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第5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一边拨着电话一边开着车沿路找着。网 幸好这里接近郊区了,这里是一片别墅区,出去只要一条唯一的路。刘伟名就沿着这条路一直找着。心里暗道希望张语嫣不要走的太快,要是出了这条路到了市区那就真的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了。
可惜,天不如人愿,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刘伟名也没发现张语嫣的身影,这下刘伟名彻底傻眼了,暗道估计这丫头是搭车出去的。刘伟名开着车在市里转着,可是这么大一个城市从哪里去找一个人啊,刘伟名一遍一遍地拨着张语嫣的电话号码,可是传来的还是关机的提示。刘伟名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串,最后,终于绝望地把车子停在路边。下车买了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前面出来的急,烟和打火机都没有带。刘伟名就蹲在车边抽着烟,心里无比的郁闷,她不明白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有道德洁癖不成?自己t情你就算反对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离家出走?这都是什么事啊。
刘伟名虽然心里埋怨,但是还是在想着张语嫣可能到的地方,张语嫣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对于这个城市应该是非常熟悉的,所以,绝对不存在什么迷路之类的情况。现在刘伟名担心的情况只有两种,第一种是遇到坏人,现在一到晚上什么样的人都出来了,特别是张语嫣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糟祸害的可能性是非常的大。第二,刘伟名不知道张语嫣身上有没有带钱,要是没钱那就真的是个大问题了。
刘伟名一直抽烟一直抽,最后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地方。开着车便直奔那里而去。刘伟名想到的地方就是上次自己带张语嫣来的那个电玩中心,当时张语嫣非常开心,只是一转眼就是几年了,刘伟名也不知道现在的张语嫣到底会去哪里。
刘伟名走进电玩中心,直接来到那台跳舞机前面,只见跳舞机周围已经围着很多很多人了,刘伟名挤进去一看,只见一个女孩子穿着背心一个人在跳舞机上面跳的不亦乐乎,外套被直接扔在地上这个女孩子不是张语嫣又是谁呢?
刘伟名没有出声,细细地看着张语嫣。感觉这丫头的舞技比几年前更加的精湛了,看的让人更加的觉得享受。
人群中大部分人都在不由自主地给张语嫣鼓掌叫好,当然,也充斥着一些其它的声音,比如“这小niu真不错,你看看这身材,这小腰。”、“妈的,真的妈的惹火。”……刘伟名越听眉头越邹越紧,心里暗道,这女孩子长的太漂亮真的不是件好事,出来就得惹是非。难怪现在大街上的美女越来越少,刘伟名仔细分析过,出现这样的原因无非两种,第一、现在美女都坐在豪华的小车或者是睡在豪华别墅里了。第二,则是一般的美女都不敢轻易出门,要么是男人不放心让她出门要么是自己不敢轻易出门。
就在这时,几个叼着烟身上纹着刺青的男人直接挤开人群走了进来。刘伟名一看就知道不好,想去拉走张语嫣,可惜人太多,刘伟名一时没挤的进去。
“哟,这么棒的妞啊。网”当头的l氓直接走过去一手便在张语嫣一把。
张语嫣立即回头,冷眼盯着l氓。
“不得了不得了,这张脸真是长的太了。小niu,看什么看?是不是想强x我啊?来啊,你放心,哥哥保证让你满意。”带头的l氓一说完,身后的两个l氓立即哈哈大笑。
