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第55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看到没有,我说是大官吧,都有自己的司机了。 我告诉你,过几天我让我哥把我弄进政fu去当公务员,过不了几年我也弄个局长当当,到时候你就是局长夫人了。”梁昊天附在自己女朋友耳朵边上悄悄地说着。
“你表哥好帅啊,很有男人味。”那个叫做张丽的女人偷偷地望着刘伟名说道。
“那可不,你也不看是谁的表哥。”梁昊天非常骄傲地说着。
两人虽然说着悄悄话,但是这声音却实在不算小。刘伟名越听越郁闷,真像把这两人给掐死,他有种预感,这两个人就是个麻烦。但是不伺候好到时候自己又没办法跟自己的母亲交代,刘伟名郁闷地要开窗户点了根烟点了起来。随后通过反光镜又看了看梁昊天,看到他望着自己,刘伟名直接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两包大中华丢到后面说道:“拿着抽吧。”
梁昊天一看这烟的品牌,当即欣喜若狂,忙不迭地撕开包装便点了一更抽起来。笑着说道:“这大中华抽起来就是爽啊,带劲。”
刘伟名真的像跳车让车给撞死算了,这把自己的脸给丢尽了。
车子停在了自己别墅的门口,刘伟名下车对后面两人说道:“下车吧,到家了。”
“就这栋吗?哇,这就是别墅吧,真大真漂亮。这要好几百万吧。表哥,你还说你不是大官,不是大官能贪这么多钱吗?”梁昊天一看房子便呆了,嘴里喋喋不休地说道。
刘伟名顿时便变了脸,看了看赶紧开车离开的司机,冷冷地说道:“以后有些话想一下再说,要注意一点。这房子是你嫂子买的,进来吧。”刘伟名说完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哇,你表哥连生气都这么帅,太有男人味了。最主要的是太有钱了。”张丽喜不自禁地说道,随即眼神里面闪着光,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
“你高兴个什么劲,这是我表哥又不是你表哥。看到没有,这就是我的家,你要是跟着我把我伺候好了以后就可以天天住这样的房子。比你以前当小太妹跟着龙哥那小混混强多了吧。走,回家。”梁昊天瞪了张丽一眼后跟着刘伟名走了进去。
张丽走到梁昊天后面,鄙夷地望着梁昊天,然后跟着梁昊天也走了进去。梁昊天经过花园,就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般的这里看看那里摸一摸。相比起来,那个叫做张丽的女子表现的便要淡定多了,虽然一样非常的惊喜和惊讶,但是却没有梁昊天表现的那么白痴。这一切回头望着刘伟名都看在眼里。
刘伟名走进房子,看到张云佳正在家里带着儿子小轩玩玩具。看到刘伟名回来,奇怪地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回来了?”
“没有,提前下班了。来客人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你嫂子。这个是昊天,这个是他女朋友小丽。”刘伟名脸色非常不好,淡淡地指着跟着自己走进来的梁昊天和张丽说道。
张云佳一看就知道了这两个人就是刘伟名所为的表弟和弟媳,当即非常热情地说道:“你们来了,赶快进来坐。伟名说了好几天说你们要来,伟名也没说你们今天要来,家里什么都没准备,你们千万别介意啊。李妈,去洗点水果过来给客人吃。”
张云佳说完之后梁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有张丽笑着说道:“嫂子,你太客气了,你真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刘伟名转脸看了看梁昊天,这不看还好,一看就看的刘伟名怒火中烧,这厮竟然紧紧盯着张云佳看着,就差掉口水了,那样子要多yd又多yd。就在刘伟名忍不住发飙的时候旁边的张丽发现不对了赶紧踢了这厮一脚,梁昊天才突然回过神来笑呵呵地说道:“是很漂亮。”
“看你们说的,都老了。来来来,来坐。”张云佳不知道是真没事还是假装的,笑着招呼道,然后张妈端来水果。
刘伟名对这两人是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直接问张云佳:“倩儿今天怎么样?”。
“我前面刚给她做完按摩,她情绪很稳定。”张云佳点点头道。
刘伟名地张云佳说道:“你陪他们聊会天,中午咱们出去吃饭,我去看看倩儿。”刘伟名说完便走进了金倩的房间,看到睡在上的金倩,便把金倩抱过来坐在轮椅上,然后刘伟名坐在上,牵着金倩的手温柔地说道:“倩儿,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身体好了点?你一定很好奇我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吧?今天家里来客人了,还记得早两天我妈打给我的那个电话吗?他说要过来的那个表弟和他的女朋友刚刚到家里来了,我从火车站接的他们,现在云佳在外面招待他们。我很不喜欢他们,怎么说呢,感觉这两人,特别是我那个表弟,太没家教了,连一些最基本的人情世故看事做事的本事都没有,最关键得是那张嘴还不带把门,看到什么就说什么。我觉得这两个人到这绝对是个麻烦。但是,我妈又太袒护她娘家人了,我又不能不管,那样对我妈就太不孝了。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这两个人了。既然这么大老远得老找我,我起码得给他们安排个稳定的工作,弄个铁饭碗。进国家单位说容易也容易,但是最基本得也得有个大学文凭,可他才初中毕业。我想还是先帮他去弄个文凭再说吧……”
刘伟名非常郁闷地向金倩诉着苦,突然有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刘伟名一看,正是梁昊天非常欠揍的表情看着自己。
“表哥,原来你在这啊。你这房子好大啊。”梁昊天非常不认生地直接走进来,一点没看到刘伟名那愤怒的眼神。
“咦,这个是谁啊?原来是个瘸子啊。动也不动,是个傻子吗?”梁昊天看到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的金倩顿时觉的好奇,张开嘴就说道。
