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第5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最后刘伟名想着,把政fu所有的部门都调出来,把属于吴克亮这一系的以及与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人所统领的部门和区委区政fu都去掉,剩下一些与自己没有太多关系又隶属于李德林那一系的人留了下来。 看了看,然后让唐伟龙通知有关部门的人开会。
所谓找茬,其实就是把这些部门这一年来干过的和正在干的事情全部找出来,看看哪些事情是应该要向党委汇报而政fu那边却没有汇报就落实下去的事情找出来,从中间找问题,鸡蛋里挑骨头。然后把这些事情整理成册交给吴克亮,古时候就有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要你想找,不可能找不出毛病。刘伟名知道,拿到这些材料的吴克亮不会明说是政fu不向党委汇报便落实事情,而会直接把这些事情找出来一个个部门去敲打这些部门的领导人。因为他只能这么做,说政fu那边不接受党委的领导这属于牢骚,吴克亮只能是向上级部门汇报,那便就牵涉吴克亮和李德林两人谁在上面的关系硬了。而吴克亮让刘伟名做这件事情目的便就是向政fu方面提出警告。告诉李德林,你想跳过我做事那么我就让你做不成事。
这种事情很烦人,刘伟名开会便说要彻查各个单位部门这两年来所有的工作纪要,要查出问题要立典型,这是吴书记拍着桌子说的事情,查的越多越好,要彻底清除行政诟病。然后便让这一大批人开始去落实了,而刘伟名的事情则是在这些人把所有查出的问题全部归拢到他这之后他再一件件地看,一件件地查。把关于属于吴克亮这一系的以及与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人所统领的部门和区委区政fu的案例去掉,然后剩下一些与自己没有太多关系又隶属于李德林那一系的人的案例交给吴克亮。
这是个很繁琐的事情,不可能在几天之内就可以整出来,安排下去之后,大家便开始如火如荼地开始查起了陈年旧账,而刘伟名却暂时清闲了下来。
正月十三,刘伟名带着张云佳和两个小孩坐上去往上海的飞机。把金倩留在家里,刘伟名放心走的原因则是李妈已经回来了。当然,刘伟名去之前必不可少的还是得买点礼物过去,见家长总不可能两手空空,虽然长辈们在乎的不是这点东西值多少钱,但是做晚辈却必须得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这是中国人几千年下来形成的一种传统了。
刘伟名牵着张云佳的手抱着孩子带着礼物到了张海生的家。
“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一直没有时间来看望您老,望您老见谅。”刘伟名把礼物放在一旁,很恭敬地说着。
“你这孩子就是有着这么多的礼数,年轻人当然是工作重要,我个老头子要你陪什么。只要你们两口子自己过的幸福不需要我多操心我就万福了。”张海生笑着说道。
“爷爷你说什么呢你,谁又要你操心了。”张云佳瞪了自己爷爷一眼。
“来,吃点水果。”这时候张云佳的后妈端着水果笑着走了过来。
“阿姨啊,怎么不见爸在家啊。”刘伟名客套地问着,由于张云佳叫这个比自己并大不了多少的女人为阿姨,所以刘伟名也就只好跟着叫阿姨了。一开始刘伟名是叫的非常郁闷,后来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好在这个女人很温柔贤淑,不张扬脾气也好。所以刘伟名对她也没什么太大的意见,相处还算和谐。
“他……他……他最近比较忙,出去了。”女人有点犹豫地说着。
“哼。”老头子张海生一听说起了自己的儿子脸就变色了,冷哼着。
刘伟名当即便猜出了张云佳的爸爸肯定又做了什么让老头子不高兴的事情了。
“爷爷,我爸又干了什么事了?”张云佳也听出了言外之意,很认真地问着张海生。
“我怎么知道他干了什么事情?反正绝对干不了什么好事。他的事情我懒的管,你们也别管,也五十的人了,还像个纨绔子弟一样,我都不知道他这个富二代要做到什么时候去。我现在是真的后悔当初赚了那么多钱,我要是没钱我看着小子拿什么出去玩。”老爷子非常气愤地说着,说完之后便拉着刘伟名到书房玩围棋去了。
