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第54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是这样的,你大姨妈知道你出息了,所以想让你帮帮忙,帮他儿子和媳妇在你那边找份工作安个家。 他家儿子从小不学好,初中毕业就没读了,取了个媳妇,天天在家不干活等着吃,伟名,妈知道你现在是大官了,虽然大姨妈离我们比较远,这关系就淡了,但是她毕竟还是妈的亲姐姐。他儿子也是你的弟弟啊,你一定要帮帮。”刘伟名的母亲在那边语重心长地说着。
就在刘伟名皱眉的时候,那边传来刘伟名父亲愤怒的声音:“帮什么帮?你以为他这个官可以随便乱用权力吗?要是被别人揭发了怎么办?他的权力都是老百姓给的,哪能随便乱用,这叫徇私。你那个姐姐当年我们家穷她打电话过来过吗?这个时候回来联系,不就是听到伟名当官了想来沾光吗?我告诉你,不帮,门都没有。”
“你什么意思?任你怎么说那也是我姐,我亲姐姐,我兄弟姐妹就只剩这么一个了,我儿子出息了帮帮她又怎么了?别人当官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为什么我儿子当这么大的官给我侄子介绍个工作就徇私就犯法了,你就是看不起我姐。”刘伟名的母亲拿着电话在那边和刘伟名的父亲吵着,刘伟名估计这老两口已经吵了不止一两次了。刘伟名这下有点惊讶自己母亲护娘家人的决心了,从未发过火的他这次竟然与自己父亲发这么大的火。
“我就是看不起你姐,整个一势利眼。你爱怎么整怎么整,你要是把伟名害了你就后悔吧。”刘伟名父亲说完这句之后就再也没声音了,估计是气的走了。
“伟名啊,别听你爸的。你妈我就这么一个姐姐了,你一定得帮帮妈行不行?”刘伟名母亲几乎是用求的口吻,听的刘伟名心痛不已。
“妈,别这么说,能帮的上的我一定帮,我会尽力的。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刘伟名虽然非常不愿意理会这样的人这样的亲戚,但是却不想违背自己老妈的意愿,做母亲的都求自己的儿子了,这做儿子的能不答应吗?
“呃,好,我就知道伟名好,疼妈,比你爸好多了。”刘伟名的母亲一听刘伟名答应了,当即便高兴地说着,然后道:“我把你的号码给他们了,他们会跟你联系的。伟名,都是自己家人,到你那去了你该帮的忙都要帮,听到没。”
“好,知道了妈,我会的。”刘伟名点头道,然后把手机挂断,有点郁闷。
“怎么了?什么事啊,看你这眉头皱的。”张云佳望着刘伟名问道。
“哎,都是些烦心的事情。我大姨妈的儿子和媳妇要过来浅圳,让我给帮着找工作,还得伺候他们生活,帮他们安家。”刘伟名郁闷地说着。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找工作的话虽然麻烦但是你只要打个招呼已经没问题,如果实在不行我就安排到我家的企业里去吧。至于安家就是多花点钱嘛,没关系。这些我来安排吧。”张云佳听过之后笑着说道。
“问题不在于此,问题在于我跟这个大姨妈只是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一面,这个所谓的弟弟我更是从来没见过,连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当年我这大姨妈运气好,嫁到东北一个工人的家里,便瞧不起我们家,因为我们家那时候确实穷。从此便再也没有联系过。这次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知道我在浅圳这里当了点小辟了,便立马找了过来。我气的不是帮不帮忙的问题,这点忙确实是个小事,关键的问题是我看不惯这样的人。要不是我妈一个劲在那说着什么求我的话我连理都不会理。”刘伟名狠狠地说着,随后突然一笑道:“以前你说我和我爸脾气很像,现在看起来,我和我爸脾气确实很像。我爸和我妈正为了这件事在那大吵大闹呢。”
“你也不劝劝,还在这笑。”张云佳白了刘伟名一眼后道。
“他们俩这么多年了没少吵过,但是绝对不会过夜,第二天早上起来准好,所以没必要担心。倒是这件事情,听我妈的口气那个什么弟弟品性估计不怎么好,所以,咱们等看到人了再说,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来安排。帮个忙可以,但是要我来伺候他们门都没有。”刘伟名想了下道。
