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第5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男人并不是不会哭,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刘伟名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走进金倩,握住金倩那冰凉的手,蹲在边对金倩说道:“倩儿,我来看你了。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你醒一醒,睁开眼睛看我一下好吗?”
但是金倩依然如此,毫无动静地闭着眼睛。刘伟名开始傻了、怕了、慌了,开始手足无措了。摇着金倩的手臂大喊着:“倩儿,我是伟名,我是刘伟名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我行吗?就一眼。”
“伟名。”李梦晴和张云佳见状一人拉住刘伟名的一只手臂把刘伟名给拖住。
“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知道在这里后悔。你要是一直都守在她身边她能出这样的事情吗?”李梦晴本来对刘伟名就有愤怒,现在这愤怒就更加的强烈了,再加上她的性格,所以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对,你说的对,都是我错了。”刘伟名现在已经有点神识不清醒了,喃喃自语地说着。
“伟名,你出去抽支烟吧,缓解一下情绪。”张云佳把刘伟名退出了病房,他看出了刘伟名此刻太过于激动了。
“梦晴姐,伟名现在也很难过了,你就不要再责怪他了。”张云佳走到李梦晴身边说道。
“哼。”李梦晴一点不领张云佳的情,瞪了张云佳一眼然后冷哼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对张云佳的不满已经表露无遗。
张云佳心里有点苦,但是还是走到金倩边轻轻地对金倩说道:“金倩,你千万要醒来。你要不醒过来的话我想伟名也过不去这个坎的,还有梦晴姐也是这样,金哲还这么小,不能没有妈妈的。不管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这些人,你都要醒过来,好吗?”
张云佳转过脸来望着李梦晴,然后淡淡地说道:“梦晴姐,我知道你恨我,恨伟名,恨我们之间的婚姻。我也知道你不是因为自己恨我们,而是因为金倩在恨我们,你在为金倩抱不平。对于这我不能说什么,我只能向你和金倩说声对不起,我祈求你们的原谅。因为,我也很无奈,我也很苦。”张云佳终于忍无可忍地掉下了眼泪。
在这场女人的战争当中看似是张云佳赢了,其实错了,这种战争没有谁赢,大家都是输家。张云佳过的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快乐。
这时刘伟名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冷冷地,一点表情都没有,但是却写着坚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不同就是体现在这种时候的。
“梦晴,我是对不住你,但是不管你对我有多大的意见现在都收起来。你们俩现在都回家去,把孩子给照顾好,该吃吃该喝的喝。倩儿这里我来照顾。”刘伟名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着。张云佳是不会违背刘伟名的意思,而李梦晴犹豫了一下,也点了点头,和张云佳一起推开门走了出去。
刘伟名慢慢地走到金倩的边,搬了一张在边坐下,把金倩那插这几根管子的手臂放进被子里面。抚摸了一下那张非常苍白的脸蛋,然后开始说道:“倩儿,你知道吗。当听到你出车祸的消息时,我当时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天塌下来了。我觉得这个消息是我生命无法承受的,我不能失去你,永远都不能。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现在躺在这张上的那个人是我,要是可以换的,即使要我拿出生命来换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你知道吗,我这个人这一生在感情上处理的一塌糊涂,但是我心里非常清楚,我最爱的那个人永远是你,那个在北京酒吧里面骂我乡巴佬的那个那个女人。”刘伟名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他没有发现的是,在金倩的眼角,滴出了两地晶莹的泪水,这泪水那么的透彻和纯粹。
