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第53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两人走在学校的池子边,一步一步地走着,由于全校师生都基本上在看演出,所以整个校园里面的人很少,少到几乎只有他们两个
“真是很怀念校园生活啊,就这么平平凡凡地走着散着步也能觉得快乐。网哪像现在,整天大鱼大肉的,却只能增添烦恼。”刘伟名深有感触地说着。
“你上学那会经常与女孩子散步吗?”张语嫣问道。
“有过,但是也算不上经常。”刘伟名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淡淡地回应着。
“美好吗?她是你初恋女友?”张语嫣今天晚上显然非常的八卦。
“过程很美好,但是结局却不怎么完美。”刘伟名淡淡地说着,随即又加了一句:“或者是结局太过于完美了。”
“你这人总是怪怪的,你不想说可以不说,别总说着这么奇奇怪怪模棱两可的话。你又不是徐志摩。”张语嫣显然没听懂刘伟名话里的意思,直接给了刘伟名一记卫生眼后说道。
刘伟名正在伤感之余却突然被张语嫣这一句话给噎住,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是苦笑。
“你谈过恋爱没有?”刘伟名突然问道。
“谈过。”张语嫣一点不回避地说着。
“什么时候的事了?是过去式还是现在进行式?”刘伟名用了个他读书那会经常用的术语说着。
“大一那会,他是我的数学老师,从他上第一节课开始我就从他身上闻到一种熟悉的味道,然后不由自己地和他接触起来。不久之后的一天他约我上街,我去了,再然后,他故意拖到很晚,拖到学校宿舍关门,他说他陪我住酒店。然后我给了他一巴掌,自己打车回学校,给了宿舍大娘两百块钱便回去睡觉了。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对这个男的都是一种错觉,他根本就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张语嫣淡淡地说着,说的很平淡,没有一点感情、刘伟名只能说这个丫头太不会讲故事了,讲故事不把自己的感情放进去又怎么能感染人呢?
“当然,这根本就不算是个恋爱。我对他只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是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我对他并不反感。而他也感觉到了我不反感便觉得我是个可以随便摆弄的女孩子,就这么简单,一切都只是个误会罢了。”张语嫣接着又解释道。
“以后自己注意点,这个世界上道貌岸然的人很多。尤其是一些戴着眼镜自视一副知识分子摸样的人,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他们都是闷s的人,内心很猥琐。”刘伟名说句话的时候想起了在明阳遇见的那个王廉,于是咬着牙齿说着。
“能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容易。”张语嫣突然轻微地笑了一下后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开始冷汗连连。
“追你的男孩子那么多,你难道就没有发现自己喜欢的?”刘伟名继续着前面的话题问道。
“我不喜欢幼稚的男孩子,他们在我的眼里就好像是个w娃。整天坐着无聊的事情说着无聊的话,有时候还非常的恶心。网”张语嫣咬着头说道。刘伟名这才恍然大悟,自己怎么忘了面前这个女孩子可是个早熟的m桃啊。她比同龄人成熟了起码四五岁,那么说那些男孩子在他眼里不就如上初中的小伙子一样的幼稚吗?刘伟名感觉有点恶寒。
两人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沿着小湖一直往前走着。走着走着就到了学校的后山了,山上栽满了大叔,在晚上看来是黑压压的一片。
“我们进去坐会吧,里面是草地。”张语嫣指着树林说道。
刘伟名仔细看了看树林,然后笑了笑,走了进去。
两人走到树林里面找到一片草地坐上,微微的月光照进来,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恬静。张语嫣躺在草地上,也不说话就这么望着天上的月亮,刘伟名笑了笑,也跟着躺下。
而就在这份恬静之下却传来一声声非常压抑但是却又很兴奋的声。
“你听到了没有?什么声音?”张语嫣奇怪地对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也仔细地一听,随后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笑什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张语嫣皱着眉头说道。
“听着声音这么凄惨那是肯定发生了事情了,不过咱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有些忙咱们帮了别人不一定会记你的好。”刘伟名故作高深地说着。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万一……万一……别人遇害了怎么办?”张语嫣急切地问道。
刘伟名还是大笑着摇头。
“你是不是个男人?你不去我去。”张语嫣没想到刘伟名是个这样的人,随即拔腿就往声音来的地方而去。而刘伟名有点震惊,虽然他心里知道是个怎么回事,但是张语嫣不知道。月黑风高、而心里猜想着是有人行凶都敢一个人跑过去,这样的女孩子到底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啊,刘伟名坐在地上远远地望着张语嫣。
随即刘伟名就听到那边的声戛然而止,然后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和一个男人的惊呼声:“你干嘛?”再然后便听到张语嫣怒骂的声音:“真是不要脸。”听到这刘伟名再也忍不住,坐在地上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然后刘伟名便见到张语嫣气呼呼地走了过来。
刘伟名笑着说道:“这种事情很常见的,我们读书那会后山上一到晚上便随处可见。最可怜的就是学生啊,明明有这个需要却没有钱,支付不起酒店那没点人道精神的住宿费,便只能流落到这荒郊野地来了。哎……” “。”张语嫣瞪着眼望着刘伟名,骂了一句之后走了开去。借着淡淡的月光,刘伟名还是看到了张语嫣满脸的羞涩。