在这个l氓笑的最欢的时候,突然,一个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发出一声脆响,随即便见到他脸上有五个手指印。而这个巴掌的主人正是站在跳舞机上的张语嫣。
“妈的,敢打老子,老子今晚操死你这个傻逼。”带头的l氓把烟扔在地上,就直接用手拽主编张语嫣。刘伟名看到这,快速地把自己的外衣脱掉扔在地上,抓起旁边一张铁凳子,嘴里吼着让开。果然人群当中当即的众人看到群这凳子满脸杀气的刘伟名吓的立即散开。
刘伟名举着凳子朝着真在拉扯着张语嫣并且趁机占着张语嫣便宜的l氓头上砸去,随即一声啊,只见那个l氓头上冒着血倒在地上,而凳子上面也沾着血。众人都沉寂了,因为地上那个l氓满脑子都是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那两个跟班的也吓傻了。
“你们两个要是想和他一样也上来试一试?”刘伟名提着低着血的凳子对两人说道。
“走,回去叫人,大哥被砍了。”两人互相一交换眼神立即说道。所谓功夫再高,也怕板砖,随便你再怎么厉害,碰到不要命的一样没辙,而刘伟名显然就是属于不要命的。
刘伟名把凳子丢在地上,在地上捡过张语嫣的衣服和自己的外套,黑着脸一把拉过张语嫣的手就往外走。而张语嫣则死命地拉扯着,嘴里喊着:“你给我滚,我不要你管。”刘伟名突然回过头放开张语嫣的手,张语嫣突然被刘伟名放开手有点惊讶,看着刘伟名一张冰冷的脸顿时不说话了。刘伟名走过去一把把张语嫣抱在身上走出电邮大厅。而这时候电邮大厅的两个保安则过来拦住刘伟名,说道:“把人放下,不然我报警了。”
“抱你妈,我是她哥。刚刚我妹妹被人t戏的时候你们干嘛去了?告诉你们老板,这里明天停业关门。”刘伟名冷冷地说着,他已经忘了自己多少年没爆过粗口了。
而被刘伟名抱在怀里的张语嫣开始还不停地反抗,听到刘伟名愤怒的骂人声之后顿时安安静静地任由刘伟名抱着。
两个保安被刘伟名的其实给吓到了,乖乖地让道,刘伟名打开车门把张语嫣放进去,然后走到另外一边,开车冲了出去。开出不远处,刘伟名则看到一群人拿着砍刀朝着点游中心而去。刘伟名看到这拿起手机给市公安局局长黄兴礼打了过去。
“黄局,我是刘伟名。你好,我这里有点事情可能有麻烦你一下,我妹妹今天在电玩中心被几个l氓给t戏了,我正好在那,拿着凳子砸了一个人,那个人倒在地上,现在另外的几个l氓回去叫了一大批人拿着砍刀往电玩中心而去。我已经出来,我们都没事,但是这件事情的影响太坏太恶劣了,这是治安问题。黄局,这个问题你一定要处理好。这群l氓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要严惩。另外,这个电玩中心的保安看到l氓在t戏我妹妹竟然无动于衷,我想你么公安局当初给这样的娱乐场所签字办执照的时候就有问题,这样的娱乐场合不能出现。明天我会让其它部门来查这个场所。”刘伟名冷冷地说着,话里的愤怒之意不言而喻。
张语嫣没听到对面在说什么,他只听到最后一句,对方说:“您放心,秘书长,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刘伟名挂断电话之后不说话,直接把车往家里面的方向开着。
“把车停下,我要下车。”张语嫣冷冷地说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直接一脚踩在刹车上面,车轮在地上磨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你要下去是吧,那就下去。你下去之前最好先打个电话给你爸,告诉你爸,你不管是被人强x还是拐卖都不管我刘伟名的事情。”刘伟名冷冷地说道。
“我和你是关系?你为什么要管我?你凭什么管我?”张语嫣一点不怵刘伟名,转过脸来倔强地望着刘伟名。
