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第5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电线被他们给剪了,音响这些设备也被他们给砸了,而且,我们现在也出不去。网 ”林宝源尴尬地说着。
“就不晓得想想办法吗?你们庆典的烟花鞭炮还有没有?有的话给我点一个。”刘伟名瞪着眼说道,他不知道这些人是本身没能力还是被吓傻了。
“还是刘主任您行,我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林宝源当即露出了笑脸,叫人把放在庆典台上的烟花给搬了过来,然后亲自拿着打火机便点上了。突然,嘭的一声,烟花就在天空炸开,下面的人都被吓了一条,顿时没了声音,烟火声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刘伟名就直立立地站在最前面。直到烟花放完下面的人也都安静着,因为他们发现了好奇的事情,想看看这个一看就是个大官的人想做些什么。
“大家都安静一下,听我说几句。”刘伟名冷冷地说着,然后又大声道:“宝源集团所有的保安都退回来,该干嘛干嘛去,你们准备干嘛?打老百姓吗?林总,马上把受伤的保安和老百姓送去医院,医药费你们宝源集团全部负责。大家伙给让个道,咱们先把受伤的人送去医院,再不送去说不定就会出现人命事故,到时候的后果大家都是知道的,这点我就不多说了。”刘伟名的话一说,立即便把这些人给震住了,试问牵涉到人命事件谁不怕?一个个乖乖地让出了一条道。林宝源立即叫上几个保安,把受伤的保安和老百姓送到了车上,然后直接开车往医院而去了。当然,所有的保安都听从刘伟名的话乖乖地退了回来,虽然一个个保安眼睛依然还都是红的。可见他们在前面的冲突中是受了不少的气。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刘伟名,现在是市委办主任,以前是宝南区的副书记。你们有些人应该还记得我。”刘伟名不温不火地说着,随后看了几眼然后说道:“今天这个事情具体是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你们这么站在这里闹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我想你们的目的绝对不会是跑进来打人,你们要和宝源集团谈条件提要求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你们这么闹着能怎么谈,难道你们还准备想强盗一样把宝源集团给抢了吗?你们要提要求维护自己的利益我们党和政fu都是支持地,你们要始终相信,政fu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刘伟名用威严的声音说着,然后又道:“现在我代表市委市政fu宣布,大家一日不满意,一日没有谈判成功,宝源集团的房子一日不准入住一日不准出售。”
刘伟名看了看已经渐渐平息了一点怒火的老百姓,赶紧大蛇随棍上递说道:“大家都不要再冲动了,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什么事可以好好商量,不要也不能再发生像刚才那样的流血冲突了。请大家相信,政fu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现在请大家推选出几个谈判代表上来和宝源集团进行谈判,我们政fu会以公证人的身份来主导这次谈判绝对不会让大家吃亏的,其余的人都先回去吧,大家这么多人在这里已经影响了社会的正常秩序了,这让政fu很为难。再说人多嘴杂也谈判不了,是不是?大家都先回去吧。”
刘伟名说完之后下面便开始叽叽咋咋地讨论起来了,估计是在对刘伟名的话做出判断。
刘伟名看了看情形有说道:“政fu一定会主持公道,政fu就是为大家办事的,请大家放心。我相信,咱们在场的父老兄弟是讲道理的,是不会有心为难政fu,故意刁难林老板。你们只是觉得委屈,觉得应该得到本应该是你们的利益。我答应过你们,这里的销售都停下来,直到大家商量出一个彼此都满意的结果,所以,我希望大家先回去,特别是老人妇女儿童。大家都聚在这里,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只能制造问题。”
说完这些之后下面还是在叽叽咋咋地争吵着,现在已经演变成内部矛盾了。刘伟名招手问着一个副区长:“这个村子的村长呢?”
“村长没来,我已经偷偷派人去请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来。”副区长现在也平静了许多。
“再叫几个人,就算是抬也得把村长抬来。这些民众里面每个当家做主的你怎么劝说他们都没用。”刘伟名看了看下面已经变成内斗的老百姓。
“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老百姓会来闹事。”刘伟名问道。
“事情大致上是这个样子的。当初林总已经与我们政fu这边签订好了协议,这些协议也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同。给他们按原来的面积补偿了房子还给了一定金额的补偿,但是谁知道,这些人选在今天这个日子跑过来闹事,说是他们的补偿太低了,说是政fu和宝源集团合伙吃了土地,要求宝源集团赔偿损失,不然就把宝源集团给砸了。刘主任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事情啊。”副区长郁闷地说着。
“宝源集团是按照什么标准给的征地补偿?政fu督促了这件事没有?”刘伟名淡淡地问着。
“我们和宝源集团谈好了,是按照政fu的规定给予的征地补偿,宝源集团也是这么做的,只比政fu规定的补偿低了那么一点点。”副区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像这样得事情,他们不可能不从宝源集团身上拿好处。
“据我所知现在浅圳这边大部分房地产商给的拆迁补偿比政fu规定的还要高那么一点点。”刘伟名等着副区长一眼后说道,然后又道:“你们做事情也要讲究方法,有些事情是瞒不过去的,那个存在不肯过来估计也是和你们一伙的吧。这个时候你们和宝源集团要及时做好补救工作,不然事情闹大了你们一个都脱不了干系。”刘伟名看了看外面开进来的市委市政fu的车子还有大批的警察便结束了对副区长的训话,然后走到林宝源身边说道:“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谈判工作会有市政fu的领导来主持,你如果想平安无事就狠心放点血。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贪老百姓的黑心钱,你就是不听,我跟你讲,你早晚会出大问题的。”刘伟名说完之后走到外面,与一个带队来的副市长说了几句。那位副市长便把警察叫了回去。
