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第53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有什么好恨的,自作孽不可活,只能怨自己。网 ”李梦晴淡淡地说道。
“你是在替倩儿恨我,恨我抛弃她,恨我和云佳结婚。你甚至恨我,你认为是因为我和倩儿离婚才让倩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吗?”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我没有恨你,我是在恨我自己。假如我当初不那么不要脸的gou引你倩儿就不会和你离婚,也就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恨的只有我自己。”李梦晴突然流着眼泪说道。
“所以你就把自己埋起来,不敢去看倩儿也不敢面对我,是不是?”刘伟名很强势地说着。
“是,我不敢看到倩儿现在的摸样,看到一次我就痛一次,我更不敢看到你,因为你就是我得魔咒,取不掉看着却心痛。”李梦晴坐在刘伟名对面。
“为什么要这样子折磨自己?倩儿也不想让你变成这样子的。你要明白,倩儿变成这样只不过是一场意外,一场交通意外。她还会再站起来的你知道吗?”刘伟名抓住李梦晴的手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心里却偏偏不这么想。”李梦晴身体开始有点颤抖,刘伟名可以感受的到,金倩的意外对于李梦晴的打击伤害有多大。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过?难道准备这样子折磨自己一生吗?”刘伟名心痛地问着。
“不知道,我不知道。”李梦晴不停地摇着头。
刘伟名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把身子靠在沙发上,抽着烟,随后说道:“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我的印象中你根本就不是个遇到问题会选择逃避的人。梦晴,有时间带着箐箐去浅圳吧,我想当你看到倩儿的时候你一定不会再这么想了。”
陪李梦晴和女儿一起吃了中饭,刘伟名抱着女儿要李梦晴跟自己回浅圳,但是李梦晴却还是像有心理障碍似的要的。刘伟名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强求,必须她自己慢慢地去想明白,便自己一个人去了机场,然后拿着自己早已经订好了的回程机票回了上海。回到上海玩了几天,便又和张云佳还有两个孩子一起回到浅圳自己的窝里。许久以后,刘伟名叫司机开着车,自己和护着金倩坐在车后回到江南回到了金清平的坟前,给金清平夫妇上香,在坟前,金倩流出了泪水,而刘伟名则同样泪水横流地跪在坟前烧着纸钱,他心里的愧疚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伟名,我们去哪吃饭啊?”张云佳拉扯着两个孩子坐在车后对当仁不让占据了司机这个角色的刘伟名问道。
“去我的一个朋友那吃吧,那里的味道不错。最主要的是这大元旦的,我们出来的晚其它地方不一定有位置,她那估计还能给咱们腾出点位置来。”刘伟名想起了许久不曾见面的文红。
自从被侯尤文那个小人举报过后刘伟名就没怎么来照顾过文红的生活和生意了,最主要的是心里有点疙瘩了。但是仔细想想,都是扯淡。以前是因为没有当上区长心里有点怪根本没错甚至于毫不知情的文红,现在自己竟然爬到来了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了 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非但没降还比原来预想的位置升了半级。网
到了文红的店子里面,刘伟名意外地发现这里的生意竟然冷冷清清了起来,与两年前的摸样是大不一样了。文红走了过来对刘伟名说道:“刘秘书长今天怎么来这了,这位一定是刘夫人吧。里面坐吧。”
刘伟名皱着眉头跟着文红走到里面一张桌子上坐下。
“想吃什么啊。”文红笑着问。
“先不忙,你告诉我,为什么大过年的你这生意这么冷清。”刘伟名直接问道。
“没办法,主要是我不懂得经营,想把这里转出去却一直没有转成功。”文红眼神黯淡地说道。
刘伟名仔细想想,也确实,一个单身女人身边还带着个孩子确实不适合做这种女强人的工作,刘伟名皱着眉头想着,最后对文红说道:“你愿不愿意到市委来上班?虽然发不了财,但是过生活应该是够了。”
文红仔细看了看刘伟名,眼神里面有点哀伤,估计是想起了以前在市委工作的老公。最后还是说道:“那就谢谢你了,刘秘书长,感激不尽。”
“不要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刘伟名点头道。
