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第53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是爱你的前妻多一点还是爱云佳姐多一点?我曾经问过云佳姐这个问题,她说你爱你前妻多过爱她。网 是吗?”张语嫣认真地说着,刘伟名不知道这小丫头怎么对这个事情这么感兴趣了。在脑海里开始思索着这个问题,自己到底是爱倩儿多一些还是爱云佳多一些?想了很久之后他摇头,没有答案。
“你摇头是个什么意思?”张语嫣问着。
“没什么意思,吃烤鸭吧。小孩子哪那么多的问题。”刘伟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敲着桌子对张语嫣说道。
“刘伟名,告诉我。”张语嫣的态度却比刘伟名更加的强势,盯着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然后无奈地笑着,问张语嫣:“我说丫头,你干嘛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你怎么也这么八卦?”
“因为这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想弄明白一件事情。”张语嫣很平静地说着。
“一件事情?什么事情?”刘伟名奇怪地问着,但是看看张语嫣的表情,显然是没准备回答刘伟名的这个问题,刘伟名摇着头说道:“这是个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你如果真想知道答案的话有时间去浅圳到我家里去看看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张语嫣在刘伟名脸上看了看,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两人吃完烤鸭之后便沿着大街随意地走着,走着走着,看到一个冰激凌店,刘伟名笑着对张语嫣说道:“我记得你喜欢吃冰激凌,要不要吃?”
张语嫣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跟着刘伟名进了冰激凌店。
刘伟名和张语嫣走到台前,张语嫣开始点着,刘伟名对这东西一概不知,一个冰激凌要分成n种口味,刘伟名一看见这个就头大。在刘伟名旁边的旁边有一个年轻的母亲和孩子,因为背对着,所以刘伟名看不清楚。
“妈妈,我还要吃那个。”孩子兴奋地说着,而且看起来很年幼,话说的不是很清楚。
“乖,咱们吃一个就够了,吃多了不好知道吗?明天妈妈再带你来吃好不好?”年轻的母亲说道。
“不好不好,我还要吃。”孩子当即不干了,哭了起来。
刘伟名开始有点疑惑了,慢慢地走了过去。
“小诚乖,不要闹听到没有?再哭妈妈就生气了。”年轻的母亲赶紧恩威并施。
“小诚,想吃哪个?叔叔给你买。”突然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到年轻母亲的耳朵里,她赶紧抬起头来,看到面前带着微笑望着她的男人,心里非常的震惊,也有一丝的欣喜。
“伟名……”年轻的母亲惊讶地喊道。
“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够遇见你和小诚,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对着眼泪未干的小孩说道:“小诚,给……给……叔叔抱一下,叔叔给你买冰激凌吃好不好?”
小孩子望着刘伟名,然后脸上一笑说道:“要买好多好多。”
“行,买好多好多,你想买多少叔叔就给你买多少。来,给叔叔抱一下。”刘伟名心里五味俱全,低身抱起面前这个流着自己的血却喊着自己叔叔的儿子。
“叔叔好,妈妈坏。网”孩子一被抱起,显然还在生着自己母亲不给自己吃冰激凌的仇,嘴里气呼呼地说着。
一听到这,刘伟名和那位年轻的母亲都笑了起来,但是两人笑的都不自然,各有各的伤心处。对,这位年轻的母亲就是林月。
张语嫣买了冰激凌却没有看到刘伟名,转眼一看,就看到刘伟名抱着一个小孩站在不远处和一个少妇聊天。她眉头皱了皱,走了过去。站在刘伟名身边。
“林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妹……朋友,张语嫣。”刘伟名本来想说妹妹。但是怕张语嫣再发表便改了口。然后对张语嫣说道:“这位是我兄弟的妻子,林月。刚刚碰巧碰上。”
刘伟名这么一解说,张语嫣脸色好看多了。而林月却用不知含义的眼神打量着林月。
“你好,张小姐。你非常漂亮。”林月笑着说道。
“谢谢。”张语嫣点了点头说道。
刘伟名抱着赵天诚,笑着说道:“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
林月点了点头,看了看被刘伟名抱在身上心满意足地吃着冰激凌的儿子,满脸幸福。
“赵俊在家吗?”刘伟名坐下后问道。
“没在,出差去了。”林月淡淡地说道。
“他最近常出差吗?”刘伟名皱起眉头问道。
“对,这两年生意不景气,他说在南方开了个新的公司,便时常往那边跑。”林月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林月这么说,刘伟名心里有了一丝怪异的感觉。赵俊既然总是在浅圳出差,却仅仅只是第一次找过自己,后来那次都是被自己碰上了才找自己的。为什么他常常在浅圳都几乎不联系自己呢?他为什么要这么躲着自己?难道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就真的淡到这个地步了吗?
