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第52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小金哲不停地掉头,重复了一句道:“我要带你去日本看奥特曼,爸爸说奥特曼是日本人,不是我们中国葫芦娃的对手。 我不信,我一定要去看一的很认真。这一句话把在场的人都给惹的笑了起来。而一旁的张云佳也笑着笑着哭了起来,抱着自己怀里的刘轩指着金倩道:“轩儿,叫大妈。”可惜一岁的孩子还只知道叫妈妈。
张云佳帮金倩把头发梳理好,还给金倩脸上化了淡淡的妆。她知道金倩本来就是个爱漂亮的女孩,所以每隔两天张云建都会过来帮金倩做一次护肤,所以,虽然金倩成了植物人,但是却依然那么楚楚动人。
刘伟名把金倩抱在自己怀里,拖家带口地上了车,然后开回家。在一个月前他们家就又买了套别墅,特意在要了一个大院子。在院子里面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这一切都是为了金倩准备的。因为医生说了,优雅平静的环境有助于金倩的恢复,所以,刘伟名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把之前的那套房子给卖了才买了这套别墅。他要亲自为金倩准备一切,所以拒绝了张云佳的支助,当然,有张云佳这个亚洲第一富婆的老婆在,刘伟名根本就不怕人来查自己的经济问题。
浅圳是国家的经济重地,所以,每年下来检查调研的京官数不胜数,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下来了,接待这一块都是刘伟名负责。所以刘伟名在把自己忙不沾地之外,也把大小京官都认识的差不多了。而且刘伟名也证实了一点,那就是吴克亮确实是在京里有大关系的,几乎下来的官员都对他客客气气、称兄道弟。刘伟名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最后他得出了,吴克亮就是一个下来历练捞政绩的势力党,根据以往那些的轨迹判断,他最多在浅圳市委书记这个职位上面干一届,这一届不管有没有政绩他都会继续往上走,当然,最后的目的地是什么职位那就不是刘伟名能说得清了。这也更加肯定了刘伟名要紧跟着吴克亮脚步的想法。
刘伟名自己的目标依然是要当一把手,手里没权就根本没办法做事,刘伟名自认是个做事的人,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要当官就当手里有实权的一把手,而不是现在这个管家性质的办公室主任。当然,要当一把手不是你想当就可以当的,没有一步步地磨砺是不可能走上那个位置的。所以,刘伟名现在的目标就是先爬到市委秘书长这个位置,爬上这个位置了离主政一方也就不远了。
这天刘伟名正在饭店陪着一批省里来的官员吃饭,席间拼酒拼的正厉害的时候自己的手机响了,拿起来看了看,是个异地的号码,这个号码刘伟名是特意标了记的,因为是家里打来的。他年前回家的时候特意给家里安了个电话,而且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就贴在了电话机旁边,老父老母孤孤单单地在家里,做儿女的谁能不担心?刘伟名所以特意把自己的号码贴在旁边就是为了让有意外事故的时候自己父母能够马上找到自己。
刘伟名跑到外面接听起来。
“伟名啊,你爸他……他……突然晕倒了。”对面传来刘伟名母亲飘忽不定的声音,可以见得老人家现在有多么的紧张。
“什么啊?多久的事情了。网”刘伟名心里立马就咯噔了一下。
“就刚才啊,我……你……你说怎么办啊。”刘伟名母亲声音里面的焦急让刘伟名听着更加的心惊。
“赶紧送医院啊,快点啊,你去叫二麻子帮忙。找个车把爸爸立即送到明阳市医院去,我立马赶回去,妈,这事一刻都不能耽误啊。”刘伟名被自己母亲给气的不行,人都晕倒了还不知道送医院,还打电话来问自己这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怎么办。但是想想,一个农村的老妇人能知道什么。
