘻地说道。
“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就自己打开车门跳下去,我绝对不拦着你。”刘伟名白了赵俊一眼后说道。
“算了,我就不给党和人民填麻烦了。”赵俊笑着说着。
“你这小子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劳累过度了,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吧,兄弟。别三十岁都没有就把自己的身子给彻底弄垮了。”刘伟名善意地提醒着赵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做生意的哪能不沾酒肉啊,不说这个了,二嫂子呢?”赵俊靶叹了一句之后问道。
刘伟名知道赵俊嘴里的二嫂子是说的张云佳,在他心里,金倩始终都是自己的妻子。
“在上海那边呢,带着孩子来我这里不方便。”刘伟名说道。
“你就真的不准备去加拿大看嫂子了?我认识的刘伟名不是这么绝情的人啊。”赵俊点了根烟转过脸来看着刘伟名。
“暂时没时间,等放假了就过去看看孩子。”刘伟名有点落寞地说着,他怎么可能不想去加拿大看金倩?但是他怕,他不知道自己过去怎么面对金倩,他怕面对金倩。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去加拿大见金倩张云佳会不会生意会不会伤心,他已经对不住一个金倩了,所以,他不想再对不起张云佳。
“你这个借口找的就太假了。算了,随便你吧。反正你小子运气好,跟着你屁股后面追的女人太多了,你怎么折腾这些女人都不会跑。”赵俊有点嫉妒地说着。
“生意谈成了没有?看你这都快精尽人亡的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刘伟名笑着问着。
“基本上算是没问题了。”赵俊变成一张认真的连说着。
“究竟是什么生意?让你这么上心?你兄弟我在浅圳这地方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官,但是多少手中还是有点权力的,说不定还能帮上你一点什么。”刘伟名随口问道。
“算了,你的好意兄弟我心领了。这事是和别人合伙的,我就是参个股,具体操作都是由别人负责,我们就等着分红就行了。我说你这吃饭的地方到了没有?我可是早上还没吃早餐呢。”赵俊绝口不提自己究竟是做的什么生意,嚷着肚子饿了。
见他不想说刘伟名也就不问了,他本来也没打算问什么,只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帮的上忙的。
“你早晚一天要累死在c上。到了,就在前面。公款吃喝,你就不要命的吃吧你。”刘伟名骂着,然后把车开到一家比较豪华的酒店。
“小姐,我们订平步青云包间。”刘伟名走到前台对着前台的女孩说道。
“对不起先生,平步青云包间不对外开放,现在里面有人。”女孩态度很恭敬地说道。
“你把你们经理叫过来吧。”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我说伟名,算了,就咱们两个人,没必要难为人家,随便坐那吃都一个样。”赵俊以为刘伟名在故意刁难着,对刘伟名轻轻地说着。
刘伟名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没多久,那个女孩子和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中年男人一看到刘伟名立即露出笑脸,走到刘伟名面前说道:“刘老板,您来了。您来先打个电话吩咐一下就行了。”
这个老板并不是说这里的经历不认识刘伟名。相反,并不是这样子。这个酒店是市委定点的接待酒店,一般来了比较重要的领导吃住都是在这家酒店。而负责这些事情的就是刘伟名。由于叫官职并不方便,所以这里的经理叫刘伟名都是叫第一老板,另外一个负责这个事情的副主任是第二老板,这也就是这个经理叫刘伟名刘老板的原因了。
刘伟名抬步向前走,问道:“平步青云没人坐吧。”这个平步青云包间开始并不是叫平步青云,是刘伟名第一次来安排的是偶让这个老板改的,现在的。领导就都喜欢一些这样虚的东西。
“没有没有,我们这个包间是从来不对外开放的。”经理在前面带路。
“那就好,今天中午我在里面吃饭。你把单子记在账上,到时候一起去市委找我签字领钱吧。对了,把你们那个野生的大蛇来一份。”刘伟名边走边吩咐着。
“好的好的。”经理不停地点头说是。
“这个大蛇又是个什么珍惜的品种?”等经理走了赵俊连忙问道。
“我记得这里偶尔是有娃娃鱼、穿山甲这些东西的。今天有什么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是会弄上来的。”刘伟名坐下之后说道。在这些大酒店吃饭,一些见不得光属于保护动物的东西在菜单上面一律写着大蛇,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了,还有一些也写大鱼、大虫之类的。
“啊,吃饭不花钱。我羡慕你们这些分子,这都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啊。”赵俊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摸样。
“我亲自请你吃饭那就去吃路边五块钱一碗的面条了,你去不去?我们公务员一个月可就那么点工资。”刘伟名也笑哈哈地说道。
“那算了,我就当做是吃自己的。”赵俊立即转脸说着。
