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第52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走之前我是怎么跟你交代的?你都当耳边风了是不是?我还想着要提拔你,你这个样子怎么当领导?我怎么放心放你当领导?”刘伟名一听心就凉了,火气无法抑制地往外冒。 这事任谁谁都有脾气。本身早就预料到了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刘伟名在走之前再三交代唐伟龙和那位带动的副主任,一定要注意这种情况。谁曾想,自己交代的这么清楚了结果还是这样。骂了一大通之后刘伟名火气也渐渐地小了,他也知道,在外面旅游别人要出去你也管不到,最多只能是交代一下,至于听不听谁能管的到?刘伟名冷静了一下后说道:“具体情况是什么?是直接在c上被捉住的吗?”
“听说是的,我们得到通知去派出所的时候他们连上衣都没穿,只穿了条裤子。那女的也已经承认了自己是干这行的。我们与派出所那边交涉了一下,他们所这个情况必须罚款然后还要进行教育,领人的话必须要单位的领导亲自过来。”唐伟龙弱弱地说着。
“知道了,这边我会向上面请示。你与派出所那边交涉一下,多花点钱,别那那几个人在里面受太多的委屈,不管这次组织上怎么处罚他们,但是在处罚之前他们还是我们的人,使我们的人我们就必须维护好。懂吗?”刘伟名一边说着事情,一边不忘了向唐伟龙讲述一些当领导的技巧。
“知道了,刘主任。这次是我工作没有做好,辜负了你的厚望。”唐伟龙压低声音在那说着。
“现在说这个还有屁用,这事也不怪你,你现在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吧。我还得做好被骂的准备。”刘伟名郁闷地说着,然后挂掉电话。
睡在上的刘伟名怎么都睡不好,发生这种事情谁还有心情继续睡。这个活动是自己办公室一手策划的,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这种情况主要是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但是追求责任自己还是必须担待点的。处理这种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能让事情传开,事情传播的范围越大自己所要担负的责任就越大,传播的越小自己要担的责任也就越小。最主要的是这批人基本上都是自己办公室的人,自己这个领导责任是肯定担上了。刘伟名发誓,以后过年过节只发发钱发东西,再也不搞旅游这回事了。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吴克亮,把这个事情向吴克亮汇报了一下。吴克亮听过之后半天没有说话,随后淡淡地对刘伟名说道:“这个事情你全权负责,一定要把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把人先带回来,回来再交给组织进行处理。另外以后还是要加强一下这方面的教育的工作。”
刘伟名说着明白,然后挂掉电话。坐车回来市委办公室,叫上几个人,订了几章非常海南的机票,然后便风尘仆仆地往海南而去。
到海南,刘伟名便去了派出所与派出所的领导进行了简单的交涉,然后代表单位签字罚款把人给领了出来。出来之后刘伟名看着这批人,简单地说了几个字:“旅游结束,全部回去上班。”然后便率先走进了自己住的宾馆。
由于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一个个也都没了继续旅游的兴趣,第二天在统一的安排下都坐着飞机飞回了浅圳。至于最后对这几个嫖娼的人的处罚是什么刘伟名没兴趣去看,他回到浅圳之后,在恢复上班的第一天向吴克亮做了一次深刻地检讨,检讨了自己工作上的失误。好在吴克亮并没有在这个事情上对刘伟名有任何看法。
回到办公室之后刘伟名叫过来唐伟龙,让他就这件事情写一份讲话稿,讲话稿的内容就是加强党政廉洁,端正生活态度的稿子。另外再写一份《领导干部关键就是要自律》的稿子。前面一份是刘伟名要求写的,后面一份是吴克亮要求要写的。一般情况都是这样,不管事情大小,出了生活作风上的问题之后都会要进行适当的教育工作。
弄完这些之后刘伟名给赵俊打电话,打过之后才知道,这小子已经跑回北京去了。
接下来,刘伟名在浅圳买了一套房子,不贵不大但是也不差,而且刘伟名还是用自己的名义按揭买的,每个月从工资里面直接扣除。他买房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能老是忍受两地分居的生活,总得让张云佳偶尔带着孩子过来住住。当然,他并不是没钱,只不过是作为一个干部,他必须保持必要的谨慎和小心,小心驶得万年船,刘伟名懂得了这个道理。
“老婆,孩子都半岁了,咱们是不是得进行一下必要的夫妻生活啊?”在新房子里面,刘伟名紧紧地抱住罢从上海飞过来的妻子张云佳嘟着嘴说道。
“医生说越久对身体越好,要不你再忍一忍嘛,老公。”张云佳m着刘伟名的脸说道。
“不是我不关心你,只是前前后后都一年多了,我心理上受得了可是我身体上受不了啊。你就没感觉到我反应有多么的强烈?”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加强了手上的动作。最后当然就变成了颠鸾倒凤的夫妻运动了。
两夫妻在c上相拥而睡,都累的不行了。刘伟名的手机却意外地响了起来,刘伟名快烦爆了,他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打电话找自己总是要晚上找,难道不知道晚上有些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吗?不过刘伟名最后还是拿起了电话,拿起电话之后刘伟名立即从上坐了起来。因为这是李梦晴打过来,一年了,这一年打金倩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而打李梦晴的电话则更加牛逼,直接就是关机。这个时候接到了李梦晴的电话让刘伟名有太多的惊喜和不安。有点惶然地拿着电话轻轻地下走上阳台,这种电话当然不能当着自己老婆的面前接听。
“梦晴,你终于肯打我电话了。”刘伟名接通之后说道。
“刘伟名,你要是还是个男人就立马给我滚到加拿大来。”李梦晴的声音吓了刘伟名一跳,从这个声音里面刘伟名听出了李梦晴有多大的怒气。
跋紧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出了什么事情了?金倩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抢救,你要是还有良心就到xxxx医院来。”李梦晴说完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听到这刘伟名的心立即凉了,电话直接摔在地上。
