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第53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给我闭嘴。网 ”董静终于是忍受不了。然后愤怒地问道:“王廉是怎么和你们说的。”
“怎么说的?怎么说的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的很。王廉把真相都告诉我们了,亏他说的时候还一个劲地在替你们两个说好话,还让我们一定不要把这事情告诉你,说就这么过去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看看人家多好,姐,咱们做人要凭良心。”董琳一副教育的口吻。
“好个凭良心啊,真是太有良心了。”董静气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然后说道:“我现在马上回林阳,你把爸叫回来,让爸打电话叫王廉到家里来吃饭,千万不要说我会回来,知道吗?”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骗王廉大哥什么。”董琳在电话这头瞪着眼说着。
“你最好给我闭嘴,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董静这次完全没有以前的风范了,谁被逼成这样都会发疯的。董静说完之后直接挂断电话,从办公室拿着包就走了出去。
董琳在这边也吓傻了,自己姐姐好像从来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在自己眼里,自己的姐姐从来都是温文尔雅,什么事情都不会太关心太愤怒的摸样,像今天这样是她这一生第一次碰到。
俗话说,菩萨被逼急了也是会愤怒的更何况是董静。
董琳今天敢这么质问董静其实只不过是出于心直口快的性子罢了,其实她对董静是无比畏惧的,从小便是如此。董静的吩咐她不敢不听,乖乖地打了个电话给爸爸,让他晚上早点回家吃饭。然后自己打了个电话给王廉,说道:“王廉大哥,我爸爸说让你晚上来家里吃晚饭。没啊?我们都没说那个事情,对,我们都明白你的想法,对不起了,王廉大哥,让你受委屈了,我是真的没想到姐姐会这样,更没有想到刘伟名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嗯,你晚上早点过来吧,我们等你吃饭。”
王廉挂断电话之后脸上不停地冷笑,这个计谋他是想了很久之后才想出来的。你刘伟名不是嚣张吗?董必进可是副市长,你再牛能够牛得过副市长?只要自己在董必进心里留下完美的印象你刘伟名算个什么东西?王廉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快到晚饭时间了,王廉特意去市场里面买了几样董必进非常喜欢的礼物上了楼,敲响董必进的家门。开门的是董必进本人。
“老师,这是我路过市场傍你买的几件小东西,都是你喜欢的。我知道你忙没时间出去转,所以便给你带过来了。”王廉看到董必进非常热情恭敬地说着。
“你这孩子真是有心了,进来坐吧,董静等你很久了,今天是她特意叫你过来吃饭的。”董必进对王廉挤眉弄眼地说着,这是在提示着王廉。
“静儿回来了?”王廉突然吓了一跳,前面董琳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还特意说了董静不会回来,怎么现在又突然回来了呢?所谓事出有异必有妖,加之他自己本来就心虚,所以才有点害怕。
“是啊,她说今天要叫你过来把你还有刘伟名之间的事情说清楚,他们你们之间是有误会的。”董必进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还是非常喜欢的,说话也是慈祥的不能再慈祥了。
“那个……那个……那个……老师,我突然有点事情要办,我……我先走了,我下次再来拜访……”一听这话王廉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没有打成功,董家还是把自己的话给说给董静听了。
“王廉,自己说过的话难道还不敢承认吗?进来,不要让我瞧不起你。”董静突然从屋里走出来冷冷地望着王廉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说话就不知道温柔点吗?不要怕,王廉,进来,有什么误会说一说就清楚了,另外你不要怕刘伟名的报复,在我的记忆中刘伟名不是个这样子的人,再说了,就算是他要报复也要看看我的面子,他现在已经不在江南任职了,在这个地方我比他的能量还是大那么一点。”董必进以自己的思维方式理解着这个事情,拉过王廉走了进来。
董静走到沙发上坐下,董必进和董琳都走过来,董静看了看众人,然后说道:“都坐下。”她今天是她这一生以来感到最为愤怒的一天了。
“你坐在那。”董静指着王廉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
“静儿,好好说话,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了?你虽然大了,但是做爸爸的还是的说了,你最近变的太不像话了,这么对王廉也就算了,说话也是冷冰冰的。你……”董必进瞪着眼睛对董静说道。
“爸,你等了解清楚了事情经过之后再说吧。”董静的愤怒不仅仅只是来之于王廉这个小人的搬弄是非,也来之于自己家人对自己的不理解不信任,相比起来后者更让她感到愤怒。
“王廉,抬起头看着我,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们我和伟名是怎么迫害你殴打你的?我和刘伟名又是怎么奸夫淫妇的?你最好把过程都说出来,一个字也不要漏掉了。”董静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齿说着。
王廉汗如雨下,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然后眼珠子转了一圈之后说道:“静儿,瞧你把话说的多么难听,你和那个刘伟名哪有殴打我了?这个事情我知道你也很为难,一切都只是刘伟名那个人有点有点太过于嚣张霸道了点罢了。他是你朋友,而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为你担待点那是应该的。我和伯父琳儿都已经说过了,都只是个误会,没多大事情的。这个事情就这么过了,大家都不要再提了,是不是。你放心,我不会和刘伟名那种人一般计较的。”
听过王廉这么说过之后,董必进赞赏地点了点头,而一旁的董琳却不满地嘟着嘴说道:“王廉大哥,你这人就是心太好了。别人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你还在为别人说话,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好,很好,王廉,我今天是真真正正地看透了你这个人了。”董琳脸上黑沉沉的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然后说道:“你说我什么坏话都没关系,因为我根本就无所谓这些东西。但是你不能诋毁伟名,他是我的朋友,为了我他已经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却还要被你这样子随意诋毁,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咱们就开诚布公地把事情清清楚楚地说清楚,你说,刘伟名是怎么殴打你了?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时候殴打你哪里了?你去医院治了没有?哪家医院?有医疗证明没有?”
