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第5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金倩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这是刘伟名最为心痛的事情。 现在的金倩每天都是瞪着眼睛望着,只是每次刘伟名推着她出去散步说心里话的时候她总是会滴出几滴眼泪,每次见到这个刘伟名的心就像是在被刀绞着一般。刘伟名曾经说过,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回金倩的健康,但是如果的事情终究还只是如果,刘伟名就算现在立即拿到自刎,金倩也还是健康不了,这便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因为有心而无力。
三天之后,刘伟名召集办公室的领导干部正在会议室开会,对这半年来的工作进行总结。同时也在会议上阐述了市委书记吴克亮同志对市委下半年工作安排的精神。
就在这个时候,刘伟名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刘伟名有点郁闷地暂停了一下说话,拿出手机看了看,是林宝源打过来的。刘伟名直接挂断。然后继续开会,心里有点不高兴。才讲了没几句电话又响了起来,刘伟名有点尴尬地看了看下面坐着的手下,又把手机拿起来看了看,依然是林宝源打过来的。这次刘伟名有点生气了,暗道老子说过不去参加你那个狗屁的作秀典礼了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呢。二话不说挂掉,然后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继续开会。没几下变看到手机上开始灯光闪闪,刘伟名不经意地看了看,还是林宝源。
刘伟名虽然非常愤怒,但是也开始意识到,林宝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不知好歹。拿起电话站起来对下边的人说道:“我出去接个电话,陶主任,你先说说你的看法吧。”说完之后便拿着手机走到会议室外面接过,开口便说道:“林宝源,你干什么,我在开会。”
“刘主任,我是我不知好歹硬要打扰你啊,实在是我这边的事情闹大了收不了尾了。我们典礼正进行到最后一个阶段的时候一大帮周围的老百姓把我们这里给围起来了。刘主任,这次你得救救我啊。”林宝源带着哭腔说道。
刘伟名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这事你自己处理,老百姓闹事无非就是为了钱,你多和他们沟通沟通,千万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你自己实在处理不了就让宝南区政fu帮你处理,这件事情不由我管,我要是出面就是违规越职了。我爱莫能助,你去找找周文或者是侯尤文吧。”
“刘主任,你一定要帮我啊。侯书记去了广北,不在区里。网而周区长你也知道,一向不待见我。今天来参见庆典的两位副区长根本就没点用,压不住台面。现在已经与我们这边的保安发生肢体冲突了,再不来人压制场面的话我怕会演变成械斗啊。”林宝源越说越急。
刘伟名心里一惊,暗道竟然发展到了这种情况了?微微思索过后说道:“这事你找我是真的找错人了,你要送子得拜观音,要求财得拜财神,你找我这个土地老爷没用,我管不了啊。你打电话找侯尤文,这事他必须得管,这是他的职责。他要是管不了就自然会上报给市委市政fu,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管这个事的,所以,你不要担心。就这样吧。”刘伟名说完之后还是挂断了电话,这种替别人擦屁股最后还得被人埋怨的事情刘伟名不会做,而且这个帮着擦屁股的对象还是侯尤文刘伟名就更不会做。甚至在刘伟名的心里还希望这个事情越闹越大,闹的侯尤文下不了台是最好的。
刘伟名没去会场了,在外面抽了根烟,然后才准备进去,这时手机还是响起。刘伟名以为是林宝源,拿起手机就准备关机。但是看到号码是秦思思的,最终还是忍住了,虽然知道秦思思打电话来为的还是同一件事情。
“喂,思思。什么事?”刘伟名明知故问地问着。
“刘主任,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帮林总吧。”秦思思身后的背景很吵,可以想象的出那边情况的激烈。
秦思思的一句话让刘伟名准备好的所有说辞都没了用武之地,也说不出口。所谓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估计就是这种情况了。
“思思,你知道的,这事我帮不了,这事根本就不归我管。”刘伟名为难地说着。
