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第52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咱们请个保姆吧,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还要照顾一个大人忙不过来的。 。 ”刘伟名心痛地说着。
“我让家里的那个保姆过几天带着孩子一起过来,没事的,伟名。”张云佳早就把这一切都给安排好了。
“你为我付出这么多值得不值得?”刘伟名一个疑问突然冒了出来。
“那金倩她做了这么多值得吗?所以说,这不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好了,你不要想这么多。这是我刚买的一辆车,停在外面,你开回去睡个觉吧,我在这里守着就行了。你已经多少天没睡个好觉了,看看你胡子都多长了。”张云佳把一个车钥匙递过来给刘伟名。
刘伟名想了想点了点头,他是真的累了,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这个样子。
开着外面那辆中规中矩的现代刘伟名回到家,什么都不管洗了个澡便倒在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刘伟名重新回到了市委办公室,先向吴克亮报道,吴克亮早就听刘伟名汇报了家庭情况,所以便询问了一下金倩的身体状况,然后便让刘伟名安心工作,医院那边他会亲自帮着打下招呼。刘伟名做出感激地摸样退出了吴克亮的办公室。
“倩儿,今天晚上省里来了一个工作组,我代表市委接待,喝了不少酒。但是我可没喝过量,你不会怪我吧?”刘伟名推着盖了毯子的金倩在医院的小花园里面走着,边走着边对金倩说着。然后又道:“今天云佳送金哲到浅圳最好的幼稚园去上课了。我说让全托,可是云佳不让,硬只肯半托。她说孩子要多和自己的家长父母在一起,这样才能让孩子觉得温暖,才能让孩子有安全感,她宁愿每天早上开车送孩子过去,下午开车去接。”
每天下完班之后刘伟名都会去医院陪金倩一会,推着金倩在小花园里面散步,说着自己这一天来发生的事情,一直要陪到晚上十点的样子才回去。这已经成为刘伟名每天必做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种习惯了。
从医院出来之后刘伟名走到了司机每天都停车的那个位置上车,然后司机便也习惯地不用刘伟名说话就知道开车回家了。在车上,刘伟名一下子就睡着来了,直到司机轻轻地叫唤他才醒来。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但是生活也变的格外的平静。
下车之后上楼,推开门就看到正坐在地上玩着玩具的小金哲。小金哲一看到刘伟名便欢天喜地地跑过来,嘴里喊道:“爸爸爸爸。”这孩子现在说话已经越来越顺溜了,三岁大的孩子说起话来有时候有点小大人的味道。
“儿子啊,今天在幼稚园老师又教你们学了什么啊?”刘伟名一边脱着鞋子一边问道。
“老师叫我们念诗,我背给你听。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老师说我是最聪明的学生。”小金哲非常善于表现,这一点刘伟名觉得像自己。看着怀里可以用非常聪明来形容的儿子刘伟名有一丝的开心也有一丝的悲伤。开心来自于做父亲的天性,哪个父亲看到自己孩子聪明都会有这种开心的。而悲伤来之于金倩。三岁的孩子不懂的什么叫做悲伤,自己的母亲天天在医院他除了刚开始那一个月每天苦恼着要妈妈以外,之后基本上都忘记了妈妈这个词语。叫的最多的是张云佳这个小姨。这也怪不得,三岁的小孩子能记得什么?他又懂得什么?生命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色彩斑斓的,而黑这种颜色出来不会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所以,他们的世界只有欢乐。
“金哲,下来,让爸爸去洗手,咱们开饭了。”张云佳把小金哲从刘伟名身上抱下来,然后又对刘伟名说道:“饿了吧?赶快去洗手吃饭吧。”
“以后你们早点吃吧,不必每天都等我等到这个时候才开饭。吃晚了对孩子的身体不好。”刘伟名感动地说着,因为他每天都要去看金倩的习惯导致家里每天的晚饭时间都在十点过后。
“他早就吃了,我让李妈熬了鸡汤,你赶紧去洗手吧。”张云佳说着,这个李妈就是原本在张海生家干活的保姆,现在被张云佳给叫到这里来了。
“小轩呢?睡了吗?”刘伟名一边洗手一边问着张云佳,小轩就是他与张云佳的孩子,刘轩。
“睡了,今天早上有点发烧,我让医生过来看了下,现在没事了,吃了点药就睡着了。”张云佳拿过毛巾递给刘伟名擦手。然后便开始吃晚饭。
现在的生活对于刘伟名来说是如此的安静和谐,甚至可以算的上是安逸,但是在这安静祥和的生活里面,刘伟名却总是有着一丝的遗憾,也总是开心不起来。张云佳曾经对他说过,自从金倩出事以来,他就很少笑过了。
“会议的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了?”刘伟名淡淡地问着唐伟龙。
“我刚刚去看了一下,都准备妥当了。”唐伟龙点头说着。
“嗯,办公室这个工作就是这样,做好了你没有多大的功劳,领导不一定会记住你。但是,只要你有那一点小小的瑕疵领导肯定会记得你的。所以,在工作中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刘伟名不忘时机地提点着唐伟龙。
上午九点刘伟名夹着笔记本走进会场,像这种党员干部会议每年几乎要召开无数次,大家也都习惯了。刘伟名走进会场的时候里面还是空的,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还在布置着。刘伟名前面看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问题才走到第一排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了看身边的座位,竟然是宝南区区委书记侯尤文的,这令刘伟名感到非常恶心。招了招手,让一个工作人员把侯尤文与另外一个区的区委书记位置换了下。他可不想自己这几个小时身边都坐着一只毒蛇。