元旦过后上班的时候刘伟名就与唐伟龙说了这个事情,让他去处理,他现在是办公室的副主任,让他去弄个把人来上班不是太难的事情,而且文红自己本身也是大学生,所以,没有太多的难度。
转眼又到年底了,可是刘伟名却却发现最近他们的吴老板心情非常的不好,经常发脾气,这不是件好事。刘伟名问过几次,可是吴克亮都说没事,只是一些小事烦心罢了。刘伟名的主角告诉他,事情绝对不是这么简单。断然如此,刘伟名也细微地告绝到了,吴克亮开始往北京跑的次数增加了。
年底,刘伟名准备回家过年,但是思来想去大过年的自己全跑了让金倩一个人在这心里便难受的很,但是不回家过年让两老口独自过年也说不过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金倩带上一起回家过年,但是如果老两口看到金倩这个样子还能开开心心的过年吗?最后刘伟名只能给父母打电话,说是今年春节得值班,便不能回家过年了。但是还是让张云佳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过年。而自己则在浅圳陪着金倩在家过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办法了吧。
饼年前, 刘伟名送着张云佳和孩子上了飞机,然后让张云佳没事就晚些会,让父母多和孩子呆一段时间,然后便自己开车回家,在路过菜市场的时候他突然心血来潮,买了许多菜在家里,然后自己系着围裙便进厨房。他已经望了自己有多少年没进过厨房了。好像自从结婚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煮菜了。结婚之后是金倩和自己母亲每天给自己煮饭吃,离婚过后哪还有心思自己整东西吃?每天都在外面东吃西喝,然后和张云佳结婚之后厨房里面的这项工作就光荣地交给了张云佳和李妈。今年过年张云佳让李妈也回老家过年去了,整个房子里面就只有金倩和刘伟名两个人,刘伟名非常有感触地进厨房,他想亲手做一顿好吃的给金倩。
在厨房煮饭的时候他还记得在林阳,自己与金倩相识不久的时候金倩第一次说要亲自给自己煮顿菜吃的情形。那时候的金倩多么的活波可爱,而现在,却生生地被自己这个毫无责任心的男人给整成现在这个样子,每次想到这刘伟名都心如刀割。
刘伟名煮的菜都是金倩最喜欢吃的,刘伟名端着碗慢慢地喂着金倩,因为金倩不能动,便也就只能吞咽,刘伟名把菜整的很碎很碎放进金倩的嘴里,然后给金倩嘴里倒入少量的汤帮助她下咽,能后问着金倩好不好吃?
在除夕夜的晚上刘伟名推着金倩在花园里面走着散着步,但是,新年的钟声还没来临金倩就已经在轮椅上睡着了,她现在的身体到底还是不能和正常人相比。刘伟名心痛地抱着金倩到上睡下。然后便一个人坐在客厅抽烟看着春节联欢晚会。渐渐地变开始到太过于孤独了。在新年还没来的时候就给张云佳打了个电话,问孩子们在那边还好吗?听不听话,然后让自己的父母接电话,说了很长时间才挂断电话。挂完电话不就就听见电视开始倒计时了,而窗外的烟花却也正是灿烂。刘伟名走到阳台上面却也无法隐藏自己的寂寞。翻着手机里面的电话簿,最后只能找到秦思思的电话号码。想了一下就拨了过去。
“喂,思思,我给你拜年了。怎么样?我可是新年的第一个。是不是很感动啊?”刘伟名嬉笑着说道。
“很感动,也祝你今年步步高升。你现在在干什么?怎么会想起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秦思思怪异地问道。
“没干嘛,一个人坐在家里看电视呢。”刘伟名摇着头道。
“看来你和我同时天涯沦落人啊,我也是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秦思思说着。
“要不我们两个伤心人一起出来喝点酒庆祝新年的到来?”刘伟名提议着。
“你也不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外面怎么可能有酒喝?”秦思思打消了刘伟名的妄想,随后又说道:“如果你不怕别人说闲话的话就来我家吧,我这里还有不少的酒,也还有一些菜,你来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做。”
刘伟名有点心动,看了看金倩房间的位置,然后说道:“好,你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之后刘伟名又开始有点犹豫,推开金倩房间的门,看着熟睡的金倩,走上前去亲吻了一下金倩的额头,然后低声说道:“对不起了,宝贝。”
然后转身出了门,开着车便出了门,在车上打开cd,便听到里面在唱着“寂寞才说爱、不管爱的该不该,你根本就不爱可我还放不开,是寂寞在作怪……”。刘伟名听到之后无奈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是啊,我这也何尝不是寂寞在作怪呢?”
