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第5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女人发现自己突然一下子没了眼镜啊的一下子用自己的手立马把脸给蒙住。
“姑娘,你不要太紧张,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只是想说,你是不是缺钱?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但是你离开这个男人,他是有家室的。你这样整天跟着他在外面走对我们家族的名声有影响,而且对我们家庭也造成困扰。”张云佳望着这个女人平复了自己的怒火说道。
不过刘伟名则邹起了眉头,盯着这个女人一步步地走过去。直接走到那个女人面前。那个女人当即把脸埋在衣领里面去了。
“把头抬起来,小姐。”刘伟名皱着眉头说道,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特殊的东西,那就是这个女人的手腕上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胎记,这个胎记他曾经非常的熟悉。
那女人一听刘伟名这么说立即便准备走,但是最后还是没走掉。
“伟名,你要干嘛。”这下刘伟名的岳父不干了,看着刘伟名这个样子他还以为刘伟名准备对这个女人怎么样,当即挡在女人身前。
刘伟名这才醒悟过来,笑了笑,然后说道:“何淑芳,是你吗?”。
那女人一听刘伟名这么说,顿时浑身颤抖了一下。而张云佳以及张云佳的父亲都瞪大了眼睛望着刘伟名。
“把头抬起来把墨镜取下吧。”刘伟名平静地说着。
女人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抬起了头,把墨镜取下,对刘伟名说道:“对不起,伟名。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刘伟名看着这张很多年前很熟悉的脸庞,把心底的愤怒全部都压了下去。微笑着说道:“这位是我的妻子,张云佳。这位是我的岳父。”
刘伟名这么一说,何淑芳就更加觉得丢脸了,低着头又说道:“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好了,没事,你走吧。做女人可以虚荣,但是不要靠着男人虚荣,有时候靠自己虽然日子过的不那么奢华,但是起码实在踏实。”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自己的初恋女友变成了自己岳父的q人,这样的乌龙事件估计很少有人会碰到,偏偏就让刘伟名给碰到了。要说他不愤怒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有张云佳的父亲在,他不能发火,而且他也不是曾经那个冲动是我年轻人了,这件事情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发火。所以,他表现的非常和蔼。
看着刘伟名和这个女人可能是相互之间认识,张云佳和张云佳的父亲突然之间也觉得莫名的尴尬。一个觉得太过于丢脸了,自己的老爸找的q人竟然是自己老公的朋友。一个钢架觉得不好意思,找个个女人竟然是自己女婿的熟人。所以,两人都不说话,看着刘伟名和何淑芳。
“谢谢,对不起,伟名,对不起,刘太太。对不起。”何淑芳冲着几个人一个人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便又把墨镜戴上跑开了。
“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爸,咱们回去吧。回去什么事情都不要说。另外,爸,以后还是多回回家吧。”刘伟名看着跑来的何淑芳回过头来说道。
“你和她认识?”张云佳和她父亲几乎异口同声地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点了根烟,然后笑着说道:“她是我大学时的初恋女友。”说完之后便往前走去,而张云佳和他父亲两个人都在原地晕了会儿神。随后张云佳转过脸来对她父亲说道:“爸,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脸都被你丢光了。岳父b养自己女婿的初恋女友,你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哪知道他是伟名的初恋啊,我要是知道我肯定不会碰她。”张云佳的父亲非常委屈地说着,但是张云佳已经跟着刘伟名走开了。
犹豫这件事情太过于丢脸了,三个人回到家什么都没说,只是都感觉怪怪地。过来元宵节之后,刘伟名便和张云佳回了浅圳,只是后来刘伟名听张云佳说,她父亲收敛了很多。虽然还是经常往外跑,也经常有花边消息传出来,但是每天都回家,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
浅圳的空气,每天都似乎要出什么大事。特别是官场,总是弄得神秘兮兮的。
刘伟名走进办公室,桌上放着唐伟龙刚送来的关于民营企业调查的报告初稿。刘伟名翻了翻,二十多页,怕也有一两万字。他也知道搞材料是个辛苦的事,唐伟龙的脸最近看得出来瘦了,好几个调研报告都压在政研室的笔杆子们头上,用他们自嘲的话,叫“十万大山。”中国革命打倒了三座大山,获得了中国人民的解放。而这十万大山,却是一年年地打不倒,打不倒又还不见成效。倘若用物理学的名词来形容,就叫“做无用功。”
刘伟名刚刚看了两页,效能办的主任进来了。
效能办的主任瞅了一眼桌上的材料:“唉,搞不完的文字啊!有个事,我向你汇报一下。有个别同志反映,我们的个别司机经常晚上开私车,出入一些娱乐场所。我觉得,这件事恐怕影响不好,损坏市委的形象。你看,要不好好处理一下?还是……”
“有这种事?具体是哪个司机,清楚吗?”