“我知道这事你也很难做,很为难。但是……但是我还是想你帮帮林总。你走了之后林总在宝南区政fu这边的关系基本上就没了。现在遇到这种情况已经不是我们企业自己可以解决得了地了,所以,我们需要政fu的支持,我们能找的人只有你了。伟名,就当是为了我好么?”秦思思所得也很急。
“好吧,你们把那边的情况稳住之后再说。”刘伟名终于还是做不到铁石心肠,他被秦思思最后那句话给击的毫无还手余地。
币断电话之后刘伟名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走进会场说道:“我有点急事要出去,你们继续开会,会议就有陶主任主持,唐伟龙,你跟我出来。”
唐伟龙听到刘伟名的话立即拿着笔记本就出来了。
“刘主任,有什么吩咐。”唐伟龙走到刘伟名身边恭敬地说道。
“你去查一查,看看宝南区那边有没有向市委市政fu汇报关于宝源集团被老百姓围攻的事情。”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吩咐着唐伟龙。对于刘伟名现在来说,如果宝南区把事情报给了市委市政fu那么他就没有去的必要,因为到时候市委市政fu自然会安排领导过去处理这个事情的。如果没报那说明侯尤文是准备闷着处理这个事情,那这个事情就真的没办法处理了,最后受影响的不是宝南区政fu,而是宝源集团。
又抽了一根烟,唐伟龙跑进来道:“没有接到宝南区的汇报。”
“这个侯尤文还真的打算不管宝源集团的死活了。”刘伟名冷笑着,然后对唐伟龙说道:“准备车,去宝源集团。”
刘伟名坐在车上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给吴克亮打电话,最终还是没敢打。但是当车开到宝源集团新建成的住房区之后刘伟名吓了一跳,二话不说拿起电话就给吴克亮打了过去,因为现场太过于混乱了。
“吴书记,我是伟名。我现在在宝源集团,这里发生了大规模的民众与企业冲突的情况,现场还有很多宝南区的区领导同志,你知道你接到汇报了没有。”刘伟名先把自己撇开汇报着。
“有这样的事情?现在情况怎么样?”吴克亮问道。
“非常混乱,我看随时可能会导致矛盾升级。”刘伟名又看了一眼后说着。
“我知道了,你既然在现场就马上给我把现场情况控制好。市委市政fu这边会立即派领导过去处理的。”吴克亮说完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心里算计的非常明白,如果是一般的小事自己打电话向吴克亮汇报那就不合规矩,小事的话是人家宝南区自己的事情,要算的话也是人家政fu那边的事情,自己一个市委办公室主任跟着在里面下参合是非常的不适合,给吴克亮的印象就是自己这人不成熟。如果自己还打电话向吴克亮汇报的话那就更加惹人厌恶了,因为自己与侯尤文的矛盾别人不知道吴克亮还能不知道?自己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去汇报吴克亮难道吴克亮不会以为自己是在打小报告?到时候除了让吴克亮以为自己是个心胸狭窄不能容人的人外还能得到什么?所以这也就是刘伟名前面犹豫了很久都没有打电话给吴克亮的原因,他宁愿背上一个不成熟的印象也不能背上一个阴险疵瑕必报的印象,因为这种人是让人厌恶的。但是现在情况明显不一样了,事情闹的太大了,自己便可以理直气壮地向吴克亮汇报了。当然,越权的罪名是必须得背着了。
刘伟名让司机直接把车开了进去。林宝源擦着汗赶紧跑过来替刘伟名开车门。大门什么的都被堵住了,刘伟名要不是开着车都进不来。
“到底是什么情况?”刘伟名看了看四周奋力拦着民众的保安问道。
“这些民众都是当地的老百姓,这片地以前就是他们的。拆迁费我早就给了他们了,可是现在他们却说差欠费不够,我们没给够他们的拆迁费。和他们沟通也没用。”林宝源又擦了擦汗说着,然后接着道:“这些人太蛮了,冲过来就把门堵了,对着我们的保安便骂,我们的保安都是部队里面出来年轻小伙子,心气高,双方就发生了肢体冲突,我们有三个保安受了伤,也有两个老百姓见了血,但是被围着,根本就没办法送去医院。于是事情就变了这样,人越来越多。”
“你这个老板只知道赚钱,连最基本的制止的经验都没有。”刘伟名没好气地等着林宝源。然后直接走上了被围着的庆典台。台上几个被围住的副区长还有宝南区的领导正不停地和台下老百姓做着沟通,但是根本没人听他们的。骂声早把他们的声音给掩盖住了。这些人都是认识刘伟名的,一看到刘伟名便都像是见到主心骨似的跑过来问候着刘主任。
“我是吴书记让我过来的。你们这些个领导是怎么当得,事情没控制住竟然还被闹的越打越大,你们自己要好好反思一下。”刘伟名铁着脸说道。然后走到台前看了看下面一张张愤怒的脸,刘伟名大喊道:“大家安静一下。”却连自己都没听到自己的声音。刘伟名看了看林宝源,林宝源立即跑到刘伟名身边。
“把话筒和音响拿过来。”刘伟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