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第56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根据记忆辨别着方向,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刚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旁边一间宿舍的门竟然开了,走出一个人 刘伟名望着这个人有点傻了,准确的说是惊呆了,让他这么惊讶的原因有两个。第一,这是一个女人,刘伟名原本以为这是学校,那么学校里面应该就是分男女生宿舍的。但是他错了,他们是这个培训班其实和以往的公务出差一样,住的都是和招待所差不多的情况。第二个让刘伟名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是个外国人,外国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培训班里?难道这个女人入了中国籍?
女人身材高高的,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身材很苗条,而且还带着丰满,大概是阿拉伯那边的人。女人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很漂亮,可能是大部分中国男人都觉得外面的女人漂亮,当然,除了非洲的女孩子除外。不管怎么说,刘伟名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很漂亮。
女人看到刘伟名也是一惊,随后笑着对刘伟名说道:“你好。”
刘伟名再次震惊了,因为,女人用的是非常纯正的中文。
“你好你好。”刘伟名把门打开笑了笑对女人说道。
“你是今天刚来的吗?我以前没看到过你?”女人继续微笑着对刘伟名说着。
“对,我今天刚到。你也是在这个后备干部培训班学习的?”刘伟名尽量提出问题让自己找到关于这个女人的答案。
“对,其实应该叫做中青年后备干部以及少数名族干部培训班。”女人笑了笑说道。
“你是中国人?”刘伟名这次直接问道。
“我当然是中国人,不过我是维吾尔族的,你是不是看着我像是阿拉伯人啊?”女人对于刘伟名的误解一点没有感到奇怪,或许她被这样子误解多了也就成习惯了。
“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我接触的比较少所以不太了解。”刘伟名这下释然,维吾尔族的人有些是带有阿拉伯和波斯血统,所以与那边的人很接近。
“没关系,被误解很正常,如果你要是不这么认为那才不正常呢。”女人显然和非常外向,很随和。
“你好,我叫刘伟名。”刘伟名开着门一直没进去,伸着手对女人说道。
“你好,我叫阿依古丽。”刘伟名也落落大方地与刘伟名握了握手。
“我们都开学两个多月了你怎么现在才来?”女人很随意地问着。
“早段时间生病了,所以耽搁了,直到今天才来。进来坐会吧,我上午进来了一趟放下东西就出去了。这间宿舍我还没污染过,所以你不用担心有袜子臭、到处乱扔得衣服之类的事情发生。”刘伟名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之后走进了宿舍。
女人也不客气,笑着走进刘伟名的宿舍。
“随便坐吧,阿……”刘伟名突然忘了女人的名字,很是尴尬。
“阿依古丽,在维吾尔族的语言里面是太阳花的意思。网我们维吾尔族人的名字是有点长,对于你们来说有点难记。我们维吾尔族孩子出生三天或七天,就要举办命名仪式。一般由孩子的父母请来有声望的人士,或毛拉也就是伊斯兰教学者,或亲戚中的长辈为孩子起名。起名仪式开始后,孩子父母和起名者共同商量好要给孩子取的名字,主人用便餐宴请客人。餐毕,将包裹在漂亮襁褓中的婴儿交给起名者,起名者对着孩子的右耳念段艾赞、就是祈祷文,对着左耳说声你的名字就叫某某某,将孩子搁在拜毡上慢慢翻几个滚儿,然后抱起交到父亲手中。这时,在座的人便向孩子表示祝贺说你的名字就叫某某某,这样就算是取了名字了,对于你们来说是不是很奇怪?”女人一点也不恼怒,笑着回答着。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特有的民族文化,哪有什么奇怪不奇怪的。阿依古丽,你是新疆人吧。”刘伟名随意问道,维吾尔族大都生活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当然,其它地方也存在着维吾尔族人的身影,所以刘伟名才有这么一问。
“对,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我们维吾尔族主要分布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其中尤以喀什、和田和阿克苏地区最为集中。另外,在湖南、河南和北京等省市也有部分维吾尔族聚居。但是都是少数,所以,假如你看到维吾尔族人,就基本上都是新疆人了。”女人微笑着说道。
“你们维吾尔族有些什么特有的名族禁忌没有?我怕以后不小心冒犯了你。”刘伟名首先把这个问题给问了,他知道一些少数民族都有各自特有的禁忌,就像新疆,刘伟名就大概记得一位朋友说过,在新疆少女民族的生活区行走,要禁止穿坦胸露背的衣服及过于短小的衣服,反感穿背心短裤在室外活动和作客。禁止女性服饰或打扮过于性感,因为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认为:“女性对任何男人都有魔力。”因此过于性感的打扮,可能导致周围已经沐浴饼准备去礼拜的某些穆斯林群众无法抵御的小小思想变化。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是新疆人,但是却从小在北京长大,对于一些新疆人的生活习俗我自己都不太清楚。而且入乡随俗,所以你不用对我有什么禁忌。”女人摇着头道。
一个女人,年纪也不大,却上了这个培训班,那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她身后肯定是有座大靠山的。但是这些事情刘伟名不会问,也不能问。在官场上,问人家的家庭背景这是犯忌的事情。当然,如果你自己调查出来了这就是你的本事了。