老爷子是个围棋高手,只可惜刘伟名的围棋臭不可言,要说是象棋刘伟名还懂的点,起码可以下的像模像样,但是围棋他就真的是一窍不通了。好在老爷子找刘伟名下围棋也就只是在抒发一下郁结的心情。同时也是在尽力把自己一生的人生经验通过围棋的方式灌注给刘伟名。
好在刘伟名天生就是个好学生,他从来都是如此,只要是能学的他都会尽量地去学,上学那会就是,经过了社会上的大风大浪之后他更是如此了。
“阿姨,我爸他到底干了什么事情?”坐在客厅的张云佳问着她的后妈。
“啊……没……没什么事情啊,就是你爸最近出去的次数多了,经常不回家,所以你爷爷才如此生气的。你也知道你爷爷的脾气,他一直都对你爸看不顺眼。”张云佳的后妈笑着说着。
“真的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张云佳不确定地问道。
“没有,你爸这么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呢。”张云佳的后妈笑着说着,但是笑的很勉强,很难看。
张云佳看着自己后妈的表情还是有点不确定,拿过手机开始拨自己父亲的号码,结果,传来的是关机。
“怎么回事?”张云佳问着自己的后妈。
“可能是手机没电了吧。”张云佳的后妈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关机提示后有点结巴地说道。
“你平时给他打电话是不是关机的?”张云佳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关机的,他每天都有打电话回来的。”张云佳的后妈低着头说道。
刘伟名与张海生老爷子的棋局一下就是一个下午,下的刘伟名头昏脑胀,但是对于张海生老爷子借着棋局给他说的一些人生经验他还是非常认真地听着。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刘伟名的严重,张海生身上最为宝贵的并不是那些数之不尽的财产,而是他那奋斗了一生所得出的人生经验,刘伟名觉得这个对于自己比钱财更为重要。
那一天,张云佳的父亲依旧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爸爸。”两口子睡在上,张云佳枕着刘伟名的手臂叹气着说道。
“怎么了?爸怎么了?”刘伟名好奇地问道。
“女儿女婿回家他跑出去玩失踪,我估计他八成又没去干好事。不是去嫖了就是去赌了。这几年好不容易娶了阿姨,把心收了,现在看来又开始野了。五十多岁的人,孙子都这么大了,我就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站在晚辈的面前。”张云佳一说起自己的父亲也是无奈带着愤怒,与老爷子张海生的感情是一样得。
“看淡一些,只要他活的开心就成,咱们做晚辈的只能尽咱们做晚辈的责任,咱们不可能去干涉他们的生活不是?别想那么多了,你管的了自己的儿子你难道还能管得住自己的老爸?历来只有老子管儿子的还没有儿子管老子的。你爷爷都管不住你就别操这个心了,你自己也说了,爸都五十岁的人了,该怎么活他比我们清楚。睡觉吧老婆,每天晚上都有那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在,咱们俩可好久都没那个啥了,今晚好不容易有阿姨帮着带着睡觉了,咱们俩可得好好抓紧时间嘿咻嘿咻,你放心,我白天和爷爷下棋的时候就一直在眯着眼下,养精蓄力,一定会让你非常享受的。”刘伟名不知道是真的憋不住了还是只是为了吸引开张云佳的注意力不让她再去想这些烦心,翻身压在张云佳身上,贴在张云佳的耳边说着,手脚并用地开始熟练地……
第二天,刘伟名被张云佳吵着陪着逛商场,平时刘伟名哪里有时间闲下来陪张云佳去逛街,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张云佳又岂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虽然刘伟名非常不情愿,但是还是被硬拉着出去了。
“伟名,这件衣服好看吗?”张云佳拿着一件衣服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说道:“很好看。”
“哼,看都没看就说很好看。”张云佳嘟着嘴道。
刘伟名有点郁闷。
“老公,这件呢?好看吗?”张云佳又拿起一件衣服问刘伟名。
