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第55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晚饭的时候,刘伟名看着这一男一女,放下筷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地说道:“你妈让我帮你们找工作,我要先问一下。复制网址访问 是你么两个都上班还是你上班她在家玩?”。
“我一个人上班就行了,她在家做家务。”梁昊天立即说道,他倒是有豪情壮志,心里想着,能赚这么多钱还用老婆上班干什么。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特长,文凭是什么?”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还要特长和文凭啊?”梁昊天当即呆了。
“这不是废话吗?没有文凭和特长上哪去找工作?你自己给我找找?人家请你是去当员工,不是去当大爷。”刘伟名听着这人说话就觉得莫名的烦躁。
“你不是大官吗?你一句话谁敢让我做事啊?要是我有文凭和特长我就不来这了。”梁昊天也是一脸郁闷地说道。
“那你回去啊,谁要你过来了?”刘伟名一看这小子还顶嘴,顿时就准备拍桌子了。
但是却被张云佳给拉住了。张云佳笑着问道:“你是想进国家单位还是进私人单位?”。
“当然是进国家单位当公务员啊。”梁昊天顿时来了精神。
“你还公务员?你有没有点常识?你知道公务员是要有文凭是要考的吗?就你这个样子你还公务员。”刘伟名当即被气的七窍生烟。
张云佳压了压刘伟名的手掌,转脸笑着问梁昊天:“公务员确实是很难进的,除非你去上成人本科然后去报考公务员,然后过了笔试才有机会,你愿意吗?”。
一听要上学要考试他顿时便歇菜了,嘴里说道:“那还是进私人单位吧。”
“其实进国家单位不一定就是公务员,当然,以你的自身条件进私人单位要相对于来说简单一点。进公司上班的话你想进什么性质的公司?是金融还是it之类的?”张云佳很和气地说着。
“他知道金融是什么吗?他又知道it是什么吗?别问了,我明天找人给他找个公司去上班吧。梁昊天,你给我挺清楚了,我帮你找工作,但是我只帮你找一次,以后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了。你就算是饿死打死我也不会管。你也不用想着这些公司的老总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你特殊照顾这样的好事,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刘伟名的脸面没有这么廉价。你去上班要么自己好好干,不然被赶出来了你就直接回老家。明天我会给你一万块钱,你明天早上带着你女朋友自己出去租房子住,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听到了没有?”刘伟名说话也一点余地都不留,就像是对仇人一般。
“啊?要出去租房子啊?我听说挺贵的啊,你这里这么多房子要不我就在这里住得了?”梁昊天非常不情愿地说着。
“这里是我家你来住什么?你觉得你们两个住这里方便吗?”刘伟名气冲冲地说着,对于要把这人赶出去这一点刘伟名是非常的坚决的。从这人进来对张云佳se迷迷的刘伟名就坚定了这个想法,同时让他受不了得是那个叫做张丽的女人看自己的眼神也怪怪的。当然,刘伟名的反感并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有多丑,其实这个女人不算丑,也还会打扮,整体感觉还不错,但是,刘伟名就是觉得反感。
“你们住这里确实是不太方便,不过你们出去租房子了有什么困难可以回来找我,能解决的我们都会想办法帮着解决的。”张云佳瞪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
“那好吧。”梁昊天看到刘伟名那毋庸置疑的态度只能认输了。
“你让李妈给他们收拾下房间吧,我推倩儿去散步了。”刘伟名把碗筷放在桌子上面,然后便进了金倩的房间,推着金倩便出去了。
“昊天啊,你不能怪你哥。有些东西我必须要先在这里跟你说明白。你也知道,你哥他是政fu人员,政fu人员有些东西是必须注意的,他这么做第一是想你自立自强,你这么大人了,总不可能靠着别人过一辈子是不是?第二,他不想因为你的事情惹麻烦,有时候在你看来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足以让他丢官撤职,知道吗?所以,你在外面工作要自己多学多看多做,不要和别人说你是刘伟名的弟弟知道吗?当然,假如你真的遇到了一些什么问题就来找你哥,他不可能不管你的。在外面上班,你要记住几个词。多做少说、多看少说,心里有什么想法都放在心里,不要说出来,要懂得看事做事。”张云佳语重心长地对这个刘伟名的弟弟说着。
张云佳在这边语重心长地说着,而那边的梁昊天却呆呆地盯着张云佳在看,脑海里面在想些什么就没人知道了,看那眼神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张云佳也是尽量地尽一个做嫂子的责任,该说的该做的她都尽量做到位,也尽量不让刘伟名为难,她心里对这个男人的厌恶程度比之刘伟名更甚。张云佳说完之后便安排两人去看电视,自己去花园里面陪刘伟名。
“怎么办?”张丽望着梁昊天说道。
“什么怎么办啊?明天去上班,然后吃香的喝辣的呗。”梁昊天说着一只手就从张丽的衣摆里面伸进去了。
“哎呀,你正经点好不好,还有个人在呢。”张丽把梁昊天的手打开,望了一眼在收拾桌子的李妈说道,然后又非常小声地说着:“我们的事情怎么办?你哥要是真的不管我们了那我们不马上要被警察给抓住?我们已经逃了这么多地方我是不想再逃了。”
“你怕个屁啊,我哥可是大官,不就杀个人吗?哪个警察敢来他这里抓人?”梁昊天叼着烟非常牛气地说着。
“可是你哥不是说了吗?让咱们明天搬出去住吗?”张丽有点紧张地问着,然后又说道:“要不你再找你嫂子好好说说,让咱们住这里算了。等风声过了咱们再搬出去住。我看你这个嫂子还是非常好说话的。”