这边挂断电话,刘伟名立即走进包间对那些省里的官员说道:“各位领导,对不起了,家里的老父亲突然病重,我得赶紧赶回去了,先失陪,我自罚一杯。”刘伟名笑着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然后轻声对副主任交代了几句便跑到外面叫上司机便往机场而去。坐在车子上面给唐伟龙打电话,让他马上订一张到林阳的电子机票,然后发到自己的手机上面来。
随后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又给在上海的张云佳打电话:“老婆,爸突然晕倒了,我现在去赶飞机。你那边事情办好了之后就回浅圳,这边孩子还有金倩在家不能没人照顾。”
“要不要紧啊?你那边不方便要不我从这边直接飞过去?”张云佳也惊了。
“没事,你对那边不熟悉,处理起事情来也没我方便,还是我回去吧。你不要太担心,应该没多大问题。”刘伟名一边安慰着张云佳也在一边安慰自己。
车子开到机场,唐伟龙打电话来说暂时没有到林阳的飞机,最晚的一趟都是明天早上的了。刘伟名没点办法,然后叫司机自己坐车回去,开着车便往高速而去。但是开车回去得要多久?刘伟名实在是不放心,但是自己在林阳有很多熟人可是在明阳根本就没有啊。想来想去最后想起了年前刚调到明阳市委当宣传部副部长的董静了。虽然刘伟名并不想麻烦董静,但是现在看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一边加速开车一边拨这董静的电话。
“喂,你好。”董静非常公式化的声音传来。
“董静,是我,伟名。”刘伟名连忙说道。
“我知道是你,有什么事情吗?”董静的回话从来不会太考虑别人听着的感受。
“我想问问你下午忙不忙。”刘伟名还是客气地说着。
“你说,什么事情。”董静不假思索地回答着。
“是这样的,我爸突然在家里病倒了,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我已经叫老家的人开车把他送往明阳市中心医院来了,现在在路上。但是我现在还在高速公路上,也没有今天的机票,我一时半会儿到不了,所以想麻烦你帮我去医院联络一下,我母亲人老了根本就处理不来事情。”刘伟名急切地说着。
“好,我现在就去医院,你等下把你爸爸的名字给我发过来,我好找人。”董静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刘伟名现在也没工夫去考虑董静到底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不管限不限速他都使劲地开着车,还一边把自己父亲的名字给董静发了过去了。
医院里面虽然看病的是大夫和护士,但是最忙的还是家属,有许多事情要弄,而刘伟名也知道自己母亲,一个在农村里面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家能知道一些什么?所以他必须要找个人帮忙才放心。
刘伟名紧赶慢赶也在半夜才赶到明阳市中心医院,然后去医院前台查了下病房就赶紧走了跑了过去。到了病房便发现董静和自己母亲都坐在里面,而自己父亲则睡在上。
刘伟名喘着粗气跑进去。“妈。董静,是个什么情况?”刘伟名望着董静问道。
“没太大的问题,幸好治疗及时,是脑血栓,但是不是很严重,治疗一段时间就能康复。医生说了,这个病最主要的是后期的调养,如果调养不善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偏瘫等情况。”董静点了点头对刘伟名说道,然后又道:“我找了点关系,所以医院会特殊对叔叔进行看护的,你不用太过于担心。”
“谢谢你了,董静,这么晚了你还在这,真是不好意思。”刘伟名感激地说着。
“没事,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如果晚上要陪的话让医院再加一张就行了。我已经和院长说好了这个事情。”董静笑了笑,然后提着包就准备出去。
“你吃了饭了没?一去去吃个饭吧,我也饿了。妈,爸没事了你就不要担心了。吃饭去吧。”刘伟名转过身对自己母亲说道。
“你们俩去吃吧,我不饿。你和董小姐都一天没吃饭了。”刘伟名母亲的眼角还是有点通红。
“那你先在这坐一会,我等下把菜打包过来。”刘伟名也不勉强自己的母亲和董静走了出来。
“你先去洗把脸吧,开了这么久的车脸上都是油了。”董静看了看刘伟名,轻微地一笑,然后说道。
刘伟名伸手在自己脸上一摸,果然是,然后尴尬地笑了笑,跑进洗手间,洗了把脸走了出来。
