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第5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是男人就有野心,刘伟名也不例外。 对于权力他也是有着无上的向往的,只不过在追求权力的过程之中,他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处事的方式罢了。
刘伟名一进市委办公楼,就感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头。往常八点多一点,这里已经是人来人往,今天却出奇的静。他皱着眉,穿过大厅,正准备上楼,吴克亮的秘书从上面下来了。吴克亮的秘书看着刘伟名,打了招呼,随即又下去了。刘伟名喊住他,问这么急干什么去?吴克亮的秘书没有说话,只用手指了指上面。
刘伟名清楚了,他是在指吴克亮,意思是吴老板发火了。
在市委办内部,大家背后都称吴克亮叫吴老板。先是政研室几个小年轻人喊出来的,后来其他人也跟着私下里喊,刘伟名也是无意中听见唐伟龙这样说,就好奇地问了一句,才知道。他也没有阻拦,只是说给领导人取这样的称呼不合适,要注意场合。唐伟龙说:当然注意场合,我们是出了市委办大门,一律尊称吴书记。
刘伟名想这么大清早,吴克亮为什么发火呢?昨天下午开会,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到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唐伟龙替代他泡了茶,喝了一口,刘伟名决定上去看看。书记发火,秘书长是不能回避的。秘书长某种时候就像一个救火员。
吴克亮书记正低头坐在桌前,公安局局长黄兴礼已经在了。见刘伟名进来,黄兴礼站起来,握了握手,这手握时,黄兴礼暗地用了点劲。刘伟名知道,这是告诉他吴书记正在不高兴,还请秘书长从中说说话。刘伟名点点头,说:“真早啊!天暖和了!”
这两句看似问候又像是感叹的话,前言不搭后语,刘伟名说出来,也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接着又问:“吴书记,有事吗?”
吴克亮这才抬起头,手又拿上来放到了头发上,脸上明显还是很生气的样子,说:“伟名,你来了正好。这样吧,我也不说了,请兴礼同志向你汇报一下,你们尽快处理好事情。有什么情况再向我汇报。”
“好的,我们一定按吴书记意见办。”黄兴礼像得了宝贝似的,赶紧表态。
刘伟名就说:“也好,那我们先出去。”一出门,刘伟名就问:“什么事啊?让书记这么发火。我是糊里糊涂地受命啊!”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黄兴礼嘟囔道。
到了刘伟名办公室,大家坐下,黄兴礼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下:“昨天晚上,一个在浅圳考察投资的港商,跟他的三个随从,喝了些酒后到蓝色水岸洗桑拿。后来又每人带了一个小姐回宾馆同宿。宝南区公安分局接到举报,当场抓了现行。本来是准备罚几个钱了事,但这港商态度强硬,不仅不交钱,还鼓动手下动手殴打民警。分局在请示市局后,就将这四个人一并拘留了。这事发生在昨晚下半夜两点,可早晨吴克亮书记不知怎么就知道了。吴书记十分恼火,说我们公安局的做法是破坏招商引资的环境,不仅仅要求我们放人,还要我们向港商赔礼道歉。你说,秘书长,我们这事窝囊不窝囊?”
刘伟名嗯了一声,问港商来浅圳的联系单位是哪里?黄兴礼答说是浅圳元丰集团。刘伟名马上明白了,说:“这样吧,首先人肯定要放,而且立即就要放。至于道歉,我看这样,我去跟浅圳元丰集团的林总沟通一下,请他出面来解决。不过以后,这件事要引以为戒,不能再出现了。黄局,你看如何?”
黄兴礼苦笑着,“还能怎样?就这样吧。如今招商引资高于一切了,甚至比法律还高。这也不能动,那也不能动,老百姓骂公安,公安只好窝着生气。唉!”
“我理解,。”刘伟名道,“如今是经济发展是第一要务,人家港商来浅圳也不容易。何况还有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的差异。当然,动手打民警这肯定不对,我一定要请浅圳元丰集团的老总转告他们,这种做法在大陆是不行的。”
黄兴礼又苦笑了一下,说:“我也走了。”就站起身,刘伟名说:“那你忙吧。”
以前的黄兴礼和刘伟名关系就好可以,黄兴礼现在是属于吴克亮的嫡系,而刘伟名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在别人眼里他也依然还是吴克亮的人马。市委秘书长这个职位不跟着党委书记还能跟着别人不成?估计没有那个书记会蠢到把市委这个大管家的职位留给一个可能是敌人的人来担任。要对到,对于市委秘书长来说,市委书记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
黄兴礼一走,刘伟名就打浅圳元丰集团老总的电话,这个浅圳元丰集团是属于浅圳市实属企业,相当于是浅圳的龙头老大吧。浅圳元丰集团的老总当然知道了整个事情。刘伟名一开口就严肃地批评了浅圳元丰集团的老总,说:“这样的事不一定非得往吴书记那儿捅,能够公安内部解决的,不要把事情搞得复杂化了。这不利于事情的解决,容易留下后遗症。”浅圳元丰集团的老总连连说是,说:“我这不也是急着吗?一急就乱了套,给吴书记说了,不想闹出这么一摊子来。是我不对!还请秘书长多多原谅,当然更要请秘书长给黄局解释,算我对不起他,改天请他吃饭。”
“饭就免了吧,你给港商说说,这是在大陆,我们欢迎他们来投资,但也请他们遵守我们的法律。特别是动手打人,情节恶劣。你最好自己给黄局说明一下,这样对将来有利。”刘伟名说完挂了电话,心想:这事也是怪了,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却被一个市委书记关注上了,又让一个市委常委秘书长来亲自处理。真有一点滑稽。也许这正是中国特色吧!
