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第5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的病情没有通知别的人,但是在市委市政fu或者是说在吴克亮的大力推动下,刘伟名已经被树立成了一个正直、勇敢的党员,一个一心为国为民的人民公仆 刘伟名勇擒杀人罪犯与罪犯搏斗的事迹在浅圳广为传播。吴克亮把刘伟名的事迹向上层的某位大佬亲自做了汇报,当然,这其中怎么介绍刘伟名勇擒歹徒的过程和原因则是需要艺术性的语言的,而吴克亮显然是懂得这门艺术的。吴克亮说完之后,那位大佬回答道:“如今的老百姓最为迫切需要的不是物质,而是精神上的寄托。所以,咱们必须要树立几个可以承载老百姓这种精神寄托的英雄,要对老百姓的精神进行正确的引导。这位同志的处理问题的方法方式虽然不值得推广,但是这种精神则是需要我们进行大力宣传的。另外,现在网络的出现,让老百姓接触信息的层面变广了,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老百姓对于咱们公职人员的信任度大大降低,长此下去是会出问题的。这位同志作为公职人员还有这样的为民精神,可以作为我们公职人员的典范。我会与有关部门协商处理这个问题的。”
吴克亮这么卖力地吹捧刘伟名不是没有私心,相反的,他是有私心的。刘伟名是他的得力干将,把刘伟名捧的越高那么他的政绩就越大越明显。另外,每个领导必须要有的能力就是识人,而吴克亮通过好几年的工作接触他最赏识的人就是刘伟名。刘伟名这个人在他眼里的印象就是年轻、有能力、懂政治、会玩手段,而且刘伟名身上还有一点是吴克亮最为看重的,那就是刘伟名这人懂的感恩。在官场上,徒弟干掉师傅的事情太多了,吴克亮曾经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从那之后,他选人第一个看重的就是感恩。但是可惜,在这个到处充满尔虞我诈的环境里,感恩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于廉价了,廉价到几乎没人会想着带着它。一个领导要想继续往上爬就必须下面有人推,而这个推他的人肯定是支持自己的人。所以,吴克亮才不遗余力地支持刘伟名,因为他同样需要刘伟名站的更高。
刘伟名的病情在慢慢地好转,但是要说到康复,那便太过于遥远了。被砍了十三刀,虽然不是砍在致命处,但是这个伤也是致命的,要康复那需要一个长期的疗养。
“看起来好多了。”秦思思笑着站在病房里。
病房里没人,张云佳回上海了,集团有点急事需要他出面。现在在照顾刘伟名的是医院里的一个特护。
“你好没良心啊,我都这样了你到现在才来看我。”刘伟名笑着对秦思思道。
“你想我天天来看你吗?我倒是没有意见,只希望你不要后悔。”秦思思哈哈大笑道。刘伟名和秦思思两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要是秦思思每天往这里跑那张云佳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两人之间有问题了,更何况张云佳还非常聪明。
“在你进医院的那一天我就来看过你了,不过那时候你那样子实在是……太那个了。后来我都是听人家的消息知道你已经慢慢康复的。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秦思思坐在刘伟名边给刘伟名剥了一个橘子,然后塞进刘伟名嘴里。那姿态,与一个妻子无异。
“好多了,就是这一趟就是一个来月了,也不能动,要等伤口愈合之后才能动,真是难受死了。”刘伟名心满意足地吃着秦思思给他喂的橘子。
“你这是活该,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了竟然还会像一个学生娃一样自己去抓歹徒,我真不知道你平时那么沉稳的性格是怎么来的。当然,可能这一切都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弄的一出戏吧,但是你这戏也没必要演的这么认真吧?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秦思思一边剥着橘子一边说着,话里的埋怨意味很足。
“演戏?演的什么戏?”刘伟名开始疑惑了。
“难道不是演戏吗?要是不是你演的戏那我就真的不明白了。不明白得愿意有两点,第一,你这么稳重狡猾的人怎么会去干这种赤手空拳抓歹徒的事情呢?以你的脑子要抓两个歹徒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完全没必要沦落到腰自己出手的地步。第二,你一进医院在外面的宣传就开始满天飞了,甚至于中央新闻都点了你的事情,你现在可是大英雄啊。”秦思思疑惑道。
刘伟名在脑子里面急速地运转着,这些天他每天都是安静地享受自己妻子张云佳的温情和金倩的复苏给自己带来的喜悦,对于外面的事情他完全不关心,他只想活在这个小房间里的幸福当中。他醒来之后,包括吴克亮在内的一些大官都来看望过他。但是,一个个都只是说让他好好休息好好养伤,谁会对一个病人说工作上的事情?他们不说刘伟名也不会傻到去问。经历过这次事情之后,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权、利都是身外之物,权利再大,钱再多也买不来真感情,也买不来健康也买不来幸福。感情、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所以,刘伟名对于外面的情况是一点都不知道。经过秦思思这么一说,刘伟名就大致了解了,暗道看来自己是被树为典型了。随即无奈地笑道:“其实每个男人都有当英雄的热血一面的,我会去勇擒歹徒一点都不奇怪,只不过是我技不如人啊,两只手还是没有刀来的厉害。”刘伟名笑着说着。他当然知道事情具体经过上面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的都是经过艺术加工的过程,一个英雄身上怎么可能有缺点呢?所以刘伟名也没对秦思思说事情的具体原因,因为他觉得没必要。有英雄当谁不喜欢?