“行了,这么较真干嘛,谁家都有几个穷亲戚的。能帮就帮吧,就当是在孝敬咱妈得了。这事你做主吧。”张云佳说了几句之后又说道,她非常懂得一个女人该怎么做,刘伟名不得不说,要论起做妻子,张云佳要比金倩做的好。这并不是说金倩不是个合格的妻子,相反,金倩是个非常好的妻子。只是说,张云佳做妻子的智慧要比金倩高,她非常聪明,知道怎样摆正自己位置,懂得经营感情和家庭。这些方面比金倩要强。
“还是我老婆乖,来亲一个。”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凑着嘴就准备去亲张云佳。
但是张云佳躲开了,用手指了指轮椅上的金倩。刘伟名立即一点想法都没有了,眼神开始暗淡了。蹲下来到金倩的腿边,给金倩揉了揉脚,嘴里像是在对金倩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倩儿,你到底什么时候醒过来啊。一晃都过了几年了,倩儿,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人,你一定要坚持住,不管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我都会等你,值到你醒来为止。”
一旁的张云佳非常没有生气,还很亲昵地摸了摸刘伟名的头发。眼神里满是柔情。
“云佳,真的谢谢你。我今天这些话就当做倩儿面说了,作为一个妻子你真的做的非常的好。这几年我都一心扑在工作上了,家里家外都是你在操心。你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帮着照顾倩儿,又得遥控指挥企业的经营,还的帮我照顾父母。我刘伟名是真的感谢你。”刘伟名发自内心说道。
事情该来的还是会来,第二天刘伟名在办公室便接到了那位所谓的大姨妈的电话。当然,一开始刘伟名并不知道这是他那位大姨妈的电话,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刘伟名疑惑了一下之后才接过。因为这个号码是他的私人号码。
“喂,你好。”刘伟名很公式化的问着。
“是伟名吧,我是你大姨妈。”对面传来一个老妇女的声音。
“大姨妈,你好。”刘伟名顿了一下,然后很平静地说道。这个叫做大姨妈的女人他早就没有任何的印象了。这个时候听着这个女人的声音又叫做大姨妈刘伟名怪的非常的怪异。
“伟名啊,听说你结婚生孩子了,什么时候带着你媳妇和孩子到大姨妈这来玩啊。”女人故意套着亲密,刘伟名怎么听都觉得这话非常的恶心。以前二十来年都不见音讯,寄过去的信一封都不见回的,这个时候倒是表现的这么的亲密,刘伟名很想说一句“人可以无耻,但是无耻得有个限度。”最后想想,还是算了,看在自己老妈的面子上。
“是的,有时间一定去。”刘伟名笑着说道,假装着恭敬。
“那个伟名啊,不知道你妈妈和你说了没?”那边终于开始说正事了。
“我妈和我说了你的事,但是我不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事?”刘伟名装着糊涂说道。
“就是我儿子,你弟弟昊天啊,他嫌我们东北这边发展不大,所以就想去浅圳发展。他自己在这边的工作很不错的,但是他一听说他表哥你在那,二话不说带着他女朋友就准备去你那。”刘伟名的小姨妈张开嘴就说,说的刘伟名的眉头紧皱,暗道这女人这瞎编的本事还真是强悍。
“女朋友?我妈不是跟我说是媳妇吗?”刘伟名紧皱着眉头。
“都差不多,就差结婚了。我说让两人赶紧结婚算了,可是昊天这孩子说那什么,哦,他说要先立业才成家。”这个女人死的往活的说,毫不避讳地要往自己儿子脸上贴金,只是刘伟名越听越觉得恶心。
“嗯,想法是好,但是结婚和事业没什么关系,可以先结婚。”刘伟名敷衍似的淡淡地说着。
“我也是这么说他的嘛,但是他一定坚持说男人必须要先立业要先赚钱然后才结婚,邻居们都说这孩子懂事,但是我不同意,我一直想着要先抱孙子……”这个女人一说起来就没完。
刘伟名越来越听不下去了,淡淡地说道:“那个大姨妈啊,我这里还在上班,手头上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要不我下班之后再打给你好吗?”
