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第5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想到这之后立即站了起来,对吴克亮说道:“吴书记,我是真不知道这小子竟然是个杀人犯 我什么都不知情啊。”
“坐下坐下,不要激动,我也就猜到你肯定是不知情所以才先来跟你说这个事情的。不然兴礼他们直接出手那你就被动了,你现在应该争取主动。”吴克亮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仔细一想,便就想到了吴克亮的意思。然后对黄兴礼说道:“首先我得想组织上道歉,家里出了这样的亲戚我竟然不知情还在包庇,我的做深刻的检讨,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有责任的,但是我想请组织上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现在嫌疑人不在家,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我现在打电话叫他回家,他女朋友也在外面,我打电话一起叫他们回来。然后黄局长你带人直接到家里来抓人,我会稳住嫌疑人,这样就不会有让嫌疑人收到风声逃走的可能性了。”
吴克亮点了点头,黄兴礼说道:“好的,我已经让我关注秘书长你的房子了,就等着听你得消息来行动。这样,我先回去安排一下,然后我们配合你的行动。”
“好的,谢谢你了黄局长。”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伟名啊,其实假如你要真的要放过他们一条也不是没办法,可以……”吴克亮等黄兴礼走了之后说道。
“吴书记,犯法了就必须的接收法律的制裁,谁都不能例外。”刘伟名感激地看了吴克亮一眼后说道,他知道,这次自己不弄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把这两个人给抓住那么这件事情很可能就成为以后敌人对付自己的借口。这件事情虽然自己是无辜,是没有罪得,但是就像是上次自己被举报的事情一样,就看举报你的人怎么手了。所以刘伟名并不想冒这么大的险去救两个本来就罪有应得的人。最重要的是刘伟名对这两个人是恨之入骨,本来还以为是来找工作的,结果是来避难以为自己是高官就没人会来查了。刘伟名冷笑着,还真是天真,要避难的话早跟自己说明自己完全有可能把人给瞒下来。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吴克亮点着头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迅速走出吴克亮的办公室,叫过司机,二话不说便往回赶着。坐在车里,刘伟名拿过电话给梁昊天打电话说道:“昊天,我是刘伟名,我现在找你有事,有另外一份更好的工作给你,月薪五万,对,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来。回来晚了工作没了就别怪我了。”刘伟名打完这个电话之后便又拿起电话给张云佳打电话,让她告诉张丽要张丽马上回来,说这边有一份好工作等着她,让她立马回来。另外刘伟名还特意交代,只要张丽一个人立刻马上回来,让张云佳去学校看金哲,说金哲的老师打电话过来让家长马上过去。干完这一切刘伟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不让张云佳回来主要是怕张云佳有危险。说完这个之后刘伟名便打电话给黄兴礼,对黄兴礼道:“黄局,这次是谁带队?”。
“吴书记刚刚打电话给我,让我亲自带队执行这次抓捕任务。”黄兴礼说道,说完这句黄兴礼又加了一句:“本来我也打算自己来带队的。”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吴克亮害怕刘伟名有事便让黄兴礼亲自带队,而黄兴礼的意思就是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都是在给刘伟名卖面子。
