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第5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非常严肃非常深情地说道:“只要你开心,我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说完这句,在张云佳正忙着感动的时候他又换了一张s迷迷的面庞对张云佳问道:“真的什么姿势都行吗?”。
“你个l氓,今天晚上我和儿子一起睡。”张云佳红着骂道。
“别啊,老婆,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刘伟名委屈地说着。
两人就这么亲密地逛着街,享受着许久都没有享受过的温情浪漫。
在路过一个珠宝店的时候,刘伟名突然停下脚步,拉过张云佳走了进去。
“老公,干嘛啊?”张云佳不明白地问道。
“别问,进去看看。”刘伟名说着,然后拉着张云佳走到柜台前面。
“老婆,看看,看看你喜欢哪一款?喜欢哪一款你老公我就给你买哪一款,不要管钱,你老公我今天就是去卖血也得给你买。”刘伟名做出一副非常决裂地样子。
珠宝店的服务员们被刘伟名的豪言壮语给感动的一塌糊涂,岂知不管是张云佳还是刘伟名自己,这点钱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们结婚的时候你不是就买过一整套给我了吗?怎么又买啊。”张云佳笑着道,与平常人的心态不一样,他们在乎的不是浪不浪费钱,在乎的只是彼此的心意罢了。
“意义不一样,跟我结婚这么几年了,我还一直没送过东西给你。有时候想想我都觉得自己挺混蛋的,看看你喜欢哪个?”刘伟名温柔地说着,张云佳这个女人一直以不温不火的形态出现在他的生命里,默默地爱着他,不管自己做出多么出格的事情伤她有多深她都一直如此。
张云佳满脸幸福,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带着甜蜜地笑容看着珠宝首饰,刘伟名靠近服务员小姐问道:“你们这里最贵的在哪里?我知道你们这里一般都有一些大师级的人物亲自设计制作的作品是不是?”。
“先生,看来你是内行人啊。确实有的,只是价格要贵一点。”服务员带着职业笑容说道。
“给我拿出来,钱不是问题。”刘伟名说着,说完之后觉得自己怎么像是小品里的赵本山大叔一样,这么肤浅呢?像个暴发户一样开口就是不差钱。
最后,服务员把一个整店之宝给拿了出来,一个意大利超级大师的作品,一副项链,价值是一百二十八万。刘伟名亲自给张云佳戴上,觉得非常漂亮,所以刘伟名毫不犹豫地直接刷卡买上,而张云佳也默默地笑着望着刘伟名。有时候,有钱人和没钱人终究还是有差别的。浪漫浪漫,浪漫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穷浪漫还是浪漫吗?
就在服务员专心地打包的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公,我看上一条项链已经很久了,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买。”
“行,随便看,我的小宝贝。”这是个一个男人的声音,非常的yy。
刘伟名装过脸来一看,只见到一个穿着貂皮马甲身材高挑修长戴着副眼镜的女人紧紧地搂住一个男人的身子走了进来。网这个女人是谁刘伟名没仔细看,而这个男人刘伟名确实认识的,正是自己的岳父张云佳的父亲。刘伟名顿时呆若木鸡。
“小宝贝,自己去看,喜欢哪款。”张云佳的父亲哈哈大笑地在女人的屁股上面拍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去看刘伟名。
刘伟名顿时明悟,开始给张云佳的父亲打眼色,但是人家根本就没看这边,一只手m着女人的屁股在那看首饰呢。刘伟名最后没有办法,开始不停地打手势,然后却依旧没作用,最后刘伟名不得不咳嗽。谁知咳嗽没把那对男女惊醒倒是把张云佳给惊动了。
“怎么了?伟名。”张云佳奇怪地望着刘伟名。
“哦……,没什么,感冒了,喉咙有点痒。”刘伟名笑着解释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自然。