“哦哦哦,我就和你说个事啊,就是你妈给你说了没有昊天去找你啊?”这女人终于急了,开始不漫天乱扯了,开始说她要说的正事了。
“说过的。”刘伟名看着来找自己的办公室主任,然后说道。
办公室主任看着刘伟名在打电话,站在门口没有走进来。
“那就好,伟名啊,听说你已经是浅圳的市长了是吧。”那女人说道。
“不是市长,我只是个市委秘书长。”刘伟名皱着眉头说道。
“秘书?秘书就是领导身边的人吧?那也和领导没什么区别啊,这样啊,昊天和他女朋友去了你可得帮帮忙啊。这个生活上面工作上面你做哥哥的一定得帮帮忙,得……”女人开始絮絮叨叨地说着,刘伟名听着真是烦躁无比。这都是什么女人啊?还是市里人,简直比自己那乡下的母亲都不如。连秘书和秘书长都分不清,甚至还说秘书和领导没什么区别?这么无知,无知的刘伟名彻底无言。
“这个你放心吧,能办的我尽力办,但是我在市委这边也是个打杂的小喽啰,所以能力也有限,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力量的。那个大姨妈,我这边要开个会,就先不说了,先挂了,下次我再打给你,拜拜。”刘伟名说完之后直接挂断电话,长长地吐了口气。他连那个叫做昊天的娃的电话也不想问,他要来自己便来,要找自己就自己打电话。从这个母亲就大致上可以看出儿子了,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刘伟名直接在心里对这个从未谋面的表弟做出了评价。
整理了一下情绪,刘伟名笑着说道:“王主任,进来坐吧。有什么事情吗?”。
不过,刘伟名还真的挺佩服这个弟弟的速度的,第二天刘伟名还在上班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你好,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很公式化地接着,但是心里大概猜到了是谁。
“表哥,我是昊天,我到浅圳了,刚下火车,你来接我吧。”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
刘伟名接完电话又是惊讶又是愤怒,惊讶的是这个男人的速度,昨天才打电话过来说要来,今天就来了。刘伟名算了一下,坐火车的话估计打电话那会人就已经上了火车了。让刘伟名愤怒的是这个小伙子实在是太不知道为人处世了,别的话不说,开口就直接说你来接我吧。这是什么语气?谁欠你的还是怎么?但是刘伟名愤怒归愤怒,还是起身让司机开车载着自己去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刘伟名打了个电话问道:“你在哪?”。
“表哥,我在火车站大门口呢。”那边的男人说道。
刘伟名说着把电话挂了,对司机说:“去火车站门口。”
到了门口刘伟名又拨电话,才看到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牵着一个女人提着简单的行李向自己这个雕塑边走来。看到那一头黄头发刘伟名立马便变了脸。暗道这都是些什么人什么亲戚?
“你就是伟名表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小丽。小丽,这就是我表哥,那可是大官,在这里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以后咱就跟这表哥混,绝对是吃香的喝辣的。”这个叫做昊天说道。
“谁跟你说我是大官了?我在这里只不过是个小办事员,只不过是认得几个人罢了,没什么权利。要想吃香的喝辣的的要靠自己的努力,进车吧。”刘伟名听着男人越说就越想把这两人给赶出浅圳去。看起来也有二十四五了,怎么说话完全不知道轻重,这张嘴跟他妈几乎是一摸一样,连个带把的都没有。
“好的好的,上车。哟,这是啥车啊,奥迪啊。”梁昊天看着车子兴奋地说道。
刘伟名理都懒得理会,等两人兴奋过后上了车,刘伟名对司机说道:“去我家。”
“好的秘书长。”司机恭敬地说道,然后开车往刘伟名家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