“怎么了?”林月看到刘伟名怪异的脸色问道。
“没什么,只是不想他这么辛苦。你劝劝他吧,钱多多花,钱少可以少花,但是身体是自己的,要注意。”刘伟名言不由衷地说着。
林月点了点头。
“妈妈,我要上厕所。”赵天诚突然叫道。
“来,妈妈抱你去。”林月站起来说道。
“你们聊天吧,我带他去。”张语嫣站起来说道,然后一把抱过赵天诚。
“谢谢你了,张小姐。”林月朝张语嫣说道。
张语嫣还是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抱着赵天诚往洗手间而去。
“她很漂亮。”林月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突然加了这么一句。
刘伟名呆呆地看着林月,然后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他是我一个长辈的女儿,在北京上学,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想的,就是不让我说她是我妹妹。”
林月听到这也笑了笑问道:“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和张云佳相处的还好吗?”
“还好,家庭都是经营出来的。”刘伟名意味深长地说着。
“我听赵俊回来说过,他说金倩嫂子……”林月说道这里没有往下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又道:“现在好点了吗?”
“还是那个样子,不好不坏。”刘伟名语气中带着悲伤,然后长长地吐了口气笑着说道:“别说我了,你呢?过的怎么样了?天诚应该要上幼稚园了吧?”
“是该上了,可是这孩子上了几天便打死不肯去了。再加上姑姑她太过于溺爱天诚也不让他去了,我也没办法,只能在家里自己带。”林月一说到儿子,脸上便洋溢着幸福的摸样。
“你姑姑她现在还好吗?”刘伟名听到江映雪的消息便问道。
“还好啊,她现在每天都是准时上下班,工作不是很累。姑姑时常说起你,听赵俊说起金倩嫂子的事情时,她哭了好几次。”林月抬头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最后问道:“你和他现在关系怎么样?”
“比以前好了,这么多年了,已经习惯了。”林月盯着刘伟名看了许久才说道。
刘伟名心里有根弦像是突然之间被触动了一样,有一丝高兴,更多的是心痛。他在为林月和赵俊之间关系的融洽感到高兴,而心痛的缘故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随后笑着说道:“是啊,夫妻之间要以诚相待,好好过,等下次赵俊回家了我再去你家看看。小诚很可爱。”
看着张语嫣带着赵天诚出来,刘伟名站起来说道:“她晚上还有个演出,得提前去彩排一下,所以得过去了。”、“那再见。”林月站起来说道,脸上依然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不舍。
“再见,小诚,叔叔走了。叔叔下次来再带你买冰激凌吃好不好?”刘伟名对着赵天诚说道。
“好。”对于小孩子来说,他心里只有简单的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的衡量标准。
“跟叔叔和阿姨说再见。”林月对孩子说道。
“叔叔阿姨再见。”赵天诚用十分稚气的声音说着。
“小诚再见,要好好听妈妈的话哦。”刘伟名眼睛里流露着慈祥,而张语嫣依旧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跟着刘伟名走了出去。
刘伟名坐在舞台下面,下面是黑压压的一片人,舞蹈学院的晚会不会想其它学校的文艺晚会那样只是单纯的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他们更多的是给这些学生创造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让这些学生适应聚光灯下的生活,检验她们在舞台上的功底。所以,相对来说,舞蹈学院的文艺晚会也比其它学校严谨的多。
刘伟名坐在第一排,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校领导还有一些估计是一些校方请来的导演或者是公司的老总之类的人,是请来挖掘人才的。但是这一切都与刘伟名毫无关系,因为他一个都不认识。他坐在第一排的最边角,靠在椅子上面随意地望着台上表演的小伙子小泵娘们。心里不仅又想起了几年前在许岚演唱会上的情景,只不过恍然一过,已经物是人非了。当年一番雄心勃勃的刘伟名现在却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稳稳当当地当官。而当年那位红极一时的玉女掌门人也已经离开了娱乐话题的中心,甚至于已经出现在明码标价的陪酒女郎行列当中,这种落差是何其之大。想到这刘伟名也皱起了眉头,心里在思索着许岚到底有什么苦衷?