端着茶杯慢慢地喝着茶,人员慢慢地都到齐了,上面的领导开始讲话。
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刘伟名尿急,看了看左右,然后从前往后门处出去上个厕所。
上厕所是假,出去透风倒是真的。痛痛快快地在厕所排泄了一番之后刘伟名在走廊处站着,然后点了根烟,这会开的也没个中场休息的时间,比那会当学生的时候还苦。正想到这,一个声音传来:“刘主任也在这里透风啊。”
刘伟名转过脸看了看,正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人。只见侯尤文也点了根烟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眼睛有点酸痛,上个厕所顺便过来放松一下眼睛。”刘伟名不着痕迹地说着。不冷不热。
“刘主任,有时间回宝南看一看,宝南的老同志可是都想念着你啊。”侯尤文好像一点都没觉得刘伟名很讨厌他,亲热地靠近刘伟名,在刘伟名身边笑着说道。
“是吗,这倒是超出了我的预料,在我的心里还一直以为宝南的同志都不太待见我呢。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非常高兴,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回宝南好好看看。”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刘主任,以前的事情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刘主任多原谅,我也是无奈啊,你想想,宝南那个小地方怎么能让刘主任你这条大龙在里面憋屈呢。你看看现在,在市委这块地方才是刘主任你一展拳脚的地方,这不,马上刘主任就是秘书长了,以后还请刘秘书长多多提携啊。”侯尤文依旧是这样,见到谁都是恭恭敬敬地拉关系,好像与谁都是情同手足一样,但是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说的也是,我还忘了,我之所有能有今天还是托了侯书记你的福呢,要不是侯书记你当年那么卖力地支持我我还走不到今天。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假以时日,这份恩情我一定会十倍百倍地还给侯书记地。”刘伟名笑着,但是是冷笑。他与侯尤文之间的仇恨已经是无法化解的了,如果将来两人遇见了,绝对会是你死我亡的结果。王卫国当年在清泉为所欲为,一心要把刘伟名给整死。而刘伟名不说是为了自保也算是为了没有后顾之忧所有把王卫国给解决了。谁知道王卫国确实侯尤文的舅舅,所有侯尤文占着自己是省w书记的女婿把刘伟名给整了。哪知道刘伟名身后还有个省长张允后,神奇般地又站了起来。两人之间的恩怨数不清楚谁对谁错,但是有一点可以看出,一山容不得二虎。两人都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也都是有手段有能力而且有后台的人。如果是一本网络小说的话,那么两个人都是有资格当这本网络小说主角的人,这样的两个人会任由对方嚣张吗?绝对不会。
“刘主任严重了,我倒是希望刘主任把我做的那点事情给忘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侯尤文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滴水之恩,没齿难忘,这份恩情刘某是一定要还的。我出来也够长了,先进去了,就不陪侯书记看风景了。”刘伟名冷冷地笑着,然后把烟蒂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面走进了会场。
刘伟名不怕侯尤文,即使侯尤文背后的老丈人是省w书记他也不怕,因为刘伟名背后有省长张允后,还有广北这个地方另外一尊大神吴克亮。吴克亮一直都与省w书记不和,这是吴克亮以来这里大家就知道的事情。最其根本有两个原因,第一,两人身后的派系之间有争斗。第二,两人本身就有争斗。最聪明的要数张允后,他果断地爬浅圳这片地方的权力让给了吴克亮,换来的是吴克亮在政治上对他的支持,有了吴克亮的支持,张允后才有了与省w书记一拼的力量。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吴克亮才把刘伟名当做了自己的半个嫡系看待,也才有了刘伟名如今在市委这块地方的风生水起。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这件事情也让刘伟名与侯尤文两人都把对方记在了心里。这事过去之后的不久,刘伟名再次接到了林宝源的电话。
“刘主任,三天后我们宝源集团的员工福利住房落成了,想请刘主任过来检查一下。”林宝源态度一如既往地恭敬。
刘伟名又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然后说道:“你们宝源集团的福利房落成请我去干嘛?是让我以私人的身份过去还是以市委办主任的身份过去?好像我以哪个身份过去都不合适吧?另外,你为你新建的商品房造势而把政fu官员推到前面有点太危险了,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干。”刘伟名明白林宝源的意思,什么员工福利房的完工大典是假,最主要的是为了他这次假借着员工福利房这个名义建的商品房造势。想一想,无论你花多少钱去宣传难道还有政fu的宣传部来的宣传强劲?这也就是林宝源为什么一定要请政fu官员到场的原因了。
“无论刘主任以什么身份过来都行,我们只是要请各位领导过来剪个彩喝杯酒,我们宝源集团能够发展是离不开各位领导的关心的。”林宝源擦边说着。
“我现在是市委办的主任,一不是宝南区的领导而不是市委的主管领导。我去没有道理,所以,这件事情就不要再说了,下次有机会你私下请我出去喝杯酒吧。三天之后我有个会要开,去不了的。就这样吧。”刘伟名态度很坚决地挂断了电话。林宝源是个有心计的人,即使他的心机不是黑暗得刘伟名也不想和他搅合的太深,于人于己都是没有好处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