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第52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钟丽,你怎么来了。网 ”刘伟名一边拖鞋一边问道。
“伟名哥。”钟丽看到刘伟名之后连忙用纸巾擦着泪水,还如三年前一样称呼着刘伟名为伟名哥,甚至见到刘伟名时还是一样地有些局促。
“哭什么哭,你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女孩一样整天哭哭兮兮地。”刘伟名走过去摸了摸钟丽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伟名哥,我……我……,你说倩儿姐这么好的人这么年轻漂亮怎么就会成立植物人了呢?老天真不公平。”钟丽一说起这个眼泪又没有止住。
张云佳看到这牵着钟丽的手安慰着钟丽在沙发上坐下,拿着纸巾给钟丽擦眼泪。
“老天是公平的,你要相信你倩儿姐一定会醒过来,一定。”刘伟名捏紧了拳头说道,脸上一片坚毅。随后又放松自己笑着对钟丽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情况的?”
“每个季度我都会把集团所有的财务报表邮递给倩儿姐审核签字,但是这次寄过去之后倩儿姐并没有给我打电话来,昨天梦晴姐给我打了电话我才知道倩儿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钟丽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集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刘伟名靠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点了根烟慢吞吞地问着。
“不错,一直都处于上升阶段。但是我自己的能力有限,以前很多事情都是倩儿姐亲自指挥我做的,现在我开始感觉到有点力不从心了。”钟丽有点落寞地说着。
“如果……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有什么关于经营上的问题你可以来问我,我想我多少可以帮你出一点主意的。”张云佳听到这说道。
“嗯,以后有这方面的事情你多问问她吧。”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那……那就谢谢……嫂子了。”钟丽有点激动。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张云佳像个大姐姐一样说着。
在家吃了中饭,刘伟名开着车载着钟丽往医院而去,而张云佳则因为要在家带孩子所以便没有过去。
“倩儿,你看看,看看是谁来看你了。”刘伟名走进病房,让两个贴身照顾的护士出去,然后抱着金倩坐在轮椅上面握着金倩的手说道。
“倩儿姐,我是小丽。我来看你了。”钟丽原本已经平复的心情在看到一动不动的金倩那一刹那眼泪又开始泛滥了起来。蹲在金倩的身前大声地哭着。
这次刘伟名没有再去安慰钟丽,人的有些情绪总是需要发泄出来的。女人喜欢用眼泪来发泄,而男人往往喜欢用拳头来发泄,当然,也有人选择用下半s来发泄的。
而金倩却还是那个样子,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只是眼眶内闪动的泪花说明了她此刻内心并不像外表那样的平静。
“为什么倩儿姐会受到这样的折磨?她人那么好,为什么?”陪着金倩说了一下午话之后刘伟名开着车带着钟丽离开,在车上钟丽还在抹着眼泪。
“倩儿这一生是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但是我相信以她的坚强是一定可以挺过来的,有些事情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舒缓了一下情绪道:“钟丽,你现在怎么样了?两年没见你了,身上的气质倒是完全不一样了。怎么样?找到男朋友了吗?”
“没有,处过两个,但是感觉都不对,就没有再处了。”钟丽现在说起这个话题已经不会像当年那样会立马脸红了。
“对,找男人就像是找衣服,外表再光鲜再好看但是不合身穿起来也不会好看到哪去。不过,做哥哥的教你一点,找男人你一定要找准,这个男人不一定要多帅多有能力,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要对你好,要对你专一。你也知道我和你倩儿姐的事情,你倩儿姐为什么如今会变的这么凄惨?就是因为她当年看错了一个男人,所以这一生也就毁在这个男人手里了。”刘伟名不知道是在教导钟丽还是在述说自己心里的苦闷。
“伟名哥,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觉得倩儿姐和你在一起很幸福的,她……”钟丽有点慌神地解释着。
“你紧张什么,你这丫头。”刘伟名看到钟丽的样子哈哈大笑着,然后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倩儿了,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只有我知道,也只有我知道她到底过的幸不幸福。你在这里呆两天吧,多陪你倩儿姐说说话,这几个月以来都是我一个人在陪她说话,估计她也挺烦了。”
刘伟名本意是要把钟丽安排在自己家里的,但是钟丽执意不肯,最后刘伟名也只能让她去住酒店,反正这丫头现在也不缺钱了。
这天刘伟名才到办公室便接到了市委书记吴克亮的电话,让刘伟名到他办公室去一趟。刘伟名一听口气便知道吴克亮现在非常的不高兴。于是二话不说跑到吴克亮的办公室。
“伟名,我记得你是兼着这个效能办主任的职位吧?”刘伟名一走进去吴克亮便问道。
刘伟名当即在心里一紧,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当初给自己定副秘书长的时候就让自己兼任了这个效能办主任的职务,但是大家都知道,党委的效能办说没权利他有权利,说有权利他也没权利。这主要得看党委书记这边注不注重了。吴克亮上任以来从来没提过过于加强党政机关效能建设的事情,所以,这个效能办也是形同虚设,一个个职员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混吃过日子。试问谁没事会想着去做一些得罪人不讨好的事情?当然,效能办的人员也一直精简到不能在精简的地步了。
“是的,吴书记。”刘伟名不敢乱说话,只能点头说是。
