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第5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回到单位继续上班,日子照旧过着,只是,偶尔会想起要给董静打个电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偶尔会想起这个像仙女一样的女人。
这天刘伟名正在办公室里无聊地想着一些问题,结果,便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把刘伟名给吓的半死。立即吼道:“赶紧派人追啊,把人给我追回来,追回来就好说,要是没追回来你我就等着下岗走人吧。”
到底是什么事让刘伟名这么震惊?原来最近信访办总是会有一个退伍老军人过来,老军人估计是军人的气质还没有消退,每次来信访办都是大吵大闹,让信访办的人好不恼火,开始还闻言细语地请他回去,后来见他越闹越恼火就直接把他轰了出去了。谁知道这老头今天叫了七八个退伍的老军人来市委信访办闹事,开始堵大门,门卫也脾气暴躁,结果双方起来冲突,一个门卫把人家一个老军人给打了。老军人当然打不过,打不过这些老军人竟然走了,走了之后一个信访办的员工去查证一下这些人的身份,结果得知被打的那个老军人很有关系,与现在广北军区的司令员曾经是战友,一直关系很要好。信访办的人都给吓傻了,立即给刘伟名这个副秘书长汇报,他们可没这个胆子直接去给吴克亮汇报。
刘伟名怕啊,这个事情能不怕吗?即使他还只是个副秘书长,这个事情他也得担责任啊。开玩笑,广北军区的司令员,这是多么牛逼的人物。刘伟名不敢怠慢,立即跑去吴克亮的办公室,把这个事情给吴克亮说了。
“混蛋。”一向不说脏话的吴克亮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骂道,“他们还真是够胆包天了,他们是保安还是?出手就打人,要是出了事情他毛大志有几个脑袋可以担着。”
“吴书记,我接到电话之后就派人过去追这批人了,如果能够把他们请回来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刘伟名缓声说道。
“这样是最好,能追回来就尽量追回来,给人家赔礼道歉,无论怎么样都要把他们给安抚好。要是追不回来的话。”吴克亮说到这停顿了,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如果追不回来你就立即去广北军区代表市委去赔礼道歉,这个姿态咱们要摆正。具体怎么操作由你全权负责,当然,如果追不回来那么事态肯定要变的负责,我给你一个底线,毛大志可以下课。”
刘伟名一惊,随即明白吴克亮的想法,这是丢卒保车啊。一个军区的司令员虽然与政fu党委没多大关系但是人家不会从上面下手?不一定动的了你吴克亮但是人家给你制造麻烦的能力还是有吧?
刘伟名心里凛然,点了点头走了出去,暗道这个市委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其实每天都有事情发生,只是可怜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啊。
“伟名。”走到门口的刘伟名突然又被吴克亮叫住。
“吴书记,你还有什么吩咐?”刘伟名立即停住身子道。
“咱们市委一直没个秘书长也不成样子,许多事情根本就没人处理。那时候没有定秘书长是因为一些客观的原因,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重设秘书长的事情是刻不容缓的。你要好好干,这件事情不管花多大的代价都要处理好,不能给咱们市委惹麻烦,你明白我的意思。”吴克亮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会尽力处理好的。”
吴克亮的意思就是这件事情你要处理好,不能给我吴克亮惹麻烦,只要你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了,回来我就操作让你当上秘书长。这个消息让刘伟名非常的高兴,但是同时心里也没底,军区司令员,这是自己能够拿下的人物吗?
一出来吴克亮的办公室,刘伟名就打电话问毛大志:“人找回来了没有?”
“没有啊,刘主任,我把周围的地方都找到了也没找着。”毛大志在那边也急的团团转。
“加派人手,赶紧找。你们派人去交警大队,那边应该能够给你一些协助的。不管怎么样也要把人给找回来,吴书记非常愤怒,你知道后果的。”刘伟名狠狠地说着,这些事情都是信访办弄出来的,弄得自己现在被动的不行。
“好的好的,刘主任,你可一定得在吴书记面前给我说说好话啊,我也没想到会出这个事情啊。”毛大志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人找回来了,安抚下来了,不用我说你也没事,人要是没找到,到时候出了问题了,我再怎么替你求情都没有作用。”刘伟名冷冷地说道,吴克亮已经对毛大志判了死刑了,刘伟名当然不会傻的去给毛大志卖人情,到时候肯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懂我懂,我这就亲自去交警大队,不过还得麻烦刘主任去和交警大队那边沟通沟通。”毛大志在电话这边一个劲地点头。
“我会与政fu交警大队那边沟通好,他们会协助你们,抓紧时间,人一走散就没的办法了。还有,找人把那个被打的老军人的家庭住址调查清楚,如果半路没有拦住人你们就马上去他家里赔礼道歉,用什么方法我不管,只要他不把这个事情捅到军区那边就行了,如果事情硬是传到了军区那边了你就准备下课吧,这是吴书记的原话。”刘伟名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现在的情况他也没办法控制,在这个事情被捅到军区之前他是不会出面的,如果捅到军区了那没办法,他刘伟名只能去做龟儿子去负荆请罪遭人白眼了。刘伟名不希望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不过按照刘伟名心里的估计,这个事情估计不到军区是不太可能的。
刘伟名联系了交警大队那边,让他们全力配合,把摄像头资料都给找出来。刘伟名心里明白,如果能在半路把人找回来,这个事情就有很大的可能堵截在这里,时间越拖的久这个事件已经被捅到军区那边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这一两个小时是最关键的。如果没找到人便只有让信访人的去老军人家里赔礼道歉了,当然,这个根本就没多少成功的机会了。