开着车按照秦思思所给的位置刘伟名来到了秦思思家的楼下,来到这栋高档小区,上了电梯在秦思思家门口停下,按门铃。按下门铃之后没多久便看到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的秦思思打开门站在门口。
“嗯,不错,果然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摸样。”刘伟名一边进门一边对秦思思说道。
“那你可就真的是夸奖我了,坐吧,桌子上有水果。我基本上都是在外面吃饭自己很少开伙。这不过年了嘛,觉得冷冷清清的,自己也就准备开伙煮顿年夜饭。谁知道到了要煮的时候又突然没了心智,最后还是一个人在外面吃的年夜饭。你呢?怎么一个人过年啊?”秦思思走进厨房继续煮菜,发现刘伟名也跟着自己进了厨房边说道。
“第一是要值班,第二,是老婆孩子都老家陪父母过年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家。”刘伟名看着秦思思那美好的身段说道。
“你先去坐着吧,这里很快就好。我酒柜里面还有一些好酒。都是一些酒席上面没有吃带回来得,平时我一个人也不常喝酒,正好今天派上用场了。”秦思思笑着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一个人过年确实心里是非常的难受,看起来秦思思亦是如此,不然,她现在不会这么高兴,而自己也何尝不是如此呢?
两人搬着桌子坐在秦思思家的大阳台上,穿着大衣顶着寒风在烟台上看着四处盛放的烟火喝着洋酒,自有一番特殊的韵味。
“来,干杯,谢谢你陪我过来一起迎新年。”秦思思端着酒杯对刘伟名说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邀请我来过新年,不然我现在估计还一个人坐在家里面看电视呢。”刘伟名笑着,然后端起酒杯泯了一小口。
“你啊,是还不习惯。像我早就已经变成千年老妖了,可谓是百毒不侵,一点小小的寂寞孤单是击不倒我的。”秦思思看着玩笑道,但是话中的无奈刘伟名又怎能听不出?这个世界上估计会没有人喜欢寂寞,所以说,秦思思有她的无奈和苦衷。
“其实你应该看开一点,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要活的开心要活的自私一点。”刘伟名不置可否地说道。
“我现在不就是在自私吗?”秦思思看着刘伟名,突然妩媚的一笑,然后喝了一口酒。刘伟名承认,他必须的承认,秦思思刚刚那一下已经让他的心房失守,他被秦思思刚刚那不经意间的笑容给迷住了。
“曾经听人说过,对着流星许愿就能梦想成真,你信不信?”秦思思突然用手支撑着下巴望着天上的若有若无的几颗星星闪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对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年的除夕之夜已经算是天气非常之好了。像往年这个季节,要么就是下雪要么就是阴雨,像这样月朗星稀的夜晚很少遇到。当然,这也与浅圳所在的地理位置有关了。
“不信。”刘伟名摇着头说道,然后道:“要是真的有用的话我的愿望早就实现了,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坐在阳台上面等流星,可惜,他一直都没有实现。可见,这根本就是骗小孩子的把戏。”
“哦,你许的什么愿望?说来听听?”秦思思好奇地问着,脸上自然挂着那种引人犯罪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