“我曾经答应过你要陪你一起环游世界,我也曾经答应过你要陪你一起数着白发慢慢到老。你也说过,我们会有子孙满堂的那一天。只要你睁开眼睛,这一切的一切我都答应你。你知道这一年来我有多难过吗?打你电话你不接,发信息你不回。你就好像突然之间从我的世界里面消失了一般,我感到很恐慌,因为我不适应,我不能没有你,这些你知道吗?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你,我在想着我们从前的那些过往,那些开心幸福的日子。我不想让这些回忆永远变成回忆,所以,我要你醒过来,你懂吗?”刘伟名说着说着又有点激动了。
“你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在卡迪酒吧见面的情形吗?那时候我是真的很生气,一看你就觉得这个女孩子虽然长的漂亮,但是却无比的厌恶……”刘伟名握着金倩的手开始慢慢地说着从前的故事,脸上满是幸福。
刘伟名从中午一直说到晚上,也没出去吃饭,就这么一直说着。突然,沉寂在回忆中的刘伟名突然觉得被自己握在手中的手掌突然动了一下。惊喜的刘伟名立即瞪着眼睛看着金倩的脸庞,他惊讶地发现,金倩正瞪着眼睛望着自己,满脸早已经全部是泪水。刘伟名泪水也跟着哗啦啦地流下,这是喜悦的泪水。
“倩儿,你醒了……醒了……”刘伟名语无伦次地说着,然后不停地拍着墙上通知一声的警报器,然后害怕医生听不到,冲出病房在走廊上便大喊着:“医生……醒了……醒了……她醒了。”说的语无伦次的他早就忘了这里是温哥华,这里的人是听不懂中文的。
“医生怎么说?”因为听不懂英语,所以刘伟名只能问抱着箐箐的李梦晴。
“医生说倩儿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现在依然很危险,她神经系统受到了冲击。现在身体四肢基本上是不能受到控制,与植物人无异。这个得慢慢进行调养治疗,最坏的情况就是变成植物人,但是不排除她会在某一天突然醒来的可能性。”李梦晴一边插着眼泪一边说着。这个消息悲喜各半。
刘伟名听过之后顿时就歇菜了。
“植物人?怎么可能是植物人,倩儿刚刚手都动了,都流眼泪了。不可能的,觉得不可能。一定是这些洋鬼子骗人,咱们回国,回国治。”刘伟名几近疯狂。
“伟名,不要激动。”抱着小金哲的张云佳看到刘伟名的样子也不停地流着眼泪,但是还是拉住刘伟名的手劝着刘伟名。“这里医疗水平不比国内的差,我们应该相信医生,医生只是说金倩暂时只是这样,并不代表就一定会成为植物人。我们把金倩带回国治疗照顾,我相信,以金倩的坚强一定能够康复的。”
刘伟名听过之后转过脸来抚摸着金倩的脸庞,金倩已经能够张开眼睛,但是也仅仅只是能够张开眼睛罢了。
“倩儿,你放心,我一定要让你好起来,不管花费多大我都会让你从新站起来的。”刘伟名肯定地说着。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金倩的眼睛从新变的晶莹。
“我不同意。”李梦晴突然开口说着。“倩儿继续留在这里治疗,由我照顾。一切花费都由我来承担,你们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梦晴姐,你不要感情用事。我张云佳虽然不见得是个多么善良的女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去伤害金倩的。你要带孩子,还要照顾金倩,怎么可能忙的过来。”张云佳知道李梦晴对自己和刘伟名的恨意那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是还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梦晴,这件事情我说了算。等倩儿情况稍微稳定下来之后我就把她接到浅圳治疗,我会照顾她的,就算她永远也站不起来我也会照顾她一辈子。另外,金哲是我儿子,当然是跟着我。”刘伟名淡淡订说着,淡淡的声音里面却透着威严,随后又说道:“我希望你跟着我们一起回浅圳,我们一起生活,因为箐箐是我的女儿。如果,我说如果,如果你坚决不答应的话我也不会强求你,毕竟是我欠你的。”
