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第53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对不起,伟名,还痛吗?”坐在车上董静拿着纸巾给刘伟名嘴角擦着血丝柔声问道。
“没多大事情,他一个大学教授能有多大力气。古人不是说了吗,文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刘伟名不想让董静太过于愧疚忍者脸上的痛楚开着玩笑说道。
“你有点肿,我们去医院看看吧。”董静说道,刘伟名这是第一次从董静的语言中听到了这么强烈的感情波动。
“没多大的事情,去医院太麻烦了,不过这个样子是不能去见我妈了,省的她老人家又担心我。我等下去找个冷饮店弄点冰块消肿一下就没事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刘伟名假装着轻松说道。其实那小子一拳还是很有重量的。
“伟名,谢谢你,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人,这次你这样我知道都是为了我。”董静坐好之后对开着车的刘伟名说道。
“本来就没多大的事情,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呢。只是作为朋友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都要说几句。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托付终生,太冲动、太霸道、太自以为是而且太幼稚,一点处世的头脑都没有,当然,最后这一点与他的工作环境有关系。你和他在一起不会有幸福。”刘伟名摇着头说着。
“他以前不这样,我本身也没对他有任何的想法。”董静淡淡地说着。
“找个机会和你爸爸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不然他老人家还会继续撮合你们。
董静点了点头,然后没有说话,只是帮刘伟名身上的灰尘拍打干净。这让刘伟名觉得这一拳挨的值得,董静以前是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男人做这么亲密的动作的,就像个小媳妇一样。刘伟名知道此刻的董静只不过是因为心里对自己有太多得愧疚才这么做的,但是谁知道她是不是真情流露呢?刘伟名在心里暗爽着,yy着心里的仙子重是会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感觉,此刻的刘伟名便处于这种感觉当中。
“你就住在这?还不错,环境很宁静,很适合你。”刘伟名看了看非常安静的小区把车停好对董静说着。
“我当时看中的原因也就是因为这个。你今晚就住我那吧,我那有两间房子。你这个样子回去只会让伯母担心,等我上去给你弄点冰块把脸消肿之后你明天再过去吧。”董静柔声对刘伟名说道,虽然灯光挺暗的,刘伟名还是看到了董静脸上的些许红晕。
刘伟名没有丝毫的犹豫,笑了笑说到:“好,只要你不嫌我这个臭男人玷污了你的香闺。”说完之后便下了车。跟在董静的身后上楼,脸上依旧是火l辣的痛楚。
罢才刘伟名还在想着要不要让何建林找几个人把这小子给暴打一顿,随即放弃了这种想法,他已经过了这个争强好胜的年纪了,而且他也不想继续为难董静。但是刘伟名想道,叫人给林阳大学的校长大声招呼应该还是可以地。
刘伟名跟着董静走进房里,很普通的两室一厅。但是布置的非常雅致,墙上挂了不少的书法作品和画,屋子里也摆了不少的花花草草,一进来刘伟名就觉得空气都好很多。房子收拾的也是一尘不染。这样的布置才适合董静的性子,要是布置的花里胡哨的那就不是董静了。
“你坐一下吧,我去给你弄点冰块,等敷完冰块你再睡觉。”董静招呼着刘伟名,然后自己去冰箱边忙活了。
刘伟名坐在那,喝了口茶,然后点了根烟,四处看了看,董静便过来了。用毛巾包着几块冰在手里,看了看刘伟名一眼后说道:“把烟掐了,然后躺下,我来给你敷。”
“我自己来就行了。”这个时候的刘伟名倒有点不习惯了。
“你自己来不方便,我来就行了。”董静淡淡地说着,然后细心地帮刘伟名敷着冰块。
刘伟名就这么躺在沙发上面让董静给自己脸上压冰块,这种感觉很好,很温馨。温馨的让人生不出任何一丝丝其它的想法。
