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第5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下午下了课之后,众人便聚集在刘伟名周围,刘伟名看了看一直笑着的阿依古丽,说道:“你也一起过去吧,就一起吃个饭。 ”
“我就不了,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我一个女人去不合适。”阿依古丽微微地拒绝着。
刘伟名微微地笑着,没准备再说。
“这你就不懂了,阿依古丽。这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吃饭是最没有劲的,要是多了你这么一个女人那就不一样。女人就是男人之间润滑剂啊,你必须得去,你怎么也的给我们刘秘书长个面子吧。”中国从来都不缺好事之徒,当然,这里也一样。
“大家都是同学,身份都是一样的。就别在叫我秘书长了,直接叫我刘伟名就行了。阿依古丽,你要是方便的话就一起去吧。”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阿依古丽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对众人说道:“去可以,但是你们要先说好,不准给我灌酒。”
“我们只吃饭不喝酒。”众人笑着然后走出校园,在门口打了好几辆直奔大饭店而去。
在饭店的包间里面围了一个大桌子坐下,一群人便开始说说笑笑拼起酒来,当然,主要对象就是刘伟名。刘伟名来者不拒,等到一部分人开始不行了的时候刘伟名说道:“大家就到量就行了,要是喝过了影响不好。这里毕竟是在首都,是在党校学习,咱们还是应该注意点影响。大家点到即止,就这么结束吧。”
“那可不行,酒可以不喝了,但是不能就这么回去了。平时大家也都难得一起出来一次,这次刘大哥你来了给我创造了这么一个好机会我们当然不能错过。去唱个歌。”众人被酒精刺激的这性子也就来了。
刘伟名想了想后说道:“唱歌也就算了,还是前面那个理由。大家没必要把自己的前途拿去赌。咱们弄个安全点的娱乐吧,找个酒店我们去打牌吧行不行?晚上就睡那明天早上回去,这是最好最安全的。”
“还是刘大哥想得周到,走。”众人便离席。
“我就不去了,我跟着你们一帮大老爷们总不好。”阿依古丽走在刘伟名后面。
“现在也不早了,你一个回去也不安全。跟着一起去打牌,你要是不打牌的话就找个房间睡觉吧,明天早上我叫你。”刘伟名微微地笑着。
对于阿依古丽刘伟名还真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只是当做一个漂亮的女同学一样看待。要说刘伟名是在可以找机会接近这个女人那还真是错怪刘伟名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对这个女人有过任何的非分之想。
“那也行吧,不过你还得注意点他们。喝了酒要是闹出事来了大家可都不好看。”阿依古丽善意地提醒着刘伟名。
“放心吧,我会看着的。再说大家谁都不是傻子,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去冒险,你看着以为他们喝醉了其实一个都没醉,这个样子都是装出来的。他们心里其实都清醒的很。”刘伟名看了看前面一走出包间立即摆出一副严肃摸样的众人笑着说道。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跟着刘伟名身后走着。
到了酒店,个人拿着身份证都开了房,刘伟名统一付款,然后便各自寻找牌友在房间里集合。
刘伟名其实并不想打牌的,但是被人拖着没办法。唯一的女性阿依古丽却不同,她说不打便没人会死拉着她。她最后跟着刘伟名几人走进一个有麻将桌的房间。大家都坐好后其中那位某某市的市长助理直接拿过房间里的内部电话到前台点了一大堆吃的还有一条中华烟。四个人坐好便开战,阿依古丽坐在刘伟名的身后。
大家定规矩的时候就犯难了,大家都是来自全国各地,而中国麻将文化源远流长,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几乎在各个地方都衍生了不同的玩法。而现在大家来自天南地北到底打哪种呢?最后几个一讨论,其余三个人有两个来自四川,另外一个还自称会打四川麻将。剩下一个刘伟名无奈地表示自己边打边学。钱不是问题,最主要是一个和谐的氛围。当然,他们打的肯定不小。
刘伟名在详详细细地询问过四川麻将的规矩之后开始打,其实麻将的道理都差不多,就是规则不一样,你只要把规则记住了就会打但是只限于会打,离高手就还差很远。官场上的人有几个不是麻将高手的?民间不是有个说当官的人三从四德的句子,其中三从是什么刘伟名忘了,但是那四德刘伟名记着,就是酒要喝得、麻将要打得、马屁要拍得、鬼话要说得。这就是所谓的“四的得。”虽然这只是个埋汰当官的顺口溜,但是仔细想想这也是一个社会现象,也有其道理的和值得反思的地方。
刘伟名拿着一手牌打的很缓慢,主要是不熟悉。正当刘伟名拿出一张牌准备打的时候坐在身后看着的阿依古丽说道:“别打这张。”
“你会打?”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会一点。”阿依古丽笑着道,然后指向另一个牌道:“打这个。”
刘伟名看了看阿依古丽,笑了笑,他其实无所谓,这点钱对于他来说还真不是个事。随手拿起那张牌就打了。然后,不知道是阿依古丽水平太高还是刘伟名手气太好。没一下子刘伟名便自摸了。这种情况出现了大半夜,最后那几人不干了,笑着对阿依古丽道:“阿依古丽,要不你来教我打吧?刘大哥手气这么好了你还教,那我们等下连裤衩都会输掉。”
