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第5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说完这些之后刘伟名就把金倩抱进房间里,然后把她抱上赵俊送过来的那一台按摩机上面。 这台按摩机是全方位的,基本上全身都能够按摩到。对于金倩这种属于半植物人的患者来说可以算得上是量身定做了。刘伟名抽着烟看着金倩一动不动地躺在上面享受着机械的按摩,心里非常非常的难受,他在心里无数次地呼唤金倩醒过来,甚至于每天做梦基本上都是梦到金倩突然之间醒过来,但是,结果却总是一场空,第二天醒来,金倩依旧是这幅摸样。
傍金倩做完按摩之后刘伟名把金倩抱进轮椅,然后推着金倩到外面的花园里面散步。
“倩儿,快国庆了。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国庆过后便是爸爸的生日了。我在想着是带你一起过去还是我自己一个人过去给爸妈烧纸上香。第一我怕你受不了这么长的车程,第二,我不知道爸妈是不是已经知道你遭遇到了现在这样的不幸,如果他们还不知道的话我把你带过去是不是会让他们不能好好地在下面生活。你说我是带你去还是不带你去?”刘伟名像是在问着金倩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云佳说让小哲跟着他去上海玩几天,你同意吗?我觉得你是会同意的。云佳说的对。金哲这小子生性好动,一刻都停不下来。要是让李妈带他还不知道他会闹成什么样子,而且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估计他会哭的不成样子。你不用担心,云佳的为人我想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日夜相处也应该有所了解了,她对金哲非常的好,视如己出,甚至好过于对轩儿。她定然不会让小哲受委屈的,另外,云佳的家里人也不是那种尖酸刻薄的人,你就放心吧。国庆这段时间我和云佳都不在,你自己要坚持下来,我会交代李妈让她每天都给你做按摩然后推你出来散步的。你放心,我只去几天,会尽快赶回来陪你,不会让你寂寞难受的。”刘伟名推着轮椅一边走一边说着。金倩听不听得见他全然不得而知,他也已经习惯了这样子的自言自语。
迎国庆,党委的工作量马上就增加了起来。许许多多方面的工作都需要落实,作为党委,最主要的当然还是在党务、党教方面进行安排,这个任务不用想也是落在了市委秘书长的头上,大会小会刘伟名做了无数报告,在国亲前夕,终于告了一段落。落后便是下去视察检查,在放假的前两天刘伟名拿着条子开始签字,让唐伟龙去财务拿钱落实。这是国庆节给工作人员的节日福利品。当然,领导和员工的还是有区别。自从上次出了员工出去的事情过后,刘伟名现在不管什么节日,只发东西,像组织旅游这种事情再也不安排了。因为刘伟名发东西的钱并不比旅游花的少,所以下面的人也并没有什么怨言,这样子的安排大家都满意,刘伟名也落个清闲。
飞机在首都机场落下,刘伟名提着一个简单的旅行包从机场里出来,直接上了辆计程车。司机十分熟练地把车开到北京舞蹈学院,站在北京舞蹈学院的大门口,刘伟名笑了一笑,然后拿出手机拨了张语嫣的电话。
“语嫣,我到北京了,现在就在你学校的大门口。”刘伟名笑着说道。
“你等一下,我马上出来接你。”张语嫣说着挂断电话。
刘伟名收好电话之后点了根烟在北京舞蹈学院大门外等着张语嫣。不一会儿张语嫣便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穿着白帆布鞋,一身白色的碎花裙,这种打扮非常的素朴,起码在这所学校里来说是非常的素朴。但是,这种素朴的打扮却依旧无法掩盖她的美丽,反而在天生丽质之外更加彰显了她的气质。
“你来了啊。”张语嫣眼神里面有着一种气氛的光芒,但是走到刘伟名面前却依旧只是这么淡淡地问了一句。
刘伟名哑然失笑,随后说道:“你长大了,语嫣。将近有一年没见你了吧。”
“上次见面是在广北,我的家里。”张语嫣没看刘伟名,脸转向旁边。随后说道:“我带你看一下我的学校吧。”