“的确有这种事。我也看到过,只是以为是领导在用车,才没有问。至于司机,可能是指吴书记的司机小刘。”
“啊。”刘伟名望了望效能办的主任,心想这事不太好办了。
“你看,需不需要给吴书记说一声?”
“暂时不要。这样吧,我有空找小刘谈谈。”
效能办的主任说那也好。其实这事刘伟名也听唐伟龙说过,但是说得含糊,他也没有细问。现在既然有人反映上来了,就一定得处理。领导干部的司机,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领导干部的形象。司机不好,往往老百姓怪罪的就是领导。但是,刘伟名也知道,领导干部的司机轻易也动不得。既然跟了领导干部,就成了领导干部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动司机就更得注意。动得不好,领导干部不满意,事情就会办砸了。
刘伟名打电话让唐伟龙过来。唐伟龙很快过来了,刘伟名将稿子递给他,说:“我基本上看了,觉得不错。大概都是体现了吴书记的意思。个别地方我改了一下,打印后先请相关部门和个别区的同志来座谈座谈,集思广益。最后成稿后,再送吴书记。”
“双楼工程。”目前已经通过了规划和前期筹备,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工程中最核心的一件大事:招标。作为浅圳历史上最大的市政建设工程,多少家工程队都在眼红红地看着,谁都想把这个工程吃下去。刘伟名在没接手前,就有几家公司通过不同的方式,向刘伟名表达了意思。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知道这个工程的负责人非刘伟名莫属,所以都赶早的来找刘伟名。这么大的工程,通过招标运作,是无疑的。关键是怎样招标,如何招标。是不是带有倾向性意见,走过场;还是公正公开地凭标的,这都是十分棘手的问题。而且搞工程,必须要在质量和关系之间选择一个平衡点,要是一心只为质量那么必定要得罪很多人,现在的工程公司谁后面没靠山?如果要是一心只想当和事老不得罪人那么这个质量就没办法保证,出了问题那就不得了。所以刘伟名非常郁闷,都以市委还没决定推辞掉了这些人。
刘伟名在关于“双楼工程。”的大会上汇报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坚持公开招标,搞阳光操作。这是他最想坚持的方式,只是坚持这个方式是需要勇气的。
主管城建的副市长于永乐接着补充汇报了双楼计划的一些前期情况,万事俱备,只欠动工。
于永乐开口道:“双楼计划,任务重,事头多。不仅仅有下一步的改造。更有第一步的拆迁。拆迁政策虽然出台了,市民是不是满意,还有待于看成效。因此我的意见是一边抓拆迁,一边抓招标。对于参与招标的公司,我想最好还是先进行必要的审查。不然就会出现鱼目混珠的情况。”
“这个我同意于市长的意见。但是,对于来投标的公司进行审查,这只能是从资质上,而不能进行行政干涉,双楼计划,事关浅圳的形象,马虎不得。”李德林说道。
其它领导也都发表了意见,大同小异,都要求:一切公开运作,绝不允许任何暗箱行为。
吴克亮等大家都说完了,才把手从头发上拿下来,慢慢道:“我原则上同意大家的意见。双楼计划,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项的工程,它事关浅圳形象,事关市委市政fu的形象,也事关市民的切身利益,往大了说着关系到广北和国家的利益。这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整个工程请伟名同志负责,马上开始运作。我在这里表个态:不参与不干预工程的对外招标。我希望其它所有的班子成员,包括人大、政协的领导,都不要介绍工程队,拉关系,影响公开招标。”