“擦擦吧。”董静递过来两张纸巾。
“谢谢。”刘伟名擦着纸巾闻到一股沁人的香味,他不知道这种香味是纸巾上本来就有的还是是从董静身上所沾染上的。
“怎么样?在这边还行吗?”刘伟名按了下车子的遥控器然后问道。
“都一样,要不是我爸逼着我早就辞职了。我想自己开个书店,那样宁静的多。”董静淡淡地说道。
开书店?这倒还确实是非常适合董静。
“一个正处级得干部就这么辞掉太可惜了,换我是董市长我也不答应的。不过以你的性格在这个圈子是肯定不会习惯的。再干两年吧,如果真的还是适应不了就转到二线去干个虚职,再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刘伟名打开车门让董静坐进去,然后自己坐上了驾驶位。
“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董静只是点了点头。
“你……感情上面……有没有……发展。”刘伟名吞吞吐吐地问着。
“一切随缘分,我想要等的那个人还没出现。一个人生活也很好,我这种人不适合结婚不适合组建家庭,因为我注定不是个能够处理好家长里短财米油盐这些事情的女人。”董静摇着头说道。
“你难道准备单身一辈子?”刘伟名虽然心里挺开心的,但是还是有点惊讶。因为董静的年纪也不小了,马上就三十了。一般的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如果还没有感情的话都会感到恐慌。这是心理学专家研究出来的。
“我喜欢安静的生活,如果结婚之后注定要为了那些繁琐的事情烦心的话我宁愿不结婚。”董静还是那种淡淡的语气。
“这个也不着急,或许等到你喜欢的那个人出现了你会不顾一切为他改变也说不定。”刘伟名半开玩笑地说着。
“或许吧。”董静也笑了笑,然后又道:“但是可能性不大,我是个没有太多激情的人。”
“听说你去年结婚了,我是从董琳那听来的,她估计是从林月那的来的吧。现在生活还好吗?”董静随意地问道。
“还好,以前年轻,总喜欢不顾一切地往前冲。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觉得稳定才是最好的归宿。”刘伟名感慨地说着,然后说道:“虽然我是明阳人,但是我对明阳真的不了解,你说哪个地方的东西好吃?”
“这个时候大部分都关店了,去吃夜宵吧,我不饿,但是看你的样子应该挺饿了。”董静摇开窗户。
“确实饿了,浅圳到这还是挺远的。”刘伟名点了点头。
刘伟名开着车注意着路边的小吃摊,然后在所谓的夜宵街停下,董静让刘伟名点菜,自己便上厕所去了。刘伟名拿着夜宵老板递过来的简易菜单选着菜,然后却突然听到手机铃声,一看,原来是董静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刘伟名看了看,董静还未出来,犹豫了良久,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接过:“喂。”
“你是谁?”刘伟名说过之后对面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很显然是没想到是个男人接得,接着非常嚣张地说道。
“我是董静的朋友,她现在上厕所去了,手机放在桌子上面,你稍等一下打过来。”刘伟名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还是尽量地解释着,虽然心里并不痛快。
“我问你是谁?这么晚了你还和静儿在一起干嘛?”对面男人声音听出来非常的愤怒。
静儿?刘伟名听到一个男人这么叫董静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当即也不客气地问道:“那么请问你又是谁?”
“我是她男朋友,快点说,你们俩在干嘛?”对面男人比起刘伟名来声音要嚣张的多。
“她男朋友?兄弟,别自作多情了,她刚才才跟我说过她没有男朋友的。至于我和她在干什么有必要告诉你吗?最后我告诉你一句,兄弟,做人要懂得尊重两个字怎么写,要想别人尊重你你首先要懂得尊重别人。”刘伟名也不想与这种明显是自作多情而且外加醋坛子的男人多加解释什么,直接把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