刘伟名笑着点点头,提着包跟着张语嫣走了进去。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你都大三了,一转眼我也就三十多了。我可是还记得当初罚你钱的时候你那愤怒的眼神。”刘伟名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哈哈大笑道。
“你那时候是真的很可恶。”张语嫣嘴角也泛起一丝淡笑说道,然后才道:“其实我心里知道你是在为我好,是在激励我学习。但是看到你那可恶的样子就是会感到愤怒。”
“我当时的样子有这么可恶吗?”刘伟名委屈地说着。
张语嫣难得的一次破涕而笑,连忙点头,可见,她今天是真的非常高兴。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在学校里面绕着圈子,刘伟名突然有种感觉,感觉自己又回到了读大学的那个时代,好像自己现在又在和初恋女友围着学校的小湖一圈一圈地散着步。这种美妙的感觉刘伟名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体会过了。纯爱,或许就是这样。但是,现在走在自己身边却不是自己的女友,而是一个自己一直当做妹妹一样看待的女孩子。
“语嫣,这位就是你男朋友吧。不错,很有型。”突然,从对面嘻嘻哈哈地走来一群女孩子,看到刘伟名和张语嫣,其中一个女孩子突然掩着嘴笑着说道。
“别瞎说,这是……这是我朋友。”张语嫣千年难得一见地脸红了起来,有点结巴地解释着。
“看你那害羞的样子,但恋爱有什么好害羞的。不要解释啦,解释就掩饰懂不懂。喂,帅哥,你可艳福不浅啊,我们语嫣可是我北舞公认的冷艳公主,想要追她的男孩子可是数不甚数。你可要懂得珍惜哈。”女孩一看就是个大大咧咧而且言辞犀利的女孩子,走到刘伟名面前直接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海棠。”张语嫣不知道是真的生气还是羞涩难当,有点怒意了。
“姑娘,我是语嫣的哥哥。”刘伟名笑着说着。
“哥哥妹妹这一套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好了,语嫣,别生气了,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你们了。”女孩子拉过张语嫣的手哈哈大笑地数着,然后朝刘伟名挥了挥手摇曳着那妖娆的身姿走了开去。刘伟名不得不感叹一句,学舞蹈的女孩子这身材还真是没的说的。
“她是我的室友,人挺好的,就是喜欢乱说。”张语嫣这次是低着头说的。
“很好,也只有在做学生的时候才可以这么无所顾虑地张扬自己的青春。走吧。”刘伟名深有感触地说着,然后突然笑着对张语嫣道:“冷艳公主?怎么啊?你对那些追求者都这个态度啊?这可不好哦,说不定里面就有一两个真心对你好的青蛙王子也说不定哟。”
张语嫣这次抬起头看着刘伟名,眼神里面竟然有一丝的愤怒,然后对刘伟名淡淡地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说完向前走去。
刘伟名顿时被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然后摇着头笑着,暗道这女孩真是怪异的很。然后加快脚步跟上了张语嫣的步伐。
“你们晚会什么时候开始?”刘伟名靠近张语嫣问道。
“今天晚上,我已经与学生会的人说好了,到时候会在第一排给你留一个位置。”张语嫣转过头来看刘伟名。
两人正说着的时候一个身材中规中矩但是摸样却非常清秀的男生走了过来,疑惑地望着刘伟名,然后笑着对张语嫣说道:“语嫣。”
“志明,有什么事情吗?”张语嫣脸上看不出有太多得情绪,淡淡地问道。
“哦,没有……就是……就是……前面海棠姐告诉我说你……你……你的一个朋友来了,所以……我就过来看看。”这个叫做志明的年轻人望着张语嫣犹豫不决有点害怕地说着。
听着这话张语嫣皱起了眉头,刘伟名脸上却笑了起来。心里暗道,还是学校里面的感情单纯,这个男孩子还真是萌啊。
“我朋友过来了你来看什么?”张语嫣很明显知道这个叫志明的男孩子是个什么意思,心里颇为不快,说话非常的冲。
“我……我……”男孩子被张语嫣给直接堵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叫志明是吧。”刘伟名笑了笑,从身上掏出一根烟递给他。
