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第52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打个电话让人中午在九州饭店订了个包间。网 然后在快下班的时候才让司机开着车去往九州宾馆。在这个时候来见胡平怎么说都会有点不合适,所以刘伟名把行动尽量隐蔽。
走进包间里面坐下,然后又打个电话给胡平,告诉他自己在哪个包间。
“我说伟名老弟啊,你搞的这么神秘兮兮干嘛?怎么弄得像地下党接头似的。”胡平推开门走进来大大咧咧地说着。
“没办法,见你老哥一面不容易,不慎重不行啊。坐吧,先点菜。”刘伟名微笑着说着。
“有什么事情你就先说吧,我知道伟名你不是重要的事情不会找我,咱们兄弟俩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地,说吧,只要我胡平能够帮得上忙的我绝对不推迟。”胡平坐在刘伟名身边说道。
刘伟名看了看胡平,然后笑了笑,说道:“还是先点菜,咱们边吃边聊。”
刘伟名拿过菜单,很熟练地点了几个菜。
“你也太小气了吧,酒都不点。”胡平瞪着刘伟名,由不得胡平不震惊,这酒桌上哪有不喝酒的。
刘伟名等服务员走了之后才说道:“老胡啊,你估计最近也听到风声了,吴书记正在抓效能建设这一块,这个事情也正是我在负责,这是关键是偶,我自己带头违法不好。”
“伟名啊,不是老哥说你,这效能建设没接领导班子都会喊喊口号,其实说到底都只是做一下面子罢了。都是只打雷不下雨的,你啊,不要太当回事了。”胡平以一个长辈的身份教育着刘伟名。
刘伟名只能无奈地说道:“老胡,这次你是这的错了,而且错大发了。吴书记那天亲自把我叫到办公室,拍着桌子对我说一定要把这个风气给整下来,不管多大的官,只要抓大一起就坚决处理一起,要树立几个典型出来。这次吴书记是非常认真地办这个事情。”
“哦,我倒是忘了你还兼着个效能办主任的职位。听你这么说吴书记倒是真的准备拿一批人开刀来把这个风气杀下去了。我说伟名啊,你可千万别把老哥往那把刀下面送啊。”胡平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严肃了一点,随后接着开着玩笑。
这时服务员把菜上好,刘伟名和胡平都把嘴巴闭上,知道服务员走出去之后刘伟名才拉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把那个档案袋给拿了出来递给胡平,说道:“你自己看一看吧。”
胡平疑惑地望了望刘伟名,然后把档案袋打开,看了看里面的几张照片之后脸都白了。立即问道:“这照片是?”
“吴书记这次力度很大,让我们一定要以暗访的方式找出一批典型出来。所以我便让几个效能办的主任去负责这件事情。谁知道他们交给我名单和照片的时候老胡你和你的那位副局长的照片就在里面。哎,这事也只能怪我,没有亲自对那几个拍照的小伙子说清楚,吴书记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们自己心里应该有底,你拍到一个处级干部也就算了,竟然连副厅级也拍,这事就算是拿给吴书记吴书记也不一定敢这么处理,这是在为难吴书记。所以,我想这几张照片还是交给老胡你自己好好保管吧。”刘伟名隐晦地说着。
“伟名,这次老哥承你的情了,没想到吴书记的火气这么大。”胡平心有余悸地说着。
“吴书记是什么脾气我比你清楚,他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这次要是不是我负责估计你真的要在油锅里游会泳了。以后这方面还是多多注意一下,吴书记非常注重这些问题。”刘伟名最后提点了一句。
“大恩不言谢,伟名。”胡平点了点头感激道。
“接下来的事情可就得你自己负责了,我可以帮忙倡导一下子。”刘伟名不着痕迹地说着。
“这个当然。”胡平说完之后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今天晚上我在天昊大酒店设宴,宴请各位效能办的同志。”
言下之意两人心里都明白,下午刘伟名回到效能办,给几位负责的副主任还有负责拍摄照片的同志都说了声,说是他刘伟名给几位办了个庆功宴。刘伟名发话这几个敢不来?到了天昊大酒店之后发现做东的人其实不是刘伟名,而是建设局的局长和副局长。刘伟名喝了几杯酒之后直接说有事走了。他在这里不适合,而且刘伟名本身也不想参合到这里面去。依旧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医院外面,然后到店里面去买了颗口香糖在嘴里嚼着,一直嚼到没味了才进金倩的病房。
“倩儿,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对不起,我今天又喝酒了。”刘伟名推着金倩又走进那个小花园。他每次喝酒过来后都会嚼口香糖,虽然他知道口香糖掩盖不了酒味,也知道现在的金倩有没有味觉都是说不定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坚持这么做。与其说是在做给金倩看倒还不如说是在做给自己看。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拿着一个档案袋走进吴克亮的办公室,然后把照片递给吴克亮,然后开始说道:“经过我们大半个月以来的明察暗访,掌握了真凭实据的同志共发现了两位。一位是政fu办后勤处副处长姜兵同志,以为是工商局副局长饶德明同志。另外我们调查后发现,政fu一些职能部门的同志纪律性非常的差,毫无一个领导干部该有的自律性。总体情况不太乐观。”
“办,严办。这事情你们于政fu那边沟通过后给个处罚意见递交上来。一定要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吴克亮看过照片之后直接拍板决定。