刘伟名在董静这儿睡了一下子,在早上九点多醒来。穿上衣服准备出去,却发现董静早已经离开了,桌上放着一份早餐还有一套洗漱用品。一张纸条压着:“我上班去了。”很简洁,但是关心之意早已显露无遗。刘伟名笑了笑,洗完脸吃过早餐便下楼,开着车去了医院。
到医院过后刘伟名的父母亲都已经醒来,刘伟名坐在病房里面陪着父母亲聊着天。在下午的时候却突然接到张云佳的电话,张云佳告诉刘伟名,她就在医院外面让刘伟名过去接一下她。刘伟名有点惊讶,走过去一看,果然,张云佳提着包正笑吟地看着刘伟名。
“你怎么来了?你来了家里的孩子还有倩儿怎么办?”刘伟名问道。
“我给家政公司打过电话了,叫了一个保姆过去,加上李妈应该足以应付了。公公病了我这个做媳妇的都不过来看看实在是不适合。”张云佳亲昵地抱着刘伟名的手有点撒娇地说着。撒娇那是女人对男人的制胜法宝,果然,张云佳这么一说,刘伟名原本准备兴师问罪的想法一点都没有了。
刘伟名和金倩走进病房,张云佳把自己买的水果提上,然后给二老削着水果。下午五点多的样子,董静走了进来,手里也提着一个花篮和一筐子的水果。董静看到张云佳有点惊讶,随即朝张云佳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她待人接物的性格永远都是这样子的。
“我记得你,你是董大记者吧。”张云佳在脑海里面想了很久,最后走过去笑着对董静说道。
“对,我以前是干记者的,不过后来转行了。你是刘伟名的妻子吗?”董静问道。
“是的,你好。”张云佳很亲热地与董静握了握手。
“这次多亏了董静帮忙,我没来之前这边都是董静帮着处理的。”刘伟名走过去对张云佳说着。
“真是多谢你了,董记者。”张云佳很大方地说着。
“董静现在是明阳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以前是高工区的宣传部长,和我是同事。”刘伟名再次解说着。
两个女人这次都是相视然后微微一笑。
“这个董静还是像第一次我见她时的那么漂亮动人,而且性子也还是这样。”张云佳走在刘伟名的身边微笑着说道。
“她的性子就是这样子的,不过人很好。你和他很熟吗?我记得你们俩之间好像并没有见过面。”刘伟名回想了一下之后说道。
“见过面的,而且还聊过一段时间,你记得你在清泉喝醉的那次吗?我那时候不方便照顾你而她就住在你隔壁,我就请她代为照顾你。那时候和她聊过几句话,所以还是有点印象的,特别是像她这么美的女孩印象特别的深刻。”张云佳说着又像个小女孩一样抱着刘伟名的手臂。
“原来如此啊。”刘伟名笑了笑,心里暗道确实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这么美的女孩子和你又相处的这么好你心里是不是又有什么想法啊?”张云佳用手撮着刘伟名的心口处问道。
“瞎说,我现在心里只有你,哪还有其它的心思。要不要我发誓?”刘伟名义愤填膺地说道。
“你发的誓还少吗?早就没什么可信度了,不过这次我信你。”张云佳嬉笑着说道,就像个十七八岁的小泵娘一般。
“多谢老婆大人的信任,小生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刘伟名停住脚步,像古代书生一般朝着张云佳做了一揖。
弄的张云佳脸通红,用拳头砸着刘伟名的手臂骂道:“你这人坏死了,在大街上说这样的话。”
“你的意思就是咱们回房再说?”刘伟名s迷迷笑嘻嘻地说着。
“回家也不准说,在哪也不准说。”张云佳自知上当,娇嗔着。
两人闹够了,便去吃饭,吃完饭给自己父母都带了一份,然后刘伟名让自己母亲跟着张云佳回酒店睡觉自己在病房里陪c。
老爷子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才出院。
“爸妈,你们俩跟我们回浅圳住吧。您二老年纪也大了,住在乡里我们都不在身边伟名和我都放心不下的。”张云佳撑着刘伟名的父亲说道。
“闺女,不是做爸爸不理解你们,实在是我和你妈在农村里住了一辈子了不适应你们都市人的生活方式,我这人的脾气你也知道,有些事情我看不惯就不舒服。和你们住一起你们心里也不痛快我也不痛快,住在乡下我们都自在。”刘伟名父亲叹了口气后说道。
刘伟名的父亲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看问题还是很透彻,他也知道自己与刘伟名这几年来的矛盾最根本的来自于两人价值观的不同、生活理念的不同,也就是所谓的代沟。