“那好,你来看看这个。”吴克亮把面前的电脑一推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趴过去一看,便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吴克亮打开的是一个党风廉洁的市民举报网站,采用的也都是匿名举报,刘伟名仔细移动鼠标看了看,上面许许多多都是举报一些政fu人员生活腐化的问题,但是这些都是没有真凭实据的,没多大的根据,所以这个基本上都没人当真,要是每一条都去核实那估计整个市委什么事情都不做光查这个人员都不够用了。但是吴克亮今天突然关注起这个来那是肯定有原因的。
“平时我上班都是提前到的办公室,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各个单位是什么情况。今天由于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来的迟了点,到这里已经上班快半个小时了。结果便看到各个单位稀稀拉拉的,不像个机关。市委大院尚且如此,在外面上班的单位就更不好说。伟名同志,你带着效能办,最近要突击抓一下。一定要有力度,要有典型;发现问题,不论是哪个单位,不论是什么人员,一定要严肃追究。尤其是对市委、市政fu大院,更要明查加暗访,一定要出成效。”吴克亮再次拍着桌子说道。
“是,吴书记。前段时间是我工作的失误,我在这里向你做个检讨。以后,以后我保证会把党政机关效能建设摆在第一位。”刘伟名赶紧表态说着。
出了吴克亮的办公室,刘伟名心里暗道看来吴克亮这次是真的要打动干戈了。他回到办公室之后打电话把市委办的几个主要领导全部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非常隐晦地把吴克亮吴书记要集中整治的事情提了一下,让几个负责人要向下面打好招呼,一定不能在这个时候出问题。刘伟名也是没办法,要是被效能办的人抓住了市委办的人的话刘伟名这脸上肯定是没光的,所以他的先把招呼打好。
然后刘伟名走进效能办的办公室,把效能办的几个副主任叫在一起。非常严肃认真地把吴克亮的话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吴书记强调要有典型,这也是效能建设能否达到目的的关键所在。但是如何出典型,这就很难办。在一个这么大的浅圳市,要是找好的典型,十分容易,之间会冒出一大批;但是要找出一个效能建设反方面的典型,就不那么容易了。具体该怎么做你们几个想一想,你们都是效能办的老同志了,处理这些问题比我有经验的多。”
刘伟名说完之后,其中一个姓李的主任建议这次整治先不向下面打招呼,组织人员先行暗访,查出问题再进行曝光。这样也许能找到吴书记所说的典型。刘伟名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就由李主任带队从明天起就开始暗访活动。
暗访活动比当年搞地下活动时还要神秘,李主任特地从底下区里抽了三个生面孔的人上来。每个人配了一台针孔摄像机。这家伙体积小,藏在身上方便。这三个人每天装着没事,在市委和市政fu大院以及市直的一些单位闲逛。到中午吃饭时,又到市区的几家大的酒店跑。看见长得像个机关干部模样的,就偷偷地摄下来。刘伟名为此专门交待:先摄像,再研究。不要向外透露一点风声,谁说了谁负责。
在市委办,刘伟名也郑重地在办公室会上对效能建设作了强调,尤其是上下班制度和中午的禁酒令执行上,他强调得更为充分。大家就知道市里要搞突击行动了,每天上下班齐刷刷地守着时间,也看不到女同志上班溜出来买菜了,更不用说打毛衣了。
半个月下来,李主任汇报说:掌握了大量的一手情况。刘伟名就先看了三个人拍的片子,五花八门的,有上班时间桌上空着没人的,有在一起打牌的,有在电脑上打游戏的,还有中午喝酒兴高采烈的。甚至还拍到了一些干部穿着制服,在上班时间到娱乐场所的。刘伟名看了也有些气愤,“太不像话了,一定要严肃处理。”
效能办为此专门对三个人拍摄的资料进行了整理分析,最后拟出了一份名单。
市委大院一个没有,市政fu大院却榜上有名,共有四个。其中还有一个政fu办的工作人员上班玩游戏。这个人刘伟名也认识,是政fu办后勤处的副处长,五十多岁了,看得出来对游戏入迷了。市委这边没有抓住人的原因就是刘伟名把消息给放出去了,要不然市委这边不可能没有问题的,当然,刘伟名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他是在爱维护自己的么子,同时也是在维护吴克亮的面子。自己是市委办的主任,市委要是被抓住了典型自己脸上没光,而吴克亮也是市委书记,市委要是被抓住典型了他脸上更没光,所以刘伟名才敢这么做。
李主任说既然吴书记要典型,这就是最好的典型,不行就全部交上去。刘伟名觉得不太妥当,说再看看,再研究一下。典型也不在多,关键要有典型性。刘伟名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是有想法的,主要是这些人多少都是领导干部,刘伟名不想得罪那么多的人。虽然要怎么做那是吴克亮说的,但是事情却是刘伟名做的,人家要恨也绝对不会恨吴克亮只会恨你刘伟名了。这也是刘伟名一直任由效能办那么闲着的原因。
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反复地看着手中的四份材料,一份是政fu办的后勤处副处长,一份是关于工商局的副局长,还有一份其实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建设局的局长和一位副局长,这两人是在一个饭店包间吃饭被效能办安排的那三个人出没关紧的门缝处拍到两人在那与一群老板喝酒的照片,最要命的是拍到的还是这位局长大人正与坐在身边一看就是交际花的女人喝交杯酒的情形。刘伟名无奈地笑着,他不知道是该说这位局长大人太不小心了还是该说自己派去的人太过于厉害了,连没关紧的门缝都能拍到这么惊世骇俗的内容,这一拍不要紧,一位副厅级和一位正处级就得马上丢乌纱帽啊。而且,这一拍也让刘伟名为难的要命。因为这位建设局的局长是张允后的老部下了,叫做胡平,是张允后留在浅圳的嫡系人马,与刘伟名的关系也一直挺好的。想来想去,刘伟名最后把前两份材料放进箱子里面锁好,而关于建设局的两份材料则用一个大的档案袋装好,折起来放进自己的包里面。
刘伟名拿出电话给胡平拨了过去。
“老胡啊,我是刘伟名啊。对,我这里有点事情要找你,中午吧,中午在九州饭店一起吃个饭,对。事情比较重要,你可一定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