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第5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把两个罪犯抓到之后黄兴礼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要是这次还让这两个人给逃了那黄兴礼是真的不用吴克亮说自己就得去主动辞职了,他丢不起这个人啊。 不过即使这样,黄兴礼也还是担心,因为刘伟名现在还生死未卜地躺在抢救室里,要是刘伟名真的醒不过来了他麻烦也很大。其实黄兴礼自己也感觉到很郁闷,其实,不要刘伟名插手他可以很轻易地把人抓到,只不过这样刘伟名就脱不了干系,不管多少刘伟名都得受影响。然后,他与吴克亮汇报了之后吴克亮的意思很简单,不管刘伟名知不知情都得给刘伟名机会,于是就有了刘伟名将功补过亲自参与抓捕罪犯的行动过程了。
在刘伟名去了手术室四个小时之后,大夫精疲力尽地走出手术室。其实急救根本不需要这么久,只不过院长都亲自站在急救室里,而且反复强度,绝对不能出一丝问题,所以,几个大夫是非常谨慎,连一切不需要得护理过程也都做了才出门。
张云佳、唐伟龙还有几个市委的人都跟着进了急救室,当然,张云佳是推着眼神里急不可待的金倩的。
里面还有一个大夫站在里面专门来解答家属的问话的。
“医生,情况怎么样了?”张云佳看着全身被包着伏在上的刘伟名问着医生。
“夫人,你不需要太过于担心。秘书长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虽然被砍了十三刀,但是却都不是致命的地方。都是砍在背部,完全没有伤到内脏,而且刀口也不深。唯一的就是秘书长失血太多,他昏迷就是因为失血太多引起供养不足而造成的。我们已经对秘书长进行全方位的治疗了,过几个小时等秘书长身体机能调整过来就能醒过来,不过,秘书长的身体现在非常虚弱,得好好地休养一等时间。”医生知道刘伟名是市委秘书长,所以说话都非常的客气。
“那就谢谢你了,医生。”听到这个消息,不单单是张云佳和金倩,包括唐伟龙等所有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吴克亮手里拿着一份对刘伟名进行表彰的报告拿起电话开始给省里的领导打电话,提议省里给予刘伟名同志进行表彰。而在办公室看文件的张允后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刘伟名生死未卜的消息,当即紧张了起来。想了想,给在北京上学的女儿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他知道自己女儿和刘伟名关系很好,刘伟名对张语嫣很好,就像是对亲妹妹一样。在这样生死未卜的时候张允后觉得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自己都应该让张语嫣赶紧赶过去看望刘伟名。
张语嫣听过父亲的电话之后,当即把手机都掉在地上给摔掉了,二话不说订机票往浅圳而来。
当然,这个时候的医院却很安静。唐伟龙坚持在病房里面当下手,而张云佳坐在刘伟名的病边,而旁边还有一个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望着刘伟名流泪的金倩。
刘伟名还是没有醒过来,唐伟龙便到酒店里炒了几个好菜带过来给张云佳吃,至于金倩,便按照医生建议给她上了点滴输营养液。她受了惊吓,加之本身身体就弱,所以最好是不要进食。由于吴克亮下了令,在刘伟名没有醒来之前任何政fu部门的不准来医院打扰刘伟名及其家属,所以根本就没人来看望刘伟名。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却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刘伟名的病房。
这个女人到了病房里看到金倩和张云佳有点惊讶,同样,张云佳看到这个女人也有点惊讶。大家一定会以为这个女人就是张语嫣,错了大家,这个女人是秦思思。
“你好,你是秘书长的妻子吧,我是宝源集团的秦思思,我过来看望一下秘书长。”秦思思脑袋一转,立即对张云佳说道。
“你好你好,非常感谢你能过来看望,感谢。”张云佳立即站起来与秦思思握了握手,很感激地说着。
秦思思这才转过脸去看刘伟名,看到刘伟名身上那染着血的纱布,顿时眼睛有点湿润,但是她忍住了眼泪。转脸问张云佳:“秘书长现在情况怎么样?”。