“以前你跟我住在林阳也不挺好的吗?再说您二老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如从前了,这人吃五谷杂粮生个病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都不在身边你们俩要是万一病了怎么办?爸妈,你们不能太自私了,你们生活愉快了却要让儿子我不孝,让我整天担心。”刘伟名气呼呼地说着。
一听到这张云佳立即拉了拉刘伟名衣袖,然后缓声说道:。”爸,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我们浅圳那边的房子挺大的,你可以种种花养羊鱼的“张云佳尽力劝说着。
“闺女,你们的心意我们两个老家伙都明白,但是我们真的不适合都市生活。你们放心吧,老头子身体还行,这几年还熬的过。要是我自己知道熬不过了我会去你们那的。”刘伟名父亲柔声对张云佳说道。
刘伟名和张云佳见父亲这么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点头答应,随后刘伟名开车把自己的父亲送回来家,顺带着买了许多的补品。
罢到家刘伟名便接到董琳的电话。
“刘伟名,你咱哪?”小丫头一如既往的气势汹汹。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小丫头。”刘伟名怪异地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诉我你在哪就行了。”董琳一点不给刘伟名面子。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在哪?”刘伟名脾气也来了。
“刘伟名,我以前都看错你这个人了,你都结了两次婚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姐?我姐和王廉大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为什么还要拆散他们?最可恶的是你为什么要打王廉大哥?你以为你是谁?对,王廉只是个大学教授,没权没势,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做人不要这么的不要脸,仗势欺人。刘伟名我告诉你,我爸给你面子说不追究你的责任,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是我董琳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和你算了,有本事你就告诉我你在哪?”董琳对着电话吼着。
刘伟名气的拿手机的手都开始颤抖,很久之后才压住怒火对董琳说道:“董琳,如果你真的是没有脑子的话请你以后做什么事情先问问你姐姐之后再做。你要来找我可以,我现在就在老家,在明阳,你要替你那个教授哥报仇的话随时过来,打个电话我到高速路口去接你。但是,你来之前最好先把这些事情同你姐姐说一说。顺便你再带句话给你的教授哥,我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他在惹我再颠倒是非的话就别怪我真的不客气了,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刘伟名说完之后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张云佳走到刘伟名的身后问道。
“没什么,一些烦人的事情罢了。走吧,吃饭去。”刘伟名转身牵着张云佳的手下楼去了。
“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王廉大哥。”董琳这小丫头还真的听刘伟名的话打电话给董静了。
“你今天是怎么这是,我怎么对王廉了。”董静不明所以地说道。
“怎么了?你到现在还准备瞒着吗?姐,以前你不是这种性格的,你从来都不撒谎。怎么跟刘伟名在一起连人都变了?要不是我强逼着问起,王廉大哥还一直不肯说呢。王廉大哥怎么个不好了?你要这么对他?你难道不知道刘伟名已经结过两次婚了吗?你看着刘伟名出手打王廉大哥你竟然站在边上不闻不问,你怎么变的这样冷血了你。你还是我认识的姐姐吗?刘伟名那个混蛋哪点好,值得你这样跟着他?你知道爸爸听到这个消息过后有多震惊吗?你对得起王廉大哥吗?你别忘了,你的命都是他救的。”小丫头说起话来不经过大脑,她要说的就是天王老子都制止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