“你以为我想搬出去啊,但是你没看到那男人那张脸啊?他肯定是不肯的。到明天再说吧,咱们不搬出去他们也拿咱们没有办法不是吗?我们就赖这里了,他要是赶我走我就打电话给我妈,让我妈给他妈打电话,我就不信他敢不听话。等风声一过,咱们就走,随便找个城市住下来,手里拿着龙哥的那笔钱想干嘛就干嘛,多爽啊。现在就让这傻子多嚣张几天吧。当然,要是能一直在这里生活就最好了,有他这个大官罩着,咱们日子肯定过的非常安逸,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梁昊天眉飞色舞地说着。
“你准备把他安排到哪去?”张云佳走到刘伟名身边问道。
“还能怎么办,找个公司给他安排个工作,早点打发走。看到我就觉得心烦。”刘伟名很烦心地说着。
“那你准备怎么安排?你不好出面就我去给他找一个,你的身份不适合去安排。”张云佳为刘伟名弹了弹掉在身上烟灰后说道。
“没事,我心里有数,我来安排吧。为了这样的人没必要让你出去忙。明天拿一万块钱给我,打发走。给了钱,也找了工作,这样我妈总不能说我没把他伺候好吧。”刘伟名笑着说着。随后想了想,暗道以这小子这个样子要是真的把他安排到国企绝对会给自己惹麻烦,到时候自己的名声绝对会被他给败坏,这个人的人品绝对可以看得出。想到与自己关系好的私企,刘伟名第一个便想到了宝源集团,拿起电话就想给秦思思打电话,但是随即收起了电话。第一,他不想这个小子接触到秦思思,那小子一双s迷迷的眼睛非常让刘伟名讨厌。最后想来想去,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唐伟龙。
“小唐,你有没有关系比较好的老板?”刘伟名开口便问道。
“呃,秘书长,你有什么吩咐?”唐伟龙不知道刘伟名问这话的目的,便直接问道。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个二百五的远房亲戚。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是我亲戚,你看看你能不能找个比较的老板那里帮我给他安排个工作?”刘伟名和唐伟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实话实说。
“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安排个工作不成问题。但是可能薪水都不是很高,最好的就是在那家建筑公司,那老板和我关系比较好。但是他们估计也只能给到六七千一个月,要不我和他们商量一下?”唐伟龙小心翼翼地问着。
“不用,该多少薪水就薪水。不用给他走后门,只要给他个工作就行。从最底层做起,他那个文化也只能卖卖苦力。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个是我的亲戚。还有,让你那个朋友不要给他特殊照顾,要是实在看不顺眼可以把他炒掉。不能让你太为难了。”刘伟名思考了一下后说着。
“哪的话,秘书长,你放心,这事情我来办。”唐伟龙很恭敬地说着,他现在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市委办公室副主任,这个职位可不低了,要巴结的人还是挺多的。
刘伟名仔细想想,这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不由的长长地舒了口气。
但是想到屋子里面有那个人在不觉又开始心烦,让张云佳先回去睡,他推着金倩继续在花园里面散步,省得回去看到那个人心烦。眼不见为净。直到金倩坐在轮椅上睡着了刘伟名才推着金倩回去。
人都睡了,刘伟名把金倩放在房子里面,然后便开始拿着衣服进浴室里面洗澡。
刘伟名推开浴室的门,把衣服放在旁边衣架上面,正准备回身关门的时候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一下子冲来进来,然后浴室门关了起来。
刘伟名瞪着眼睛看着这个叫做张丽的女人穿着一套和透视装无异的睡衣一脸妩媚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最刘伟名难受的,这个女人穿着透视装也就算了,偏偏里面什么都没穿。这么若隐若现的比完全没穿看的更让人恼火。
女人一步步地盯着刘伟名然后慢慢地走向刘伟名,然后用嗲声嗲气的声音对刘伟名说道:“想不想看看里面的?”
不说还好,一说刘伟名顿时清醒过来,虽然下面还是有着明显的反应。
“你干嘛啊?赶紧出去,你要是出去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刘伟名冷冷地说道,这个女人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要来引自己。至于她为什么要来引自己刘伟名暂时没有想出来。但是很可惜,对于这个女人刘伟名没有一丝的好感,虽然对她的身体还是有那么点的,但是这么一点还是不足以令刘伟名彻底的。
“伟名哥,像你这么大的官难道就不想找个q人玩一玩吗?虽然云佳嫂子很漂亮,但是换个女人玩一玩感觉肯定不一样的。”张丽一说完,把自己衣服的下摆撩开,在刘伟名面前动着。刘伟名咽了下口水,正想说什么,但是张丽突然一下子扑进刘伟名的怀里说道:“来嘛,伟名哥。我技术很好的。”
说完之后刘伟名就感觉自己被人给m住了。
“滚开。”刘伟名直接把这个女人推开,然后直接说道:“麻烦你也要点脸行不行?明天给我滚出去。”刘伟名说完之后直接拿着衣服走了出去,一脸郁闷走回了卧室。回到卧室,张云佳正抱着儿子睡在上,看到刘伟名拿着衣服进来便问道:“怎么不洗了?”。
“不想洗了,想睡觉了。”刘伟名说着,但是看到张云佳露在外面的大腿,刚刚已经被撩拨的望顿时就来了。笑着走到张云佳耳边低声说道:“老婆,我想要了。”
“啊……,孩子在边上呢。”张云佳脸一红,看着身边睡着了儿子道。
“没事,都睡着了。咱们声音小点就行了。”刘伟名说完就压在了张云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