“谁叫你昨晚上不盖被子……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张云佳说到一般没往下说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刘伟名为什么不盖被子了,当即脸便红了起来。
“没事,才多大点事啊,等下就好了。小姐,好了没?”刘伟名用身子挡住张云佳,让张云佳看不到他父亲和那女人的方向,随即催促着女店员。
“马上就好,先生,请稍等。”女店员非常职业地说着。
“亲爱的,我就要这个,行不行?才十八万。”那边女人又嗲声嗲气地上说着,刘伟名心惊肉跳,就怕张云佳听到。同时,刘伟名也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再一听,又觉得不熟悉。
但是刘伟名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因为张云佳的父亲突然大声说道:“过来,给我把这条项链拿出来,我要买。”
张云佳猛然回头,刘伟名连忙挡住。但是哪有女儿听不出自己父亲的声音的,张云佳推开刘伟名,眼睛盯着那边正亲亲热热的一对男女。
“算了,我们走吧,别在这吵。就当做没看见,弄的大家都尴尬。”刘伟名知道已经为时已晚,所以拉扯着张云佳。看玩笑,一个女婿看到自己的岳父和q人在一起,这是多么尴尬的事情?张云佳可以闹但是他不能闹啊,刘伟名本来就懒得管自己这个无良岳父的事情,现在只想走,他爱咋地便咋地。
“老公,我知道你为难,但是这事你别管。他做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张云佳推开刘伟名,便往她父亲那边走去。刘伟名叹了口气,也只能跟上。
张云佳走到他父亲身边的时候他父亲才看到,手还搭载那女的的腰上,看到张云佳了瞪大了个眼,半饷后才悻悻然地把手松开,非常尴尬地说道:“你们俩也在哈。”
“你也知道我们俩回来啊?我就不说了,伟名特意抽出时间回来给你这个岳父拜年,你这个岳父倒是真的什么都敢做,玩失踪,在外面和别的女人亲热。你真行啊。”张云佳气的脸都紫了。
那个女的本来戴着墨镜,听到张云佳说到伟名,她取下墨镜朝刘伟名看了看,随即立即把墨镜戴上,从张云佳父亲身后立即转身就走。但是却被张云佳给拉住手。
“别走,你告诉我,我爸给多少钱一个月b养你?我出双倍的钱行不行?”张云佳狠狠地说道。
张云佳这么直接了明地说着让她父亲非常难堪,脸顿时便红了起来,要知道,这可是在自己女儿和女婿面前啊。
刘伟名看了看店里在看热闹的服务员,便咳嗽了一下,走到张云佳身边,低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说回家说。”刘伟名然后笑着从自己兜里掏出烟递给张云佳的父亲,笑着说道:“爸,本来还想找你喝两杯的呢。中午咱们一定好好喝两杯,我这班上的直到现在才来给你拜年,有点说不过去,你别介意。”
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把张云佳还有自己的老丈人往店外推,然后转身去店员得手里拿买给张云佳的项链。
而在这一系列的过程当中,那个张云佳父亲的q妇一直低着头,用马甲的衣领把自己的脸遮住,墨镜一直戴着严严实实。刘伟名估计她是不好意思。
“丫头,我们回去说吧。我和她只是一般的朋友,只是玩的比较好而已。”张云佳父亲还在解释着。
“是吗?玩的比较好就可以抱着腰这么亲密啊?玩的比较好就财大气粗地带来买钻戒是吧?我是你女儿,我今年都三十多了,怎么也没见你买过钻戒给我啊。”张云佳是得理不饶人,她本身便是一个比较温和的女人,只不过这事是他父亲做的太过火了,刘伟名看着也是摇头不已,商场里还那么多人呢。
“好了好了,别闹了。有什么事情咱回家说好吧。这位小姐,我们这有点家事,你就先回去吧。”刘伟名想了系那个后说道。第一,怎么说都是家丑不外扬,更何况张家也不是一般的人家,平时就被人盯的这么紧,这要是在这闹的话指不定明天会爆出什么新闻来。而且,有这个女人在这里更不好说话,说不定张云佳会直接拉着这个女人回家,那到时候可就真的把问题弄大发了。刘伟名与张云佳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对事情的处理方式便不一样。刘伟名要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张云佳则是受不了她父亲,一肚子的火气要发出来罢了。