台上的劲歌热舞在继续着,这些身材y人的小泵娘们不知道是单纯为了艺术还是仅仅只是为了展示自己那y人的身姿,一个个把衣服穿的烧的不能再少。坐在第一排的刘伟名除了大饱眼福之外心里有一丝的忧虑,当然,他不是思想家也不是教育家,所以,他最多只是皱着眉头,但是眼睛却依旧在往一些比较隐晦的角落里看着。
直到主持人宣布张语嫣上台刘伟名才收起了自己那漫不经心的目光,开始变的专注起来。刘伟名原本以为张语嫣会跳一段自己所学习的桑巴伦巴之类的拉丁舞,怎知张语嫣跳的却是一只民族舞——孔雀舞。张语嫣穿着一身紧身长裙脸上化着淡淡的妆上了舞台。估计是张语嫣冷艳公主的名号早就深入人心,她一上台台下立即就了起来,由此可见,校花的号召力远比主持人的感染力强。
张语嫣眼睛朝刘伟名这儿看了看,刘伟名微笑地点了下头,对她比了比大拇指。张语嫣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音乐声响起,台上的灯光开始变的扑朔迷离起来,然后一只聚光灯打在张语嫣身上,便见张语嫣开始随着音乐的节奏在这个聚光灯里舞台了起来。
一向视舞者如疯癫人的刘伟名这次不得不承认,他被感染到了。聚光灯下的张语嫣仿佛真的变成了一直孔雀一般,在台上挥洒着自己优美的身姿。四周的黑暗衬托出了她的唯一。对于这支舞跳的好不好刘伟名一概不知,但是他却知道这只舞蹈让他入了迷。
张语嫣跳完之后台下立即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刘伟名不知道这些掌声是冲着校花这个名号去的还是冲着这支舞蹈而去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反响是非常的强烈。
接下里的节目刘伟名看着就没什么意思了,他对于这种文艺晚会本来就没兴趣。这么多年领导当下来,这种文艺节目他不知道出席观看了多少次。每年国庆、中秋、端午、七一等等日子所管辖区域里面所举办的官方文艺晚会他基本上都要参加,所以对于他来说,对这些东西已经开始烦腻了。
这时从旁边的帷幕边钻出来一个人,刘伟名仔细一看原来正是张语嫣。张语嫣勾着身子走到刘伟名的座位边对刘伟名说道:“你还看吗?”
刘伟名苦笑着摇头,张语嫣立即说道:“跟我来。”然后一把抓住刘伟名的手,两人勾着腰偷偷摸地从台上的小门进入后台,在后台的小门出走出了大礼堂。
“丫头,你今天跳的真好。”刘伟名一出来便笑着对张语嫣说道。
“谢谢。”张语嫣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但是脸上的笑容确实无法掩盖的。
“我记得你主修的不是这个民族舞吧。”刘伟名好奇地问着。
“民族舞是我选修的,这只舞蹈我非常喜欢,所以经常跳。”张语嫣慢慢地走在刘伟名身边。
刘伟名抬手看了看手表,也不早了,快九点了。便对张语嫣说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去酒店了。”
张语嫣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陪我走一会儿。”
刘伟名有点错愕地看了看张语嫣,随即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