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第54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记得你本身是不发对这个事情的,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问我我为什么离婚的时候我告诉你我背叛了我老婆,与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然后我老婆就带着儿子去加拿大,我把所有能留的东西都留给她了,我自己一个人一个包来到了这里的时候你怎么评价我的?你说我还算个男人,我那时候很诧异,我问你你不鄙视我吗?你的回答是什么?你是这么说的:鄙视什么?鄙视你有外y?拜托,外y这件事情很正常地好不好,我就不觉得有外y有什么错误的。网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把心给她就行了,性与爱要完全分开来,把性与爱搅合在一起是对爱的侮辱。这便是你的原话,我怎么感觉你现在的看法和你以前的想法完全不同啊。”刘伟名笑着说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这么做是对的咯?”张语嫣被刘伟名问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作为新一代的年轻人她接受的教育和环境并不排斥这类东西,但是她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刘伟名和李梦晴在家里发生性关系这件事情这么恼火。当即便瞪着眼睛对刘伟名说道。
“我没说过我作对了,我一直都说这样做是错误的。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前后态度转变这么的大。”刘伟名不想与李梦晴就自己与李梦晴发生性关系这个问题继续探讨下去,所以把话题引到李梦晴身上是最佳选择。
“我也不知道。”张语嫣是个诚实的孩子,所以她便事实是说。“整个世界现在都是这个样子了,有几个男人一生只与一个女人有过关系?估计少的可怜。我个人的观点就是性是x、爱是爱,两者不能混淆。一个男人可以身体出g但是却不能精神出g。但是,我也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这么愤怒。可能我是在替云佳姐感到愤怒吧。”
“丫头,我告诉你,所有男人都是混蛋,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那是男人的天性。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从来都不是。爱过我的女人很多,我爱的女人也很多。可是,她们每一个在我身边都遍体鳞伤。有个朋友对我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就是感情,谁也玩不起。我就不该玩感情,玩的自己身心聚类无法自拔。我和李梦晴很早之前就认识了,我和我前妻离婚就是因为倩儿发现了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箐箐就是我和她的女儿。我知道我和她之间是错误的,但是你觉得我应该抛弃梦晴吗?我能抛弃吗?你和我想出也有几年了,你知道我的性格,我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将错就错吧,最后到哪里上岸我也不知道。”刘伟名感叹地说着。
张语嫣望着刘伟名没有说话,她不知道怎么看待刘伟名。如果刘伟名极力狡辩她可能还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可惜,刘伟名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错误,这让她变的手足无措。良久之后,张语嫣站起来说道:“走吧。”
刘伟名看了看张语嫣,笑了笑,坐进车里开着车往回走。车上张语嫣看着车外没有说话,刘伟名同样没有说话,因为他弄不懂这个小泵娘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替云佳姐感到不值得,她对你非常的好。”快到家了张语嫣突然说道。
“我知道。”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他对不起的人又何止张云佳一个?从金倩到张云佳到李梦晴,那又对的起谁?这三个女人谁不是全心全意地对他刘伟名。可是他能怎么办?三个都是为了她生儿育女抛弃一切的女人,他能够真的抛弃谁不管不问吗?有些事情一开始做错了后面就没办法再改正,你只能是将错就错,一错再错,直到错的不能再错为止。
刘伟名没有跟着张语嫣进屋,而是坐在车里抽烟,他心里很烦、很迷茫。他曾经坚定地在心里立下誓言,要一心一意地对张云佳好,可是在金倩出事之后他的心就一分为二了,当李梦晴今天带着女儿来到这之后他的心顿时又被一分为三。所以,他顿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刘伟名有时候会突然有一种想逃避的想法,逃的远远的,一个人逃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可是这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想法罢了,他放不下这里的一切,放弃不了自己辛苦打拼而来的事业、权力,也放弃不了这些刻进了自己骨子里头的女人。
李梦晴正抱着女儿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看到张语嫣走进来。
“回来啦。”李梦晴笑着对张语嫣道。
张语嫣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子。李梦晴心里当即便不舒服,暗道自己当真是拿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啊。
随后抱着孩子走出去,才看到刘伟名正一个人坐在车里面抽着烟,便走过去,笑道:“怎么了?被那个丫头给打击到了?在这里借烟消愁?”