本来刘伟名就很愤怒了,在他心里,不许任何人侮辱金倩。现在听到梁昊天这么说金倩,当即怒火冲顶,走过去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梁昊天的脸上。直接一巴掌把梁昊天打翻在地然后一把抓住梁昊天的衣服扯起来就准备打,却被闯进来的张云佳拉住,那边的张丽也拉着梁昊天。
“你敢打我,信不信老子叫人砍死你。妈的,不就是说了这个又瘸又傻的人一句吗,值得你打我吗?我是你弟,要不要我告诉你妈你打我。”梁昊天摸着自己的脸指着刘伟名非常嚣张的说道。
刘伟名本来被张云佳拉住了,气也消了一半。暗道这个人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弟弟,自己总得看在自己母亲的面子上,不能做的太过。结果一听梁昊天的话,当即便怒不可止,推开张云佳就准备过去打。
梁昊天看到刘伟名满脸怒气地朝自己而来,当即害怕地退后两步。刘伟名那边也又被张云佳给拦住。
“梁昊天,我管你是谁。你算个什么东西?要不是你那个势利的妈是我妈的姐姐你这种人老子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你要找人砍我是吧,随便你啊。看在我妈的面子上我今天饶过你,你们两个现在给我出去,滚出这里。该去哪去哪,这里是三千块钱,拿着,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刘伟名铁着脸从自己钱包里拿出一叠百元大钞,这是昨天取的,三千块。刘伟名直接把这三千块扔在地上,飞的满天都是。
梁昊天一听刘伟名不管他了要他滚,当即便傻了。这就预示着他前面想的好生活好日子就都没戏了,顿时脸色都变的惨白起来了。
张云佳一看,便立即站了出来,对刘伟名说道:“好了,伟名,你也别生气了,他不是刚来不知道倩儿的情况吗。都是自家兄弟,算了,算了,消消气。昊天,你这道这是谁吗?这个也是你嫂子,是你哥的前妻,出了车祸,所以行动有点障碍,要修养一段时间才会好。你倩儿嫂子的父亲以前可是江南省的省w
不得不说,张云佳说话还是非常的有水平,他能够很了解一个人的想法。她话一说完,梁昊天当即便跪在地上向刘伟名求饶,说着对不起。他会这么害怕,第一是因为害怕惹怒了刘伟名刘伟名真的把他赶出去,这样他想的好生活就没了。第二,是因为张云佳的那句金倩是江南省w书记的女儿,这句话可把他吓的够呛,省w书记,对于梁昊天这样的市井之徒来说这是多大的官啊?想到自己这样说金倩,说不定人家随便一句话就叫警察把自己抓进去牢里去,所以立马跪在刘伟名面前道歉。
“老公,算了,别生气了,都是自己家兄弟。”张云佳这边安慰着刘伟名,然后蹲下来对金倩说道:“金倩,这是伟名的表弟,他刚来,不懂情况,出演冒犯了,你千万别在意,他也不是有意的。”张云佳对金倩说完之后又对梁昊天道:“赶紧向你金倩嫂子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梁昊天现在是张云佳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以后不准你再踏进这间屋子一步,另外,如果你再对倩儿出言不逊的话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不管你以前在你家那边是做什么的,是混黑道还是干嘛的,在这里,你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要弄死你有千万种办法。所以,你以后最后给我老实点,最好不要惹怒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自己心里最好要有点数。”刘伟名冷冷地说着,随后走到门口,转身说道:“今天晚上在家吃,我不想出去了。”刘伟名丢了这一句,二话不说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阳台,刘伟名还是没肚子的气。连带着对自己的母亲都有点怨气,暗道这样的娘家人有必要这么护着吗?烦躁的很的刘伟名拿了根烟点上,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刘伟名一看,正是自己那个大姨妈,不看还好,一看更烦。直接把手机扔到上,不想接。但是最后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对不住自己的老妈,走过去,拿起电话又重新拨了过去。
“喂,大姨妈,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
“伟名啊,昊天他们两个到了吗?”对面的女人用有点谄媚的声音说道。
“到了,刚到,你不要担心了。我会想办法帮他们找工作的,但是我能力有限,如果,如果找不到工作我会给钱给他们坐车回去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伟名,你开玩笑的吧!你不是领导的秘书吗?这么大的官怎么可能会找不到工作了,别和你姨妈我开玩笑了。”刘伟名的大姨妈嬉笑着说着,显然不信。
“我会尽量的,你放心吧,这边没什么事情。就这样,我有事情就先挂了。”刘伟名不给任何机会直接挂掉电话,他现在只要是一看到这一家人就特别的烦,烦上加烦。
心烦意乱站在阳台上继续抽烟,这个时候张云佳推开门走了进来,望了望刘伟名,然后说道:“怎么了,还在生气啊?”。
张云佳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刘伟名的手。片刻的柔情顿时让刘伟名心中的怒火很烦躁的心境平复了不少。
“能不生气吗?真是丢脸,竟然有这样的亲戚。我真不知道我那个所谓的大姨妈是怎么教育孩子的,竟然可以教育出这么一个白痴。”刘伟名狠狠地说道。
“再怎么说也都是自己的兄弟,你不能做的太过了,不然怎么向妈交代?等到给他们找了工作,咱们给他们买个房子让他们住出去以后也就没事了。”张云佳笑着安慰着刘伟名。
“还给他们买房子?想得美,明天我给他找个工作,然后给他们几千块钱,自己出去找房子住,以后是生是死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刘伟名瞪着眼说道。张云佳看着刘伟名的摸样,突然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好像个小孩子啊,还赌气呢。”张云佳掩着嘴说道。
“男人本身就是个孩子,知道吗?”刘伟名笑着抱起张云佳在张云佳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