“我不去,就坐这了。”阿依古丽知道是开玩笑地,笑着说着。
“我说你是不是对我们刘大哥有意思啊?我们认识都两个多月了也不见你对我们这么好,怎么刘大哥才一来你就和他这么亲热?是不是你们俩住棒壁昨晚上有什么动作啊?”大家一边打着牌这阿依古丽。为什么说一群男人在一起气氛不一定和谐但是一群男人中要是有女人在关系就一定和谐呢?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阿依古丽显然对于这种玩笑也见识的太多,没放心里去,随意地说道:“就算有我们也不会告诉你们是不是?”。
刘伟名跟着随意地笑着,麻将就在这么和谐的氛围里进行下去。快到十二点的时候阿依古丽便起身回去睡觉去了。这几人继续,这下刘伟名已经完全了解了这个四川麻将的打法了,所以打的很顺。而且,他也觉得今晚打的很痛快。因为今天打麻将的人第一不是求自己办事老板第二不是自己的下属第三更不是自己领导。求自己办事的老板和下属与自己打牌的时候总是会故意输给自己,就算自己点炮一般都不会胡自己的,只会故意地给自己输钱。与领导打牌则相反,刘伟名一边打牌还要时刻注意领导的表情变化。不但不能胡领导的还要说好话最好是还要给领导做牌,让领导打的开心赢的舒服。其实那哪是打牌啊,就是在送钱,还劳心劳力。但是今天不一样,虽然大家都想拉近关系,但是大家的身份都相等,打牌完全是娱乐。所以该赢赢,该输的输,都是完全看手气看技术。所以刘伟名打的很放松打的很开心。当然,他手气也足够好,在凌晨两点大家休息去睡觉的时候刘伟名一共赢了三万多块。当然,这笔钱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比不少的钱,但是对于在坐的几位来说只不过十点毛毛雨罢了。谁都没有太在意。
洗了个澡,刘伟名躺在酒店的上,虽然是凌晨了,但是他还是习惯性地抽了根烟。想了想今天的事情,还算不错,挺顺利。虽然花了一万多但是也赢了好几万,最主要的是和这些人关系都混熟了。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些人当中说不定以后就有人混起来了。虽然这种关系不牢靠,但是,有个熟脸总是有好处的。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曾经熟悉的笑脸呢?古人的话总是有道理的,刘伟名想着想着,便睡着了。当然,第二天早上大家还是都早早地起来了,当官的人起来的都比较早,基本没有人有睡懒觉的习惯。出了酒店在外面吃了个早餐众人便又打着车会党校上课,刘伟名在党校的生活也基本上是这样过的。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几乎感觉自己成为了这个班里面的领袖了一般,虽然自己的年纪不大,但是大家都叫他刘大哥,他说什么也一般没人会反对。当然,刘伟名自己也足够的低调。
当然,在党校刘伟名还是体验到了许多久久未曾体验过的东西的,比如篮球。说起来比较搞笑,每天下完课到食堂吃过饭之后一群会打篮球得都会在球场组队打篮球。每天去看都可以看到一件搞笑的事情,那就是打篮球双方十几个人除了刘伟名一个人身体中规中矩,还算健美,其余的无一例外都是一个个挺着个啤酒肚,打几下就开始气喘吁吁。
上学那会刘伟名就经常打篮球,但是技术不怎么样,校对选拔队员的时候刘伟名也屁颠屁颠的去了,结果,被无情的刷了下来,还被虐了一番。现在想想刘伟名都觉得丢脸,他很不明白当时自己怎么就会跑过去竞选的。当然,他的水平不行只是相对于校对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对付这么一批跑几步都嫌吃力的官场老混子他的水平还是绰绰有余,虽然他也很多年没碰过篮球了。每天这个时候,班上其它同学都会过来参观。因为大家实在是闲的慌,这里是党校,打牌喝酒这种事情只能在外面进行。但是这里进去都是需要登记,你老是出去影响也不好。而且这么一批说起来年纪也不大只有三十多不上四十的人却没几个人喜欢沉迷于网络的,一般都是只在网上看看电影。于是就造成了这一批人除了上课,上完课之后就无所事事了。所以,每天旁晚的篮球赛还是关注率非常高的。
当然,这关注的人当中也包括阿依古丽。或许是因为阿依古丽的存在,一个个篮球打的便更加的有激情,都想着在阿依古丽面前表演一把。这并不是说这些人就对阿依古丽有什么想法,而是单纯出于男人的本性。男人天生就有一种征服欲。就像是两头雄狮为了争斗一头母狮肯定会进行一番搏斗,谁赢归谁。而衍生过来,就在这场求赛中,谁都想在女人面前展现一把自己,证明自己比其它男人强。
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每天的篮球比赛都打的非常认真,一个个都拼的很血腥。只是刘伟名觉得这样子不好,大家打球本来就是为了娱乐,而刘伟名则是单纯地为了锻炼身体,这样较真地打肯定多多少少会产生摩擦,到时候真要发生什么纠纷了大家脸上可都不好看。毕竟因为打球而产生纠纷的事情数不胜数。
就在刘伟名在篮下抢了一个篮板球快速往回运的时候突然传来后面的争吵声,一看,是自己这边队的一个人与对手队的一个人在那互相推搡,脸红脖子粗的,看那样子就要马上打起来。这个把刘伟名给吓的,大家都是有文化有地位的干部,结果还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情那就真的丢人了,当然,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早些天刘伟名看新闻就看到说是某地一个局的局长和副局长直接在会议室大打出手,这种事情让普通一听就觉得是骇人听闻。刘伟名赶紧跑过去,把两人给拉开,自己站在中间。