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第56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现在在北京,在中央党校学习。 我有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找你谈谈,这些事情还是见面谈比较好。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尽量早点快点回北京,我们见一面。”刘伟名郑重严肃地说着,他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没有这么严肃地向赵俊说过话。但是这件事情由不得他不慎重。
对于赵俊这位兄弟,刘伟名觉得自己亏欠他许多。把人家老婆干了儿子是自己的这类事情就不说了,单单说说兄弟俩的感情。读书那会赵俊有钱,他没钱。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赵俊在支援他,虽然刘伟名并不想接受别人的支援,但是却不管多少都接收到了。上班之后,赵俊也没少帮过刘伟名,这位兄弟总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扶自己一把。虽然刘伟名感觉两人之间的感情在这几年里面变的淡了,淡到一种怪异的程度,甚至于有点尴尬。但是兄弟始终还是兄弟,刘伟名其实早就想过了,如果赵俊有一天发现了自己与林月的事情拿刀来砍自己的话,刘伟名愿意站在那让赵俊砍。或许砍过了之后自己心里便会舒坦许多,而不必有这种愧疚的感觉了。但是在目前,只要自己能够帮助赵俊的,刘伟名会竭尽自己所能去帮助赵俊,哪怕粉身碎骨。
“什么事情啊?说的这么严肃?在电话里说都不行?”赵俊好奇地问道。
“最好是见面谈吧,不急于一时。你在那边把事情办好了之后回北京,来党校找我。我们俩好好谈一谈。”刘伟名再次慎重地说着,说完之后挂断电话。
打完电话之后的刘伟名又躺在了上,难以入眠。李老爷子的话还在他脑海中旋转:“你找机会劝劝他,尽早从浅圳脱身,不要被别人当枪使了。赵老元帅离开之后他家里便没有一个说的上话的人了,他拼不过人家的。”
刘伟名越考虑这句话越觉得这句话老爷子说的很玄乎,也更加觉得赵俊现在危险。到底是什么事情?刘伟名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第二天,刘伟名早早地便起了。很多年没当过学生了,这次突然变成学生心里还真的有那么一丝丝的兴奋。洗漱完毕之后刘伟名便出了门,他突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竟然没有问清楚食堂在哪。
出了门,一个个都开门走了出来,当然,阿依古丽也开门走出来了,早餐时间是规定的,所以大家出门的时间几乎都差不多。
“早啊,刘伟名。”阿依古丽和刘伟名笑着打招呼,这个女人也就三十几岁,和刘伟名的年纪差不多。
“你也早。”刘伟名笑了笑。
“阿依古丽,今天这么早啊?”这个时候陆陆续续地有人走过来和阿依古丽打招呼。很显然,在这样的班机里面女人很少,而像阿依古丽这样漂亮而且又带着异域风情的女人就更少了。所以,阿依古丽这么受欢迎刘伟名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要是不受欢迎刘伟名倒会觉得奇怪了。
“你好,同志,我是新来的,我叫刘伟名。”刘伟名笑着与众人一一打招呼,然后把烟递过去。在党校里面最重要的资源其实不是那些所谓的政治教育,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脉资源。这里随便叫出来一个人身后都是有着实力雄厚的靠山。这就与很多人去读清华北大这些学校的mba一样,花个上百万到那里上几个月课,其实学到什么了吗?什么都没学到,但是很多人依然乐此不疲,为什么?因为里面都聚集了一大批年轻的经济家,他们要的就是这个可以把这些人聚在一起的机会,要的就是一个可以获取人脉的渠道。
其实不止刘伟名有着这样的想法,这里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毕竟能进这里的虽然都是身后有关系,但是并不代表这些人是傻瓜。官场这个东西不是傻瓜能进去的了的,政治也是只有聪明人才能玩的起的东西。由于大家都有这种想法,这就造成了在这里班级里面是没有硝烟只有和气,一个个都尽量保持着与周边人的良好关系,没有谁会在这里去得罪别人。所以刘伟名的主动示好得到了所有人的回应,大家亲切地握手,交谈着往食堂而去。
其实刘伟名很不喜欢这种环境,大家都是同学,却彼此之间都带着一个面具。每个人和善的笑容之下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想法。人家笑着和你握手拍着肩膀叫你兄弟的时候说不定心里在说着:“这个傻逼。”也不一定。这让刘伟名真的很怀念上大学那会与赵俊两人之间纯真的友谊,只不过在这种环境里面呆久了,刘伟名自己也不知不觉变成了这样的人,每天都必须给自己带着一副面具生活,把自己的真实心理活动深深地给隐藏起来。所以,对于这些,刘伟名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一想起同学这个词语,他还是有点感慨。
刘伟名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有正反两面性。你得到了一些那么相反的,你就必须失去另外一些东西。比如刘伟名现在这样子。浅圳这个副部级城市的市委秘书长,正厅级干部。身居高位,钱财、权力、荣誉、地位,他都有。不过相反的,他却必须失去另外一些东西。比如自由,比如清闲。当人家开开心心在家里陪着老婆孩子的时候刘伟名就必须得坐在办公室为了一些事情忙的不亦乐乎。当人家可以叫唤着同事一起出去喝酒聊天打牌的时候刘伟名却只能坐在酒席上板着脸说着一些自己都觉得烦腻的话。当人家可以对着一件事情大发牢骚的时候刘伟名则只能默不吭声,有什么事情都只能压在心里。譬如之类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有那么一句话,活的光鲜的人其内心一定是辛酸的,活的辛酸的人他的内心却不一定是不光鲜的。很多时候刘伟名都发现自己有着当哲学家的潜质。