“我怎么知道我和你什么关系?你幸好不是我妹妹,你要是我妹妹老子早就一棍子打死你,省得操心。”刘伟名近乎发飙似的说着,然后说道:“现在的社会是什么样子你比我清楚,你要是长的猪不刁狗不叫的你爱怎么出去怎么出去,可是你明明知道自己长的好,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出去,打电话不接还关机,你知不知道别人有多担心?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要是今天不来后果是什么?那群l氓会对你心慈手软吗?你说你爸是省长他们会相信会怕你吗?丫头,你不小了,做事之前用你的脑袋好好想想清楚。”刘伟名瞪着眼说着,他是真的发火了,本来安安静静的一个晚上不知道张语嫣这丫头在发什么神经,一个人跑出来,让刘伟名这几个小时操碎了心。
“你担心我?”张语嫣奇怪地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我不担心你我大半夜的不睡觉到这街上来发疯啊我。”刘伟名差点被气的口吐血。
“你在温柔乡里这么舒服会担心我吗?”张语嫣说到这冷冷的。
不说还好,越说这个刘伟名便越有气了,说是恼羞成怒更合适。
“我是不是在温柔乡和你有关系吗?我和哪个女人在关你屁事啊?你离家出走干嘛?我又不是对不住你?你看不起我刘伟名鄙视我刘伟名都可以,但是你起码等见面了鄙视我一下,然后告诉我你张语嫣不屑于认识像我刘伟名这样的人你再走,你一声不吭拿个包走人干嘛。”
“刘伟名,你就是个混账。”张语嫣被刘伟名骂的眼眶里终于闪动着泪花了,再坚强她也只是个女孩子而已,被刘伟名这么骂着谁受得了。张语嫣骂完之后直接推开车门跑了出去。
刘伟名这才从恼羞成怒中醒悟过来,暗道自己今天骂的太过火了。看着跑出去的张语嫣有点愧疚,便慢慢地开着车跟在张语嫣的身后,手里点这根烟,也不上去叫张语嫣,也不超过张语嫣,就这么开着车跟着。
“你跟着我干嘛,你走啊。”张语嫣回过头来对着刘伟名吼道。
刘伟名不说话,把这停住,抽着烟就这么看着张语嫣。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让他回去把张语嫣一个人放在这里他是肯定做不出来的。
张语嫣见刘伟名不动了,又转身往前走,而刘伟名则又开车跟着。张语嫣最终无奈地走到路边的长凳上坐下。
刘伟名把车停在张语嫣身边,然后下车,也走到张语嫣身边坐下。良久之后说道:“别生气了,是我不对。”
“你这么做对得起云佳姐吗?”张语嫣突然转过脸来问着刘伟名。
“对不起。”刘伟名一丝犹豫都没有直接回答着。
而他的这个回答则完全超出了张语嫣的预想,张语嫣没想到刘伟名连一丝狡辩都没有。便气急直接骂道:“你就是个混蛋。”
“你说的没错,我本身就是个混蛋。”刘伟名苦笑着说着。
“你难道就这么无所谓,一点解释都不给自己吗?”张语嫣骂道。
“不是我无所谓,也不是我不想解释,而是我根本就没办法解释。我能怎么解释?背着老婆和别的女人这是事实,如果说是第一次那是初犯,可我都已经以为这样的事情离过一次婚了,我能这么解释吗?要说是因为老婆怀孕不能进行正常生活受不了而去偶尔发生一次或者也情有可原,可我的情况也不是这样。我就是在背着老婆偷人,你不是混蛋是什么?”刘伟名有点自嘲地说着,脸上还带着笑容。
“刘伟名,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连一点惭愧都没有吗?”张语嫣气的。
而他的这个回答则完全超出了张语嫣的预想,张语嫣没想到刘伟名连一丝狡辩都没有。便气急直接骂道:“你就是个混蛋。”
“你说的没错,我本身就是个混蛋。”刘伟名苦笑着说着。
“你难道就这么无所谓,一点解释都不给自己吗?”张语嫣骂道。
“不是我无所谓,也不是我不想解释,而是我根本就没办法解释。我能怎么解释?背着老婆和别的女人这是事实,如果说是第一次那是初犯,可我都已经以为这样的事情离过一次婚了,我能这么解释吗?要说是因为老婆怀孕不能进行正常生活受不了而去偶尔发生一次或者也情有可原,可我的情况也不是这样。我就是在背着老婆偷人,你不是混蛋是什么?”刘伟名有点自嘲地说着,脸上还带着笑容。
“刘伟名,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连一点惭愧都没有吗?”张语嫣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