刘伟名想着苦笑了下,正准备起身去给吴克亮书记汇报时电话响了,是吴克亮书记。刘伟名说:“我正要向您汇报。”吴克亮说:“处理好了就行,另外,我考虑针对这种情况,不能出一个处理一个,要有规范性的文件。我们以前搞过优化投资环境的规定,但是不充分,现在看来还有不足。请你亲自牵头,对优化环境的文件再进行修改,政策一定要放宽,条件一定要优惠,关键是让人来到浅圳,心情舒畅,办事顺心。”
刘伟名等吴克亮说完,就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确实要有一个规范性文件。我立即组织人按照您的意思进行修改。”
刘伟名马上让唐伟龙把原来出台的《浅圳市委关于优化投资发展环境的意见》找了出来,这个文件一共十八条,从政策、资金、人才、技术、税收、管理等六个方面,阐述了浅圳市招商引资的政策。应该说,这个文件上的政策也已经十分优惠了,大大超过了对本地投资者的优惠。看到这儿,刘伟名想到前不久看到一个资料,说中国的企业到外国,外国人给中国人普遍国民待遇,认为已经很好了。而外国企业到了中国,中国给的不是普遍国民待遇,而是超级国民待遇。他们享受的政策,远远优惠于本土企业。这样,外企进入中国,一开始就是不在一个竞争起跑线上,国企除了失败,还有什么竞争力呢?许多国企为此感叹:我们现在是打死儿子招女婿。缩小到一个具体的地方,也是一样。对外来企业的政策优惠于本地企业,因此也就出现了一些本土企业不断外迁、外地企业不断进入的格局。
吴克亮书记的意思,刘伟名当然明白。他想来想去,只有在第六章中可以加上一段。但是,他并没有加,而是喊来了唐伟龙,让唐伟龙拿过去加。刘伟名提为秘书长之后原来的办公室主任位置就有原来的一个副主任接替了,刘伟名便提议唐伟龙接替了原来的副主任位置。
不一会儿,唐伟龙就过来了,刘伟名一看文件上加了一条:“今后,凡在我市活动的外商和经营业主,应予重点保护。其所有行为,只要不违犯法律、法规的,有关部门要给予大力支持。不得以任何名目,干涉其人身自由。”
看得出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个字,政研室的一班笔杆子们下了功夫,用词模糊,但却起到了点到为止、心照不宣的作用。但是,刘伟名还是皱了皱眉,他觉得就这样显然很难让吴克亮书记满意。他抬头对唐伟龙说:“意思是这意思,但是,这种说法不妥。是不是再直接再稳妥一些?”
“那……”唐伟龙有点为难,刘伟名就说:“你看这样好不好?就从为外来投资者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入手。在中间提一段:大力营造外来投资者宾至如归的感觉,增强外来投资者在浅圳的安全感、信任感和温暖感。公安等相关部门,要积极保障外来投资者人身利益和行动自由,坚决打击侵扰投资者行为。”
“这样好,还是秘书长看得准。”唐伟龙脸上堆着笑。
刘伟名也笑笑,唐伟龙说:“那我拿去打印了。”
换一种说法虽然意思一样,但是说法就更加的模糊了。这样子的好处就是不容易让老百姓从这个政策中发现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就像现在许多的商业条款中开始一大片一大片的条例,到了最后都要加一句本协议的最终解释权归本公司所有,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前面所有的其实都是废话,说到底,还是我公司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刘伟名现在要做的也就是达到这种效果。越模糊到时候就越容易往自己所想要的方向解释。
转眼又到了国庆了,在国庆前夕刘伟名接到了张语嫣的电话,张语嫣在电话那边问刘伟名国庆有没有时间,刘伟名问她要干嘛?张语嫣告诉刘伟名,他们学校在国庆之前会组织举办一个庆国庆晚会,她会上台表演。虽然张语嫣没有说让刘伟名去看,但是这个意思已经非常的明显了,只不过是张语嫣的性子不会轻易说出那么矫情的话罢了。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对张语嫣说:“自己到时候一定过去。”不过张语嫣最后还是说了句让刘伟名和张云佳一起过去,刘伟名说道可以。
回家之后,张云佳把金倩推坐在自己身边,一起在看着电视,而身旁则是拿着玩具满屋跑的金哲和已经能够走路的刘轩。
刘伟名看着这个温馨但是却算不上完美的家庭心里有感动也有失落,走过去看了看金倩,然后对张云佳说道:“云佳,语嫣那丫头打电话给我,说是她们学校组织了一个国庆晚会,她会上台表演。让你和我过去看看。”
“你去就行了,我就算了。国庆我得抱轩儿回家去看看爷爷,本来想叫你一块儿去的,不过语嫣既然打电话来了就说明她是真的想你过去,你就去看看吧。”张云佳笑着说道。
“那也行吧,你确实是很久没回去了。我从北京回来过后就直接去上海看看爷爷和爸爸。”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另外,我想把金哲一起带过去。国庆你不在家我和轩儿也不在他一个人和李妈在家我不放心,他估计不会愿意。”张云佳说道。
刘伟名犹豫了一下,毕竟金哲的身份和刘轩大不相同,对于张云佳的亲人来说,金哲只不过是自己和前妻的孩子。但是仔细想了想张云佳绝对不是那种会让自己金哲受委屈的人,笑了笑道:“行,可以,不过估计要给你家里人填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