在食堂简单地吃着早餐,其实大家都没认真吃,主要心思都放在谈话上面了,刘伟名也是如此。经过短时间的交流,刘伟名却得到了许多信息。比如这个学校的一些事情,国家最近出台的一些新政策,国际上发生了哪些大事。当然,这些事情在网上都可以查得到,刘伟名得到的是这些人对这些事情的见解。刘伟名要学习的就是这些东西。或许,国家开展这个班级这个也是用意之一吧,就是让这些年轻有能力的官员彼此之间互相讨论互相学习。
吃了早餐之后刘伟名依旧上去找到教务处的王副处长,简单的问好之后刘伟名便提出自己还没有书,王副处长打了个电话之后不久就有一个人端着一叠书走进王副处长的办公室递给刘伟名,刘伟名接过书道了谢便找到班级上课。
座位都是随便坐的,不过,大家都为了争取一个好印象便都尽量坐在靠前的位置上,在这里上课主要不是考验你学到了什么东西,最主要的就是考验你的态度。刘伟名最晚一个到,所以,便只能做到最后了。
刘伟名找到一个靠墙的位置坐下,由于还没到上课时间,所以刘伟名四处打望了一下,当然,刘伟名最主要打量的是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
男人也是三十多岁,估计还没到四十岁。这个班级由于是后备干部,所以年纪都不大,而且大都都是副厅左右的级别的,刘伟名正厅级在这里还算是比较高的级别了。毕竟正厅以上怎么算都算不上是后备干部了,刘伟名觉得自己这个级别坐在这里都有点勉强了。
“你好,兄弟。我叫刘伟名,刚来的。”刘伟名笑着坐下,向旁边的人伸出手说道。
“你好你好,我叫周勇。”男人估计刚刚在打瞌睡,一时没注意到刘伟名,见刘伟名伸出手来说话当即惊醒,满脸笑容地与刘伟名握手。
“你怎么也坐到最后面了?”刘伟名随意地问着。
“没办法,来晚了。昨天晚上出去有点事情了,早上才来,所以没占到前面的位置。你怎么现在才到?都开学两个月了。”男人笑的很亲切。
“早段时间身体有点不适,在医院呆了两个月,所以耽搁了。”刘伟名回答着这两天来说的最顺口的一个答案。几乎与每个人见面都要说一次这句话。
“哦,原来这样。现在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吧?身体还是得好好保重。”男人一副很真诚地摸样说着。
“谢谢。你现在在哪里高就?”刘伟名递出一根中华过去之后问着。
“南山市工商局副局长,你呢?”男人说道,对于职位这个是没有保留的必要的,如果谁需要的话拿着名字去查或者直接去看班级花名册就一目了然了。
“我浅圳市市委秘书长。”刘伟名不卑不亢地说道。
“秘书长?幸会幸会。”男人当即眼里有了敬重之色。毕竟他与刘伟名之间的级别还是差的太远了,刘伟名是正厅,他才是个副处级。这之间可是差了好几个级别,有些人就算穷极一生也不可能跨过这个级别。当然,对于这个班里的人来说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只要不犯错误,这些人估计以后没人比正厅差。
其实对于这个叫周勇听到自己是浅圳市市委秘书长之后态度的转变之快刘伟名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这一个早上他已经听了看到太多了。官场上的人都是这样子的。商人趋利、政客趋权,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上课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思,但是刘伟名还是认真地听着。一天就在这样刻意的与周围人讨好关系之中过去,其实不是刘伟名去讨好这些人,而是这些人来讨好刘伟名。一开始大家听说刘伟名这么年轻就是正厅了一个个都是羡慕之色。大家都有关系,为什么刘伟名爬的快一些?那只能说明刘伟名背后的关系更硬。随后不知道是谁认出了刘伟名就是那位用擒歹徒的大英雄人民的好公仆党的好同志刘伟名,于是一个个更是对刘伟名曲意奉承了起来。对于“擒歹徒的大英雄人民的好公仆党的好同志刘伟名。”这个称号刘伟名只能表示无语,他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听这些人说这个称号源之于人民日报上,人民日报上就是用这个做标题来宣传刘伟名的事迹的。后来刘伟名想尽办法找到这一版的人们日版,果然上面有着这行字,图片是自己坐在病上被王副部长握住手的姿态。
突然之间刘伟名便变成了这个班的风云人物了,对于这个刘伟名只能一笑而过。其实说起自己本身的情况,只不过是运气比这些人好那么一点而已,要真论背后的靠山,刘伟名觉得自己并没有这里任何一个强。李老爷子、张允后、吴克亮虽然都支持自己,但是这种支持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这都不是非常牢靠的。像以前金清平没去世那样的关系才是永久的,只不过金清平走的太早了。所以,刘伟名现在每一步走的都小心翼翼。
下了课之后,十几个与刘伟名打过招呼的人都嘻嘻哈哈地说让刘伟名请客吃饭。当然,对于这个理由刘伟名是不会拒绝的,只是他已经忘了有多久没人对自己这么说过话了。在浅圳一般都是别人请自己吃饭,而自己还要看心情,心情好就去,心情不好理都懒得理会。刘伟名笑了笑,很爽快地说着行。其实刘伟名知道,这只不过是这些人刻意想拉近与自己关系的一个借口,但是相反的,自己又何尝不是需要一个这样的机会呢?这个时间上朋友肯定是越多越好,而有分量的朋友当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