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第53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走到毛大志所说的刘爱军老人家的房门前,根据信访办在这蹲点的人说,刘爱军是在家的 站在刘伟名身后的就只有唐伟龙一个人,其余的人都被刘伟名给叫了下去,处理这种事越少越好,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所以,刘伟名宁愿自己单枪匹马地过来。
刘伟名亲自按响了门铃,响了几声之后刘伟名听到脚步声靠近门但是却并没有开门,刘伟名知道,老人家正在猫眼处看自己。
“你是谁?是政fu的人吧?如果是政fu的人识相的就自己早点滚,省得进来挨骂,我生气你也难受。”老人家隔着门大声说着,刘伟名觉得老人说话还是中气很足,估计身体很健康。
“我虽然是政fu的人,但是我不是为其他的事情。我是代表市委来慰问一下革命前辈的,还请老前辈你开一下门。”刘伟名和气地说着。
“你这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慰问我们每年都是居委会来的人,什么时候市委会来人慰问我们了?”老人家明显不信。
刘伟名一点也不着急地说着:“老人家你忘记了吧,今年可是党的大生,经过我们浅圳市委的一直决定,今年我们市委将对咱们浅圳所有的革命老前辈进行慰问和普查。没有你们当年抛头颅洒热血就没有我们现在的美好生活,党和国家都没有忘记你们。老人家,我今天是代表浅圳党委和浅圳人民来探望您老的。”
刘伟名话说的脸都不红,连站着他身后的唐伟龙都睁大了眼睛。
老人家明显被刘伟名的话给打动了,因为刘伟名的话正击中了他内心最深处的那一点。这些革命前辈们图什么?他们图的肯定不是名和利,他们图的是一份温暖,是党和国家对他们的关怀。
没一下子老人家就把门给打开了,但是还是防备地堵在门口疑惑地盯着刘伟名看,然后问道:“你真是党委的人?”
“我当然是市委的人,老人家,我是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室主任,我叫刘伟名。这是我的工作证,你看一下。”刘伟名笑着从自己身上掏出工作证递给老人。
老人拿过刘伟名的工作证看了一下,然后对刘伟名道:“进来吧,家里寒酸了一点,不要介意。”
“老人家不能这么说,你家里寒酸生活过的不温暖那是我们党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做扎实,在这里我想你做个检讨。回去之后我会立即向上级领导把你的情况如实进行汇报,你们当年为了新中国的成立连命都可以舍弃不要,今天祖国强盛了就应该让你们过上安逸的晚年生活。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啊。”刘伟名做出一副情深意切的摸样。
刘伟名的话把老人家给直接说的一愣一愣的,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连忙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现在的生活过的非常好,你看看,拆迁都补给我这么大一栋房子,而且每个月政fu都会按时给我们发一些补助金。我就一个人,用不了那么多钱,这样的生活就够了,我很满足,不能给党和政fu填麻烦。网”
“这怎么能说是麻烦,这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老人家,我也是个党员,你的这种大公无私一心为党为人民的精神算是让我结结实实地受到了教育啊。回去之后我会把你这种不给党填麻烦宁愿自己过简朴生活的事迹整理成材料交上去,组织大家进行学习。”刘伟名的话一环接着一环,说的老人家连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了,试问,一个老人家哪里听过现在政fu人员的忽悠?站在刘伟名身后的唐伟龙感觉自己也受到了教育,只不过他是受到了刘伟名的教育。
刘伟名坐在老人对面,开始和老人家聊天,他专找刘爱国这类老革命战士喜欢话题聊。比如那时候的战争情况啊等等,刘爱国估计很多年也没有人来听他讲自己当初的光辉事迹了,兴致大增,开始唠唠叨叨地把自己当年遇到的事情一件一件地讲给刘伟名听着。
“老前辈,听了你的故事之后我深受启发。我感觉我们这个时代的党员与你那个时代的党员素质降低了许多,我们身上缺少你们身上那种为党国献身的精神,你们身上具有的许多优良传统都是我们必须学习的。我回去之后会向领导提出建议,对你的事迹和精神进行专门研究,然后整理成册供大伙学习。老人家,如果你在生活上有任何困难的地方一定要向我们提出来。”刘伟名看看天色也不早了,站起来说道。
“没有没有。”刘爱国听刘伟名再三强调要给他出书顿时有点慌张了起来,那个时候的排长在现在这个时代也依旧算是没经历太多大场面的人,手足无措是很正常的。
“那我就先告辞了,过几天会有我们组织部的人过来对你进行采访,还请老人家到时候极力配合。还是那句话,党和政fu都没有忘记你们。”刘伟名翘舌连环,连唐伟龙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下楼的时候唐伟龙终于忍不住地问刘伟名:“刘主任,我们这就走了?”
“不走你还想留下来吃饭啊?”刘伟名笑着回答道。
“可是……可是……咱们来的目的……”唐伟龙急着说道。
“小唐,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刘伟名意味深长地说着,然后才道:“处理问题千万不要给自己规定一个固定的模式,要懂得见风使舵,看是做事。说到底,也就是要懂得变通。这就像我教语嫣做题的方法一样,同一道题目,他绝对不可能只有一种解答方式,有两种、三种或者是多种,我们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做的就是用最简便计算过程最精简而且准确度高的那种方式。你从刘爱国来人家身上发现了什么?”