刘伟名叹了口气,天掉下来也是先砸死个高的,自己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急也没用。
两个小时之后,还是没有找到人,刘伟名知道,这个事情大条了。再次打电话给毛大志,让他带人去老军人家里赔礼道歉去。但是下午却得到消息,老军人不在家,刘伟名开始着急了,给毛大志下了死命令,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人给找到,就算掘地三尺也在所不惜。
刘伟名时时在跟进着这个事情,但是最后还是得到了不好的消息,信访办的人去老军人家里道歉直接被打了出来。刘伟名直接问信访办的人有没有套出老军人是否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军区了?结果信访的人直接说没有去问这些话,把刘伟名给气的把手机都摔了,这都是些什么人,简直比猪都不如。刘伟名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进的市委上班的。
第二天一早,毛大志带着一大批信访办的人就在市委大院下面等着刘伟名。刘伟名带着唐伟龙走了下来,看着这么一大批人在下面脸都黑了下来,直接问道:“怎么啊?还想再去打人?你带这么多人干嘛?壮胆吗?不管事的该干嘛干嘛去。”
毛大志非常的难堪,但是也知道现在这个事情不适合与刘伟名卯起来,乖乖地让这些人都回去。
“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刘伟名淡淡地问着毛大志。
“按照你的吩咐全部都准备好了。”毛大志低头说道。
“那就走吧,你的车在前面带路。”刘伟名说完和唐伟龙上了后面自己的车子。
“了解清楚了没有?这老军人是为了什么事情来上访的。”刘伟名问着唐伟龙。
“了解清楚了。不知道刘主任你还记不记得龙岗新区?”唐伟龙直接问道。
“龙甘新区?”刘伟名想起来了,龙甘新区他怎么不知道,现在是整个浅圳最大的动作了,而且刘伟名还在里面出过力划过策呢。当初张允后要主导龙甘新区大开发的时候便在征地的事情遇到了麻烦,还是刘伟名歪打正着给张允后献了一计才把这个问题给处理了下来。所以刘伟名对于龙甘新区记忆是非常深刻的。
“对,事情就发生在龙甘新区。龙甘新区拆迁工作已经全部完成,现在正是在大开发的时候了。这个老军人的名字叫做刘爱国,是个抗战时期的老兵了,今年已经七十五了。开发商在开发的过程中遇到一个坟墓,按照规划图纸,这个坟墓所在的地方刚好就是在一座商业大夏的后门位置。开发商查究这个坟墓,根据坟墓的墓碑得知这个坟墓的主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所以就准备直接把这个坟墓给挖了,在准备挖得时候刘爱国便跑了出来,差点要打开发商。经过交谈得知这个坟墓的主人就是他的战友,开发商和他交涉,他坚决不让挖坟。后来开发商便想过人埋在这里也没多大的事情,反正知道的人也不多,便只要求把周围的土和坟墓的土填平,不要让我看出是坟墓就行了。但是刘爱国老人家坚持要留着墓碑,你说在大厦的后门处立一个坟墓加个墓碑这怎么可能?多次交涉没有结果之后开发商便请来政fu与刘爱国协商,依旧没有任何结果,后来开发商便强制性地把墓碑给拆了把周围的土都给填平。老人家从那之后便开始经常上访,各个信访办都上访遍了最后老人家便开始坐镇咱们市委的信访办。上周更是叫来一群老战友在信访办前面闹事,这才出了这样的事情。”唐伟龙把自己多方调查得知的情况都告诉了刘伟名。
刘伟名点了点头,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得多。毕竟这件在这件事情上面政fu没有错误,既然没有错误那么说起话来就有底气的多了。刘伟名随后问道:“信访办那边是怎么跟你交底的?老人家被打的伤到什么程度了?”
“没怎么伤其实,只是老人家脾气暴躁出手扇了一个保安的脸,保安气愤之下把老人家给推倒在地。保安知道对面是老人,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的。我觉得在这个事情上保安人员并没有做错什么。”唐伟龙加上自己的观点。
“对与错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的。”刘伟名叹了口气后说道,然后才问道:“刘爱国与广北军区的司令员是战友?”
“不仅仅是战友,市委经过多方面的资料得知刘爱国以前是广北军区司令员的排长,那时候司令员还只是班长。听说司令员对刘爱国非常尊敬,几乎每年都要来看望一次。”唐文龙说着,他跟着刘伟名也有些年了,处理事情也成熟的多,刘伟名让他去调查一件事情他现在会知道把所有有用的事情都调查清楚。
刘伟名听过之后皱起了眉头,叹气道:“这就不好办了,军队里面的人可不会跟咱们地方上的人一样讲情面留后路。”
车子停在一栋新建好的楼房前面,毛大志走过来对刘伟名道:“刘主任,就住在这里面。”
“这房子是新建的吧?”刘伟名随意问道。
“对,这是开发商按照原来的住房面积补偿给拆迁的群众的,这一点无论是张书记还是吴书记都非常重视,所以开发商不敢作假。”毛大志讨好似地说着,刘伟名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根据毛大志所说走到一个单元前,刘伟名反过脸来问毛大志:“昨天你来的时候他反应强不强烈?”
“强烈。”毛大志尴尬地说着。
“那你就不要上去了,在车上等我们吧,或者你先回去也行。”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走了上去。他看不起毛大志这种人,一没有能力、二没有手段、三不知道看事做事。刘伟名敢保证,如果是自己坐在毛大志这个位置上面的话绝对早就把问题解决掉了根本就不会向市委汇报,向市委汇报就等于把自己的乌纱帽给整没了。刘伟名只能用愚蠢来形容毛大志这个人。
刘伟名走上台阶,不理会毛大志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这种人他理都懒得去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