“静儿,我说了这都是误会,我不想再谈这个事情了。”王廉没想到董静会这么大的反应而且这么坚决,他开始有点害怕起来了。
“你不想说是吧?好,那我来说,希望我说的时候你不要插嘴。你也知道,我董静这一生从来不说谎话。”董静鄙夷地看了眼面前的王廉然后才说道:“半个与前,刘伟名父亲突然晕倒病重,他自己在浅圳,飞机也赶不过来,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他担心自己父亲的病情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个忙帮着在医院安置一下他父亲。他自己连夜开车从浅圳开车回到医院。那时候已经十二点钟了,我们两个都没吃晚饭,他请我去吃了夜宵,我去上厕所的时候王廉打电话过来,刘伟名就帮我接了,然后他就火烧眉毛地认为我和刘伟名这晚肯定有什么关系,我怎么解释都没用,他开着车便从林阳往明阳走。我害怕他第一次去林阳找不到地方便让刘伟名开车送我到高速路口接他。我们一直等到早上将近四点,刘伟名接电话的时候就听出了他这人非常的冲动,刘伟名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怕我难做就在他来了之后就自己开车走了。而他却不依不饶,开着车追上伟名,然后把车刹在刘伟名车子前面逼着刘伟名下车,然后不管三七二十冲上去就给刘伟名一拳,把刘伟名打翻在地,刘伟名脸都被打的肿了起来,还是我为他敷的冰块消肿的。他口口声声地指着刘伟名说他以前是美国华人帮的,要是刘伟名再靠近我要叫人把伟名给杀了。真是可笑,你大概不知道刘伟名是个什么人,要论起比手段玩心智你离他差远了,这个你可以问问我爸爸,要是他真的要把你怎么样你认为你是他的对手吗?不过伟名看在我的面子没有与他计较,准备上车走了,可是他还冲过来要打伟名,还辱骂刘伟名的母亲,最后伟名也还是忍住了。我顾及你的脸面一直都没喝家里人说这个事情,你倒好,倒告我们一状,在这里颠倒是非。你是怎么和他们说的我不想知道,但是我只想告诉你,人不能无耻到你这种地步。不说我和伟名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就算我真的和他有什么也轮不到你来管,我今天明明白白告诉你,我就算给刘伟名做个q人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人。我现在看到你都觉得恶心。你现在给我滚出去。”董静一口气说完,她内心的愤怒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本来是为了王廉着想,最后却被倒打一耙,这种滋味大家可以想一想。
“静儿,我真的没说什么,刘伟名当时是怎么威胁我的你没听到吗?我说要杀他那也是气话啊,我是高知识分子,怎么可能去做这种违法的事情呢?我也不可能去与刘伟名那种小人一般见识是不是?静儿,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才这么冲动的啊,你说一个男人知道自己女朋友与别的男人晚上十二点多了还在一起吃饭心里会怎么想?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会去想这些事情。但是你不想并不代表刘伟名不去想啊?他那人心里猥琐的很,我一看见他就知道他心里没打什么好主意。静儿,你要原谅我啊,老师,你得帮我说句话啊。”王廉急了,直接跪在董静面前情深意切地说着。
“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董静淡淡地说着,看到王廉没有丝毫要走的迹象便提起自己的包站起来淡淡地说道:“你不走我走,爸,琳儿,以后我的事情请你们不要再管。我和伟名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我即使有一天要选择和他在一起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董静说完这一句之后便提着包走了出去,她生性比较冷淡,对一切都看的比较淡但是并不代表她没有感情,被自己父亲和女儿这样误会谁都会伤心谁都会难过。
“老师,你得帮帮我啊。”王廉看到董静的态度心便凉了半截了,换转便朝董必进求救。
“哎,王廉,你是我最为得意的一个学生了,但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确实让人寒心。你自己多想一想吧,你人生的路还很长,但是做人还是需要坚持一些原则的。不要再去惹刘伟名了,你不是他的对手。”董必进摇着头站起来走进了自己的房子。
“琳儿,你得帮帮我。”王廉见脸董必进都不帮自己把最后一点希望寄托在了董琳的身上,岂知董琳话说的跟彻底:“原来这一点都是你在这里颠倒是非,幸好我姐没嫁给你,无耻。”董琳说完也走了。
刘伟名在家待了几天便带着张云佳回浅圳去了,两位老人不愿意跟自己住在一起刘伟名也没办法,他知道,知道自己父亲还在为自己与金倩离婚的事情恨着自己。刘伟名暗道不去也好,去了知道金倩已经成了植物人不知道老两口会变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