“我是感到烦啊,生活过的一团糟。”刘伟名摇着头说道。
“趴在女人身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烦了?你们男人就这个德性,穿上裤子就是另外一个人了。”李梦晴白了刘伟名一眼。
“我说你现在怎么整的想个怨妇似的了。”刘伟名伸出手在李梦晴的脸上掐着。
结果,小箐箐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宝贝,别哭别哭,打他,爸爸是坏人。”李梦晴当即哄着女儿,这让刘伟名郁闷不已。
当晚刘伟名没敢在和李梦晴怎么样了,他可不敢在刺激张语嫣这丫头了。第二天一早,张语嫣吃过早饭便收拾包袱准备回去,刘伟名看了看,也没了留她的打算,这丫头的性格太过于古怪,刘伟名觉得自己是真的把握不住她,便点头开车把她送往长途车站而去。
“你心里是不是看不起我?”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张语嫣没有回答刘伟名的话,一直看着窗外,最后在刘伟名几乎崩溃的时候才说道:“我没看不起你,但是我恨你。”
刘伟名这次奇怪地望着张语嫣,然后问道:“为什么?”他心里郁闷的紧,自己偷人算是人品有问题,她看不起自己那是很自然地,但是自己又没有对不住她,她恨自己干嘛?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恨你。”张语嫣望着刘伟名,眼神里带着倔强。
刘伟名这次是彻底被打败了,自嘲地笑道:“你恨就恨吧,丫头,以后找男朋友千万要看准,不能找我这样的男人,不然的话你会偏题鳞伤的。这是做哥哥的给你说的真心话。”
这次张语嫣没有发怒,对于刘伟名的话根本就没有回应,淡淡地望着窗外。
刘伟名把车开到长途车站望了望里面的人,然后又打着方向盘把车开出来。
“你干什么?去哪?”张语嫣瞪大眼睛问刘伟名。
“这个时节坐车的人多,票不好买也不安全,我叫个车送你回去。”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打着自己司机的电话。
张语嫣偷偷地望着打电话的刘伟名,眼神里面有着异样。
“想吃什么?我去买点零食给你在车上吃吧。”刘伟名收好电话对张语嫣道。
出乎意料的是张语嫣这次竟然点了点头。
两人走进一家超市,刘伟名推着个车给张语嫣不停地选着零食,并不停地问着张语嫣这个吃不吃,而张语嫣则一直跟在刘伟名后面,不停地点着头,但是看那眼神估计刘伟名指的究竟是什么食物她都不知道。直到接到司机的电话刘伟名才放弃了购买推着小推车去收银台结账,然后提着两个大袋子带着张语嫣走了出来。司机正在完美等着,看到刘伟名立即跑过来结果刘伟名手中的塑料袋恭敬地喊着秘书长。
刘伟名把张语嫣送上车,交代司机慢点开车注意安全。
就在刘伟名准备走的时候张语嫣突然对刘伟名说道:“如果换手机号码先告诉我。”
刘伟名转过脸看着张语嫣,趴在车窗上,笑着用手捏了一下张语嫣的脸,笑着说道:“这么大的人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不要再任性让大人担心了,听到了没。我去北京出差会去看你的。”出乎意料的是刘伟名捏张语嫣的脸以张语嫣的性格竟然没有发飙。然后刘伟名打了个手势,让司机开车。
等到车走了刘伟名才开着车回家,看着天气晴朗,刘伟名开着车带着李梦晴和女儿,然后带着金倩开着车跑到公园里,刘伟名抱着女儿陪着女儿在公园里面瞎闹,而后面的李梦晴推着金倩慢慢地走着,李梦晴看着前面在嬉闹的一大一小,眼神里面有着难以掩饰的幸福神色。
第二天,李梦晴便带着女儿飞回北京去了,刘伟名怎么留都留不住。其实刘伟名知道李梦晴心里的想法,她不想在介入刘伟名与张云佳的婚姻生活里面,看到刘伟名与张云佳生活在一起她心里会难受,而张云佳看着李梦晴在这里心里同样也会难受,而夹在这两个女人中间的刘伟名则会更加难受。聪明的李梦晴选择离开,这是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李梦晴走之后的那个下午,张云佳便带着两个孩子飞了回来,刘伟名跑到机场去接的。
看到穿着大衣,带着眼镜的张云佳手里抱着一个手边牵着一个,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过去接过被抱在怀里的刘轩,在张云佳脸上亲了一口。
“这么多人,你一个秘书长也不知道注意一下影响。”张云佳当即红了脸,由于带着眼镜刘伟名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给自己翻白眼。
“怎么啊?秘书长就不是人了啊?就不能和老婆恩爱了啊?党纪党规上可没这么一条。”刘伟名强词夺理道。
“你就这张嘴厉害。”张云佳说着抱着孩子坐上了车。
“爸妈身体还好吗?”刘伟名问答。
“还好,可是让爸妈老这么住在乡下也不是办法,要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根本就赶不上。”张云佳忧虑地说道。
“哎,爸的性格这几年下来你也是知道的,先这么过着吧。等他们身体真的不行了再接过来。尽孝是尽孝,咱们做晚辈的也得考虑一下他们的感受,他们来这里住不惯难受那还尽什么孝啊。”刘伟名叹了口气道。
“对了,你说语嫣和梦晴姐都来了是不是,现在在家吗?”张云佳问道。
“忘了告诉你了,语嫣前天就走了。梦晴今天走的。”刘伟名摇着头说道。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张云佳有点怪异地问着。
“语嫣那丫头的行事作风谁能想的透,至于梦晴,她主要是过来看下倩儿,她老爸一个人在家里她也不放心,毕竟年纪都大了。随他们便吧。我明天开始值班了。等到元宵节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上海陪爸爸爷爷过个节吧。自从把你拐到我们老刘家之后你就没回去过个节了,估计爷爷都恨死我了。”刘伟名扯开话题笑着说道。
“爷爷思想很保守的,他在我们结婚之前还老是教育我说出嫁从夫什么的,所以他肯定是没有意见的。不过也是要回去看看他了,听说他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张云佳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些年这样的事情他见的多了也就淡然一些了。生老病死,生存规则,不管你多有钱多有权利也一样逃不过这个规则。贵为一方大员的金清平一样没能逃得过意外、说句话整个国家都要抖一抖的赵老爷子也依然没能逃得过病魔的折磨,从这些刘伟名也看透了许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