“医生手没有生命危险了,经过疗养便会康复,但是肯定还是会留下一些病谤的。”张云佳强颜欢笑地说着。
“只要人没事就好了。”秦思思望着刘伟名语气怪怪地说着,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张云佳说。
秦思思又看了看刘伟名几眼,把带来的一些礼品放下,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走了。虽然她不想走,但是她清楚,她留在这里不合适。走出门口的秦思思在嘴里念叨着:“你干嘛那么傻呢?人家抓罪犯管你什么事?你难道还小吗?还是愤青吗?活该。”说完之后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上了车。
而另外一个女人张语嫣却是在半夜两点多到的医院,她到医院之后只是静静地盯着刘伟名,然后便坐在张云佳身边。安安静静,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们可怜的刘伟名同志则是在第二天上午醒过来的,醒来是醒来了,但是却依旧是神智模糊,非常的不清醒。只是知道自己身边有好几个女人的模糊身影,他没清醒多久便又睡了过去。一周之后,刘伟名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当然,他自己是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了。
他睁开眼,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几个女人。依旧是那三个,张云佳、张语嫣和坐在轮椅上望着刘伟名的金倩。
“今天感觉怎么样?清醒了吗?伟名。”张云佳看到刘伟名睁开眼睛亲热地抚摸着刘伟名的脸颊说道。
刘伟名有点艰难地伸出手握住张云佳的手,对张云佳点了点头。从鬼门关前面走了一圈回来,刘伟名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经过这么一次,刘伟名看破了许多东西,也学会了很多东西。
“你干嘛那么傻呢?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难道就没想过我们吗?你要是真的怎么样了,我怎么办?金倩怎么办?孩子们怎么办?爸妈怎么办?你怎么这么自私呢?”张云佳突然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这些日子最痛苦的人不是刘伟名,而是坐在他身边每天形影不离守护他的张云佳和金倩,甚至于是张语嫣。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内心的煎熬。
刘伟名微笑地望着张云佳,紧紧地握住张云佳的手。只是笑着笑着,眼睛突然流出泪水。在梁昊天刀砍下来的时候,刘伟名心里就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要死了。一刀刀地砍下来,刘伟名那时候想的不是自己身上的痛,而是想的自己死后金倩怎么办?张云佳怎么办?儿子怎么办?远在家乡的老父母怎么办?还有那么多的女人听到自己死了的消息后怎么办?,那时候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自己,他不想死,他要活着。他在这个世界还有太多无法割舍的东西,比生命更加贵重的东西。
“对不起,宝贝,我以后不会了。我爱你。”刘伟名脸色依旧苍白,用干枯的嘴唇带着淡淡的笑容对张云佳说着。眼角依旧有泪水,但是眼神却非常坚定、非常温柔、非常真挚。
“还有人呢!”张云佳脸顿时便红了,娇嗔着。其实心里非常的受用,非常的感动。
刘伟名这才转过头看着坐在张云佳边上的金倩,看到流着泪的金倩刘伟名心里非常的激动,很想伸手去擦拭一下金倩眼角的泪水,但是全身没有丝毫力气,稍微一动便传来剧痛。
“你不能动,不要动。”张云佳对刘伟名说着,然后站了起来,把金倩往刘伟名身边推着。
这个时候刘伟名看着站在角位置望着自己的张语嫣,对张语嫣笑了笑说道:“丫头,你怎么也来了啊?不用上学啊?”。
“你说我怎么来了?”张语嫣瞪了刘伟名一眼说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笑了笑,这丫头的性子是这样,外冷内热。她能站在这里就说明了她对自己的看重了,刘伟名发觉自己今天一醒来就被感动的不行。