“你就贫吧,当然,我知道这肯定不是演戏。你不会做这种傻事,为了升官连命都不要。你不说我也不会问的。”秦思思瞪了刘伟名一眼。
“我说你怎么这么神通广大?我老婆一走你就出现?你这q人做的也太过于专业了吧?”刘伟名开着玩笑。
“你这人就是人死了嘴都是动的,动都不能动了这嘴巴还是这么没点口德。我和你之间可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我这么做只不过是不想给你的家庭带来不和谐的因素罢了。你的主治医生是我朋友,你的病情我都是通过他了解的,而你老婆这几天不在也是他告诉我的。其实我来看你牺牲还是挺大的,起码我的这位朋友就坚定地认为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关系了。”秦思思假装生气地说着,其实她说的轻描淡写。刘伟名知道,秦思思对于这些不在乎。
刘伟名有点感动了,他很郁闷地发现自己住院这段时间感情太过于泛滥了,随便说点什么自己就会感动。一个女人关心自己,连流言蜚语被人误解都不怕了,这份情不可谓不深。
“谢谢。”刘伟名点了点头。
“没什么好谢的,大家都是朋友,你已经帮过我很多忙了。”秦思思淡淡地笑了笑,然后站起来说道:“我来了也这么久了,再坐下去就不适合了,被有心人看到对你不是件好事。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再来看你,你自己多多注意。”
秦思思说着便走出去了。
刘伟名笑了笑,真是一个理智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刘伟名认识的所有女人当中最为理智的一个,因为她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对于不属于自己的有一种非常洒脱的精神。所以,刘伟名一直都认为秦思思是活的最为洒脱的一个女人。别人看着她觉得她不幸福,其实刘伟名懂得,她自己活的很愉快。
刘伟名在病房里一呆就是两个月,两个月之后才能下做些简单的活动,这让刘伟名觉得自己都快闷死了。还好,现在的他每天都会与金倩两人一起做一些简单的恢复性运动,只不过金倩的恢复速度远没有他快。金倩还是那个样子,可以轻微地动一下手指,偶尔可以从嘴里说出几个字,眼珠也可以转动了,人也有光彩多了,但是要说完全恢复,还需要一个长期的调理过程,甚至于还有重新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但是即使这样已经让刘伟名非常高兴了。人最怕的就是没有希望,只要有希望你就有奋斗的目标,就可以去追求,如果连希望都没有了那就是真正痛苦的事情。
就在刘伟名沉寂于这种安静祥和的医院生活时,这天吴克亮却来到了医院,当然,吴克亮来身后总是会有一大批人跟着的。
“伟名,怎么样?好些了吗?”吴克亮关心地问着。
“好多了,我问了医生,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自己在家慢慢调理就是了。”刘伟名站起来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对吴克亮说道。
“暂时不要急着出院,多在医院调理一段时间。后天省w书记回来看望你,另外,下个礼拜组织部的王副部长会亲自来探望你,这是我刚刚接到的消息。”吴克亮淡淡地数说着。
“什么啊?王副部长?”刘伟名非常的惊讶。
“对,你的事情中央现在非常的重视,所以组织部下来探望你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到时候会有大量的媒体跟着过来的。”吴克亮拍着刘伟名肩膀说着。
“谢谢,吴书记。”刘伟名对吴克亮点了点头说道。
吴克亮看着刘伟名眼睛,他知道刘伟名的话里意思是什么,笑了笑,然后又对跟在后面的医院院长说了一些事情便离开了。吴克亮虽然走了,但是刘伟名内心却无法平静下来。那天听秦思思说外面在宣传自己的事迹,但是刘伟名根本就没想到自己已经被抬到这样的高度来了。刘伟名突然发现自己内心的想法变的很空洞,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感觉有那么点手足无措。省w书记要来,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即使省w书记对刘伟名并没有好感,因为刘伟名是张允后的人,是吴克亮的人,但是中央都要把刘伟名数为典型,都派人下来探望了,他作为一个主管领导能不来吗?刘伟名笑了笑,摸出一包威胁唐伟龙帮他买来的烟,悄悄地点上。但是随即刘伟名就后悔了,后悔自己选的时间太不对了,因为张云佳已经黑着脸从门外进来了。
“你别生气,我知道我错了,我这就灭了,以后再也不抽了,这一包我都丢掉。你别找了,就这一包。”刘伟名当即把那一包烟直接给扔掉。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啊?医生说了,就算你这次完全康复了,但是你身体也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强壮,你就更加要保护好自己。你都几个月没抽烟了,难道还戒不掉吗?”张云佳瞪着刘伟名。
“这不是有事情烦心嘛。”刘伟名舔着脸说道。
“是不是烦心的时候、寂寞的时候才抽烟啊?你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吧?借口。”张云佳对刘伟名说道,说完之后自己都笑了。她注定做不来悍妇。然后说道:“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市委的车出去,是不是又有人来看你了?”。
“吴书记来了,两天后省w书记来探望我这我,下个礼拜中央的人也要来探望我这个英雄。”刘伟名自嘲般地说着。
张云佳只是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你就一点都不惊讶啊?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代表着你老公我又要升官了。”刘伟名奇怪地望着刘伟名。
“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你就算是官升的再高也是我老公,你即使什么都不是穷困潦倒了你也依然是我老公。所以,你升不升官你都是我老公。就像你当初听到我是张海生的孙女时淡定的表情一样,张云佳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