菜没怎么点,刘伟名让这里的经理把店里的招牌菜一样来一个,然后点了一瓶酒,当然,价格也都不怎么便宜。这些都是直接报销的,算在市委接待用餐里面。办公室管的就是这些事情,如果这些权力都没有,那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可就真的算是白当了。
“林月还有孩子还好吗?”刘伟名问道。
“还好,孩子大了点了,知道叫爸爸了。另外我姑姑现在星期六星期天就在我家帮着林月带孩子,所以都还好。”赵俊喝了口酒道。
刘伟名点点头,江映雪在换届之后就调到中央直属部门当副部长去了。实权不如在江南的时候那么大,但是胜在清闲,当然,要上再上一步也基本不可能,江映雪本身也没过要往上走了。刘伟名与她以前还经常联系,但是与张云佳结婚之后,刘伟名就基本上没怎么联系江映雪了,倒是张云佳自己经常和江映雪通电话。
“她住在她夫家?”刘伟名也有点惆怅地喝了一口酒问道。
“没有,住在奶奶家陪着奶奶。”赵俊如实说着。
两人天南地北地聊着,感觉又回到了大学那会。
“赵俊,许岚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给你公司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这杯酒做兄弟的我先喝了。”刘伟名想起了许岚然后给自己倒了杯酒对赵俊说着,随后一口喝掉。
“是兄弟就别说这么话,损失谈不上,只是对于声誉有那么点影响。你知道的,每个公司都需要有那么一两个打牌坐阵,本来我们公司有一个,结果因为一山不容二虎,我们大力的支持许岚了她便赌气离开了我们公司,现在许岚也走了我们那个娱乐公司就一个大牌都没有了。虽然钱还是多少可以赚点,但是在娱乐圈的地位受到了点点影响,其余没多大事情。本来娱乐公司在我的企业里面就只是一个小鲍司罢了,没指望他赚钱。只是许岚的离开让我觉得有点奇怪,按理说他不是这样的人,你也说过她不说,不说的话那就是有苦衷了。”赵俊无所谓地说着。
“她不说我也没有办法。再说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她自己动手去解决,我能够帮她一次两次三次,但是也不可能帮她一辈子。都随缘吧,不能强求。”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你和宝南区的领导关系怎么样?你以前也是在那里工作的。”赵俊突然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不会投资在宝南区吧?”刘伟名有点奇怪地问道。
“嗯,对,就是投资在宝南区,昨晚上还与宝南区的区委书记区长一起吃了个饭。”赵俊没想太多直接说道。
“那你说了和我的关系没有?”刘伟名皱起了眉头。
“没有说,官场上那点事情我懂。在没问过你之前我能不可能在外面乱说我和你得关系,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就不好了。”赵俊摇着头。
“给我造成什么影响倒没事,我主要是怕给你造成影响。我能和他们关系都不怎么好。本来按照上面的意思我是要坐区长那个位置的,结果被宝南区现在的区委书记用了点下作的手段把我给弄的歇菜了,后来我才到市委办公室当主任。我和他们两个都是敌人,所以为了不影响你的生意你最好不要谈起你和我的关系,特别是侯尤文那个人,那是个真正正正的小人,很记仇,喜欢背后放冷刀子,拟合他相处要千万注意。”刘伟名皱着眉头提醒这赵俊。对于侯尤文那个人,刘伟名是记忆深刻,这一生他也肯定忘记不了这个人。
“你上次被举报然后停职的事情就他弄的?难怪,他是省w书记的女婿,要捅你一刀你还真的没有还手的余地。放心吧,我会小心这个人的。”赵俊恍然大悟道。
“不过我在宝南区那边还是有些人的,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另外你们来投资即使是在宝南区但是也离不开市委市政fu这边的支持,在这边我的人脉也都还不错,应该多少能给你帮上点忙。”刘伟名诚恳地说着。
“嗯,你放心,等到需要你的时候你逃也逃不掉。”赵俊明显对于刘伟名这句话没太放在心上,但是眼神里面还是有着感激之色。
吃过饭之后赵俊直接走了,他说他那边还有事情要忙。人家有正事要做刘伟名也就不强求了,亲自送赵俊饼去之后自己才继续回市委蹲点。
当天夜里睡到晚上两点多钟却被手机铃声给吵醒,刘伟名烦不胜烦,因为这天电话太多了,自从当上这个办公室主任之后他的手机就基本上没停过,现在还不容易来个五一小长假自己没办法休假也就算了,连睡个安生觉的机会都没有,遇上这事谁会没有脾气。
刘伟名本想不接,但是又怕又什么紧急情况所以还是郁闷坐起来拿过手机看了下号码,是唐伟龙打过来的。刘伟名看到这个号码就有不好的预感,试问唐伟龙这小子会没事半夜打电话给自己吗?刘伟名擦了下眼睛,让自己清醒点然后接过电话:“小唐,什么事情。”
“刘主任,没打扰到你睡觉吧?”唐伟龙怯生生地说着。
“你这不是屁话吗?这大半夜的我没睡我在外面做贼啊?你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就是问我睡没睡的?赶紧的,有事说事。”刘伟名本来就有脾气,被唐伟龙这句话问的就更加有脾气了。
“对不起对不起,刘主任。这边出了点小状况。”唐伟龙有点支吾地说着。
“小状况?你们出去旅游能有什么状况?”刘伟名心一紧问道。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有几位同志在外面玩,然后犯了点事被警察给抓了,现在被关在派出所里了。”唐伟龙犹犹豫豫地说着。
“什么啊?你是怎么搞的,不是让你打招呼不准随意外出的吗?到底是什么事情被抓了。”刘伟名火一下又大了。
“。”这次唐伟龙说的很简短,直接就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