“语嫣在这里已经呆了好几天了,我让她回去她也不回去,她说要等你醒来。”张云佳把金倩推到刘伟名边上笑着说道。
“谢谢,语嫣。我已经没事了,你还是回学校吧,别耽误了学业。”刘伟名点头道。
“我明天回去。”张语嫣也点了点头。
刘伟名这次回过头来看着金倩,伸出另一只手握住金倩有点凉得手道:“让你担心了。”
“明……明……”金倩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而且不是太清楚,比之刘伟名的声音更加显得虚弱。
“你……你……可以说话了?”刘伟名一下子坐起来,但是被伤痛拉扯的带来剧痛,咧着嘴说道,脸上全是惊讶。
“你还不知道,你这条命是倩儿救的。你被砍伤之后黄局长打电话过来,是金倩一步步从地上爬过去接的电话喊的救命,这样你才能及时得到救治。医生说你再进来晚一点就没得治了,被砍了十三刀,你知道你流了多少血吗?”张云佳在旁边说着。
“是不是倩儿现在就完全好了,是不是?”刘伟名问着自己心里最想问的问题。
“没有,但是也差不多。医生说现在金倩的神经系统已经有一点复苏了,只要她意志力够强,不要有悲观的情绪,坚持下去就可以完全康复。她能复苏是被你刺激的,你想想你自己这么做让大家多么揪心你知道吗?”张云佳回答着。
“好…好…好。”刘伟名语无伦次,眼角的泪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他盼望着金倩好起来已经好多年了,这些年他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能用的办法他都用过了,但是金倩就是半点反应都没有。金倩的健康就是他心里最大的魔咒是他最为盼望要解决的问题,即使付出再多。现在听到金倩有康复的迹象,他能不激动吗?
“好啊,这次值得了……值得了……”刘伟名语无伦次地说着。
而站着的两个女人却被刘伟名的形态和说话给惊呆了,特别是张语嫣。她现在是真的看到了只有在偶像剧里才出现得事实,原来是真的有人把一些东西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刘伟名欣喜了很久,然后握着金倩的手说道:“倩儿,你一定要坚持下来,要坚强。这次一定要完全康复,听到没有?”。
“人抓到了没有?”激动了很久之后刘伟名突然问张云佳,眼睛里面冒着凶光。
“抓到了,你出事之后吴书记下令全城布控,他们当天下午和晚上就被抓住了。现在已经关押受审了。”张云佳点头说着。
刘伟名眼神里的凶光终于淡了一点,但是也没有再说话了。他知道,这两个人的死罪是逃不掉的了,起码梁昊天是绝对逃不掉的。
刘伟名话说的太多,身体虚弱,刚刚又经历了这么多的悲喜,早就累了。说着对张云佳说:“自己很想睡觉了。”便就睡去了。但是他这次睡的时候嘴角是带着笑容的,满足的笑容、开心的笑容、幸福的笑容。
刘伟名睡了之后,张云佳开车回家去带饭菜,刘伟名病了之后家里全部都是李妈在操劳,她几乎是全天候二十四个小时守着这里。张云佳走之前把金倩推到自己的特护病房,让护士给她做专业的康复治疗。整个病房身下张语嫣一个人。
张语嫣静静地坐在刘伟名身边,望着刘伟名的脸。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看到了什么、想看到什么没人知道。她就是这么简单地望着刘伟名的脸,因为她突然发现,刘伟名的脸很好看,从来没这么好看过。突然之间她发觉自己不想走了,就想坐在这里看着他,这个在她心里远远算不上优秀算不上好的男人。甚至于,这个男人离她心目中得白马王子、心目中的好男人标准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自己为什么就想坐在这里看着他呢?张语嫣很迷茫。他想起了刘伟名的一句话,暗道,这或许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吧。
张语嫣还是在第二天早上走了,回北京去了,她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想法,或者说她根本不明白自己心里的想法。她只知道,既然刘伟名醒了自己就没有道理继续留在这里而不去上学了。于是,她便走了,虽然走的时候她还是担心刘伟名的病情,还是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