“这样就好,对了,你比我先来,对于这个学校和一些班级上的事情我可能要请教一下你。我现在对于这里可是完全的一抹黑啊。”刘伟名有心地询问着。
“其实这里也没有太多的规矩,就与以前在学校上学的时候差不多,只不过是自由点。党校嘛,讲究的是党性,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党员不应该做的事情你就不要去做,如果做了被抓住了,那么就只能说明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结果可想而知。至于其它的,没太多的约束,就是每天定时接受政治教育罢了。”阿依古丽微笑地说道。
“是这样哦,看来我还是得注意一下了。”刘伟名点着头回答着。
“另外就是一些课程的考核了,有《马列主义基本问题》、《m泽东思想基本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当代世界经济》、《当代世界法制》、《当代世界思潮》以及《党史》、《党的建设》、《文史》等课程。每天上课都要考勤,在毕业之前会进行考试。而且在毕业之前必须要交一篇论文,也就是所说的毕业论文。你还没有书吧,明天上课之前去教务处领一份就行了。”阿依古丽向刘伟名详细地介绍着。
“好的,谢谢你。”刘伟名点着头回答,这些他上午从王副处长那里就已经了解到了。
“那行吧,下次再聊,也不早了,我先回去睡觉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非常欢迎你。”阿依古丽再次与刘伟名握手,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刘伟名看这个女人笑了笑,没有太多的感觉。对于官场中的女人刘伟名实在是缺少一种男人该有的征服望,但是刘伟名却不得不对这个女人进行评价,她确实很美,对于刘伟名来说,她身上有种异域女人的力。
把房间收拾了一下,刘伟名便开始给张云佳打电话,向她报平安,并且跟她说了李梦晴明天会过去看望金倩,让张云佳有个心理准备。两小口聊了一会儿便掐断了电话,刘伟名想来想去,又拿起电话给吴克亮打了个电话,打的是吴克亮的私人电话。
“吴书记,我是伟名。”刘伟名尊敬地说着。
“哦,伟名啊,到党校了吧。怎么样?一切都还好吧。”吴克亮亲切地回答着。
“还好还好,多谢领导的关心,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刘伟名随意地笑着回答,必要的恭敬那是必须的,但是,却不能弄的太呆板,要适当地与领导开开玩笑,让关系能在不知不觉当中进行递进,这就是一门艺术。
“好就好,在那好好学习,这边事情你不用担心。虽然说你现在是离职学习,但是,有我在这边,你安心在那边呆着就行了。”吴克亮直接给了刘伟名一个满意的回答。
其实,进党校学习分为两种,一种是领导有意识要提拔你,所以推荐你去党校学习。另外一种情况就是领导要撤掉你,但是却没有适合的理由和把柄,那么就会把你推荐到上面去进行离职学习。等你学习完了之后回来一看,原本自己的位置早就没了,回来之后领导便随意给你安排个位置让你坐着,一般都是那些退居二线的职位,有职没权。当然,这种情况在下面几级的党校以及在一些轮休培训班里面较多,而在刘伟名现在所学习的班级里面基本上都是准备提拔的后备干部,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
“多谢领导的厚爱了,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刘伟名点头说道,然后又对着电话说道:“吴书记,我今天下午去了李老的家了。”
刘伟名特意地向吴克亮指明了这一点,就是要告诉吴克亮,自己已经知道了他和李老爷子的关系,同时也知道了李老爷子让他照顾自己的事情。刘伟名的猜测中,吴克亮肯定是不属于李老爷子这根线的,但是却可以预见,吴克亮所在的派系与李老爷子的派系是相同的。这就是为什么张允后和吴克亮两人之间关系总是融洽,而无论吴克亮还是张允后却与广北省省w书记始终都处于对立面的原因了。
吴克亮那边一下子没有说话,随后才说道:“李老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还好,李老今天还特意问了我你在浅圳干的怎么样。”刘伟名淡淡地说着,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深不能说的太明,只要彼此都明白就行了。
“感谢李老的关心,下次你去看望李老的时候记得帮我向他老人家问个好。”吴克亮说道。
两人又说了一些话之后挂断电话。刘伟名没有犹豫拿起收紧给唐伟龙打了个电话,他让唐伟龙以后无论大事小事,只要是市委市政fu的事情就要向自己汇报。当官的最怕的就是信息不灵通,这与打战是一个道理,信息不灵通连战场上现在是个什么环境,对手有多少兵力这些情况都不轻你拿什么和人家打?刘伟名可不希望等到自己
毕业之后回浅圳的时候变成一个睁眼瞎子。所以,让唐伟龙给自己时时刻刻汇报情况是非常必要的事情。
打完电话刘伟名便跑去洗澡,洗了一半脑海里又回忆起了李老的话,特别想起了李老对赵俊的提醒,吓的当即把身子擦干净跑回宿舍。但是想了想,却又不知道怎么说。犹豫了一下子还是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那边便接听了起来。
“喂,伟名,什么事?”赵俊说着。
但是刘伟名却听到了那边噪杂的歌声还有男男女女欢笑的声音,刘伟名摇了摇头,暗道这小子肯定又在哪花天酒地。
“赵俊,你在哪?在北京吗?”刘伟名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我没在北京。我在……我在外地。”赵俊话说了一半突了一下说道。
刘伟名其实可以猜到,这小子没在北京就是在浅圳,而要是说他在浅圳但是却不来找自己又怕自己怪他所以说他在外地。刘伟名觉得现在有点悲哀了,最悲哀的是刘伟名这个浅圳市委秘书长却不知道赵俊在浅圳到底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竟然惊动了李老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