刘伟名有点感激的说道:“谢谢了,黄局。你们现在不要过来,现在过来就打草惊蛇了。嫌疑人现在还没回来,我已经打了电话让他们两个马上赶回来。等他们都赶回来了我会给你手机上发信息,到时候你便带队赶过来抓人。”
“好的,秘书长。”
刘伟名挂断电话之后就把回家了,回到家之后刘伟名看着在屋子里玩的儿子小轩,便立即对李妈说道:“李妈。这里有一千块钱,你现在马上带着小轩去外面玩,就去动物园吧。我不打电话让你回来你不准回来,听到没?”。
李妈从来没见刘伟名这么严肃过,平时的刘伟名对她都是非常的和蔼,尊敬。当即也不管心里的疑惑了,放下手头上的活,抱着小轩便出去了。
刘伟名看了看家里,就剩下金倩了,但是金倩现在是个植物人,应该没多大的关系。刘伟名走进金倩的房间,看了看,发现金倩坐在轮椅上睡着了。想把金倩抱,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没一下子,梁昊天便兴高采烈地回来了。一看到刘伟名便问道:。”哥,什么工作啊,月薪五万这么多。”
“你这边辞了工了没有?”刘伟名看着面前这个杀人犯,随便问着话套着他的话。
“没有,还辞什么工啊,我直接把我们主管给打了一顿。妈的,唠叨了我一天,这不一听说这边有更好的工作了我直接把他给打了,现在人在医院里吧。我打了就直接回来了。是什么工作啊?”梁昊天一副很牛逼的样子说着。
“你……”刘伟名听过之后直接站了起来,暗道幸好自己是叫唐伟龙找的关系,这不好交代的人是唐伟龙。要是自己给他介绍的工作那现在自己真的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忽然之间,刘伟名觉得这家伙是杀人犯是件好事。起码不会折磨自己太久了。要不然,刘伟名真的会觉得自己的这顶乌纱帽会因为这个家伙而挂掉。
“是一份在银行上班的工作,他们的行长找我有点事情所以我就让他把你安插进去。”刘伟名平复了一下心情,点了根烟说道,然后扔了根烟给梁昊天。
“银行上班?”梁昊天一听银行两个字,当即喜笑颜开。然后笑着说道:“银行上班好,银行上班真好。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啊?”。
“明天就可以了,我以后和他们行长说好了,明天直接去上班就行了。”刘伟名点头随便敷衍着。
“那谢谢哥你了。”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刘伟名没话找话说着。
“我以后啊,暂时还没想好。我是这么想的,等过段时间吧我就在这里买套房子,和张丽把婚结了,然后就在这边生活。靠着你的关系肯定能够当大官。”梁昊天不停地说着,刘伟名越听就越觉得这家伙话里满是破绽,看来这家伙是杀人犯是没错的。
“你还准备买房子啊?你有钱吗?没钱我借给你吧。”刘伟名随意地问着,不停地看着外面,看张丽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不用,我有钱。”梁昊天非常豪气地说着,随后觉得自己说错了又赶紧说道:“一个月五万的工资,我干两三年再买房就有钱了。现在不是买房可以贷款嘛,是不是。”
“你这个想法很好,到时候房子我帮你买。你对结婚有什么打算?准备在哪结婚?在这里还是在老家?准备请哪些人?”刘伟名为了拖延时间把问题越问越细。
“在这边结婚,我这一辈子都不敢回老家了。那是不敢,是不想回老家了,那地方太穷了,哪有这边好。结婚我还是不能太张杨,就打个结婚证就行了。张杨不好,那个不是浪费嘛不是。”梁昊天说到有些问题还是有点遮掩,刘伟名心里暗道这家伙也不完全是白痴,还知道遮掩一些问题。
“不错啊,你都知道节约了。看样子你还是学了很多东西啊。”刘伟名随意的说着。
“我以后会学好的。”梁昊天被刘伟名说的有点不自然了。
刘伟名看了看表,都这么久了张丽怎么还没回来?想着便对梁昊天说道:“我这次不但把你安排进了银行了,还把张丽也一起安排进去了。你赶紧的让张丽回来,等下银行行长回来这里见你们一下,毕竟是求人家办事,让人家等你总不好,对不对?你赶紧催一下她。”
“这么好,张丽也可以进去?那一个月不是有十万吗?好的,我这就打电话让这个女人赶紧回来。”梁昊天一听更加的兴奋了。要知道,他杀那个龙哥才从那里得到六十多万的现金而已。当即便拿着手机给张丽打电话。