刘伟名觉得吴克亮这个表态,充满深意。也是对他工作的一个最大支持,就说道:“我会及时向常委会汇报工程的进展情况,同时谢谢各位的支持。”
于是,他这个双楼工程的组长在十分无奈的情况下正式上任了。
昂责工程他不是没做过,在清泉就做过,只是清泉的那点小堡程和这次的工程相比相差的不是一点两点。但是最后刘伟名也明白了一点,这么大的工程一些小鲍司那是肯定拿不下的,即使一些高层领导的亲戚想插手也没这个能力与资质,能接的无非就是国内那几家国企的工程巨头,刘伟名想来想去便打算这样,这个工程他以阳光招标的方式放出去,然后那些小鲍司要承包一些公司就让他们直接去找这几家国企,这样就省的刘伟名来操这个心了。
负责工程并不是说刘伟名必须每天坚持站在工地上,他只是挂个名,做个决策者罢了。但是这个“双楼计划。”却是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刘伟名的工作依然繁重。这边抓着双楼计划的事情不能放手,那边刘伟名还得做吴克亮向李德林进攻的排头兵,刘伟名是真的感觉自己有点应付不过来。
但是偏偏在这个最忙的时候却又来事了。这天晚上刘伟名正和张云佳推着金倩在公园散步,却突然接到家里来的电话。刘伟名一看号码就有点心惊胆颤,他现在一看到家里的号码就会想到自己的父母身体又出什么事了,所以立即接通。
“伟名啊,我是妈啊。”刘伟名的母亲在那边喊着,乡里的老年人打电话都是这个样子,自己的耳朵不太好,还怕对面的人听不清话所以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在那边说着。
“呃,妈。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刘伟名赶紧问道。
“没事没事,我就随便打个电话给你,你吃了饭了吗?”刘伟名母亲问道。
“刚吃,正和云佳散步呢。”听到没事刘伟名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小哲好不好?”刘伟名的母亲问着,“很好,已经上学了。”刘伟名笑着道。
“那小轩呢。”刘伟名母亲又问道。
刘伟名觉得自己母亲今天问话怎么怪怪的啊,但是还是回答道:“也很好,吃得好睡的好。”
“那个伟名啊,妈这有件事情要求你啊。”刘伟名母亲估计是没有话问了才回归正题。
“妈,看你说的,自己儿子还求,求什么求啊。到底什么事啊,你在这支支吾吾的。”刘伟名好奇地问着。
“就是你大姨妈啊。”刘伟名母亲还是说的支支吾吾的。
“大姨妈?我大姨妈怎么了?大姨妈来了?”刘伟名惊讶地说道,他这个大姨妈啊是刘伟名母亲的亲姐姐,但是与刘伟名母亲不一样,她嫁到了东北,嫁给了一个城里的工人,那个时候的工人有多么牛逼,而且一个城市户口就能让人感觉高人一等。而刘伟名的母亲却嫁给了刘伟名父亲这个庄稼汉。这个大姨妈自觉地自己高刘伟名母亲一等了,从此便看不起刘伟名的母亲,从来是的偶尔有点联系到最后完全没有联系。刘伟名也只是在很小的时候见过这个大姨妈一面,后来就再也没见过,只是偶尔听自己母亲念叨才知道有这么个大姨妈,所以刚刚听自己母亲一说他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也是非常的惊讶。但是惊讶过后看到身旁的张云佳瞪着眼睛望着自己才知道自己这话回答的多么强悍。
尴尬地看了张云佳一眼后又问道:“妈,我大姨妈她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