刘伟名点了点头,心里暗道要是吴克亮看到胡平的照片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当然,估计胡平就算知道自己把胡平的事情压下也不会怪罪自己。原因很简单,胡平是个副厅级干部,上面有后台,如果自己把胡平的照片摆在他面前吴克亮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信绝对不可能不处罚胡平,而且还必须的重罚,但是一个副厅级干部处罚起来真的这么容易吗?吴克亮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杀一儆百的效果罢了,并不是要进行什么政治斗争,所以对于吴克亮来说要把胡平严办那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自己把胡平的事情压下也未曾不是在帮吴克亮排忧解难。
虽然吴克亮定的调子是严办,但是真的落实到刘伟名这里了却并不好办,怎么办、办到什么程度这都是非常需要考究的事情。如果自己办的太过火的话那就等于把工商局和政fu办都给得罪了。要是办轻了那就得罪了吴老爷子了。所以刘伟名为了这个事情是真的很恼火,最后干脆学吴老爷子的办法,走到效能办对几位副主任说道:“上面老板的意思是一定要严办,你们与政fu那边沟通交流一下意见,然后把处罚意见交上来。”在几个副主任一脸黑线的表情中,刘伟名长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在党委政fu里面基本上是没什么秘密可言的,一些小道消息都是传的飞快,而且无论你怎么查都无法查出这些小道消息到底是从哪里传出去的。刘伟名相信,自己在这件事情里面只是做了一个传话人的态度会被很多人了解的。政客嘛,当然就是要把朋友越做越多,敌人越做越少,这就是为政之道。刘伟名的理念就是不树立敌人就坚决不树,能少树立敌人就少树。
三天之后,刘伟名刚上班,就跑到吴克亮的办公室,倒不是因为有事,平时他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也是到任书记办公室看看,了解任书记一天的工作安排,好根据任书记的安排,再确定自己一天的具体安排。他心里非常明白,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其实就是做这市委秘书长的事情,不同的是自己的职位没有提上去罢了。所以,他的做事方法方式基本上都是按照一个秘书长的要求来做的。
吴克亮已经坐在椅子上,正闭目养神。刘伟名轻轻地喊道:“吴书记。”
吴克亮睁开眼,刘伟名说道:“按照你的指示,昨天我们与省堡商局还有政fu那边通了气,初步的处理意见是:给政fu办的姜兵同志行政记大过、党内警告处分,给工商局的饶德明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建议省堡商局给其行政记过处分。您看……”
吴克亮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太轻了,不能警醒别人。还要加大处理力度,要撤职。”
“这,这不是不行。可是根据我们了解,这两位同志平时工作都还是很不错的。是不是给他们一次机会,并且我们在通报上说明:这是第一次,下次如有再犯,一律行政撤职。”刘伟名说着望着吴克亮。
吴克亮又用手摸了摸头顶,说:“那就这样,先发通报,等下次常委会时再过一下。”
这种处理方式是刘伟名最为希望的,因为不会太得罪人,说不定人家还会感激自己。在政fu部门里面做事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这里面水都深的很,说不定那一脚没踩稳就掉进去了。
刘伟名回到办公室,叫来李主任,让他尽快把通报发出来。李主任说:下午就发。这件事情到这也就告一段落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来说,他永远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刘伟名心里也郁闷的紧,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一当就当了整整两年,但是上面却一点也没有要给自己提上秘书长的意思,虽然那刘伟名知道两年时间并不久,但是他干办公室主任这个干的烦了,试问按照最保守的估计,他要干满一届办公室主任提秘书长那他还得干三年,然后还要再干一届和现在所做的基本没区别的秘书长才有机会调出去,那么他就还得干八年。八年啊!那时候自己都三十六七了,那自己现在有着的年龄优势将会一点都不存在了。虽然心里不甘,可是刘伟名还是没得办法。这事是急不来得,一个秘书长,正厅级干部,不是这么容易说提起来就可以提起来的,里面的权力斗争太过于激烈,这一点刘伟名是深有体会地。
在医院经过了一年时间治疗的金倩身体终于达到了健康状态,只要保证日常的饮食那么她的身体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虽然医院提倡金倩继续留在医院看护,不过刘伟名却坚持把金倩接回家来。刘伟名理由很简单,她是我的家人,一家人就应该住一起,住在医院这个地方有什么温暖可言?那天刘伟名牵着小金哲,张云佳抱着刘轩走进了医院。
“妈妈,我和爸爸还有阿姨、弟弟一起来接你回家了。”小金哲看到金倩便说道。
基本上每隔一两天刘伟名或者是张云佳都会抱着小金哲过来陪金倩,时刻提醒刘金哲金倩是他妈妈,亲生母亲,告诉他一个乖孩子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孩子都是教出来,接受这样的教育多了那么在他的潜意识里面就会留下孝顺的种子,这就是教育的重要性。
“去,帮妈妈把鞋子穿上。”刘伟名笑了笑拍着小金哲的脑袋说道。
小家伙从地上拿起金倩的鞋子便帮被刘伟名扶着坐在上的金倩穿起了鞋子。而金倩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眼角又流下了泪水。
“傻丫头,孩子听话懂事是好事,你哭什么?儿子还说了,等你康复的那天他要带你去周游全世界,要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零食。是不是啊,儿子。”刘伟名轻轻地为金倩擦去眼角的泪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