大家可能对于事情的始末不太清楚。事情是这样的,梁昊天在家乡的那个城市里是个混混,跟着当地一个老大龙哥混,而张丽就是这个龙哥的女人。这个梁昊天看上张丽已经很久了,时常龙哥不在的时候就上去t戏一下张丽,但是他也只是沾沾嘴瘾,不敢真的怎么样。而张丽这个女人是个有野心的女人,不忍心龙哥对她的虐待。她想报复,想杀了龙哥,更加是看上了龙哥保险柜里的钱了,具体多少她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很多很多。她想了一个很精密的计划,有一天她找到头脑简单的梁昊天,引梁昊天,然后两人就那个了,那个之后梁昊天对张丽是更加的痴迷。张丽便对梁昊天说让梁昊天杀了龙哥自己这个人和钱都是他的了。梁昊天一听当即便在一个晚上拿着把刀子在龙哥和张丽那个的时候把龙哥给杀了,随后拿出保险柜里的钱两个人逃了。当然,拿出钱之后张丽才后悔,因为原本以为很多很多的钱只有六十万。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两人杀人之后就逃了。逃之前梁昊天直接回家拿几样重要的东西,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妈,他杀了人,要逃亡去了。他妈当即吓傻了,后来脑子一转告诉梁昊天,说是让梁昊天往浅圳逃,她有个侄儿在浅圳当官。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清楚了,就这样。
话说到这里那边的梁昊天已经拿起手机给张丽打电话了,“小丽啊,你现在赶快回来吧,哥这边给你也找了个工作。对,个给我找了个工作给我,月薪五万呢,明天就上班了,在银行工作,你想想,我们俩一起上班那每个月可就是十万啊,等下那个行长就过来了,你赶紧回来。”梁昊天说着。
刘伟名望着这个男人笑了笑,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
那边梁昊天一直在拿着手机和张丽说着,说了有好几分钟,然后挂掉。
“怎么了?她回来了没有?”刘伟名突然发现梁昊天的脸色有点不对。
“就赶回来了,正在路上呢,她问我要不要打扮一下。”梁昊天突然笑着道。
“这有什么需要打扮的,是找工作又不是相亲。”刘伟名随意地说着。
“我也是这么说的,她说她就回了。”梁昊天笑着说着,然后又道:“哥,我先上厕所。”说完便到厕所去了。
看着梁昊天进洗手间了,刘伟名顿时变色,直觉告诉他梁昊天发现了什么。拿着手机开始给黄兴礼发信息,让黄兴礼赶紧过来抓人,情况有变,抓一个是一个。
刘伟名的信息刚发完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梁昊天正拿着菜刀站在他面前,脸色铁青。
“你干什么啊?拿着菜刀干什么?”刘伟名知道事情不好了,但是还是假装镇定地等着梁昊天。
“干什么?把手机拿过来。”梁昊天直接把刀架在刘伟名的脖子上狠狠地说道,刘伟名现在才感觉的出这小子是真的有杀人犯的气质,刘伟名开始害怕了,谁被人在脖子上架一把刀能不怕?
“梁昊天,你不要做的太过分了,我是你哥。你还想不想上班了。”刘伟名继续镇定着,他知道,现在搏一搏可能还有机会,要是不博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少废话,把手机给我。”梁昊天说完直接从刘伟名手里抢过手机,开始翻看刘伟名手机的已发信息。刘伟名心沉到了谷底,暗道自己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破绽让这小子给发觉不对了。
“我c你老妈的,竟然敢联合警察来抓我?”梁昊天说完一个嘴巴子打在刘伟名的脸上。“我砍死你。”梁昊天说完拿着刀朝着刘伟名就砍来,刘伟名傻了,但是他这时又一丝清明,紧紧地扑在沙发上面,抱着一个抱枕,把自己的背留给梁昊天。随即刘伟名就感到自己背上传来剧痛,接着又是一下,再接着刘伟名就完全没了知觉。“我c你妈的,敢害老子。”梁昊天拿着刀不停地朝着刘伟名身上砍着,直砍刀刘伟名一动不动,背后血肉模糊了才停手。随后吐了口吐沫,走进他住的那间房子里提着那个旅行箱便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