刘伟名跟着张语嫣也走了出来,看着前面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害羞的女孩,刘伟名心里总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情绪缠绕着。
“好了,丫头,等一下。”刘伟名在后面叫住张语嫣。
张语嫣听到刘伟名的话之后停住了脚步。
刘伟名慢慢地走到张语嫣身边,然后说道:“现在时间是真的不早了,我得回去休息了,我明天的飞机,下次有机会再来看你。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
张语嫣站在那没有说话,半饷后才说道:“你走吧。”
刘伟名笑了笑,朝张语嫣摇了摇手,然后走出了校园。他心里有一种感觉,感觉今天的张语嫣有点怪怪的,究竟怪在何处他却说不清楚。
走出校园的刘伟名并没有闲着,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着江映雪的电话。
“喂,映雪,我是刘伟名。”刘伟名笑着说着。
“我知道,月儿今天回来跟我说了,说你在北京,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陪着。”江映雪像是早就料到了刘伟名会打电话过来一般。
“别听她瞎说,一个长辈的女儿,认的干妹妹。”刘伟名说完这句之后两人都沉默了,刘伟名确实是很想叫江映雪出来,但是他开不了这个口,处在他的位置,他不能开这个口。所以,他只能沉默。
“你在哪?我去找你吧。”江映雪像是完全明白刘伟名心里的想法似的说道。
“xxxx酒店。”刘伟名有点欣喜若狂。
“好的。”江映雪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币断了电话的刘伟名心里却开始后悔了起来,对于自己与江映雪的这段恋q他不知道是正确还是不正确,但是他知道,这样子对不起在家全心全意对待自己的张云佳。但是心底的那点小火苗却是无法抑制的疯狂生长。刘伟名现在完全认同了那句话——男人本色。
在酒店的房间里等待江映雪来临的时候刘伟名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紧张,就像是第一次去约会女生的心情那样的忐忑。刘伟名暗道估计是自己太久时间没有见到江映雪、太过于想念了吧。点着一根烟慢慢地熏着,想着一些七里八里的事情,用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江映雪终究还是来了,门铃响过之后刘伟名便立即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一身干练西装款式的女人,依旧美丽也依旧那么的有韵味,这个女人除了江映雪还能有谁?
在有些时候,语言是一件多余的东西,当两人完全明白对方的心思的时候语言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吗?就像此刻,两人对望了几秒之后刘伟名便靠近江映雪,一把把江映雪抱了起来走向c边,他们需要的不仅仅只是身体上的满足,更多的是两人需要彼此感情上的满足,精神与融合才是无上的境界。
空间静止了,时间静止了,没有静止的只有两个索取无度的人。一个似乎是要把自己完全j进对方的身体里融入在一起,而另一个则像是要把对方完全包容进自己的身体里面缠绕在一起一样。天昏地暗、风雨飘摇。
“伟名,以后我们别在这样了。”江映雪子啊刘伟名的x口划着圈圈低声说着。
刘伟名抽着烟不说话,很久之后才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我觉得我们这样不好,对你不好、对别人也不好。”江映雪喃喃地说着,然后又道:“早段时间云佳打电话给我了。”
“说什么了?”刘伟名回过头来望着怀里的女人。
“她说你国庆要来北京,让我好好照顾你。”江映雪低声说着。
刘伟名眉头开始邹了起来,心里在想着什么没人知道。
“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是实际上她什么都说了。我们这段感情一开始本来就是个错误,如果你的妻子依旧是金倩的话我还无法说服自己下定决心与你分开,但是现在是云佳了。很显然云佳已经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情,我是她的长辈,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我和你已经不再适合了。”
“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收收心了,好好对云佳吧。不要担心我,我现在过的很幸福,上班、抱孩子、陪母亲,这种日子是我一直期望的。”江映雪把头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说着。
刘伟名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却被江映雪伸手给止住,江映雪说道:“伟名,什么都别说了,再爱我一次吧,我会在心里一直记住你的,我的小q人。”
江映雪说完之后翻身坐在了刘伟名的身上。
当刘伟名醒来的时候身旁的女人已经不在了,刘伟名用手感受了还残留的体温眼神迷茫了起来。靠在c头点了根烟,静静地抽着,良久之后从c上爬起来,嘴里说道:“或许这便是最好的结局吧。”然后去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刘伟名便提着简单的行李下楼,把房退了,然后吃了个早餐便去了百货商城买了两大袋比较昂贵的礼品打着车来到一栋房子前面。
门铃摁了几下之后门便打开了,但是出来的人却出乎刘伟名的意料。站在他面前替他开门的竟然是李梦晴。
“伟名,你怎么来了?”李梦晴也明显很惊讶。
“你不是在说你一直在加拿大吗?”刘伟名更是惊讶。
“进来吧。”李梦晴看了看刘伟名,没有回答,侧身让刘伟名进来。
“伯父不在吗?”刘伟名问道,他来这其实是来看望一下李梦晴的父亲,但是没有想到李梦晴竟然在家。
“我爸一天到晚都是神神秘秘的,我都不知道他在哪。国庆不上班,估计他又和那班老不死的到那个大山里面喝茶聊天去了。”李梦晴给刘伟名倒了杯茶说道。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我上次打电话给你你还说你在加拿大。难道说你根本就是骗我的?”刘伟名瞪着眼问道。
“是,我是在骗你。自从倩儿出事之后我把加拿大那边的事情处理了之后就回来了。”李梦晴的性子便是这样,是便是是,不是便是不是,她很少为了一件事情辩论。
“你还在恨我。”刘伟名看着李梦晴的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