唐伟龙不知道刘伟名究竟要问的是哪方面,只是疑惑地望着刘伟名。
“气质,一种那个时期军人身上所特有的气质。说的好听点是荣誉,说的不好听那就是虚荣。但是,对于一个战士来说,荣誉就是尊严,有时候甚至比生命更加的重要。老人家就是这种。他喜欢听好话,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子,你没发现我今天把他哄的多高兴吗?既然这样,我就把他给捧上天,让他自己不敢下地。回去之后我会和组织部商量一下这个事情,让人对他进行采访,出一本书,书的名字就叫做《不给党添麻烦》,给老爷子树立一个无私奉献一心只为党的形象,到时候他还能找军区司令员来给我们使绊子吗?另外,老人家身上确实有许多精神是值得我学习的,所以,对老家的精神进行党内宣传学习是有这个必要的。这件事情我会向吴书记单独汇报。”刘伟名自信满满地说着。
“刘主任,我非常敬佩你。”唐伟龙对刘伟名的话思考了很久,最后诚恳地说着。
“你平常多留意一下周边人的处事方法,对自己是有启发的。”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但是刘主任,要是刘爱国他已经把事情捅到军区那边去了呢?”唐伟龙问道。
“军人做事都是雷厉风行的,我想如果他已经告知军区那边了的话现在市委已经有麻烦了。而且就算这样也没关系,我们只要把刘爱国老人家当做一面旗帜一样立起来军区那边也绝对不会找咱们麻烦的,到时候刘爱国老人家就会要求军区那边别为难咱们。”刘伟名又分析了一下。
唐伟龙跟在刘伟名身后,他觉得,虽然自己已经跟了刘伟名这么多年,但是却依然没有看透刘伟名这个人,而且也发现,刘伟名身上值得他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下午,刘伟名走进吴克亮的办公室,把自己的计划详细详细地与吴克亮说了一番。吴克亮听过之后当即大为开心,对刘伟名说道:“伟名,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是个能将,今天我发现,你绝对是个全才。我从政也将近二十来年了,聪明的手段厉害的人我见过不计其数,但是,思维方式有你开阔的人从来没遇见过。你一定要好好干,我非常欣赏你。”“谢谢吴书记的赏识。”刘伟名点头说道。
吴克亮这么说就是在向刘伟名伸出橄榄枝。
“组织部那边我会打个电话过去,你再与他们交代一下。等这个事情过了你去一下广北,向张省长汇报一下工作。咱们浅圳这个秘书长的职位不能老是空着。”吴克亮非常开心地说着。
“好的,多谢吴书记你的栽培。”刘伟名心情也是非常的好。
虽然这样,刘伟名对于接下来的工作还是要做到尽善尽美,不能让军区的人有任何话柄。
组织部的人第三天就去了老军人的家里,前前后后采访了三天,几乎把老人家捧成党员的模范。一周之后刘伟名再次走进老军人的家人,代表市委向老军人道歉,说是对于打人的保安和信访办的领导将会进行严肃处理。然后与老人家协商之后,刘伟名让人把老军人那位战友的坟墓迁进了烈士林园。当然,说起来很简单,这其中刘伟名费了多少口舌与老人家沟通便可想而知了。但是结果是完美的,皆大欢喜,唯一郁闷的人就是毛大志,毛大志直接被停职,这是吴克亮亲自下的命令。
当然,军区那边打电话过来与吴克亮说了些什么刘伟名就不得而知了。这些事情吴克亮当然不可能与刘伟名明说。反正,吴克亮非常的开心。
接下来的时候简单了,刘伟名立即去了广北,与张允后说这个事情,张允后点了点头,没说太多,但是刘伟名知道,张允后是绝对会帮自己。有了张允后和吴克亮的联手,那么自己这个秘书长那是肯定的了,自己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罢了。
一个月之后,省委组织部来了几个人对刘伟名进行了考察,问了刘伟名一些话然后就走了,自此,刘伟名要提升为秘书长的风声开始在浅圳蔓延起来。大家心眼都是灵活的,这种事情明显就是明摆着的了。当然,组织上的考察不可能是一两天的事情,这需要一些程序。
“秘书长,来敬你一杯,祝你步步高升。”龙甘区的区委副书记举着酒杯对刘伟名说道。
“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些没影的事情,你最好在这个秘书长前面加个副字。”刘伟名低调地道。这种酒宴对于刘伟名来说太正常了,特别是在他要提升为秘书长的消息传出来之后,这种酒宴更是多得数不胜数。刘伟名虽然感到非常烦腻,推辞了大部分的,但是还有一小部分却无论如何也推辞不了。浅圳当权的人就那么些人,一些必要的焦急那是必须的。就像今天请喝酒的便是浅圳组织部的副部长、龙干区区委副书记等等,这些人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的。
酒喝的醉醺醺的,刘伟名起身去上个厕所。在路过一个包间的门的时候里面门刚好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包间里面笑声很大,刘伟名好奇地看了看。有点吃惊。因为正对着自己坐着方向的那个人赫然就是浅圳市市长李德林,而坐在李德林旁边便是刘伟名最不愿意见到的侯尤文,而其他的一些人刘伟名则都不认识了。看到这刘伟名赶紧移开身子,要是看到了大家都尴尬。
“看来侯尤文确实是与市长李德林走的很近啊。”刘伟名在心里嘀咕着。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请的动李德林这尊大神?这些人貌似都不认识啊?”刘伟名又在心里疑惑着,暗道浅圳有头有脸的人自己都认识,甚至于省里的那些大人物自己也基本上都见过面,而这些人自己却是一个都不认识。思索了很久刘伟名也没思索出个所以然来。
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往厕所而去,心不在焉,却一下子与一个从厕所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刘伟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
“你这人是怎么回事?走路也不看着点。”那人太过头来一看,顿时惊讶地说道:“伟名。”
“赵俊,你怎么在这?”刘伟名也觉得事情太偶然了,这个被自己撞的人就是赵俊。
“对不起啊,伟名,来到浅圳也没通知你。”赵俊看到刘伟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