这边基本上没什么事情了,该做的他都已经做好了,现在要做的也仅仅只是谈判的事情了。刘伟名点了根烟准备回去。秦思思却突然走到刘伟名身边说道:“谢谢。”
“你不是说让我为了你过来吗?这个时候又说什么谢谢。”刘伟名笑着说道。
“正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过来的所以我才要谢谢你。”秦思思脸上依旧是淡笑。
“你觉得我们之间说谢谢还有必要吗?听我一句,你欠林宝源的已经还完了,自己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不要留在这里了。林宝源虽然不是奸商但是也不是良民,他身上大问题没有但是小问题却很多,我不可能每次都可以保住他的。”刘伟名若有所指。
“我知道,我会考虑你这句话的。”秦思思不知道听没听刘伟名的话,只是淡然一笑。“我请你吃顿饭吧。”秦思思展颜一笑之后对刘伟名说道。
“算了,你请我吃饭的次数太多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不过我还得回市委汇报情况,我那边的会都还没开完。以后假如是为了林宝源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我不喜欢。”刘伟名意味深长地说着,然后坐上了车。
秦思思呆呆地靠在墙上望着刘伟名坐在车子里面消失的身影。
市委常委、市长联席会议上,市长不点名地批评了李向东。他在阐述某一个观点的时候,提到了李向东处理村民纠纷这一事件。市长说:“我们现在的党委和政fu在某些方面存在着职能分工不明确的问题,这个问题看起来影响不大,但是实际上却是个非常大的诟病。在有些问题上面,我们应该明确到个人,这个问题该谁管谁就必须得管,不该谁管就不允许插手进去,不然处理起事情来非常的混乱,不是效率低下,而是在阻止问题的解决,是在帮倒忙。”
市委书记吴克亮听过之后立即瞪起了眼,淡淡订问道:“有一个概念我们要搞清楚,是我派去处理这件事的干部越权了?还是宝南区那边的干部无组织无纪律也无能?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区长坐在办公室里面不闻不问,区委书记在广北,说是在调研。两个副区长站在台上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最重要的是,出了这么大的问题竟然不向上级汇报。这是什么态度,眼里还有组织吗?”吴克亮说完之后直接拍着桌子,立即便没有人敢再说话了。停了一下之后吴克亮接着说道:“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不能只关心企业发展,而不考虑人民群众的利益。表面看,群众有误会,对政策不理解,但我们有没有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群众为什么会集体闹事?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脱离了群众。我们在帮助企业的时候,考虑到群众了吗?注意到他们的情感了吗?没有!群众这种情绪的聚集不是一时半会的,这种有组织的集体行动是有计划的。为什么我们竟不知道?我们就知道为企业办事,为老板办事。幸好,这次的事件刘伟名同志处理得还让人满意,影响没有进一步扩大。不然后果将会怎样大家心里应该清楚。”
像这种会议上的事情永远不可能瞒过刘伟名的耳朵,一般都是会一开完刘伟名也就知道会上是个什么情况了,作为一个办公室主任,这一点是非常轻松的。知道吴克亮在会上力挺自己过后刘伟名屁颠屁颠地跑到吴克亮办公室。
“吴书记,我要向你检讨。”刘伟名态度端正地对吴克亮说道。
“你要向我检讨什么?”吴克亮头也没抬,淡淡地问道。
“我不该介入这个事情,给吴书记你带来很大的困扰,也遭人口舌。”刘伟名早就想好了说辞。
“你知道就好,我还以为你不会明白这个事情呢。国家已经三番两次强调,党委不能太多干涉政fu的事情。这件事情下边连汇报都没汇报你就跑过去了,你知道政fu那边怎么说吗?他们说就是因为你过去了才导致了现场指挥的混乱,才让事情演变成了这样。虽然说的荒唐但是你自身在这件事情还是有问题的,你回去要好好反省一下。”吴克亮严肃地说着,然后又道:“当然,在这件事情上你处理的还是非常好的,比有些同志要好的多。好好干。”吴克亮鼓励着刘伟名。
刘伟名从吴克亮办公室出来之后笑了笑,每个领导的御人方式都不一样,不能说谁的方式好谁的方式不好,作为一个领导,最重要的是要有魅力、人格魅力,连人格魅力都没有那么这个领导离下台也就不远了。而刘伟名所遇到的这些领导无论是自己的老丈人金清平还是张允后以及现在的吴克亮都是有着强烈的人格魅力地。
回到办公室后刘伟名看过了一些文件之后便给各个部门的一把手分别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下手头上的事情。办公室基本上也就是做些这样的事情,有大事重要的事情那么刘伟名就必须得自己亲自干,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他的任务就是分配工作。
吧好这些之后刘伟名的手机铃声响起,刘伟名看了看,是自己老婆张云佳打过来的。
“喂,老婆。什么事?”刘伟名笑着问道。
“伟名,钟丽过来了,过来看金倩的,你回来一下吧。有空吗?”张云佳问道,张云佳与钟丽是认识的,在清泉的时候每次去刘伟名那都是钟丽在帮着打扫刘伟名的房间。
“这丫头来了?她怎么知道了,行吧,我马上回去。”刘伟名惊讶了一下,随后挂断电话。又交代了一下任务便让司机把自己送回家去了。
一到家推开门,就看到张云佳和钟丽那小丫头一起坐在沙发上,而钟丽那丫头不停地抹着泪水。当然,称呼钟丽为小丫头只不过是刘伟名的一个习惯性罢了,此时的钟丽绝对不再是彼时清泉的那个小丫头了。高跟鞋、华丽的衣服外加稍施粉黛的脸庞,特别是身上那种气质,这一切都证明了她已经从一个乡村小丫头磨砺成了一个商界的女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