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第52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谁打来的?”董静走过来看到刘伟名拿着自己的手机便一边擦着手一边问道。网
“我不知道,他说他是你男朋友。”刘伟名好整以暇地望着董静问道,他也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和刘伟名是什么关系。
“男朋友?”董静皱起了眉头,然后翻了下手机的聊天记录,然后把手机关上对刘伟名说道:“是王廉,董琳和你说过的,我爸的一个学生,现在回国在林阳大学当老师。”董静没打算多做解释,轻描淡写地说着,也没有要打过去的意思。
刘伟名把这些细微地动作都看在眼里,然后不做声色地指着刚端上来的菜问董静:“你看看这些菜还合不合你的口味?要是不合得话咱们再点。”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我对这些不是很讲究。”董静淡淡地一笑,然后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夹了一点点菜放进碗里。
就在这时,董静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董静看过号码之后眉头又邹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是那个王廉打过来的。
董静看了看刘伟名,然后摁下接听键道:“王廉大哥,有什么事情?”刘伟名听到这笑了笑,暗道这丫头果然对谁都是这一副固定的口吻。
“哦,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刚从外地回来。我们现在在吃饭,我刚去上洗手间了,所以他帮我接了一下。”董静眉头越邹越深,估计是王廉的话越说越让她不高兴。只可惜董静的手机明显效果比较好,刘伟名已经非常用心听了也没听到那个叫王廉地到底说了些什么。
“王廉大哥,我现在有事情不想和你讨论这个,就这样吧。”董静说到最后直接把电话挂了。
刘伟名很少看到董静生气,今天可能算的上第一次吧,可见董静确实对王廉没有太多好感。
“他在追你,是吗?”刘伟名假装着无意问道。
董静抬起头看了看刘伟名,没有说话,董静的习惯就是不说话那就是在默认了。
“你为什么不考虑考虑他,虽然我没见过他,但是听董琳说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刘伟名给董静碗里夹着菜问道。
“谢谢。”董静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和他很早就认识了,我一直都把他当做一个大哥哥,因为那个时候他非常照顾我和董琳。然而这次回来之后他却换了种方式对我,这让我很不适应。而且,我对他也确实没有这个想法。”
刘伟名听到这点了点头,表示懂了,他听出来董静并不想过多地谈论王廉的事情,所以他便不问了。
就在这时她手机又响了起来,刘伟名有点惊讶,这个男人的执着里还真是无与伦比啊。
“王廉大哥。”董静的性格还是这样,她绝对不会拒绝接一个人的电话的。
“你现在过来?”董静瞪大了眼睛问道,接着关掉了手机,看着刘伟名望着自己便淡淡地说道:“他说他现在立即过来,然后就挂了电话了。”
“什么啊?他现在从林阳赶过来?”刘伟名发出发了肺腑的惊叹,然后看了看手表说道:“都已经十二点多了呀,我的亲哥。网”随意摇头苦笑,暗道,这样的男人很难用一个词语来形容。
“所以我前面就说了,如果成家之后都是这样的生活我宁愿单身,我喜欢安静,没有安静的生活我会觉得恐慌。”董静低着头说道。
“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这么……这么……这么执着的。”刘伟名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么一个词语,他不喜欢在人背后说人家的是非,所以硬是想出来一个带着褒义的词语。
“或许吧。”董静没打算继续聊这个。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知道你在哪吗?这么晚了交通都不怎么方便。”刘伟名善意地问道。
“他没来过这里,也不知道我住哪里。他自己开车来的,我等下找个地方去接他吧。”董静虽然平静,但是也听出了有一些愤怒。
“吃晚饭我陪你去告诉路口借他吧,我有车。人家第一次来这个城市又这么晚了很容易迷路。”刘伟名看了看并不怎么灯火通明的城市街道说道。
董静望着刘伟名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别和我说谢谢,你今天帮了我一个大忙。”刘伟名笑了笑,和董静继续吃着,吃完过后让老板打包了两份菜开着车把饭菜带过去给自己母亲,然后又亲自去值班大夫那里问了问自己父亲的病情,得知没事之后又和董静一起在病房陪了一下父母,在把自己母亲在旁边一张上安顿下来之后刘伟名才开着车载着董静来到高速路口等着。
刘伟名心里暗道有一种人看起来挺成熟,但是其实心里非常的幼稚,就比如这个男人,估算年纪已经三十好几了,却还坐着这种只有偶像剧里面的小男生才会做的事情,给自己添麻烦也给别人制造麻烦。
刘伟名把车停在高速公路在明阳市的出口处,然后熄火打开窗户,放了点轻缓的音乐便趴在窗户边点了根烟。
董静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然后说道:“我在高速路的出口处等你。”
打完之后董静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伟名,看在我的面子上等下他如果说了一些不太好听的话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那人就是有时候太冲动。”
刘伟名点了点头,暗道如果自己真的与他起了冲突最难做的是董静,他不想董静为难,便说道:“把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放在这我不放心,等他车来了我就先走吧。见面了难免会产生一些误会。”
“谢谢了,伟名,不过没什么误会的,有些事情都当面说清楚吧,只是他的脾气比较的犟。”董静点头说道。
丛林阳到明阳有一段距离,可能是坐久了无聊董静便开腔说道:“他曾经救过我一命,那时候我才十几岁,他那时候应该快大学毕业了吧。又一次我妈带着我们一起在公园玩,结果我不小心掉了池子里,是他跳下去把我救上来的。他那人是非常的不错,我一直都办他当做大哥哥,那时候我们关系比较好,而现在。有些事情真的很怪异,只要一牵扯上利益和感情就会变味。所以,我喜欢安静的生活,不涉及利益,不关乎感情。”
不涉及利益、不关乎感情。刘伟名觉得这句话很熟悉,似乎自己在若干年以前也说过一句和这个差不多意思的话。
“也就是因为这个你爸妈才非常看好他的?我听董琳说董市长好像一心想撮合你和他。”刘伟名颇有兴趣地问着,他心里有种快g,这种快g来之于董静对王廉的态度,这让他有种胜利了的感觉,或许男人骨子里都有着这种无聊的虚荣。
“不全是,我爸喜欢他是因为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学生,我妹喜欢他是因为和我当初的感觉一样,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大哥哥。”董静摇头说道。
两人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从高速上下来的车子还是挺多的,一辆接着一辆。终于,一辆小车在路口停下。
刘伟名问道:“是不是这辆?”