刘伟名说完这个之后又转脸对张云佳说道:“云佳,我知道这样的安排对于你来说不公平,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支持我、理解我。你知道的,即使你不答应也无法改变我的决定。”
刘伟名请了半个月的假,每天都住在医院陪着金倩,时刻不离地守在金倩的身旁。而张云佳在呆了一周之后回国了,她提前去浅圳联系医院去了,半个月过后,金倩依旧还是老样子,只能够转动眼珠,其余的都无法动弹。因为身体虚弱,她每天都还必须要在医院进行输入营养液增加机体的活性,另外身体上也还有其它的一些伤害需要进行治疗。又在温哥华进行了一个月的疗养,金倩的身体素质终于好一点了,但是却还是比较的脆弱。这一天,一辆加大加长的林肯车开进医院,刘伟名抱着金倩坐上了车,随行的还有几位华人医生。加长的林肯车直接开进机场,然后机场里面出来一堆医务人员一边给金倩打着点滴一边把金倩推上飞机,飞机里面是空的,这是张云佳特意包的飞机。刘伟名依旧守在金倩身边,而小金哲则在张云佳回去的时候就抱回国去了。而李梦晴则拒绝跟着刘伟名回浅圳,她的理由就是这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等这边处理完了之后她就会回国。刘伟名没有过多的要求李梦晴,他知道这是李梦晴的性格使然,就算自己再强迫也没有用。因为她与自己的关系,李梦晴一直心里对金倩有着亏欠,在心里认为自己就是金倩的,任何人都不能沾染,包括她自己。所以她对于自己和张云佳结婚才会这么反感,也才会这样子地刻意与自己划清界线。这些刘伟名都明白,只是心里也开始觉得亏欠这个女人太多。
飞机在浅圳机场降落,降落过后张云佳带着一辆医院的救护车开了过来,然后刘伟名抱着金倩和张云佳一起坐上了救护车。救护车直接开进医院,然后把人送进了医院的一间高级病房,病房里面也早就已经有人护士在等候了。金倩一到病房护士就把金倩台上c躺好,然后就有好几个医生开始给金倩进行全面的检查,要从新确定病情,这是每个医院的惯例。
刘伟名和抱着小金哲的张云佳退出了病房,把这里交给医生。
刘伟名从张云佳手里接过小金哲,怎奈这小家伙一被刘伟名抱在手里就哭,直到张云佳重新抱起他他才停止。刘伟名有点汗颜,暗道这小家伙连自己的亲爸爸都不认识了。
“云佳,谢谢你。”刘伟名诚恳地对张云佳说着。为了金倩的事情,张云佳这段时间也是忙上忙下的,而且还得带这小金哲,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放在上海没带。
“我是你老婆。”张云佳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说道:“我把金倩在加拿大那边的病例表交给这边的医生看了,按照这边医生的意见是现在医院进行身体机能的恢复治疗,等到身体没事了之后就可以出院了。每隔一个月再来医院进行一次神经检查,看看神经系统有没有复苏的迹象。但是他们也一样不能保证金倩能不能够站起来,他们说这个主要是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力和家人的照顾。你不用担心,只要我们好好照顾,以金倩自己的意志力一定可以康复的。”张云佳拉着刘伟名的手说道。
“希望吧,云佳,你知道吗,金倩这一生实在是太苦了。在她生命的前二十几年她活的很好很幸福,但是,就是自遇上了我之后她就开始惨剧连连。先是父母突然死亡,然后是唯一的依靠我的背叛,现在是车祸。真是苦了她了,这样子的遭遇不知道她还不能不能够承受的了。”刘伟名尝尝地叹了口气后说道。
“既然她连前面两次的打击都挺过来了那么她没有道理会在这个坎上倒下。放心吧。”张云佳还是一如既往地安慰着刘伟名。
“你回上海去看看孩子吧,你跟着我忙前忙后也快两个月了,也没回去看看孩子,再说了,企业离开你这么久也不行。”刘伟名温柔地抚摸着张云佳的秀发。
“没事,我这个董事长只负责大的事件上的定夺,具体的管理都是有人的,我只要每隔半个月去集团看一次就行了。我已经与爷爷说好了,把孩子接过来,以后就住这边了,跟着你一起照顾金倩。”张云佳微笑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