“怎么了伟名?你怎么把手机都摔了。”张云佳看到这一幕批了件睡衣掩盖住了自己那曼妙的身子走了出来,把手机收拾好,问着刘伟名。
“云佳,你我现在要去加拿大立刻马上。金倩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里面。”刘伟名斩钉截铁地说着,然后把张云佳收拾好的手机又拿过来了,直接拨给了机场的一个负责人,客气地说了一段话。
“伟名,我跟你一起去吧。在你心中金倩永远是你的妻子,在我心里她也永远是我的妹妹。”张云佳望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呆呆地看着张云佳,然后非常感动地一把抱过张云佳,说道:“谢谢你,老婆。”
“都是两夫妻了还说什么谢谢,快点收拾东西吧。”张云佳说着。
然后两人开始换着衣服,换好了衣服之后刘伟名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在自己楼下,然后牵着张云佳的手便坐上了车。
到了机场之后刘伟名直接在机场那位负责人的带领下走进了vip通道,在vip候机室里面等着最早一班飞往温哥华的飞机。一般来说,各个机场都有着vip接待室,专门接待一些大人物。而刘伟名这个办公室主任就是大管家,每次来大人物了都是他与机场方面进行沟通和安排,所以,他与机场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
“伟名,不要太担心,倩儿一定会没事的。”金倩看到刘伟名一言不发的摸样知道他心里在担心金倩,便出言安慰。
“希望如此吧。如果倩儿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刘伟名吐出一口烟之后说道。
张云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抱着刘伟名的手臂算是有一种无言的安慰了。而刘伟名脑子里面却全是乱的,全是金倩的影子。第一次在北京酒吧里的金倩那稚气的摸样和嚣张的态度,在林阳家里遇到自己那惊讶的摸样,以及后来有点刁蛮地她时刻粘着自己到结婚时她脸上洋溢的那种幸福表情,还有结婚之后金倩在家那种安静淡然的态度直到最后发现自己与李梦晴光着身子在宾馆里的时候眼睛里的那种绝望。这一幕一幕,每一幕都在刺痛着刘伟名的心,是自己毁了她,刘伟名在心里喊着。
“和我讲讲你和金倩的故事吧,详细的,好吗?”张云佳望着刘伟名难受的有点变形的脸庞出言问道。她是一个聪明地女人,最是能够在适当的时机说出适当的话,这种特别的吧安慰方式是现在最适合刘伟名的。
“我上次跟你只讲了一点点,我现在再跟你说说吧。我和金倩是在北京的酒吧认识的,我还记得那个酒吧的名字叫做卡迪酒吧。我这人是不喜欢去酒吧的,但是那次是被赵俊这小子给蛊惑硬逼着我请他去酒吧,理由就是我顺利地考取了江南省政fu的公务员。进去酒吧才刚坐一会儿,赵俊那小子便朝着刚刚对着他抛了一个媚眼的姑娘走去,丝毫不理会我愤怒的眼神,还不知羞耻地对刘我说他这是不妨碍我泡妞的机会。没办法,我就只能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了,而就在这时,我隔壁桌子上几个年纪轻轻的男的围着一个女的在那嘻哈大笑,而那女的看起来是非常的愤怒,因为酒吧本来就吵,所以我还是没能听的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种事情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就是几个纨绔子弟在欺负一个女孩子罢了。当然,我这人比较的圆滑,我一个外地人,在北京无权无势,如非必要绝对不会去故意招惹谁的,我就好奇地继续看着,不过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我的预测,那个女孩子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的大喊大叫,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率先出手推了一个男的一把,本来男的就喝醉了,再被这么一推,便直打直的倒在了我的面前的桌子上,把我还没有来得及喝的酒水全部打翻。我便开始有点火气,更令我恼火的是那个酒醉的男的非但没有半点要向我赔罪的意思,反而瞪着眼睛看着我嚷道:看什么看,小心大爷我弄你,你知道的我的脾气,火气一上来就什么都管不了的……”刘伟名慢慢地说着,脸上带着笑容,他陷入了对金倩的回忆之中。而回忆往往都是最美好的东西。
“我这一生亏欠最多的人便是金倩,第二个是你。她为我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牺牲了太多却什么都没得到。你知道吗,以前的她并不是这样子的性格,这一切都是被我活生生地给逼出来的。金书记夫妇当年对我有再造之恩,他们非常相信自己的眼光把倩儿嫁给我,但是我最后却辜负了他们。哎!”刘伟名继续感叹着,这个时候心里越乱就想的越多,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听在自己身旁妻子的耳朵里是什么感觉,他现在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飞机顺利地落在了温哥华的大地上,下了飞机刘伟名和张云佳直接叫了两计程车赶往医院。刘伟名不懂英语并不代表张云佳不会英语,所以沟通并不是问题。
来到医院刘伟名再次打电话给李梦晴,李梦晴下来接的刘伟名。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看到李梦晴刘伟名赶紧问道。
“还没有醒来,医生说了,如果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醒来就没事,如果没有醒来那就可能永远行不过来了。”李梦晴擦着泪水说着,她依旧坚强,只不过眼睛里的泪水却出卖了她的坚强。
刘伟名擦了擦可能是进了沙子的眼睛,然后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送金哲去上幼稚班,回来的时候发生车祸,我接到电话感到医院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急救室抢救了。”李梦晴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
刘伟名非常忐忑地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的是一个头上绑着纱布身上依旧有着血迹的女人躺在上,这一刻,刘伟名无法抑制地流出了泪水,而且是哗哗地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