董静看了看从车上下来的人然后说道:“是的。”
“那好,你下去,有话好好说,都是误会。我先回去了,我在这里都不好说话。”刘伟名笑了笑,等董静点了点头之后便把车子慢慢地启动。
“开车的是不是就是那个男人?”王廉跑过来盯着董静问道。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董静压住了 怒火说道。
“上车。”王廉拉着董静的手就上车,然后踩足了油门朝着刘伟名的车子后面追着。
刘伟名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慢慢地把车子准备往医院开。他在晚上开车开的都不是很快,当官以来,他的性子已经被磨砺的非常稳重谨慎了,所以现在干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开车亦是如此。开着开着刘伟名就发现后面就一束强光照了过来,然后便看到一辆超子飞速超过自己,在自己车子前面把车子停下。刘伟名吓了一大跳,一脚狠狠地踩在刹车上,幸好车子速度不快才把车子给刹住,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故。刘伟名一肚子的火气,这谁开车又这么开的吗?
刘伟名刚把车子刹住便看到前面的车子的车门打开,一个男人走了下来,刘伟名仔细一看,越来就是那个所谓的王廉。刘伟名知道这人是冲自己而来,也下车。笑着走过去,从自己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准备散给这个王廉。再怎么说这人也是董静的朋友,自己不可能不给董静面子。
谁知刘伟名笑着走过去,接着脸上就是重重 地挨了一拳,刘伟名毫无防备,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拳,直接被打的眼冒金星地摔倒在地上。
“王廉,你干什么?”董静一下子跑过来蹲在刘伟名身边,问道:“伟名,你没什么事情吧?”
刘伟名现在脑袋才清醒过来,心里那是有着滔天的怒火,看了看董静,冷声说道:“没事。”然后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对着董静笑道:“真的没什么事情,小时候受过的伤比这重多了。”然后从地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向王廉。
“我告诉你,小白脸,静儿是我的女人,劝你最好离他远点。不然我打死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跟我抢女人。老子以前在美国是华人帮的,要是再发现你和董静在一起我自己杀了你。”王廉满脸杀气对刘伟名说着,眼里满是不屑。
刘伟名不懂声色地走进王廉,董静立马跑过来拉住刘伟名说道:“伟名,对不起,算了,别打架了。刚刚是我对不起你,我们走吧,别理这疯子。”
刘伟名没有理会董静走过去站在王廉面前淡淡地说道:“华人帮再厉害也是在美国,在这里,是共产d的天下,我就是共产d员,要弄死你分分钟的事情你信不信?刚刚那一拳看在董静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但是仅此一次。最后我说一句,你他妈真的不是个男人。还大学教授,连一般小都不如。”
“你想死是不是?”王廉非常愤怒,一把抓住刘伟名的衣角就准备开打。
“够了。”董静终于发怒了。要惹得一个像董静这样的女人发怒需要多大的怒气?“王廉,你闹够了没有?你以为你自己真的是齐天大圣吗?把手松开,不要让我对你最后的一点好感都消失殆尽。”
“静儿,你怎么能这样。”王廉有点疯狂的迹象。
刘伟名伸出手一把把王廉的手给扭开,然后淡淡地说道:“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懂吗?”
“静儿,我有哪点不如这个小白脸?论家势我爸开着公司,家财上千万,论能力我是大学教授,学校领导非常赏识我,我以后的前途无限的。论长相我比他高比他壮比他帅。我究竟哪点不如这个小白脸?你竟然这么对我?”王廉根本就没理会刘伟名,像发了失心狂一样拉住董静的手吼道。
董静被王廉握的手估计有点痛了,扯也扯不开。
刘伟名笑着走过去扭住王廉的手,一把拉住王廉的衣领用力一甩把这个男人给甩在地上,然后笑着说道:“不为什么,因为我的脸比你白。”然后转身对董静说道:“走吧,和这种人没必要说这么多。”
“我c你m的个小白脸。”王廉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刘伟名这儿冲过来。
刘伟名转过脸用手指指着冲过来的王廉,王廉被刘伟名的姿态给吓了一跳,犹豫地停住身子。
“我最恨别人辱骂我妈,我再给董静一次面子不和你计较。你如果真的想找我算账的话你回去问问董市长,你告诉他我叫刘伟名,如果他支持你你就过来,如果他不支持的话你就最好不要过来找死了。不要把自己的斤两掂量的太重了。你说你那点比得上我,论家产老子手里五百多个亿,论能力老子三十岁不到就是副厅级。论长相我比你长的帅多了。我告诉你,你们林阳大学的校长以前亲自请我吃过饭。什么东西。”刘伟名冷冷地说着,然后拉着董静上了车,吐了一口带着点血腥子的口水,骂了声:“真晦气。”
遇到这事谁不郁闷?无缘无故被人打了一拳,偏偏还不能发作。如果不是因为董静以刘伟名的性格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一个大学教授看起来很了不起,但是半天权势没有。刘伟名一个副厅级干部要让他消失可能有点担风险,但是要把他整的生不如死方法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