“谢谢,我不抽烟。”男孩子摇着头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笑着道:“你好,我叫刘伟名。”
男孩伸出手与刘伟名握了握,然后说道:“我叫谭志明,是语嫣的同学,也是她的舞伴,我们在一起搭档跳舞已经两年多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随后笑了笑说道:“我是语嫣的哥哥……”
“刘伟名,你不要老是一口一口我哥行不行?你什么时候又变成我哥了?”张语嫣出乎刘伟名的意料打断了刘伟名的话。
“喂,丫头,我比你可大了快一轮了,我不是你哥是什么?”刘伟名尴尬地说着。
“谭志明,这位是我男朋友,今天是他一来看我演出的。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对我有好感,但是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请你以后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舞蹈上,我不希望我的舞伴在和我跳舞的时候心里还想着其余与舞蹈无关的事情,你知道我这人的性格的。”张语嫣没有理会刘伟名,直接对一旁的谭志明说着,说完之后直接拉起刘伟名的手说道:“走。”
“喂喂喂,丫头,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刘伟名郁闷不已。
“我早就感觉出了他对我有其它的感情,我很不喜欢。今天他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干扰,所以我必须要和他说清楚,我不想我的生活或者舞蹈以后再受到影响。”张语嫣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瞪大了双眼,暗道这丫头这性格也太干练直爽了吧。就算要拒绝人也不用这么直白吧?
刘伟名正要说什么,却听到张语嫣又说道:“我知道我这么做他可能会比较痛苦,但是长痛不如短痛,这是为他好,这样他就不用在我身上做无用功耗费自己的青春。”
“丫头,你哥一句……”刘伟名准备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兄长摸样教育一下张语嫣,却见张语嫣犹如吃了炸药一般对刘伟名怒目而视:“刘伟名,不要在说你是我哥了。”
“好好好,我不说。真弄不懂你心里怎么想的。认我做个哥哥好像你多吃亏一样。”刘伟名嘀咕着。
“我不喜欢。”张语嫣的回答很精简,也让刘伟名无从反驳。
“我觉得那个男孩子挺好的,当然,从理论上来说上学的时候是不应该谈恋爱,这样……”刘伟名觉得张语嫣这样子的性格不好,这样子会少了许多的人生经历,于是想开导开导她。结果却被张语嫣打断。
“我不想再说这个了,走吧,我请你去吃全聚德的烤鸭。”张语嫣说着,然后转头往校门外面走去。
刘伟名只能摇头跟着张语嫣,心里暗道一个女孩子完全没有性格不是件好事,但是如果一个女孩子性格太过于强烈同样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刘伟名在想,张语嫣这丫头以后的老公该是过的怎样的悲惨生活啊。
全聚德的烤鸭很出名,当然,北京吃烤鸭出名的地方并不仅仅只有这。坐在全聚德的餐桌上,刘伟名不经意地就想起了一件往事。记得几年前,也是在北京吃烤鸭,他和许岚然后遇见了一个他这一生最不愿意见到的女人,何淑芳。想着往事一幕幕,刘伟名突然觉得自己那个时候还是太过于青涩,太过于冲动了。要是换做现在他会怎么做?或者他会选择视而不见,会选择微笑面对那对狗男女。事情本来就无所谓结果,所以根本就没必要闹成那个样子。
“你干嘛不吃?”张语嫣望着发呆的刘伟名问道。
“哦,想起了一件往事。”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是关于你和你前妻的吗?云佳姐告诉我说你和你前妻是在北京上学的时候认识的。”张语嫣好奇地问着。
“是也不是。”刘伟名脸上突然落寞了起来。
“问你一个问题行不行?”张语嫣突然严肃地说着。
“什么?”刘伟名心里还在想着金倩,突然被张语嫣这么严肃地问着有点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