刘伟名这次非常慎重,装着非常认真的摸样拿起那件衣服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折腾了老半天,最后说道:“这件衣服真好看。”
“真的吗?那你说它哪里好看了?”张云佳很高兴地问着。
“呃,这个这个……”刘伟名汗都出来了,心里暗道我一个大男人哪里知道你们女人的衣服什么地方好看来着?最后只能说道:“这个摆在这里怎么看得出,要不你去试一下吧,试一下就知道哪里好看了。”
“那好吧,我就去试了。”张云佳听过之后笑眯眯地就进去试衣服了。
刘伟名长长地出了口气,他还真是郁闷,暗道陪女人来逛街就是麻烦。一件衣服你自己看着喜不喜欢就行了嘛,偏偏还要问别人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到底是你自己穿还是别人穿?要知道每个人的眼光还有审美观点都是不一样的。要是每个人都一样的话那每年为什么还要弄出这么多款式的衣服出来?那不全一个款式得了。
张云佳穿了一身衣服出来,笑嘻嘻地在刘伟名面前转了一个圈,然后问道:“好不好看?”。
刘伟名这次是真的非常认真地评价这件衣服,很认真地看着。最后摇了摇头道:“不好看。”
张云佳顿时便不高兴了。
“我不是说你不好看,我老婆天生丽质风华绝代怎么可能不好看呢?我是说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不好看。”刘伟名赶紧解释。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张云佳的脸更加黑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老婆魔鬼身材天生的衣架子,什么衣服穿在我老婆身上都好,但是,这件衣服,我是说这件衣服本身,这件衣服本身有问题,不好看。”刘伟名擦着额头上的汗道。
“好吧,那就不要这件了。我们换一家。”张云佳这才释然,把衣服取下来之后又进了隔壁一家。刘伟名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一直没有好好地陪过张云佳,自己除了上班还是上班,而且家里有金倩还有两个孩子,这些都是需要张云佳劳心劳力的,刘伟名总是觉得自己亏欠了张云佳许多,所以,这次来逛街他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张云佳开心。
“老公,这件呢?”张云佳又换了一身衣服让刘伟名看。
刘伟名这次学乖了,非常直接地说道:“好看太好看了,老婆,这件衣服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你穿着是在是太好看了。”刘伟名说完之后旁边的服务员直接就吐了,当然,不是说张云佳穿起来难看而吐的,张云佳穿起来这件衣服确实是漂亮,他们吐的是因为刘伟名的马屁。
张云佳本来还开开心心的,结果一看到服务员有点扭曲的脸顿时不开心了,对着刘伟名道:“你根本就不上心,在敷衍我。”
刘伟名张大了嘴瞪大了眼,心里委屈的要命。说好看不行,说不好看也不行,这到底要怎么回答啊。
最后,刘伟名想到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只要张云佳去试衣服,出来问他好不好看,他再也不回答了,拿着卡直接去付款。这个办法果然奏效,只是可怜了那张卡。
由于刘伟名实行的无差别打击的政策,所以,买下的衣服实在是太多了。刘伟名两个手提的满满的,还非常男人地不让张云佳帮着提。
“老公,没生气吧。”张云佳抱着刘伟名的手臂,粘在刘伟名的饿身上温柔地说道。
“生什么气啊,陪你出来逛街那是我的荣幸,小生非常的高兴。”刘伟名笑着说道。
“我前面那么任性你真的一点都不生气?”张云佳疑惑地问道。
刘伟名仔细看着张云佳,最后说道:“你个小妖精,你前面是故意的吧,你是成心让你老公我在你面前丢脸是不是?”。
“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嘛,我想想找找曾经恋爱时的感觉,所以就非常不负责任地扮演了一回野蛮女友。你不要生气哦,大不了今天晚上回去我让你怎么样都行,好了吧。”张云佳突然红着脸道,可以看到,她今天是非常非常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