那女人一听刘伟名的话,如遇大赦,说着就要走。但是还是被张云佳给抓住了手,张云佳说道:“我也不在这里丢人,爸爸,咱们到停车场去说吧。我有几句话问这个小姐。”
张云佳说完就拉着女人往前走了,女人有着做q妇的觉悟,所以也不吵不闹,跟着张云佳往前走着。刘伟名则只能陪着自己的老丈人了,只见张云佳的父亲铁着脸不说话,刘伟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的两人都是非常的郁闷。
“秘书长了吧,现在。工作还顺利吗?”张云佳的父亲可见也是太过于尴尬,找着话题说道。
“对,年前提的,工作还顺心吧,就是太忙了,特别是过年这段时间。工作也忙,上门的人也多,所以一直推到这个时候才请假过来看望您老。”刘伟名陪着笑脸说道。
“工作重要工作重要。”张云佳的父亲装出一副非常镇定的态度说着。其实他是个什么人刘伟名怎会不清楚,不过刘伟名是什么城府,只是在心里笑着,脸上还是笑着说道:“就是陪云佳的时间少了点,但是云佳也很理解,没有怪我。能娶到云佳我很幸福。”
“幸福就好。”张云佳父亲又说了四个字,估计他现在心里根本就没听清楚刘伟名到底在说什么吧。
走到地下场的时候,刘伟名又跟自己这个岳父散了根烟,然后便站在张云佳身边,也不说话,这种事情他不方便插嘴表态的。
“爸,我问你,你出来这么多天了给阿姨打过电话吗?”张云佳盯着自己父亲问道。
“没有。”可以见得张云佳的父亲在张云佳真的发怒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怕的。
“很好,亏的阿姨这么好的女人还在家不停地替你掩饰,我问她你打过电话回去没有她还说你每天都有打,我打你电话关机她还说你手机肯定是没电了。人都是有良心的啊爸,你五十多岁的人了,人家才多少岁,比我大那么一点,三十多岁,长的也好,人家跟你是图你什么?图钱吗?人家用过你多少钱?要你买过钻戒吗?你怎么就这么对人家?你在外面怎么玩都行,我知道现在的男人都是这个德性,你也改不了。但是请你在外面玩的时候也要记得回家行不行?一个男人,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玩怎么闹,但是心里要始终记得自己有个家,是有责任的,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为基本的责任心。爷爷今年多少岁了?而且身体也不好,你能少让他操点心多让他活几年吗?”张云佳愤怒地说着,刘伟名很少看到张云佳这个样子,火气太甚了。
“我又怎么了?老子做什么用不着你来教。”张云佳的父亲估计是被自己女儿当做自己的女婿和q妇的面这么数落实在是落不下这个脸于是呵斥着,但是这呵斥的太没有底气了,他自己都感觉声音软绵绵的。
“你以为我想教你啊?谁没事找事做要来教育自己的父亲,你丢脸我也丢脸,可是你看看你自己做的什么事?小轩今年都三岁了,你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你这个外公到时候怎么教育孩子啊。外面的风月场所你去一去没人说你,可是你得有个度,带着女人到处跑,一周一周的不回家,这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吗?你就一点顾虑都没有吗?知道阿姨又多伤心吗?我就弄不明白,你们男人是怎么想的。”张云佳越说越来气,一边的刘伟名听着也有点心惊胆战,暗道张云佳这气话里面估计连自己也一并骂了,她虽然对于自己在外面到处沾花惹草表现的很平静,但是听到今天的话里那是非常的愤怒啊。想到这里刘伟名更加的惭愧了。
“我今天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是如何的国色天色,让你着迷到这种地步连老婆父亲都不要了。”张云佳说着,脾气一上来,直接把那个女人的眼镜给摘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